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42.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九十二章 一念佛魔
    “什么情况?怎么会忽然停电了?”阮久惊诧莫名,问道。

    “我看外面一片漆黑,好像整条街都停电了。”有人回答道。

    “快启用备用电源!所有人不要慌乱,守好自己的位置。小心外面那些家伙趁乱摸进来!哼,想要断掉我阮久的老窝,那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阮久冷声道。

    很快,就有人去启动备用电源了。而其他人则按照阮久的吩咐,坚守在自己岗位一动不动,防止被钱进等人偷袭。

    只可惜已经有些晚了,此时钱进等人已经趁黑摸到了小楼背面。那里的窗口位置有几个枪手守着,居高临下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

    忽然,啪嗒一声,一个攀爬用的登山钩甩了上来,一下卡在了窗户边角,形成一个三角构造。守在窗户的枪手一愣,随即明白这是有人摸了过来,想要趁机爬上来。

    于是狞笑一声,忽然打开窗户一角,伸出手要将登山钩拨掉,摔死攀爬的那人。

    但是他才刚刚抓到登山钩,忽然一颗子弹飞来,射穿了他的眉心。

    却是钱进安排的狙击手开枪了。

    钱进冲远处竖起大拇指,示意做得好。然后拉了拉绳索,卡的很结实。越南帮那枪手死亡之时正好将登山钩抓在了手里,却是变相的给钱进当了一回固定物。

    钱进顺着绳索缓缓爬了上去,将那死亡枪手的尸体推开,趁着一片漆黑跳进了小楼内部。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很快钱进这个五人小组全都侵入了小楼内部。

    而他们刚刚站稳脚跟,忽然就见眼前一亮,却是备用电源启动,小楼内恢复了光明。

    这突然间的亮光瞬间暴露了钱进五人。

    这层楼上却是还有三个枪手守着,一见屋内多出来五个人,不由分说,就开枪射击。只听屋内枪声大作,钱进五人迅速趴低身体还击,将那三个枪手射杀。

    不过这里的枪声已然惊动了其他人。

    钱进知道不能逗留,迅速一挥手,五人就一路冲出去,直奔一楼。

    而此时外面的空降兵也配合的开始猛烈射击,仿佛要发动强攻的模样。

    阮久在听到楼上传来枪声的时候,就脸色大变,知道糟糕了。

    对身边人大喊一声:“让阮大爷回来!就说本部告急!”

    随即那人便拨通跟随阮哲前去抓捕庄重之人的电话,告知了那人,要求他们尽快赶回来。

    突突突突,越南帮成员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加之根本不是钱进这个精锐战斗小组的对手,一下子就崩了。

    钱进五人一马平川来到了一层,啪啪啪几发点射,击毙了几个试图射击的马仔。

    而阮久则被惊的一哆嗦,迅速在地上一滚,躲过了射向自己的一颗子弹,藏在了角落。

    此时他是真的出不去也进不得。外面有敌人,里面更是有敌人。

    “阮久,不要藏了,今天我们就是来斩首你的!”钱进一串子弹扫过去,试图将阮久逼出来。但是阮久藏身的极好,子弹根本无法打到他。

    “你们是谁派来的?是洪门吗?”阮久藏在角落里,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只要知道你完了就行。”

    “哼,你们不说我也猜得出是洪门!当真是好计谋,先是将阮哲诱引出去,又故意发起冲突抢占地盘,调走了我一半人马。然后你们这只雇佣军就发动突袭,非常棒的计划。不过,也行我们可以做个生意。”阮久沉声道。

    “什么生意?”

    “我知道你们是雇佣军,为的无非是钱。这样,无论洪门给你们什么价格,我都给你们两倍!只要你们放我一马,如何?”阮久却是试图用金钱来收买钱进。

    “如果洪门给的是一亿美金呢?”钱进戏谑的说道。

    “我照样给两倍!就算他们出到三亿,四亿……我的承诺也不会变!仔细想一下,有了这多钱你们根本就不用过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了。你们也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上流社会的人。而得到这些只需要今天放水一次就行,很简单是不是?何必跟钱过不去呢?”阮久循循善诱道。

    不得不说这话让钱进这些穷当兵的很动心,不过想要钱进放水也是不可能的。

    “我怎么能相信你?”钱进冷声道。

    “你看你们的左手边。”阮久说。“看见那座一念佛魔的雕像了没?那就是我们越南帮藏钱的金库,里面有一个亿美金,剩下的钱我可以转给你。”

    钱进没想到阮久真的会给钱,按照他说的看过去,果然在那个位置有个约莫一人高的巨大佛头雕像。

    佛头的脸很奇怪,半边是洁白无瑕的菩萨,另外半边却是狰狞丑陋的恶魔。这却是佛教里的一种表现形式,叫做“一念佛魔”,意思是一念之间可以成佛,也可以成魔。善恶存乎人类一心。

