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27.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八十三章 秽气藏身
    然而,阮哲轻轻抽动鼻子,将风中消散的气息送入鼻孔之后,却讶然发现空气中根本就没有血腥气。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已经逃得足够远,出了自己能够察觉到的范围?

    阮哲皱着眉头,忽然拔起身形,脚尖快速在旁边的一栋房子窗台上一点,整个人就像是飞腾而起的大鹰,一个翻身到了房顶之上。

    登高望远,双目扫视之下,却见大街上空旷旷,哪里有庄重三人的踪影?

    “他们根本没出来!”阮哲忽然想到,紧接着跳下房顶,重新返回酒吧内。

    而此时,酒吧里某个地方,庄重跟杨洁正拖着陈斌躲藏在狭窄的空间里。

    “为什么要藏在这里啊,那家伙已经去后门了,我们直接从正门走多好?”杨洁捂着鼻子,问道。

    这里的气味实在是太重了,杨洁从小娇生惯养,何曾受过这种气味?

    庄重看看四周,调侃道:“厕所嘛,不就是这个味道?这才叫正味!不过话说回来,我还以为女厕比男厕干净呢,没想到比男厕所还脏!真是长见识了。”

    听到庄重堂而皇之的评论男女厕所哪个干净,杨洁不由脸色一黑。

    “再说了,你以为我们从正门逃跑就能跑得掉?阮哲是什么人,那可是暗劲三重的大高手,可以这么说,只要我们不是用超过汽车的速度跑路,就一定会被阮哲追杀到。上次我就是差点命丧他手,所以这次我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了。”庄重心有余悸的说道。

    上次他从越南帮大本营里逃亡,硬生生被阮哲追击了一条街,要不是周冰接应庄重早就躺尸街头了。

    生命危险,庄重可是不想冒第二次了。

    “可是……这样就能骗过那家伙了吗?”杨洁对此表示怀疑。

    庄重笑笑:“当然骗不过。”

    “啊?那你还藏在这里。”杨洁惊讶的看着庄重,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如果被阮哲找到,那可是一锅端了,如此狭窄的地方,连逃都没地方逃。

    谁料庄重却是神秘的一笑,道:“如果没有完全准备,我怎么会来这种地方?看好了!”

    说着,庄重却是冲怀里摸出一杆旗子状的东西,然后抛起在空中,只见那杆旗子在空中迅速展开,缓缓变大,将狭窄的厕所单间包围起来。

    而旗子展开之后,原本萦绕在杨洁鼻尖的臭气却是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清香气息,恍如莲台梵香。

    “这是什么东西?好神奇啊。”杨洁惊叹道。

    不止杨洁感到神奇,就连受伤昏迷的阿斌,都哼哼一声,显然疼痛缓解不少。

    “这叫做莲台往生幡,是道门里的东西,详细的我也给你解释不清楚,总之这东西能够隐藏我们的身形就对了。”庄重一边控制着莲台往生幡,一边说道。

    “哦。”杨洁点点头,不再问。

    而庄重却像是诗兴大发,竟然轻声念诵起了爱莲说。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3f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庄重摇头晃脑的样子,加上厕所这个环境,顿时将杨洁逗得一笑,紧张的情绪得以缓解。

    “其实你这人挺好的,之前我对你有些误解,对不起啦。”杨洁吐吐舌头,却是对庄重道歉道。

    庄重摆摆手:“没关系,我又不是那种小气量的人。再说了,你爹地可是杨戟,谁惹得起哦。”

    被庄重一阵调侃,杨洁不由脸色一红。

    而此时,阿斌被莲台往生幡的灵气滋润,伤势得到了缓解,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睛,见自己正躺在杨洁的怀里,不由挣扎着要起身,嘴里还嘟囔着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气的庄重真想给阿斌一巴掌,这么好的机会丫竟然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不用想,这老一套的作风肯定是陈震虎教育出来的。

