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45.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九十四章 狙杀

第八百九十四章 狙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那是?”女孩子一愣,随即脸上闪过一抹激动的神色。

    漫长的等待,无尽的煎熬,血与泪的交流,全都是为了等待这一刻!

    女孩子挺了挺胸膛,将长长的狙击枪固定结实,眼睛死死盯住狙击镜里的那抹光点,闭上了眼睛。

    “微微,这次设计阮哲其实我没有太大的把握。但是我不能不做,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不止洪门有难,整个美国的华人武术界都会遭难。我没有跟你爷爷说实话,我的目的不是拖住阮哲,而是要他死!”

    “但是,我不是他的对手,境界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需要一个人来协助我。这个人不能会武功,也不能有杀意。只有这样才能不被阮哲强大的精神力察觉,才可以在某个瞬间抓住机会狙杀他。所以,微微,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你从没杀过人,你也一直保持着一颗善良之心,你隐藏在暗处,阮哲是绝对不会察觉到你的存在的。”

    “这把枪叫做长风之击,是一把灵能狙击枪。我已经将一发灵能弹充进了狙击枪里。而且用符箓暂时改变了使用这把枪的条件,让普通人也能使用。我会先缠住阮哲,在某个时刻给出狙击的信号。你通过长风之击的狙击镜就能发现。在我给出信号之前,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也不要试图做什么。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就要时刻保持狙击状态,等待机会出现。而如果我死了……你就直接走人,绝对不能为我报仇!知道吗?!”

    赵微微脑海中不由回想起当初庄重对她说的话。

    说这话之时的庄重,严肃、郑重,没有了一点平时的温和与洒脱。就像是在交待临终遗言,赵微微知道,此行庄重已经堵上了自己一切。

    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赵微微似乎懂,又似乎不懂……

    正如庄重所说,尽管在开始时候庄重占据了一定的优势,却都被阮哲一一化解。

    庄重就像是游戏里的boss,虽然设置了重重障碍,让阮哲这个高端玩家感受到了压力,但是终究还是抵不住频繁的冲击。当关卡用尽,boss便没了依仗,只能被高玩们蹂躏了。

    庄重在阮哲的手里从没走过五招以上,最后的肉搏战更是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赵微微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记在心中。她不停警告自己不要妄动,但是又忍不住要将扳机扣下。

    好在她还记得庄重临行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子弹只有一发,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浪费机会。不然你就不是在救我,而是在杀我。”

    话说得很不好听,赵微微当时还撅着嘴想自己怎么会杀庄大哥呢?真是讨厌。

    现在她才明白过来,庄重说的没错。如果一发子弹没能狙杀阮哲,那么庄重必死无疑。

    这本来就是一场不公平的较量,弱势的一方必须堵上所有一切。包括善良与同情。

    赵微微很庆幸自己控制住了,尽管一直在流泪,但是她的手还是稳定的。

    红光乍现,信号发出。

    就像是《神雕侠侣》里面杨过指点张君宝,在张君宝对手的后背穴位上悄悄做下了记号。张君宝靠着杨过的指点击败了对手。

    而今天赵微微也要靠着庄重的记号狙杀阮哲。

    “长风之击,去吧!”赵微微默默在心底念了一句,然后扣动了扳机。

    只听一声轻微的爆鸣,就像是某个家用电器启动的电流声,夹杂在居民楼里根本无法让人分辨。

    一抹青色光芒从长风之击的枪口点亮,接着遁入虚空,消失在赵微微的视野里。

    及至扳机扣下,赵微微的手才开始莫名颤抖起来,无法控制。扑通,赵微微跌倒在地,眼睛却执拗的看着窗外。

    她要看到子弹穿透阮哲的那一瞬间,那是对自己勇气的肯定。

    此刻阮哲正攀附在庄重身上,就像是一棵爬山虎,阴形血线将庄重**切割的遍布伤痕,渗出的血液被血线瞬间蒸发,两人周身都被腾腾的血气笼罩。

    咔嚓一声,挂壁天井吸引来的雷云终于按捺不住,开始了暴烈的发泄。一声落地滚雷响过,就见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了下来,将这一块区域变成了汪洋。

    而两百米外的地方,却晴好如初,还能看见点点繁星。

    这种异样的天气也让许多人好奇不解,不敢靠近。

    “tambiet。”阮哲徐徐吐出一口气,将最后一道力量施加过来,这一次的绞杀之后,血线就能切入庄重的脏腑,直接击碎他的内脏。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庄重了。

    他说的那个词语却是越南语中的“再见”,阮哲用这种方式来宣告庄重的死亡,死亡在越武道手下。

    “没错,再见。”

