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44.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九十三章 隐藏的杀手

第八百九十三章 隐藏的杀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而阮哲却冷笑一声,身形闪动,拦在了庄重的身前。

    庄重一看阮哲这架势,哭了:“大哥,咱们不是说好了改日再打吗?你看你有急事,我也有急事。就不能相互行个方便吗?”

    “不用装了。一定是你在背后捣鬼对不对?你故意把我引出来恐怕也是为了在背后搞事吧?没关系,既然这样我就满足你的愿望。我不回去,给你搞事的时间。不过,你却惨了。”阮哲静静道。

    一下识破了庄重的诡计。

    见全都被阮哲猜出来,庄重这才恢复正常神色,道:“你都猜到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来吧。咱们谁都不耍花招,看看到底是境界决定一切,还是实力决定一切!”

    庄重顿时浑身上下腾起熊熊战意,看向阮哲。

    阮哲点点头:“这才像个样子。不过我认为,境界决定实力,实力决定生死。”

    潜藏的意思很明显了,便是庄重十死无生,无论是境界还是实力,都必死。

    说完,阮哲根本不给庄重反唇相讥的机会,摇身一动,扑向庄重。

    而庄重则满面杀气,也是向着阮哲扑杀过去。

    在即将跟阮哲接触的刹那,猛的腰肢一摆,好像一株杨柳,瞬间变得柔若无骨,缠向阮哲身体。

    阮哲眼睛眯起,道一声:“活杀自在?好功夫!可惜遇见了我!”

    只见他任由庄重缠绕上身,在庄重即将用身体发出缠丝劲,对阮哲进行勒压的时候,忽然身体化成了一个肉团。整个人都矮了几寸,远远看过去真的就像是一个没有骨头的肉团一般,而且全身的肉被庄重勒的溢出来,如同橡皮泥,越变越长,越变越长。最后竟然滑出了庄重的缠绕,好端端站在了庄重一侧。

    这可让庄重大吃一惊,没想到阮哲的柔术如此厉害。

    “雕虫小技,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活杀自在!”阮哲轻蔑的说着,然后黏向庄重。

    活杀自在,其实是东洋武术界对于柔术的另一种称呼。

    在古时,随着东洋柔术招式的收集,技术的整理,实战的研练及流派的产生,由徒手格斗最初的拧手腕、扭关节、倒身摔等招式,又发展出了专门的投技、固技、缔技、逆技、当身技。包括了拳打、脚踢、摔投、擒拿、绞压在内的多种杀人技法,另外还有与柔术杀法相对应的活法(柔术救治法)及附属于柔术体系中推拿按摩的整骨术。

    能杀人,又能救人,是古代柔术高手追究的境界。所以古流柔术都讲究“活杀自在”,后来有的流派干脆柔术称之为“活杀自在术”,意即既能以柔术技巧伤人,亦能以柔术技法活人救人。

    阮哲跟庄重使用的便都是那种古流派的柔术,杀法狠辣,极为阴毒。

    不过庄重的柔术却不是阮哲口中的活杀自在,而是从东洋柔术之祖陈元赟后人那里学来的古华夏柔术。

    陈元赟是明朝人,于公元1619年赴日。在江户国昌寺传授拳法及大明擒人之术,其弟子福野七郎右卫门正胜在此基础上创出福野流。后福野流三代弟子寺田正重根据师传创立了起倒流柔术,如今屹立于日本东京的《起倒流拳法碑》上便明确写道:“拳法之有传也,自投化明人陈元赟而始。”陈元赟自此也被称为“日本柔道之祖”。

    因为这一层的传承关系,所以阮哲误将庄重的古柔术认成了活杀自在。不过说实话这样称呼也没错,因为从本源上讲都是一门功夫。

    阮哲用的是跟庄重刚才一模一样的招式,都是腰肢软绵绵,好似随风倒的柳枝,要缠绕住游人的身体。

    但是同样的招式在阮哲手下施展出来,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意境。

    只说这一个柔字,就比庄重多了一分水的意味,瞬间就贴上了庄重。

    庄重明明知道这一招会缠绕哪个部位,却发现无论怎么躲闪都无法躲开,只觉全身一痛,却是被阮哲给缠绕住了。

    “我早说了,境界决定实力,同样的招式,你伤不了我,但是我会让你死!”阮哲轻飘飘在庄重耳旁说道。

    庄重有心反驳,却是根本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缠绕在身上的阮哲,就像是一条巨蟒,一点点收缩着身体,把庄重箍的喘不上气来。

    咔嚓!