    “别动,你现在伤势很重,最好躺着休息。今天,谢谢你了。”杨洁却是抢先一步,将阿斌给按回了怀中。

    陈斌顿时脸色红的像猴子屁股,眼睛往旁边看着,根本不敢与阿斌对视,喃喃道:“是庄大哥让我来保护你的,都是江湖兄弟,我怎么能见死不救……”

    “得了,我可没让你送命保护她。我说了好几遍让你见机不对就跑,你还是玩命了。你小子老实说,是不是对人家姑娘有想法?”庄重插嘴道。

    “没……我怎么会……”阿斌慌忙辩解。

    “行了,别解释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要是我再年轻几岁,我也追求杨洁了,小姑娘虽然脾气不好,但毕竟还是个美女嘛。男欢女爱有什么可害羞的……”庄重絮叨道,想要趁此机会让两人的关系更近一步。

    杨洁跟陈斌听罢,都是有些不好意思,刚想辩解几句,却忽然听庄重嘘一声:“别说话,阮哲可能回来了!”

    因为此时女厕外面正好传来一阵女人尖叫,就像是当年五岁的庄重无意间闯入了女澡堂一样。只可惜庄重当时实在太小了,面对着一幅幅波涛汹涌的画卷,除了发出一声“她们怎么没有小jj”的疑问外,再无其他。

    时光飞逝,岁月蹉跎,美好的时光却是不再了啊。

    厕所外面。

    正如庄重所说,阮哲真的搜索到了这里。

    重新返回酒吧的阮哲本来也以为庄重三人会趁机从正门逃掉,但是逼问了几个人之后,却是都说没有看见三人。阮哲这才怀疑庄重三人仍然藏在酒吧内部。

    可是搜寻一遍,却是没能有所发现,最终阮哲只能将目标锁定在厕所里面。

    男厕倒还好说,暴力踹开厕所门就可以了,但是女厕却让阮哲犹豫了。

    堂堂一代宗师,竟然闯入女厕,这传出去也不太好听。于是阮哲站在女厕门口,试图感受到三人的气息。

    可是由于厕所里的秽气实在是太重了,反馈回来的气息根本无法断定是不是庄重三人身上的血气。加之女人众所周知那几天的原因,血气更加无法分辨了,阮哲根本就不能断定是庄重三人的血气,还是女人那几天散发出的。

    微微沉思,阮哲冷哼一声,却是猛的运起气血,鼓荡气息,他毕生累积的拳意疯狂运转,随着阮哲外放的血气滚入女厕之中。

    这种拳意不会对普通人造成伤害,但是对于有功夫在身的人却是异常有用。功夫越高,感知也就越灵敏,阮哲的拳意也就能造成越大的伤害。

    阮哲相信,如果庄重三人在里面,肯定会在拳意的压迫之下,发出声音的。

    诚然,正如阮哲所想,当拳意穿透莲台往生幡,到了庄重三人身边的时候,庄重就只觉心中一阵悸动,好像被鬼神蒙蔽住了心灵一般,那种压抑感,让他忍不住要大喊出声。

    “不好,这是阮哲的拳意压迫。千万忍住不要发出声音!”庄重提醒杨洁跟陈斌道。

    两人点点头,闭紧了嘴巴。但是事实却不像想象那么简单,杨洁跟陈斌的定力究竟太浅,杨洁还好,尚能控制。陈斌重伤在身,被阮哲的拳意一压迫,却是再次陷入了昏迷,眼前恍若出现诸多魔鬼,纷纷撕咬向他。

    惊恐之下,阿斌嘴巴张开,眼看着就要发出声音来。

    庄重大惊,想要按住阿斌的嘴巴,但是他此刻双手正掐着法诀施法,保证莲台往生幡的稳定。却是哪里能腾出手来?

    而杨洁也双臂横抱着阿斌,更是没有手可用。

    眼见三人就要暴露,关键时刻,却见杨洁想都没想,忽然唇对唇,堵向了阿斌的嘴巴。

    庄重愕然看着这一幕,忽然心中有些羡慕嫉妒恨,为什么受伤的不是自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