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471.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六十八章 内幕

第八百六十八章 内幕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之前洪门一盘散沙,不仅门内人心乱了,就连门外也颇为受欺负。

    而且以前陈中洛听说海外洪门有矛盾也会进行调节,但是现在已经没人做了。目前会场里的这些大佬,有不少已经起了冲突。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洪门恳亲大会,他们根本不可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还共处一室。

    但是如今,陈中洛回来了!只要他回来,不仅洪门有了向心力,相信其他大佬之间的矛盾也能得到有效调解。

    所以这些大佬都对陈中洛的忽然回归,表现出极大的热忱。

    当然,某些人是不会有任何的激动的。

    雷豹跟尤奎阴沉着脸,看着陈中洛。随着陈中洛身形站定,那熟悉的面容也一点点的映入他们的眼帘。

    每映入一分,雷豹的心就跟着下坠一分。

    陈中洛怎么会出现?他不是被关在一号飞艇吗?前几天给弗莱格打电话陈中洛明明还在监狱里啊,而且弗莱格还将金不换的秘密套了出来,让自己找到了金不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雷豹脑中有无数个问号,但是眼下注定得不到解答,很显然陈中洛是绝对不会告诉他的。不过雷豹也不担心,至少他有底牌在手,还有洪门至宝金不换也已经被他拿在了手中。这些都是他成功的保证,即便陈中洛已经归来!

    雷豹不想知道原因了,但是有人偏偏要告诉他。

    那个热心人就是庄重。

    只见庄重悄悄的向雷豹身边移动过去,弄得雷豹一阵紧张,盯着庄重呵斥道:“你想干什么?”

    庄重无辜的一摊手,道:“不想干什么啊。只是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雷豹依然警惕。

    “你一定很疑惑陈中洛为什么会逃出来吧?”

    “你知道?”雷豹眼睛一瞪,奇怪的问道。

    “当然了,因为他就是我救出来的,嘿嘿。”庄重又羞涩又得意的说道。而且最后还故意加上一个“嘿嘿”,那犯贱的表情,简直让雷豹恨不得一拳砸扁庄重的脸。

    “好!很好!你厉害!”雷豹强忍一口怒气,厉声道。

    “你这么说我真的不好意思,其实你也蛮厉害的。要是能够冲个qq会员,我一定愿意跟你做兄弟。”庄重又道。

    “……”雷豹觉得自己要被气吐血了,他眼珠转动,想要找块搬砖拍死庄重。

    眼见雷豹有杀意,庄重赶紧一溜烟的闪人了。

    “你们还不给我退下!是不是我不在这么久,已经说话不好使了?”这时候,陈中洛扫一眼要抓庄重的几个人,冷冷道。

    老虎虽暮,余威犹存。那几个弟子虽然是雷豹亲信,可也忍不住被陈中洛训斥的退后几步,变得惊疑不定。

    陈中洛一挥手,对陈震虎道:“老虎,你继续!”

    陈震虎早已经看见陈中洛了,暗道幸亏听了陈斌的建议,跟庄重他们站在了一条阵线上。就今天这情况,雷豹成功的几率根本就微乎其微。

    “是,龙头!”陈震虎一拱手,然后看向庄重。

    “庄重入门仪式最后一步,斩凤凰!来人,上凤凰!”

    随着陈震虎声音落下,有一个弟子提着一只大公鸡走了上来。凤凰当然是不可能真有的,只能以大公鸡代替。

    陈震虎接过大公鸡,捏着鸡冠,拿起桌上的一把刀手起刀落,只见鸡头落地,鸡血喷溅,全都进了一个青瓷大碗中,碗中却是半碗的白酒,被鸡血一喷,登时成为红色。

    陈震虎将手指插入碗中,蘸了一指头的鸡血。庄重也同样如此,两人随后把手指放入口中一啜。这表示“滴血为盟”。

    至此,庄重的入门仪式便宣告礼成了。

    而庄重由青转洪也算是成功,庄重的辈分便真的成了“悟”字辈,洪门上下即使是陈中洛,都得恭恭敬敬喊庄重一声“祖爷”。

    “悟字辈祖爷在此,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跪拜?”陈中洛高喊一声。

    洪门众人互看一眼,纷纷冲着庄重一拜,口中喊着“祖爷”。这却是承认了庄重在洪门的地位。

    雷豹跟尤奎也无法幸免,也是跪拜在地上,冲庄重低眉顺眼喊了一声“祖爷”。

    这不禁让庄重大为得意,故意冲着两人一抬手:“乖孙,快起来。”

    这话登时让雷豹气息一滞,差点就一口气没喘上来。偏偏庄重这话还说的正对,他们论辈分就是庄重的“乖孙”,一点错也挑不出来。

    好在这种尴尬没有持续很长时间,随着众人的起身,雷豹跟尤奎也站了起来。

    而甫一起身,雷豹就冲尤奎使了个眼色。尤奎微不可查的点点头,然后趁着众人视线都在陈中洛的身上,悄悄的从侧门溜了出去。

    陈中洛缓缓走到会场中央,先是四周扫视一番,接着道:“今天是我洪门召开恳亲大会的重要日子,作为洪门的龙头,我消失将近一年之久。对此我表示很羞愧,而且因为我的这种行为导致洪门整整一年没有发展,反而生出许多贻害来。这种错误,我无颜请求诸位的原谅,更加无颜面对洪门列祖列宗。所以,只待此间事情了结,我就会交出洪门龙头之位。”

    “什么?”

    陈中洛这话一出,不啻于在人群中扔下了一枚炸弹,登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陈中洛竟然要让出龙头位置?让给谁?

    就在众人惊讶中,陈中洛把目光转向了雷豹。

    “雷豹,本来你是我最为得力的臂膀,整个洪门没有人比你更加劳苦功高。我原本的打算也是找个日子就将龙头传给你。但是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实在让我很失望。你太着急了,着急到都不愿意多等一年,就想要将我除掉。俗语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话是对的。”

    陈中洛一番话落下,却是又相当于扔下了一枚炸弹。

    众人本来就没从惊讶中清醒过来,瞬间变得更加惊讶了。一个个张大嘴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他们知道雷豹对龙头位置有图谋,也知道雷豹可能会采取点非常手段坐上大位。但是绝对没有想到雷豹竟然为了上位故意设计陈中洛,想要除掉陈中洛!

    如此看来,陈中洛失踪这一年,似乎是雷豹为之了?而洪门这一年的困境,也是因雷豹而起了?

    众人都怒视着雷豹,似乎要跟雷豹讨个说法。

    面对众人煞气凛冽的目光,雷豹却是笑了笑:“没错,是我干的。我雷豹敢作敢当,我就是要除掉你上位,怎么了?说实话,当初你坐上龙头的时候我就不满了,我能忍你这么多年并且专心辅助你,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到今天,是你还我的时候了!这是你欠的债,你注定逃不掉!”

    陈中洛叹口气,道:“如果你迫不及待要上位,可以跟我说,我肯定会让给你的。洪门落到你手里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但是你为了上位勾结越南帮,那就不能容忍了。”

    哗!会场终于迎来了一波大爆发,人们惊愕的情绪得到释放,酝酿成一波风暴炸裂开来。

    “雷豹竟然勾结越南人!”

    “原来这段日子越南帮屡屡得手,是有内应!怪不得,怪不得……”

    “勾结外人谋害兄弟,其心可诛,其心可诛!这种人还留着做什么?龙头,发话吧,我们要一人一刀剜了他的肉!”

    ……

    所有人都愤怒的盯着雷豹,如果不是有陈中洛拦着,雷豹恐怕已经成为一堆碎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