    只听一声脆响,却是庄重的一根肋骨被阮哲勒断,庄重倒吸一口冷气,直入骨髓的痛楚让他面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滚下。

    阮哲却仍然在徐徐发动着力量,要将庄重的骨头都绞碎才会让庄重痛快去死。

    庄重本想用暗劲喷掉阮哲,只可惜他面对的是一个境界远远高于自己的对手。暗劲还没喷发,就被阮哲化解掉了,无从发力。

    似乎,等待庄重的只有死亡了。

    “罗刹,起!”庄重蓦然大喊一声,只听铮一声,只见一道流光从庄重怀里飞出,斜刺向阮哲脑袋。

    “哼,等它多时了!”阮哲冷哼一声,似乎早已经知道庄重会用这一招。

    只见他身体在庄重身上滑动,藏身到了庄重背后,这一滑动,却是还加了一分力道,登时庄重身上又响起一声断骨声,又一根肋骨被勒断。

    而罗刹则刺空,划出一道火光。

    “上次吃过它的亏,你以为同样的亏我会吃两次?”阮哲冷声道。

    上次阮哲追杀庄重的时候,庄重曾用罗刹暗算了阮哲。阮哲却是记住了,早就在提防庄重的这件法器了。

    “那你以为我真的是想用它杀你?”庄重也用同样的语气反问道。

    接着便见他身形瞬间缩小,一下就从阮哲的禁锢中脱离了出来。

    刚才庄重召唤出罗刹,却是只为了分散阮哲的注意力,好让自己有机会脱身。不然全神贯注下的阮哲,是根本不可能让庄重这样缩身脱离的。他会察觉到庄重肌肉的每一分变化,在庄重肌肉动作的时候提前阻止。

    “论起战斗智商,你是我见过最高的一人。不过这也更加让我坚定了杀掉你的决心。你的存在,会让其他国家的武术黯淡无光。对武术界,对人类,都不是好事。”阮哲叹口气,鬼魅般的一闪,又到了庄重的身旁。

    而这次,阮哲似乎不准备跟庄重磨蹭了,周身隐隐散发出一股凌厉的血气,血气浓郁的几乎溢出体外,在体表毛孔处跳跃着,形成一道长长的血线。

    庄重看见这道血线,几乎是高喊出声:“阴形?你竟然也会阴形?!”

    随后,庄重就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道:“我明白了,你是千溟山的徒弟!你竟然是千溟山的徒弟!”

    太阴炼形,庄重只在千溟山一人身上见到过。而现在却在阮哲的身上见到了。那就只有一种答案,阮哲是千溟山的徒弟!

    “你竟然知道我师父?那更加容不得你了!”阮哲眼中射出一抹杀意,毛孔出跳跃的血线更加明显,刷的一下就扑向庄重。

    不同于千溟山的阴形,阮哲的阴形不是用煞气炼成的,他应该还没有千溟山那般丧心病狂。他的阴形是体内血气外溢形成的,所以威力上跟千溟山差了不少。

    但是对庄重来说,已经没差别了。无论是千溟山还是阮哲,他都打不过。也许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千溟山一根手指就能碾死庄重,而阮哲还得费些力气。

    噗!

    又是一招活杀自在,阮哲再次缠绕住了庄重。庄重就像是木头人,根本不躲,也躲不开。

    阮哲身上的血线一接触到庄重身体,就在庄重体表留下一道疤痕,好似硫酸一般腐蚀着庄重的肌肉。

    那种强烈的痛楚,让庄重痛呼出声,颤抖连连。

    庄重终于知道了阴形是什么滋味,那种滋味庄重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或许,真的不会再尝试到了,因为庄重马上就要死了。

    咔嚓咔嚓,又是两根肋骨被箍断,阴形血线就像是钢丝锯,深深勒进庄重的身体里,血流如注。

    “永别了。”阮哲在庄重耳边轻轻呢喃,准备发动最后一击,送庄重归西。

    而庄重绝望的眼中闪过一抹不经意的红光,一闪即逝,没有被阮哲察觉。

    格林大街街头的一栋民居里,一个全身簌簌发抖的女孩子,正趴在窗台看着窗外发生的一切。

    她的脸上全都是泪水跟恐惧,整个人都被抽空了力气,只能借助窗台才能保持住身姿。

    在她的怀里,抱着一杆大狙击枪,枪身的造型有些特别,架设在窗台之上。枪口闪烁着微微的光芒,随着女孩的颤栗而不停的颤动。

    女孩死死盯着十字路口缠斗的庄重跟阮哲,当她看见庄重被阮哲缠住,全身血流如注的时候,不禁小脸上闪过痛苦的神色,泪水流的更加快了。

    她想要冲出去,想要上去帮忙。但是她知道她不能。

    她不会武功,也从未杀过人。更加不敢想象自己杀人的模样。

    咔嚓,那是远处传来的声音。女孩知道,庄重的肋骨又被绞断了一根,那种剧烈的痛楚似乎传染到了女孩身上,让她情不自禁跟着一颤,一股恐惧从骨子里蔓延开来。

    可是即便如此,女孩仍旧死死抱着那把造型奇特的大狙,任由泪水遮挡了视线也不肯抬起手擦一下。

    透过那把大狙的狙击镜,可以更加清晰看见缠斗的庄重跟阮哲,甚至连庄重痛入骨髓的表情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庄……大哥……”女孩绝望的喊了一声,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要冲出去帮助庄重。

    好在她记起了庄重的话,“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要出来!”

    忽然,狙击镜里闪烁起一抹红光,红光就像是全息瞄准镜里的电子光标,跳跃在阮哲脑袋左侧一厘米的虚空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