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19.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七十九章 约?
    周冰疑惑的接过纸板,却见纸板上写着两行中英文的文字,却是“此钥匙归我儿庄重所有,除此任何人持有皆无效”,下面盖着公证机关的印章,却是美国一家公证机构出具的。

    “这是什么?”周冰问。

    “有关我身世的东西,也是唯一可能查到我身世的线索。我希望你能帮我查一下这张证明信件是何时出具的,又是何人立下的。”庄重道。

    听到这事关庄重的身世,周冰不由脸色缓和下来,点了点头:“好,你放心,我会尽快查清。不过看印章日期已经有二十多年了,怕是不一定能够查到。你不要抱太大的期望。”

    “没关系,能查到多少是多少。其实我对于所谓的身世并没有太多执念,只是不甘心有线索在眼前,不查一下就浪费了而已。谢谢你。”庄重笑笑,说。

    虽然庄重说的轻松,但是周冰却能察觉到庄重隐藏在心底的那抹忧伤。

    从小到大,哪个孤儿没有期望过父母呢?哪个没有一次次在心里幻想过父母的模样呢?这种来自血缘的感情,不是不去想就能够忘掉的。

    就像是,周冰。

    周冰将证明信件收起来,拍了拍庄重的肩膀,走了出去。

    而庄重没看见,在周冰的眸子深处,也是一抹同样的悲伤萦绕,深如秋水寒潭。

    “咦,这么快就出来了?难道那帅哥不行?”之前调戏庄重的店员看见周冰出来,惊讶的说道。

    “死妮子,把你嘴撕烂!胡说什么?我跟他只是普通的……普通的朋友关系。”周冰想了想,还是把庄重定位为了朋友。总不能说是工作关系吧?那岂不暴露了。

    “啧啧,我们懂,冰姐。男女朋友都是从普通朋友开始的,放心,我们支持你!”这时候,其他几个店员也加入了斗嘴中。

    一时间周冰跟几个姐妹笑骂着,工作起来。

    而庄重则看着周冰几人,感叹道再孤单的人也会有一两朋友,只看你愿不愿意去融合了。

    没有打扰周冰,庄重悄悄离开了。

    而傍晚,周冰给庄重打来了电话,说前进等人的机票已经订好了,他们二十人总共分成四批,乘坐不同机场不同航班离开。具体的信息已经发送到了庄重手机上。

    最早的一个航班就在晚上八点钟。

    庄重则跟前进联络,确认信息传达过去之后,才放下心来。

    只是前进在电话里十分的不满,不停抱怨庄重过河拆桥,用完人就扔了。他们好不容易来资本主义世界玩玩,还没玩够呢就要回去了。而回去等待他们的只能是真正的复员,然后找工作,结婚生子。如今这样的生活却是再也别想体验到了。

    庄重虽然也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前进等人,可也不敢留下他们。先不说美方会不会追查,单就他们所说的“玩够”,那就不得了。他们到时候玩够了,怕是旧金山就得又多出百十条人命来。

    所以无论如何,庄重必须要送走这批“大爷”们。

    挂掉前进的电话,庄重跟赵微微吃过饭,呆在酒店闲聊了一会,蓦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阿斌跟杨洁那边却是不知道怎么样了,一个下午都没接到阿斌的电话,似乎是没有什么事情。可是杨洁面相上的跗骨之蛆却是货真价实,事情一定还会发生,甚至有可能就在这几个小时里。

    想了想,庄重主动拨通了阿斌的电话。

    “阿斌,你在哪里?”

    “庄大哥,我现在正跟在杨小姐的身边,在夜天使酒吧呢。”电话那头传来阿斌的声音,还有噪杂的音乐声。

    看来他们确实在酒吧里。

    “酒吧?那可是容易出乱子的地方,不过也不至于发生跗骨之蛆这么厉害的血光之灾啊。算了,先不管了。我赶过去看看再说。”庄重心里想着,接着嘱咐陈斌一定看好杨洁,自己马上赶过去。

    陈斌答应着,挂了电话。

    而此时,旧金山最奢华的酒吧夜天使酒吧里,一个年轻人正闷闷的缩在角落里,看着吧台前面小口饮酒的杨洁。

    这年轻人自然就是阿斌了。

    阿斌按照庄重的吩咐,足足跟了杨洁一下午,之前还好说,杨洁回了家呆了半天没出来。而在傍晚降临后,杨洁就偷偷的溜了出来。

    要不是阿斌凑巧看见,还真难发现从侧门里偷跑出来的杨洁。

    于是阿斌一路尾随,就跟着杨洁来到了这夜天使酒吧。

    按理说这种地方阿斌不会陌生,作为一个社团成员怎么可能没去过酒吧呢?但是阿斌以前都是去砸场子的,现在却是来喝酒的。一下就显得格格不入了。

    在不堪洋妞骚扰之后,阿斌不得已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藏了起来,一边喝着饮料,一边盯着杨洁。

    而阿斌在酒吧不喝酒喝饮料的行为,也引起周围人的哄笑,弄得阿斌一阵气闷,恨不得揍几个人出出气。不过碍于自己任务,还是忍住了。

    而杨洁自从进入酒吧,就一直在吧台喝酒,也不跟人搭讪。偶尔有搭讪的,全被她骂走了。

    这一点倒是出乎阿斌预料,没想到这小姑娘看似叛逆,在最基本的家教上还是很到位的。知道什么东西可以违反,什么东西不可以触碰。

    不过,她既然不喜欢泡夜店,那来夜天使做什么?

    阿斌正疑惑间,下一秒他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

    只听夜天使的门被哐啷一声推开,走进来三个人,带头的是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小伙子,看模样,似乎是越南人。

    而黄毛小子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不动声色的男人,灯光朦胧下阿斌有些看不清楚那两人的面目,但是莫名的觉得心中惶惶不安。

    不由放下手中饮料,悄悄摸近了看过去,这一看不要紧,却是让阿斌瞬间魂飞天外。

    那两人之一,竟然是阮哲!

    他怎么会来这里?堂堂一代宗师会来酒吧这种地方?绝对不可能!除非他们有什么目的。

    难道是为了杨洁?

    阿斌陡然觉得事情大发了,慌乱的藏身在沙发后面,拨通了庄重的电话。

    而此时庄重还在路上,见阿斌电话打来,庄重就觉得事情可能不妙了。

    果然,在阿斌的嘴里庄重听到了一个极不愿意听到的名字——阮哲。

    庄重一边疑惑着阮哲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一边对阿斌说道:“阿斌,不管阮哲是不是冲着杨洁去的,你都不要跟他硬拼!找机会制造混乱逃走!”

    阿斌“嗯”一声,挂断了电话。

    而只是一通电话的功夫,黄毛小子就已经走入了酒吧,眼神扫向吧台。

    当他看见吧台前的杨洁之后,嘴角不由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回头对阮哲说了句什么,接着朝杨洁走过去。

    阿斌暗叫糟糕,没想到他们还真是冲杨洁来的。而且根据杨洁来了之后的表现,怕是杨洁也知道他们会来,所以在吧台一直等待着。

    “真是个能惹火的小祖宗!”阿斌暗骂一句,看看四周,准备制造点混乱先救出杨洁再说。

    此时,吧台前杨洁却是已经跟黄毛小子对上了,两人见面后根本一句话都没说,就开始了互殴。显然,两人这是约架来了,而不是约泡来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