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46.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九十五章 硝烟

第八百九十五章 硝烟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不是庄重在胡思乱想,而是确确实实有这种感觉。

    而且按照道理,这都过去十多分钟了,那边应该也差不多得手了。

    庄重等人制定的烽火龙城计划里,可是第一步就选择了调虎离山,将越南帮最大的威胁阮哲调走,还故意引发冲突,调走了越南帮不少马仔。越南帮本部的防御力量应该不强,十多分钟实施一个斩首行动,时间上完全足够。

    可是到现在庄重都没收到成功的信号,很明显事情出现了变故。

    庄重选择的这个地点距离越南帮不远不近,骑着摩托车全都抄近路,五分钟却是足够。

    当庄重将轰响的摩托开进越南帮本部后,立即就察觉不对了。

    因为远处代表着越南帮核心的那栋四层小楼,仍旧灯火通明,而在小楼外围一些个人影闪动,似乎就是钱进那批空降兵。

    看来他们没能攻坚成功,将这栋碉堡一样的小楼拿下来。

    而更加要命的是,庄重在来的路上就已经看到了闪烁的警灯,似乎是邻近的警局发现了问题,已经出动警车了。

    “怎么回事?”庄重吱一下刹住摩托车,问道。

    “钱进被抓了!”竹子一见是庄重,赶紧说道。

    “被抓了?怎么会被抓?”庄重愕然,万万没想到身手相当好的钱进竟然会被抓。

    “我们也不清楚。之前他跟四个队员趁着停电突袭小楼,本来已经成功侵入了,我们都收到了他们传出的成功信号。谁知道紧接着就发生了变故,信号消失,里面也再也没了动静。”竹子道。

    庄重眉头一皱,如此看来,似乎钱进五人似乎是真的出事了。

    “掩护我,我进去看看!”庄重二话不说,端起长风之击就要进去。

    竹子看着庄重身上的累累伤痕,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传来,道:“可是你身上……”

    “不碍事!掩护我!”庄重说着,忽然发动摩托车,只听轰隆一声,摩托像是离弦的箭冲了出去,在地面扬起一片尘土冲向小楼。

    竹子等人无奈,当即加强了火力,帮助庄重压制对面。

    嗡嗡,轮胎跟地面摩擦发出令人心跳加速的声音,几十米的距离一下子就被越过,在即将撞上小楼墙壁的时候,庄重陡然将车把一提,摩托轮胎沿着墙壁侧身行驶,斜刺里冲向墙壁高处。

    在到达三层楼位置的时候终于失去重心,往下摔落。而庄重已经跳起,一把攀住了窗台。

    接着就像是灵巧的狸猫闪身进了窗内。

    竹子看着庄重这似乎特技一般的表演,瞠目结舌。两者一比较,似乎庄重才是特种兵,而他们不过是一群只知道拿枪杀人的新兵蛋子。

    进入小楼之后,庄重放眼望去,只见满地的尸体。显然这一层的敌人已经被钱进五人杀光了,地上全都是尸体以及掉落的枪支。

    庄重随手捡起一把ak,双手各持一把枪,谨慎的往前走去。

    长风之击只能容纳四发子弹,已经被赵微微用了一发,还剩三发,却是只能用在刀刃上。而之前庄重告诉赵微微只有一发子弹,却是故意给她施加压力,免得赵微微不到时机就开枪。庄重这么惜命的人怎么敢真的只装一发子弹?万一赵微微真的一枪击不中,惯性之下她肯定还会连续扣动扳机击发的,第二发第三发子弹就有可能救庄重一命。

    狡猾如庄重,却是连赵微微都坑了一把。

    忍着身上的剧痛,庄重硬憋着一口气,这口浊气已经在庄重胸中憋了很久了。一旦这口气泻出去,庄重就有可能承受不住痛感,昏迷过去。

    这是内家拳里常用的一种吐息之法,类似于自我麻痹,对痛感进行一种短暂的麻痹。

    三楼,没人,二楼,还是没人。

    所过之处全都是尸体,每个人身上都连中数枪,枪枪要害,可见钱进这个五人小组的犀利。恐怕这次如果不是因为洪门危机,部队方面绝对不会放走这批人的。且不说这批人能力超强部队上不忍心放走,就是真的忍心让他们退役,对于社会也有一定威胁。他们可是只知道杀人不知道生活的机器。

    如此厉害的五人小组,按理说不应该遇到什么抵抗导致全军覆没啊,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难道阮久在底下一层埋伏了大量的枪手,钱进五人一进入一层就被射杀了?

    不可能。庄重随即就否定了这种可能。如果阮久真的有这么多人手,他肯定早就派人将二三层的窗户重新把守上了,庄重进来的时候连一个人都没有,说明阮久手下已经没多少人了。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庄重想不明白,所以蹑手蹑脚走的极为缓慢,同时也悄无声息。

    当庄重到达一层楼梯转角后,就看见了并排躺在地上的钱进五人。五人被铐在一起,身上没有伤口,似乎没有受伤。只是双目紧闭,好像昏过去了一样。

    而庄重随后一抬头,看见了矗立在大厅里的那个一念佛魔雕塑。

    “怪不得!原来是哈迪曼那个王八蛋搞的鬼!一念佛魔?佛像做的不错,只可惜没用到正道上!”庄重恨得牙根痒痒。

    只怪自己当初没把哈迪曼那老小子给揍成半身不遂,竟然还有力气在这里捣鬼。

    “随?”这时候,却听哈迪曼漏风的嘴大叫一声,竟然发现了庄重的存在。

    没办法,庄重受伤太重,逃过一般人的耳目还行,想要逃过一个巫师就有些难了。他们这类人对于血气的感应实在太敏锐了。

    “不许动!”

