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33.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八十八章 车马流水杀局
    “故意的?”阮哲眉头一皱,一种不安的情绪逐渐浮上心头。

    庄重竟然是故意慢了那么一点,好让两人最终的战场定格在十字路口这个位置,他要做什么?难道他在这里有埋伏?

    想到这,阮哲不禁将感知外放,开始查探周围的动静。

    但是除了噪杂的人声跟过往车辆的轰鸣之外,就再没其他的动静了,如果庄重在这里埋伏了枪手,肯定不可能隐藏的这么好的。

    一个暗劲三重的高手,虽然还没到传说中“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境界,但是已然具备了相当高的警觉功能,精神外放出去就可以迅速察觉周围有无杀意与敌意。哪怕是一个人看阮哲不顺眼,阮哲也能够感觉到。

    这就是暗劲三重高手的厉害之处,也是那道不可跨越的鸿沟。试想你的心意都能被人察觉,那还有可能偷袭成功吗?

    庄重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所以,这里似乎真的没有埋伏下枪手。

    但是庄重为何会将决战地点选择在这里呢?难道庄重暗藏了什么重型武器?例如定时炸弹之类的东西?

    也不可能啊,能够将阮哲炸死的炸弹,肯定也会将庄重炸死。庄重不可能将自己的性命也堵上的。

    阮哲更加疑惑了,庄重的举动实在是太出乎他预料,他完全猜不到庄重到底想做什么。

    “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也不管你有什么花样,总之你今天绝对逃不掉了。”阮哲决定不去理会庄重的阴谋,自古以来以力破巧,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的花招都是白搭。

    面对阮哲咄咄逼人的自信,庄重只是轻轻一笑,道:“很自信,不过自信过头就是自负。希望你今天不要自负而死。”

    “那就看看我们两个谁先死!”阮哲眼睛一睁,根本不打算跟庄重进行言语上的纠缠,身形展动,脚下发力,就要扑向庄重。

    然而,他还没起势,却见十字路口旁边的信号灯陡然闪烁,却是红灯熄灭,绿灯亮了起来。

    在深夜里,绿灯的光芒恍如穿透大雾的激光,一下打入了正对信号灯的阮哲眼中。

    而随着绿灯亮起,整个十字路口的车辆顿时恢复通行,一声声汽笛声音鸣起,将繁忙的路口变成了一个灯光噪声交汇的海洋。

    一道道声音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在阮哲所处的十字路口位置交汇,形成一个噪音涡旋。而阮哲仿佛被关进了翁中的乌龟,瓮口一个巨大的高音喇叭在用最大音量播放着刺耳的声音,因为瓮口特殊的造型,噪音进入翁中之后就开始反复的回荡冲击,一**的噪音恍如涟漪,在中心位置荡开,然后碰到瓮壁又回荡回来。

    就这样,一个音煞涡旋成形,把处于涡旋中心的阮哲冲击的心神几乎失守,脸上呈现一种痛苦的神色,似乎十分的难受。

    这一招,却是阮哲始料未及的,他千算万算,却是没有算到庄重没有用刀,也没有用枪,而是用了最古老的一种手段。

    风水玄学。

    出其不意的袭击,一下子就让他中了招。

    庄重静静看着处于音煞中的阮哲,只待阮哲有崩溃迹象,就对他进行击杀。

    这,便是庄重费尽心机设下的风水大阵,叫做“车马流水杀局”。

    十字路口,乃是风水气息最为复杂的地方,有车辆,有行人,有楼房,有污秽。更有丧命在此的车祸亡灵,还有被谋杀于此的孤魂野鬼。这一切构成了十字路口的风水气场,令其变成了一个天然的杀局。

    庄重只需要轻轻拨动一点风水之气,便能将这里变成催命屠宰场。

    在华夏北方,每到逢年过节,人们烧纸或者上灯的时候,老一辈的人都会嘱咐小孩子去路口烧烧纸或者上一盏灯。按照老人的说法是为了保平安,其实根本原因是这里的十字路口气息驳杂,很容易发生事故。一旦哪天被莫名的煞气缠身,就可能会发生无法预料的事故。

    而烧纸或者上灯可以让这里多一点阳火生气,将积攒的煞气化解一些。即便这样,十字路口仍然是车祸高发地带,跟地形有关,也跟风水有关。

    另外一些地方结婚的习俗,会在路口上贴青龙白虎的红纸条,这也是为了镇煞,保护婚车能够顺利通行。大婚的日子,谁愿意发生悲剧?

