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29.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八十四章 一吻定情
    四目相对,双唇相接,阿斌本来要呼喊的声音也被消解在了嗓中。受到刺激的阿斌迷迷糊糊睁眼,一下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杨洁,顿时浑身一个冷颤,差点又高声叫出来。

    比起阮哲施加的拳意威压来,杨洁的这个行为显然更加让阿斌感到惊吓。

    哀叹一声阿斌不懂情趣,庄重转过了脑袋。

    杨洁见阿斌清醒,不由也是脸上发烫,可是又不敢就这样放开阿斌,索性直接闭上了眼睛,依旧用力堵着阿斌的嘴唇。

    阿斌起初还有些讶异,但是一种奇妙的感觉随即升腾而起,让他一下就把持不住了,陈震虎对他千叮咛万嘱咐的话全都抛到了脑后,竟然开始了主动迎合。

    两人毕竟都是初出茅庐的雏儿,不像是某人,已经有了,一次、两次还是三四次的经验了,吻的异常笨拙,却也异常的投入。吻到忘情处,杨洁竟然情不自禁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顿时让庄重一惊,这一声呻吟虽然很轻,但是到了暗劲三重的高手,耳目都得到了强化,绝对无法逃过阮哲耳朵的。

    怕是要坏事了。

    而此时,将拳意外放出来试图施压于庄重三人的阮哲,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这可是相当耗费精神的一件事情,他无法长久的支持。他正想要收回拳意,忽然耳中就传来了一声奇怪的声音。

    似乎,是那个会松溪内家拳的女孩子发出来的。

    他们就在里面!阮哲刷一下收回拳意,往前迈一步就要冲进女厕所。

    正在厕所里走出的几个洋妞看见阮哲架势,不由高声尖叫,好像被非礼了似的,又好像在召唤人非礼她们一样。

    阮哲对女色毫无兴趣,连看都不看一眼,就推开了女厕的隔离门。

    正当他要踏入女厕,将庄重三人瓮中捉鳖的时候,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见三个警察冲了进来。

    “stopputyourhandswhereicanseethem!”三个警察迅速掏枪,对准了阮哲。

    阮哲缓缓转身,眉头皱了起来,警察早不来晚不来,怎么这时候来了?

    “puturhandsonurhead!”

    这却是要求阮哲将手放在头上。在美国,警察的权利可比华夏大得多,一旦发现逮捕对象有异常举动,警察就可以开枪。而在华夏,面对一个手持砍刀威胁群众的嫌犯,不经过劝阻就开枪,直接击毙而不是选择射伤,都会受到一些圣母玛利亚的谴责。

    阮哲对于这些很清楚,所以他的脸变得异常阴沉。

    他也可以选择不听这些警察的,打伤警察强行带走庄重三人,但是这势必会引起整个旧金山警局的通缉。

    他可是以越武道大师的身份来的美国,目的也是交流传播越武道,而不是来做通缉犯的。万一明天的报纸将堂堂越武道宗师描绘成嫌犯,那他传播越武道的理想就别想实现了。甚至整个越南武术界都会因此蒙羞。

    几经思量之下,阮哲眼中射出一抹杀意,恨恨的看了一眼厕所里面,举起了双手。

    三个警察终于松了口气,眼前这家伙的目光实在是太吓人了,就好像眼神也能杀人一眼。回去一定要好好查查这家伙什么来路,万一是个重要嫌犯呢?

    驱散围观的人群,三个警察带着阮哲走了。洋洋得意的警察却不知道他们刚才是多么的危险,只差一点就死在这所酒吧里。

    女厕里,庄重感受到阮哲拳意消散,听到警察传来的声音,知道危险已经解除。

    长舒一口气,将莲台往生幡收了,然后拍拍还在缠绵的杨洁跟陈斌,道:“行了,该回家了。要是觉得不尽兴,回去继续。”

    这话登时将两人弄了一个面红耳赤,两人慌忙分开,一时间根本不敢对视。

    半晌,杨洁才疑问着岔开话题:“庄大哥,你怎么知道警察会赶来救我们?”

