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473.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七十章 格杀勿论

第八百七十章 格杀勿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众人看着尤奎手中的匣子,眼中带着丝丝怀疑。

    金不换可是洪门的信物,历代都被龙头所保管。传言自司徒美堂跟华夏方面交好之后,金不换就被他带着去了华夏。但是实际上金不换确实曾经被司徒美堂带去华夏一段时间,但是在他解任的时候,又给了下一任龙头。

    也就是说,现在金不换应该在陈中洛的手里,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拿到。

    难道雷豹真的拿到了金不换?

    众人屏息凝神,看着尤奎一步步迈进会场,而尤奎嘴角带着一丝得意,待他走到雷豹身边后,微微躬身将手中的匣子交给了雷豹。

    “自古以来,我洪门都将金不换视为至宝之物,无论如何都不能遗失,凡是将其遗失者,都是大罪。陈龙头,你说是不是?”尤奎看着陈中洛,问道。

    “没错。”陈中洛点点头,似乎完全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那就好。我再问一句,倘若有人找回了被遗失的金不换,是不是就是有大功于洪门?”

    “自然。”陈中洛还是点头承认。

    “陈龙头果然是痛快人!那么我就想问一句了,本该保存在陈龙头手里的金不换,如今在何方?”

    “在它该在的地方,等到下任龙头接任,我自然会传与他。”

    “哈哈哈哈……陈龙头你这话就未免让人多心了。既然你拿不出金不换,那我替你拿出来可好?”尤奎哈哈大笑,道。

    此言一出,顿时所有人哗然。原来尤奎捧上来的真的是金不换!

    如此说来,雷豹却是已经天时地利全都占据了,就连人和,在这么多枪手的威胁下,雷豹也能轻松收获!

    形势却是对陈中洛完全不利起来。

    有心倾向陈中洛的人,此时不禁担忧的看向陈中洛。

    可是陈中洛却像是完全不在乎一样,就那么看着尤奎跟雷豹,轻轻问:“然后呢?”

    然后呢?这话传进尤奎跟雷豹的耳朵里,瞬间让两人嘴角一抽。妈蛋,现在的情势你难道看不明白吗?还然后呢,然后你就老实交出龙头位置啊!

    雷豹咧开嘴,冷冷一笑,道:“陈中洛,这时候了你还在装傻?老实交出龙头位子,我看在多年兄弟份上,留你一条小命。不过你还是得给我从哪来回哪里去。否则的话,别怪我无情!”

    从哪来回哪去,却是要让陈中洛回一号飞艇那暗无天日的监狱里了。相当于变相的囚禁陈中洛。

    “呵呵,雷豹。你怎么就一定认为自己会赢呢?既然你说你已经拿到了金不换,敢不敢打开盒子让诸位兄弟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陈中洛道。

    雷豹眼神一凛,随即手一挥:“这个不消你说,我也要做的。尤奎,拿出金不换给大家看看!”

    尤奎应着,将雷豹手里的盒子打开,然后取出了一本册子。

    册子十分的陈旧,甚至都有一些虫眼了。但是所有人看见这册子,都是神情一震,脸上现出一抹肃穆的神色。

    没错,单从外表上看,确实就是洪门金不换。

    尤奎随后将册子打开,只见上面用繁体字写着一众名字,无不是洪门历代先辈的名字。而在册子的末页,盖着一个大大的印章,却是“平延郡王招讨大将军印”这几个字。

    众人一看见这印章,顿时惊讶起来。因为真正的金不换上确实就是盖着这么一个印章。

    雷豹将众人表情收在眼中,得意的问陈中洛道:“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遗失洪门至宝这一个罪名,就足够拿下你龙头之位了!”

    陈中洛听到雷豹的质问,却是没有回答,反而悠悠讲起了故事:“关于这平延郡王招讨大将军印,我想大家可能只是依稀知道其来历吧。今天趁着大家都有空,我就跟大家详细讲讲这东西是怎么得来的吧。”

    “当年洪门先祖郑克爽兵败台湾,被施琅大军攻克。郑祖为了保住洪门众兄弟的性命,同时为洪门留下血脉,便将金台山的一切案卷文件、花名册、印信之类,装在一只铁箱里密密封好,抛入金台山下的海里去了,之后郑祖拔剑自刎而死,施琅却是没能获得一点有用信息,遍寻洪门弟子无果。而郑祖抛下的那只铁箱沉在海里,给海浪冲击,渐渐地竟冲到了福建海底。”

    “这福建海边,有一个渔家,叫做陈寿亭,早鳏,只有一个儿子,名叫兆官,父子两人相依为命。这陈寿亭练就了绝好水性,能够在水中生活几个昼夜,所以他除掉打鱼之外,还能够到海底去采宝。一天,正是五月时节,陈寿亭下海采宝,忽然就发现了郑祖抛下的这只铁箱。”

