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469.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六十六章 上位(九)
    本来,这个开启的口令应该是由白纸扇发布的。但是尤奎显然不会替庄重喊这一嗓子,所以陈震虎干脆自己代劳了。

    喊完之后,陈震虎转身拿起三把半香,高喊一声“所有人下跪”,只听会场轰隆隆声音响起,所有洪门弟子全都跪在了地上。这是洪门必须的规矩,就是雷豹也不能违反。但是可以看见雷豹跪下后的脸色极为难看,这样却是显得他屈服于陈震虎了。

    三拜之后,陈震虎将香火插在了香案之上。喊一声“各就职司”,然后坐在了香案前的红木椅子上。

    程序走到这一步,便算是准备工作都做完了,接下来便是正式开始新马入门仪式。

    陈震虎高喊一声:“传新人!”

    而站在门口的一个弟子便将庄重请进来,循例盘问。

    一般这种情况,盘问的东西都是需要事先彩排的。但是今天事发突然,却是哪里有时间让庄重彩排?

    只能是那盘问弟子随自己心意发问了。那弟子也是刑堂门下,似乎有意刁难庄重,问出的并不是香江社团那种耳熟能详的切口,而是源自梁山的一个切口。

    洪门当初举旗,宗旨便有梁山泊替天行道之含义。许多洪门弟子的排位也会按照一百单八将排下去。所以梁山泊的这个切口,早前也是洪门常用的一个,只是近代比较少用了而已。

    那弟子看着庄重,面无表情,问出一句:“梁山寨上好威风,千军万马逞英雄。宋江仁义高天下,才得招安成大功。请问你老哥从哪里而来?”

    听到那弟子的问话,陈震虎跟赵凌志都为庄重捏了一把汗。这个切口他们都很久没用过了,庄重怕是很难回答出来。

    然而没想到,庄重没有一丝犹豫,就脱口而出:“兄弟我从梁山而来。”

    这话却是回答的异常标准,没有一丝的误差,让在场所有人都是惊讶无比。

    他们却是不知道,庄重从小就跟方寸跑江湖,见过的三教九流比他们都要多。这种切口在早年前更是经常会遇见,庄重自然耳熟能详。

    接着盘问弟子继续提问,而庄重无不对答如流,没有一句话出现纰漏,让雷豹跟尤奎的脸色都铁青。

    “是水道而来,还是旱道而来?”

    “水旱两道而来。”

    “水道见了多少滩?旱道见了多少山?”

    “波浪滔滔不见滩,雾气腾腾不见山。”

    “梁山有多高?周围有几里?穿城又有几里?”

    “梁山有三百六十丈高,周围八百里,穿城四百里。”

    “山前山后有甚么?山左山右又有甚么?”

    “前有金沙滩,后有鸭嘴湖,左有明月洞,右有梭罗树。”

    “山内山外有甚么?又有几关几卡多少人?”

    “内有点将台,外有擂鼓台,左有花木树,右有金鱼缸,设有六关八卡,共有一百零八将。”

    ……

    盘问持续了五六分钟,直到将这一段梁山切口盘问完,然后那弟子才道一声“请”,放了庄重过去。

    接着,却是过五关了。

    这次的对象却是陈斌,自己人。陈斌自然不会为难庄重。

    所谓过五关,是指右手由肩至掌,分为五个部分及五个名称。

    被盘问者过五关时,须以右手姆指、食指作圆状,其他三指伸直,是为“三把半香”,然后将左手搭于右手臂各部分,此五关分别为由上而下为高溪廊、乌龙岗、长沙湾、二板桥、姑嫂坟,被问者必须念出名称,故名“过五关”。

    这种香江古惑仔电影里都能看到的东西,自然难不住庄重。庄重轻轻松松便过了,一直往前走,走到了香案前十米处。

    这一关,却是入门仪式的倒数第二关。说难不难,说容易却也不容易。因为执掌这一关的是执事红棍,红棍会对新马进行传谕洪门三十六誓七十二例,如有违反便要受家法“三刀六眼”。

    担任此关执事红棍的,却是一个面色嚣张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在上一届红棍争夺中,压了陈斌一头,取得执事红棍的头衔。而他却正好是雷豹的弟子。

    “新马过来。”雷豹弟子嚣张的冲庄重一勾手指,似乎在使唤一个奴仆一般。

    这情景让周围的大佬都摇了下头,看来庄重这一关要难过了。

    按照惯例,执事红棍在传谕的使唤,需要提出大刀,以刀背轻拍新马,然后讲述这些规矩。讲述完也就算是过了。

    但是雷豹弟子显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庄重,只见他提出一柄鬼头大刀,刀背上的铁环相互撞击的当当作响。

    那弟子将大刀一举,冲庄重道:“背刀诗。”

    语气颐指气使,眼神中还带着丝丝的挑衅。

    庄重眉头一皱,却是隐忍了下来,开口背诵道:“此刀不是非凡刀,乃是洪门义气刀。不犯弟兄毛半截,杀尽清兵志气高。”

    “交际诗。”

    “头发未干出世迟,家贫少读五经书。万望义兄来指示,犹记花亭结义时。”

    “大底诗。”

    “龙头凤尾碧云天,一撮心香师祖前。当年结义金兰日,红花亭上我行先。”

    “和胜和招牌诗!”

    ……

    那弟子却是故意刁难庄重,竟然反反复复要求庄重背诵多种无关的诗句。

    一开始庄重还都隐忍了下来,但是看那弟子似乎没有完结之意,不禁冷冷抬头,道:“你什么意思?”

    那弟子不屑的斜睨了庄重一眼,将手中的鬼头大刀一扬,道:“没什么意思,照流程办事而已!想入门就老实作答,不想入门可以掉头出门。”

    “雷浩!不要太过分!是你做坛主,还是我做坛主?”这时候,陈震虎怒喝一声,斥责那弟子道。

    叫做雷浩的弟子听见陈震虎的斥责,懒洋洋回答:“我怎么敢抢你老人家的位子?就算是抢也得等你入土嘛。得了,看在你的面子上,就不背诗了。新马低头,开始传谕!”

    雷浩这番话说的陈震虎面色一怒,按照他性格早就翻脸了。但是想到现在是庄重入门仪式,不要中了计搅乱了这仪式,只能忍了下来。

    雷浩得意的看陈震虎一眼,似乎在冲陈震虎说“没种”。

    然后,雷浩看向庄重,见庄重低下了头,一副虚心聆听传谕的样子,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将鬼头刀从自己肩膀上挪开,然后扬了起来。

    只要他将刀背拍在庄重身上,然后传谕说完,这一关便算是过了。

    庄重早已忍了一肚子气,只待入门仪式完成,便要用这入门后的身份教训下这家伙。

    雷浩似乎也清楚庄重的心思,但是脸上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将大刀背平过来,连续在庄重身上拍了数下,高声念出一段门规。

    传谕完毕,雷浩扫一眼四周,道:“众人同声发愿!”

    这却也是一个必须有的流程,所有人都要念诵发愿诗,低头祈祷。

    只见在场众人齐齐低头,朝着香案,同声念道:“立誓传来有奸忠,四海兄弟一般同,忠心义气公候位,奸臣反骨刀下终。”

    声音整齐,犹若洪钟大吕,震得会场嗡嗡响。

    而庄重低着头,也将这段诗句重复念诵着,想着下一关便能礼成了。

    但是就在庄重念想的时刻,却陡然觉得脖子间一阵凉意,汗毛瞬间炸了起来,当机立断庄重爆喝一声,身体迅速往地下趴去,右腿反踢,狠狠踹向空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