    “怎么样?如果你们同意,可以先将钱拿到手,之后我再给你们一个亿!”阮久似乎非常的诚恳,表达出了最大的诚意。

    两个亿美金!钱进虽然姓钱,但是却没见过多少钱,最大的一笔钱还是到了美国后庄重给的一张十万的支票。

    一刹那间,钱进有些心动了。

    不止钱进,就连其他的四个队员也心动了。

    五个人看向那个佛头的眼光带着一丝狂热,似乎看到了美好的未来。有了这两亿美金,整个空降兵团队都能改变命运,不再是回国后走上退役平庸的老路。

    “来吧,来拿钱吧。走过来,就能得到荣华富贵……来呀……”佛头似乎有了表情,变成一张带有蛊惑性的面目,说着话。

    钱进五人眼中闪过一抹迷离的神色,竟然真的走了过去,而五人面目呆滞,手中的枪也掉落在地,活像五具行尸。

    当五人走到佛头面前后,佛头忽然面色一变,变成了一个慈祥的面孔,对着他们微微一笑。五人就噗通一声同时栽倒在地,陷入了深度沉睡。

    “妈的!吓死老子了!这五个王八蛋,拿枪来,老子要将这五个扫成肉渣!”阮久长舒一口气,一下从墙角站起,恶狠狠骂道。

    “老大,慢着!先别杀这五人,这五人还有用呢。且不说能挟制外面那群敌人,就是交给警察也能成为指证洪门的有力证据。到时候再打点下关系,还不是让洪门吃不了兜着走?”阮久身边一个人拦阻道。

    阮久一听倒是很有道理,于是点点头,于是一挥手让手下将钱进五人拷了起来。

    “哈迪曼大师,这次多亏了你,不然还真无法化险为夷。你帮我设计的这个一念佛魔的巫毒佛像真厉害!”阮久走到一个干瘦老头身边,恭维道。

    那干瘦老头便是之前被庄重揍得半死的哈迪曼大师。

    “不客系……”这家伙被庄重揍的漏风的嘴,却是到现在都没好转。

    而那个将钱进五人迷倒的佛头,却是哈迪曼专门给阮久定制的巨型巫毒娃娃。凡是没有经过哈迪曼加持的人,长时间注视佛像之后都会产生幻觉,进而中巫术昏迷,就像是还魂尸一般。

    阮久等下便是想将钱进等人制成还魂尸,操控着他们指证洪门,将洪门置之死地。

    “好!有了这五人,那就不急着反击了,最好能够等到警察到来!咱们一个好端端的修车厂竟然遭遇不明分子袭击,这件事可得找警察说道说道。”阮久得意洋洋的坐回座位,道。

    外边的空降兵却是还不知道钱进五人已经被擒,只是依旧执行既定计划,佯攻正面帮助钱进吸引火力。

    而此时,格林街道十字路口。

    庄重发动的挂壁天井杀局依然召唤着落雷,对阮哲进行着尾随攻击。

    气的阮哲哇哇大叫,却就是无法摆脱落雷,头顶上一大块乌云,看样子一时半会也不可能散掉。难不成阮哲今天就要被雷电劈死在这里?

    即便死,也得让庄重陪葬!

    阮哲眼中闪过一抹凶光,看向了庄重。

    接着却讶然发现,庄重所在的位置也在乌云笼罩范围内,为何却没有雷电攻击他?难不成这雷电还会认人?

    绝对不可能,除非……庄重那个位置是阵眼!

    对华夏文化颇有研究的阮哲,瞬间就猜出了原因。只见他身形一转,犹如一只大蜘蛛,四肢滑动往庄重这边奔来。

    庄重原本还高兴的得意忘形,现在却傻了眼。

    阮哲怎么朝着自己来了?妈蛋他要做什么?更要命的是自己还不能离开这个位置啊,一旦离开自己也会遭受雷电的无差别攻击。

    庄重可不是阮哲,没有阮哲那种强悍的身手可以顶住雷电。怕是没几下庄重就会被劈掉一层皮。

    所以庄重一下子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这个本来是生门的阵眼,却是成了累赘,变成了庄重的死穴。

    “卧槽,卧槽……”庄重急得团团转,却是毫无办法。

    这一霎功夫,阮哲就已经奔到了井盖旁边,在他一踏入这个范围,就顿时感觉压力一轻,却是外面追着他的雷电终于停止,不再苍蝇逐臭般尾随而来了。

    果然,这里就是阵眼所在!

    阮哲想着,随即扭头看向坐在井盖上的庄重,露出一个笑容。

    那笑容,在庄重眼里是无比的可怕,就像是一个怪叔叔对着小萝莉会心一笑,有一种马上逞凶的快感在里面……

    “你……你别过来啊,不然我喊了!”庄重威胁着。

    而阮哲依旧笑着,缓缓走近。他知道庄重不敢离开这个范围,所以丝毫不着急。

    虽然不说话,阮哲的表情已经给了庄重答案,那就是“你喊啊,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庄重只觉心底一片凄凉,难道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了吗?

    没想到,这时忽然一个声音穿透重重云层,到了这里。

    “阮大爷,家里出事了!帮主说十万火急!让你务必赶回去!”却是阮哲留在外围的人说的。

    “出事了?你先回去,我马上就回!”阮哲眉头一皱,察觉不对。却是仍然不准备放过庄重,发生再大的事情也要将庄重先干掉再说。

    那人无奈,只能自己先回。这边的战斗他完全插不上手,这会功夫更是只见一团朦胧水气弥漫,连看都看不清楚了。

    呆在这里也是无益,反倒不如回去看看发生了什么。至于阮哲,他说随后就到就肯定随后就到。就凭眼前这小子,却是绝对杀不了阮哲。

    “你家里好像出事了哦,还不赶紧回去看看?要不咱们今天先这样,改天约个时间再切磋好不好?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庄重冲阮哲拱拱手,爬起身就要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