    哒哒哒,庄重随手就是一梭子子弹扫出去,将几个试图冲过来的人扫倒在地。

    顿时所有人都不敢动了,阮久跟哈迪曼更是比谁都快,一下趴在了桌子底下,屁股朝上,活像两只钻头不顾腚的鸵鸟。

    “好汉饶命,我有钱,我可以给你钱!一个亿好不好?”阮久却是故技重施,准备再坑庄重一把了。

    同时在心中暗骂阮哲怎么还没回来?自己留下的这点人都快打光了,总不能每次都这样坑人吧?

    不过当他听见远处传来的警笛声后,却是心中一喜。妈蛋,他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热切期盼警察的到来。

    既然警察马上要来了,那就没事了。只要解决眼前这人就行。

    “我真的有钱,只要你饶我一命!一个亿美金,就藏在那佛像里面!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己验证!”阮久用诚恳无比的语气说着。

    用了上次坑钱进五人的经验,阮久这话说的熟练无比,甚至还加上了一点个人的情绪感悟,用来提升自己的演技。

    听着那真的不能再真的语气,阮久忍不住就想对自己说声“perfect”。

    “钱?一个亿?美金吗?”庄重故意装出不知道底细的模样,问道。

    “没错,就是美金!你放过我,全都是你的!”阮久连忙道。

    “那好,成交!我去拿钱,你们谁都不许动,敢动一下就打死你们!”庄重端着两把枪,缓缓走出来,恶狠狠说道。

    “不动,不动。我们越南帮最讲信誉了,说不动就不动。”阮久说完这话觉得脸上一热,这谎撒的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好,我信你一次。”

    而眼前这家伙似乎涉世未深,竟然选择了相信阮久。一下子让阮久怀疑现在越南帮是不是真的名声变好了。

    “是这个佛像吗?这模样怎么这么奇怪?我看看,机关在哪里,怎么打开它?”庄重装模作样来到佛像面前,道。

    “哦,就在佛像鼻子下面,有一个按钮,你仔细找找。”阮久故意诱使庄重多看看佛像。

    果然,庄重闻言真的对着佛像看了起来,还十分的认真,看得目不转睛。

    “你骗我,哪里有什么……机关了……”

    噗通,庄重栽倒在地,就像是一具还魂尸,再无动静。

    “哈哈哈哈,王八蛋,还想要老子的钱?也不看看你那五个同伙是怎么倒下的!来人,把这个家伙给我绑起来。哈迪曼大师,可以出来了。有我在,不要怕!我阮久可是久经阵仗,什么大风大浪没……”

    砰!

    阮久还在吹嘘着自己的功绩,忽然张大了嘴巴,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前方,下一秒就轰然倒地,没了呼吸。

    一颗子弹正从他的嘴巴穿过,击碎了他的后脑勺。

    而之前明明已经昏倒的庄重,竟然从地上坐了起来,手里的枪口还冒着一抹硝烟。

    啪啪啪啪啪,连续五个耳光,庄重甩在旁边钱进五人脸上。

    “醒醒,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让众人震惊的是,庄重这随手五个耳光,还真将钱进五人给打醒了。

    一旁目瞪口呆的哈迪曼大师终于认出来了,眼前这个一身血污遍布伤痕的家伙是谁。

    “咯吱,咯吱”,哈迪曼大师将本来就剩的不多的牙齿咬得作响。

    屈辱,那天的屈辱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是对伟大巫毒巫师的不敬与羞辱!

    哈迪曼身体颤抖着,只觉心中的愤怒要将自己燃烧,如果此时自己手里有把刀,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跟那个恶魔搏命。

    但是,他手里没有。

    所以哈迪曼大师原谅了自己的一时退让,转身就溜。

    “咦,这不是哈迪曼大师吗?别走啊,来,叙叙旧。”庄重早就盯着哈迪曼呢,见哈迪曼想溜,随即道。

    哈迪曼浑身一颤,恶魔在呼唤自己,不能答应,千万不能答应。不然灵魂就会被吸走的!

    哈迪曼一声不吭,就像是一个倔强的孩子。有种你打死我,打不死我我就不说话!

    “咦?不说话?看来你是认为咱们没有共同语言了。那好吧,我就送你去一个有共同语言的地方吧。你的老朋友阮哲在那里等你。”庄重道。

    “什么?阮哲死了?”哈迪曼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你觉得呢?他如果不死,我能活着出现在这里?”庄重竟然顺手从死尸身上摸过一支烟,点燃,放进嘴里。

    强烈的尼古丁气息迅速弥漫,让庄重干咳不止。第一次吸烟的庄重根本无法适应这种呛人的味道。

    不过,还好,吸烟真的可以让人暂时忘记痛苦,无论是**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起码庄重因为内息泄掉而剧痛不止的身体,已经缓解了不少。

    从抽髓般的痛苦减弱成了剜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