    “我当然知道,因为是我报的警。”庄重道。

    “庄大哥你不是不会说英文吗?”这时候阿斌也插嘴道。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我只用了washroom跟ladykiller两个单词就搞定了。你以为我英语二级是吹的吗?”庄重得意的道。

    杨洁跟阿斌同时无语。不过庄重做的还真是聪明,一个洗手间,一个色狼,这两个单词确实就能表达最清晰的意思了。尤其ladykiller,女士杀手,警察一听就知道这里出了什么情况。

    “走吧,赶紧回去,此地不宜久留,越南帮很有可能马上就要来了。”庄重说着,搀起阿斌,三人往后门而去。

    就在三人走后不久,果然就见一群气势汹汹的越南帮份子来到了夜天使酒吧,在黄毛的指证下,夜天使酒吧的经理被揍得不能自理,而整个酒吧也被砸的稀巴烂。

    越南人在美国十分的骄横,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即便一些酒吧有黑白两道的背景也白搭,该被砸还是被砸。许多时候酒吧老板也只能自认倒霉。

    当得知阮哲竟然被警察带走后,那些个越南帮份子更加的愤怒,甚至都有人拿出枪想要崩了酒吧经理。在某个带队人物的阻拦下,才狠狠讹诈了一笔钱才走人。

    随后这笔钱就被用在了阮哲的保释金上了,警察虽然接到了报警,也看见阮哲站在女厕门口。但是却没有实质证据,加上越南帮的运作,阮哲很快就被释放出来。

    出来后的阮哲脸色阴沉,看着远方漆黑的夜空,冷冷道一句:“掘地三尺,只要那小子在美国,就不能让他活着!”

    这条命令却是几乎等于宣判了庄重死刑。

    庄重跟杨洁先将阿斌送回了家中,随后杨洁就在两个洪门弟子的护送下,回杨家别墅了。

    而陈震虎惊愕看着重伤的阿斌,一股火气登时涌上。

    虽然陈震虎一直对阿斌严厉,但是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自己打得,别人却是绝对打不得。听庄重讲述了事情经过之后,不禁啪一声一拍桌子,怒气冲冲道:“越南猴崽子欺人太甚!这笔账迟早要跟他们讨回来!对了,阿斌没事吧?”

    “没事,被阮哲击伤了脏腑,虽然受伤严重,但是静静调理还是能恢复的。这段时间就不要让他多参与社团活动了。”庄重道。

    “好。”陈震虎点头,微微沉默,忽然又问。“对了,阿斌怎么会跟杨家那丫头走到一起了?”

    庄重听陈震虎问这茬,不由一笑,道:“这得问你家阿斌了,刚才可是把人家姑娘的初吻都夺走了哦。”

    “什么?”陈震虎一听,顿时两眼瞪得溜圆,看向陈斌。

    陈斌被看的一脸尴尬,没有底气的辩解道:“都是误会,我也不是有意的。况且,我也是初吻啊……”

    “你个小兔崽子……”陈震虎神色激动,指着阿斌,眼看就要暴怒的模样。

    谁知道,就在庄重以为阿斌要被怒斥一顿的时候,却听陈震虎忽然哈哈一笑:“有出息!比你老爹有出息多了!原本我还担心管教你太严厉,你都不会泡妞了呢,谁知道完全不用我担心啊。竟然连杨戟家的丫头都泡上了。好!好!好!”

    陈震虎连说三个好字,证明他此刻是真的开心。虽然庄重不知道他这开心到底从何而来。

    阿斌愕然看着陈震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行了,我走了。至于阿斌跟杨洁的事情,你们爷俩慢慢讨论。另外,明天可能会有事情找你们商量,别睡懒觉哦。”说完,庄重走了。

    “重要的事情?什么事情?算了,先不管那些,小子,老实交待你对杨家那丫头有意思没?要是有意思你老子我就豁出老脸,给你提亲去。”陈震虎一拍胸脯,道。

    阿斌顿时羞红了脸,喃喃道:“爸,现在哪还有提亲的,都是自由恋爱,再说这都哪跟哪的事情啊……”

    “对对对,自由恋爱,不过那我也得先跟杨戟那老家伙通个气,都快成亲家了,以后不能老在我面前装天王老子了。”陈震虎嘟囔着,给陈斌熬药去了。

    而陈斌则无奈的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摇摇头。但是不知为什么,心底总是蓦然浮起厕所里那让人怦然心动的一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