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06.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七十四章 吉思科汉集团
    这话说的平平淡淡,就像是在跟人商量晚上吃什么一样。但是他所说的内容,却是绝对没有这么平淡。

    一个试图杀害龙头从而上位的枭雄,一个勾结外人谋害同门的叛徒,那人竟然就想靠着这么一句话带走。

    且不说陈中洛会不会答应,就在场的这些洪门弟子都不会答应。

    众洪门弟子怒气冲冲的看向门外,想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口气。

    庄重也是心头微微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似乎明镜之上蒙蔽了一丝尘埃,天机里露出一抹晦涩的错觉。于是庄重也转头往门外看去。

    却是看见门外缓缓走进来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男人。

    男人留着一头短发,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露出里面略黑的肌肤。脸型刚毅,面容冷漠,一双眸子里射出淡淡迫人目光,凡是跟他对视上的,都会被他看得低头,无不臣服。

    而在他身边,一个足足一米九的铁塔大汉肌肉隆起,目光如电,警惕的看着周围,显然是他的贴身保镖。

    两个人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进了洪门会场。

    而守在门口的洪门弟子就像是没有看见这两人一样,任由两人走了进来。

    庄重正奇怪间,却听陈中洛开口了,原来是洪门的熟人。

    “是喻先生啊,欢迎来参加我洪门的恳亲大会,好久不见。”陈中洛客气的一拱手,道。

    那男人摆摆手,道:“公司有事晚来了一步,看来我已经错过最精彩的一幕了。”

    这人竟公然称洪门内乱为精彩的一幕,而这话却没让陈中洛以及其他洪门大佬生气,明显其中有内情。

    庄重皱皱眉头,小声问旁边的冯仙蒂道:“这人是谁?这么嚣张?”

    冯仙蒂轻轻把嘴凑到庄重耳边,吐气如兰,将庄重耳朵撩的痒痒的,道:“吉思科汉集团的二号boss喻柏年,你说能不嚣张吗?”

    “吉思科汉集团?很厉害吗?”

    “也不算多厉害,就是坐拥美国新能源市场的三分之一江山而已。而洪门更是离不开人家的帮扶,几乎所有洪门的业务都要经过他们集团进行重新投资,你说面对这样一个掐着自己命脉的大金主,洪门弟子能直起腰杆来吗?”冯仙蒂低声道。

    庄重被冯仙蒂哈出的热气吹得有些面红耳燥,不由稍稍远离了一些,定定神才道:“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挺厉害。吉思科汉,听着似乎有些耳熟啊。”

    “genghiskhan,成吉思汗的英文翻译。小弟弟,你还真是没文化啊。”冯仙蒂故意挑逗庄重一般,用修长的手指挑了挑庄重下巴,道。

    庄重一滞,习惯性的想说“我只是想考考你而已”,但是觉得冯仙蒂这妖女一定没有这么傻,说不定还会被她再次嘲笑一番,不禁闭上了嘴。

    心中却是暗想看来这公司创始人也是一样嚣张,竟然用成吉思汗的名字来作公司名,摆明了就是在告诉别人,他们公司要仿效成吉思汗,用铁骑踏破美国市场嘛。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竟然还真做到了。一个华裔公司能够占据美国三分之一市场,真的是很厉害了。

    恐怕只是因为新能源市场目前还不太受关注,也没明显民用技术面世,所以才没引起华夏国内媒体关注。不然一定会在国内引起一阵吹捧的。

    冯仙蒂见庄重面红耳赤的模样,不禁眼中露出一抹光芒,一闪即逝,脸上闪烁着促狭的笑容,道:“啧啧,竟然害羞了。没想到这么英武的你,还是块小鲜肉。”

    小鲜肉……庄重无语了,第一次听见被人用这词语来形容自己。自己是不是肉不知道,但是鲜是绝对的。一个只有过两次经验的小处男,能不新鲜吗?

    呃,似乎哪里不对……但是庄重却始终没想起哪里不对来。在他心里,两次经验跟小处男是不冲突的。

    “本来我就没想拿雷豹怎么样,既然喻先生要带走他,我是没有意见的。不过我多嘴问一句,喻先生准备拿雷豹怎样?”陈中洛语气略显客气的问道。

    没办法,洪门各种来历不明的黑钱都需要通过吉思科汉集团来清洗,如果对方是小公司还好说,偏偏吉思科汉是大集团,甚至关系能够通到美国官方,洪门诸多官面上的关系也多有倚仗其之处。这种依存关系之下,陈中洛想不客气也不行。

    “雷大爷做的事情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过我也不会故意给陈龙头难堪,做什么力保雷豹的举动。只是因为跟雷大爷还算有些善缘,我身边又正好缺一个得力保镖,便想让他来助我。堂堂洪门刑堂大爷屈尊成为保镖,也算是对他的惩罚了,陈龙头觉得这样如何?”喻柏年淡淡道。

    只是他话虽然说得漂亮,本质上却仍然是要保雷豹。

    雷豹依附到他名下,虽然江湖声誉一落千丈,但是生活质量上怕是不降反升,喻柏年怎么会亏待了他?

    众人对喻柏年的想法心中了然,却也不说破。毕竟没人愿意得罪这么一个人。

    陈中洛微微沉吟,其实这个结果比他想象中还要好一些,至少也算是给了雷豹一个机会,圆了他不杀同门的心愿。

    只是,这件事情却还需要问问其他人的意见,尤其是赵凌志跟陈震虎两人。

    “凌志,震虎,你们意下如何?”

    赵凌志跟陈震虎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遗憾与无奈。可是也知道事已至此,根本没有办法能够阻止喻柏年了。

    只能同时点头:“我们听从龙头决定。”

    “好。”陈中洛道着,转向喻柏年。“喻先生,你将雷豹带走吧。”

    “谢谢陈龙头,上次洪门做的那笔投资已经初步见到收益了,过两天我找人结算一下把钱送过来。”这却是喻柏年在变相的补偿洪门。

    说完,他冲雷豹招招手:“雷大爷,我喻柏年平素待你不薄吧?如今我趁你落魄之际捡个便宜,让你做我几年保镖,你可愿意?”

    雷豹犹豫半晌,眼中有丝丝不甘心,最终却是无奈的叹口气:“我雷豹不是知恩不报的人,喻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话音落下,便见雷豹昂首走来,这种老江湖,骨子里的硬气让他们即便失败,也永远不肯低头。

    庄重挥挥手,示意钱进他们让开,只见空降兵让开一条路任由雷豹走到了喻柏年的身边。雷豹一站到喻柏年身边,便真的犹如一个尽责的保镖,站在了喻柏年斜前方两步,保持警惕姿态,以便最快速度发现隐情保护喻柏年。

    庄重心中暗暗叹口气,这喻柏年不愧是生意人,御人之道用的娴熟无比。不说是招揽雷豹,只用过去的情谊逼着雷豹做他保镖,看似是雷豹迫不得已还他的人情,其实却是帮了雷豹自己。不然以雷豹的性格,恐怕未必肯接受这种施舍。

    “陈龙头,公司最近业务繁忙,我就先告辞了。回见。”喻柏年冲陈中洛拱手道。

    “喻先生慢走。”陈中洛上前两步,将喻柏年送出了会场。

    而喻柏年临走前不经意一个回头,眼神看向了庄重。其中蕴含的淡淡冷漠,竟然让庄重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寒颤。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