    阮哲话音刚落,却见本来奄奄一息的庄重忽然眼睛变得异常明亮,也说出一句话。

    一样的意思,不一样的语言。

    庄重疯了还是在向生命告别?听说人死的时候都会有回光返照,阮哲杀了不少人却从未见过,似乎今天真的见到了。

    这么明亮的眼睛,隐藏着浓郁的生机,还真是回光返照那,跟死亡形成的对比是如此强烈。

    只是可惜,对于生存毫无裨益……

    阴形血线随着阮哲发力变得更加浓郁,好似腾起的指长火焰,往庄重身体里钻着。

    眼看庄重就要被血线切成几半,这时候阮哲忽然耳朵一动,一种直逼心灵的莫大危机感袭上心头,这种感觉他平生从未遇见过。如此的强烈,几乎让他心灵凝滞。

    “不好!”阮哲几乎在瞬间就做出了反应动作,身体一转,要整个人调转方向,用庄重的身体做盾牌抵挡未知的危险。

    但是却晚了。

    他身体才动了一下,就见庄重忽然爆喝一声,整个身体像是冲了气,一下涨大数分,将阮哲的行动给限制住了。

    而庄重双手被阮哲限制住无法移动,他竟然大嘴一张,狠狠的咬住了阮哲的耳朵。

    “啊!”阮哲大叫一声,耳朵上传来的拉扯力让他一痛,右手滑动,就像是攻击的眼镜蛇,砸向庄重的面颊。

    这下可以直接将庄重面颊击碎,下颌骨都击掉,变成半边脸怪人。

    而庄重就像是完全没有察觉一样,任由阮哲拳头袭来,牙关却是紧咬,不放松一点。比当前的泰森还要执着。

    当年泰森是为了胜利,而庄重是为了活命。

    砰!

    一朵青色光华绽放在空中,就像是从虚空中而来,蓦然就出现在了阮哲眼前。

    阮哲大骇,他终于知道心底那丝危机感从何而来了。

    就是这抹光华!

    里面传来的强大能量,可以将他脑袋轰碎!

    阮哲要躲避,可是耳朵被庄重咬着,根本就无法移动分毫。除非他的拳头能够快过子弹,提前将庄重的脸颊击碎。

    想着,阮哲的拳头不由又快了几分,要抢在子弹之前把耳朵解放出来。

    终于,阮哲心中一喜,他的拳头已经触摸到了庄重的肌肉,只要暗劲吞吐,就能躲过此劫了!

    然而,只听噗一声,青色光华炸开一个尾焰,陡然一个加速竟然也提高了速度击来,强烈的光华映射在阮哲的眼中,将这一幕定格成他最后一幕记忆。

    轰!

    光华跟脑浆飞散,灵能弹提前一步穿进阮哲的脑袋爆炸开来。阮哲半个头盖骨被掀开,碎成骨渣。

    庄重没有变成半脸怪人,阮哲却变成了。

    阮哲的拳头究竟还是慢了,在堪堪到达庄重脸颊的位置静止住,暗劲还没来得及喷发出来,就没了后续力量。

    而阮哲四散的血液跟脑浆,登时将庄重喷的满头满脸都是,情景极为恐怖。

    好在正是大雨天,雨线垂落迅速将庄重冲洗干净,只剩下一地的红白之物随着雨水流向下水道。

    “成……成功了……”藏在民居里的赵微微看着子弹成功爆开,正好在之前阮哲左侧一厘米处。正是阮哲对于危机的反应,促使他挪动了这一厘米,自己撞上了灵能弹的飞行路线。

    而这个提前量,却是庄重启动了风水眼之后计算出来的,风水眼识别要害的能力正合适用在这种地方。

    “庄大哥,得救了……”赵微微喜极而泣,本来趴在窗台上的小小身体,缓缓从窗台滑落,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却是因为精神透支直接昏迷过去了。

    “妈的,真是在玩心跳啊,差点就挂了!”庄重心有余悸的骂道。

    身体一抖,将兀自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阮哲抖落,就像是一条死蛇落地,瘫成一堆烂泥。

    庄重脱下衣服,擦了擦身上的血液。阴形血线切割出的伤口极深,尽管被雨水冲刷掉了不少血液,仍然往外汩汩流着血。

    庄重快速在身上几处大穴按压几下,暂时延缓了血液流淌的速度。

    然后脚尖挑起阮哲的尸体,单手提着往赵微微藏身的民居而去。

    “微微,微微!”庄重见赵微微昏倒在地,大惊失色,赶紧喊道。

    好在赵微微很快醒转,看见庄重后,露出一个笑容却是随即哭了起来。

    “微微别哭,今天你又救了庄大哥一次,庄大哥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了。谢谢,谢谢……”庄重将赵微微搂进怀里,轻轻拍着她后背,安慰道。

    “庄大哥,我好害怕,好害怕你被那人杀死……”赵微微伏在庄重肩膀上啜泣着,道。

    “好了,庄大哥不是没事吗?那人已经被你狙杀了。尸体我都带过来了,你要不要看一眼?”庄重道。

    一听见阮哲的尸体就在身边,登时吓得赵微微一个激灵,尖叫一声就往庄重身后躲去:“拿走,拿走……”

    庄重一笑,这一吓唬赵微微却是没了之前那种精神上的压抑,算是缓过来了。

    “别怕别怕,我拿走。你能走吗现在?”庄重道。

    “能。”赵微微点点头。

    “那你先回酒店,把长风之击给我,我得去越南帮本部看看,钱进那几个家伙别出了什么意外。”庄重不放心的说着,将长风之击端起,准备去越南帮本部。

    赵微微看着庄重身上的伤口,担忧的道:“庄大哥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是不要去了。”

    庄重摇摇头:“我就去看一眼,如果他们没事我自然就撤。如果他们有事我却是必须要去的,他们是我带来美国的,我不想他们有一个人在这里出事。”

    说完,庄重揉揉赵微微的脑袋,推开门走了出去。

    门口停放着一辆庄重骑来的摩托车,跨上摩托,庄重风驰电掣般往越南帮本部而去。

    身上断裂的几根肋骨随着摩托的颠簸产生剧痛,让庄重额头流下一滴滴冷汗。可是庄重咬着牙毫不理会,仍然全速驾驶着摩托车。

    因为他总觉得,钱进等人好像出事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