    “但是铁箱封得紧紧的,陈寿亭猜想里面许是藏着金银珠宝,于是死命将其拖上岸。可怜他足足拖了一日,才把这只铁箱拖上了岸。拖到家里,和儿子兆官偷偷地用铁锤把铁箱起了开来。只见里面放着许多书册,还有一块玉印,陈寿亭大失所望。后来,陈寿亭死后。陈兆官因为家境贫困,便把这颗玉印卖给了邻人,得来五两银子,同时把那些书册胡乱搁在水缸旁边的破桌上。只等有收字纸的人来时,他要把这些书册送给他拿去烧化。”

    说到这里,陈中洛顿了下,然后笑了起来。

    “也是凑巧,老天爷不绝我洪门。道光二十五年,云南大理府有一个洪门的重要份子,名叫郭永泰,是做药材生意的。他心怀大志,借贩卖药材为名,专门联络洪门中的重要份子。这年四月初,他往福建贩卖药材,到福建,已是端阳节了。郭永泰正好路过陈兆官家。因为他在路上走得吃力,天气又热。便在陈兆官家歇脚。郭永泰走得口渴,向兆官要些水喝,兆官便给他一个木瓢,叫郭永泰自己到水缸里去取,郭永泰走到水缸旁边时,便发现了那本“金台山实录”,上面还盖着“平延郡王招讨大将军印”。”

    “郭永泰是知道郑成功开金台山的,他马上把那本书取过来看。连水也不喝了,便跑出去问兆官关于这本书的来历,兆官讲给他听了。郭永泰知道这是一本极有代价的书册,便掏出十两银子向兆官买了,又问这颗印在什么地方?兆官便告诉他卖给了邻人,郭永泰请兆官领他去看看。兆官拿了他十两银子,自然答应。于是郭永泰又花十两银子买回了那颗“平延郡王招讨大将军印”,那家主人赚了五两银子,自然欢天喜地。于是“金台山实录”和“平延郡王招讨大将军印”,才落在郭永泰的手里。”

    “之后,道光二十八年,郭永泰在四川开尽忠山。一切香规礼节,发出证书,都是照“金台山实录”上做的。而且在证书上盖了那颗玉印,流传直到现在。这便是洪门金不换的由来。”

    终于,陈中洛结束了冗长的絮叨,把金不换的来历详细讲述了一遍。

    这个故事大家其实多少都有耳闻,但是没有如此的详细。能够知道详细情节,也算是不错。就连尤奎跟雷豹,也没打断陈中洛,任由他讲述完毕。

    直到陈中洛最后一个音节落下,雷豹才满脸不屑的冷笑一声,道:“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是为了给下一任龙头普及一下必要知识吗?那我就谢谢你如此费心了。”

    雷豹所说的下一任龙头,自然就是指的他自己了。

    陈中洛却是摇了摇头:“不,我只是想告诉大家。金不换的真伪不在花名册的材质,不在花名册的人名,而是在上面的平延郡王招讨大将军印!”

    “什么?”雷豹一听,顿时像是想起了什么东西,脸上露出一抹惊疑。

    还没等他想明白,就见陈中洛忽然从身上摸出一个玉印,随手那么一扔,就扔给了雷豹。

    “这是平延郡王招讨大将军印,你敢比对下上面的印章真伪吗?”

    雷豹顺手接过,略一迟疑,接着从尤奎手里拿过金不换,将平延郡王招讨大将军印放在末页的印章上一比对,却见末页上的印章足足大了一圈。

    却是假的印章!

    哗啦,洪门众弟子顿时嚷嚷起来。

    “原来弄了个假的在骗我们!差点就上当了!”

    “就是,雷豹为了上位真是什么手段都用上了啊。”

    面对声声指责,雷豹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同时心中了然,自己明显被弗莱格坑了。弗莱格给自己提供的信息根本就是陈中洛故意交待的假信息!

    “其实,真正的金不换在这里。”陈中洛小心翼翼的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包,打开布包后,露出了里面的花名册。

    这本名册比雷豹那一本更加的古朴,也许单看任何一本都无法鉴别真伪。但是两本放在一起,一下就一目了然了。

    “你……”雷豹指着陈中洛,知道自己彻底被陈中洛给算计了。

    不过还好,这五十个枪手足够让他拿到想要拿到的东西!

    自古篡位之人就没有兵不血刃而成功的,流必要的血,才能震慑住所有人!

    “很高兴你帮我把这两样东西都带来了,既然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至于你,抱歉,还是一样的结局。来,把陈中洛几人给我拿下!谁敢反抗,格杀勿论!”雷豹气势汹汹的发布了指令,却是撕破了脸面,不顾忌“名正言顺”这四个字了,直接来硬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