    而国外,却是绝对不会有人跑这里来烧纸上灯,或者贴什么红纸条的。日积月累下的煞气,已经大到了一个让人惊讶的地步。庄重来踩点的时候,就被这里足量的煞气给吓到了,随即心念一动,才决定选择这里作为布阵地点。

    看着一下被困住的阮哲,庄重本来高高悬起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不过也仅仅是一点而已,因为此时的阮哲全身筋骨紧缩,呈现出一种怪异的姿态。

    就像是一个忸怩害羞的少年,又像是一株含羞草,被人碰了一下之后缩在了一起。这种怪异的姿态,让他进入了一种“静如处子”的状态,心神体三合一,几乎能够抵挡一切邪魔外道的入侵。而这个姿势的另一个好处就是,能够在感受到威胁的一瞬间切换成攻击姿态,“动如脱兔”。

    这却是暗劲三重的高手才可能摆出来的姿态,庄重自问做不到。

    而阮哲凭借着这个姿态,竟然生生挡住了庄重的音煞攻击,原本痛苦的神色渐渐缓和下来,似乎马上就能适应,转而对庄重实施击杀。

    庄重可不敢让阮哲恢复正常,默念一声“一,二,三”,随手打个响指。

    接着便听一声悲怆凄凉的笙曲响起,却是位于十字路口西北角的一家商店里传出来的。声音很大,店主显然将音箱调整到了最大音量,凄凉的音乐化成一道利刃,直刺位于十字路口中心的阮哲。

    “你以为我这车马流水杀局只有一个音煞?尝尝尖角穿心煞的厉害!”庄重冷声道。

    车如流水马如龙,仙史高台十二重。这个风水杀局应此句古诗而作,自然不会只有一种手段了,而是林林总总十多种,却是耗费了庄重大量心血,几乎将庄重所学都用上了,才算布置完成。

    而庄重刚才所说的尖角穿心煞,却也是跟这“车如流水马如龙”有关。尖角,是指播放音乐的商店正位于一栋大楼的尖角上,在风水学里叫做尖角煞,会形成一柄尖刀插入面对的地方。那个地方是绝对不能住人的,不然就会有血光之灾。

    因为这里是十字路口,所以还没什么。如果这里是一栋民居,那住在这里的人可能就要倒霉了。此时的阮哲便是被尖角煞的利刃煞气击中,再次陷入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痛苦之中。

    而穿心,却是指的这笙曲。

    笙是一种十分古老的华夏乐曲,不过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近现代已经很少看到它了,在一些农村还是偶尔会看到的。但是看到的时候往往代表着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白事。白事便是以笙为主体乐器,其他乐器辅助。概因其声调凄凉,能够传达出那种死亡的气息。

    庄重之所以买通了那家店主,让其播放这个笙乐便是为此。而且还有一点,应着这个车马流水杀局,还有一个只对华夏人或者说懂华夏文化的人才能有效的原因。

    著名的亡国后主李煜曾经有一首词,“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多少泪,断脸复横颐。心事莫将和泪说,凤笙休向泪时吹。肠断更无疑。”

    这首词里,车马的繁华跟笙箫的悲凉形成强烈的对比,却是烘托出了一种心死的状态。跟阮哲所处的情形极为相似。

    阮哲周身也是有繁华的车流,也是有悲怆的音乐,他更是精通华夏文化,对于这种华夏特有的意境一下就能领悟到。所以瞬间就被“穿心”,掉入了庄重精心设置的杀局里。

    不过这方法换个人就未必管用了,对阮哲却正好就发挥了作用。所以这便是命,要阮哲“肠断更无疑”的命!

    此时车辆穿梭,对于两个站在路中间的人纷纷鸣笛,更有甚者,直接打开了疝气大灯,剧烈的强光直接穿透了阮哲紧闭的眼睛,在他视网膜上形成一个光怪陆离的影像。

    一时间阮哲犹如坠入噩梦,身体发出轻微的颤抖,好像马上就要坚持不住,心死身废。

    庄重小心翼翼盯着阮哲,心底却是比阮哲更加紧张,因为此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失败,便是死。

    刷刷刷,阮哲的颤抖更加厉害,呈现一种觳觫的状态,好似打摆子,这让庄重不由舒了一口气。照此情形,阮哲似乎坚持不了多久。

    然而庄重这个想法才刚刚闪过,忽然就见眼睛紧闭的阮哲猛的双眼睁开,射出一道如电的精光。

    而他颤抖的身体骤然打开,就像是被压在山下的恶龙,积蓄满了力量一下将大山给迸碎了,破山而出。

    打开身体的阮哲周身被一股若有若无的拳意萦绕,形似一朵刹那开放的蒲公英。

    接着便是一声长啸,拳意迸发,蒲公英的种子随着风纷散,飘向四方。

    而阮哲的啸声真如恶龙长吟,爆出强大的冲击里,刺入庄重的耳朵,让庄重也体会到了音煞的滋味。

    而位于街角商店的音箱蓦然炸裂,发出啵的一声,穿心的笙乐也停止下来。

    原本聚集于阮哲身边的风水煞气,全都被拳意驱散,瞬间阮哲就完成了破局。而从庄重引他到这里来,不过只有三十秒的时间而已。

    庄重还是小瞧了暗劲三重的高手,小瞧了他们的力量。

    在绝对力量的压制下,庄重的这些小手段一下子就失去了作用,如土鸡瓦狗般崩塌。

    阮哲看着庄重,嘴角带着一抹讥讽的笑容,似乎在嘲讽庄重的不自量力。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