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50.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九十七章 炸弹杰克

第八百九十七章 炸弹杰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庄重先生是在这里吗?”

    “你是谁?”

    “我是他的一个朋友,特地来看望他的。他是在这个房间吧?我进去看看他。”

    “哎,你这个人,先登记!”

    门外传来的一段对话,将庄重从某些不健康的幻想中惊醒。

    这里虽然是一个私人医院,但是规模也不算小,平时也是有护士值勤的。门外的对话应该就是某个人跟护士小姐的对话。

    但庄重却听不出那个声音是谁,似乎自己根本不认识那人。

    正疑惑间,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接着走进来一个华夏面孔。

    “谁?”庄重谨慎的问道。

    那人微微一笑,将手里捧着的鲜花放在了庄重的床头柜上,说:“您就是庄重先生吧?这是你一位朋友托我送来的。他说他不方便过来,所以让我代为转送。看样子你恢复的很不错,相信我将这个消息转告给你那位朋友后,他也会很高兴的。再见。”

    一束花,一句话。然后转身走人。

    庄重愕然看着那离去的背影,有些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庄重在美国哪里有什么朋友?而且还不方便露面?

    庄重细想一番,根本就无法想到一个符合的人。

    “看我笨的,也许鲜花里有名片呢。”庄重自言自语一句,接着伸手拿起鲜花。

    鲜花是常见的康乃馨,最为适合送给病人的一种鲜花。

    纤细青翠的花枝,层叠而紧致的花朵,花瓣紧紧依偎在一起,就像是给人以安慰的怀抱。整个花束被特意做成了一个心形,配合着烫金的妆点彩带,显得异常雍容富丽,高雅别致。

    庄重深吸一口气,那诱人的浓郁香气甜醇幽雅,使人目迷心醉。

    “这一定是一个美女送我的。她因为暗恋我而选择了这种方式。暗恋,多么美好而羞涩的词汇!不过也真是的,她为什么就不敢亲自来一趟呢?难道她不知道我这人很博爱吗?”庄重陶醉在花香中,胡思乱想道。

    耳旁仿佛传来少女的心跳声,滴答滴答,让人情不自禁为之感动。这是暗恋的心跳,这是少女的温柔!

    “不对!”庄重正意淫到极致处,忽然一个激灵醒悟过来。

    因为这滴答滴答的声音真的存在!不是庄重幻想出来的!

    这里没有时钟,只有一个电子钟。电子钟怎么能发出滴答的声音呢?那么声音从何而来?

    庄重几乎连想都没想,就知道了问题所在。左手一扬手中的花束,同时身体急速往床下滚去。就像是一只大壁虎,贴着床板就滑到了床底下。

    而被庄重扔出去的花束还没越过窗户,就轰然一声爆炸。

    无数花瓣被炸得七零八落,霎时铺满整个房间。恍若下了一场花雨,只不过这场花雨的破坏力有些惊人。

    不止整个病房的设施都被爆炸的气浪震坏,就连庄重藏身的床铺都被冲击出一个大洞。

    而簌簌掉落的木屑大洞距离庄重的脑袋只有不到二十厘米。

    也就是说,刚才庄重只要再晚上那么半秒钟,庄重现在已经去陪伴阮哲了。

    “什么事?”这时候,外面的护士也听到了爆炸声,慌里慌张的冲了进来。

    一进来,她就看到了从床底下爬出来的庄重。

    “刚才那个送花的人呢?”庄重眼中闪动着一股令人恐惧的气息,问道。

    小护士被吓得一哆嗦,随即指着门外:“走……走了……”

    庄重眼睛一眯,冷哼一声:“走?哪有这么容易!”

    说完竟然直接从四楼窗户一跃而下。

    这顿时又把小护士吓到了:“天,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好!”

    可是她话还没说完,庄重已然不见了踪影。仿佛刚才跳下去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只大花猫一样。没有丁点的声音传来,人就不见了。

    “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什么了?”这时恰逢陈震虎跟陈斌前来探望庄重,两人进门之时看见昏倒在长椅上的值守洪门子弟,顿时知道事情不妙。

    肯定是有人将守护庄重的两个洪门子弟打晕,然后对庄重做了什么。

    “庄重呢?”陈震虎看见病房里的狼藉场景后,脸色一黑,问道。

    “跳……跳下去了……”小护士话都说不利索了。

    陈震虎赶忙去窗户旁边放眼一望,却见一个穿着白色病号服的人影正急速越过花丛、护栏往医院正门口跑去。

    那风一般的速度,矫健的身姿完全看不出有一点受伤的样子。

    “还好,没事。阿斌,走,我们下去!”陈震虎对阿斌说着,爷俩也是快速往医院大门口跑去。

    此时,医院门口那个给庄重送花的男子,正带着一个墨镜冷酷的看着四楼病房。

    当他看见一团火光跟花雨炸开后,不由嘴角现出一抹微笑。

    “如此简单的生意,还真是有点浪费我这天才般的大脑。愿逝者安息,阿门。”男子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然后拉开身旁的车门,准备走人。

    然而他刚刚发动起汽车来,忽然从倒车镜里看见一个穿着白色病号服的人狂奔而来。看那人的身形跟面孔,似乎就是自己刚才杀的那人!

    他竟然没有死?男子震惊的想到。既然如此,那就在这里让你死!

    男子忽然加速,车子猛然甩了一个头,冲着庄重就疾驰而去。

    他却是想要直接撞死庄重。

    而远方疾奔而来的庄重似乎完全不在意,丝毫没有放缓速度,仍然用最大速度往这边而来。

    男子不由在心底冷笑一声,逃过一劫还不赶紧藏起来,反而自己送上门。自寻死路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发动机轰鸣,汽车就像是失控一般,狠狠朝着庄重撞过去。

    “啊!要撞上人了!”

    医院外边一群人惊呼着,想要帮忙,却都无可奈何。这种车速下谁上去谁死,根本没法阻拦。

    如果超人在就好了,超人一定能够救出那个可怜的年轻人的!

    围观的人这么想着。

    接下来却发生了一幕让他们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事情。

    不是超人出现了,而是超人一直都在。

    只见那个年轻人在距离汽车数米的时候,忽然猛的往前一扑,就像是超人起飞的那个姿势。宽大的病号服在风中猎猎作响,犹如战役盎然的旌旗。年轻人的面孔在阳光下反射着自信的光辉,似乎连空气都被他驾驭,在帮助他御风而行。

    咣当!

    一声巨响,跳跃而起的年轻人重重落在了那辆汽车顶部,发出沉闷的声音。

    然后那年轻人就挥起拳头砸了下去,汽车甲板竟然被他砸的连续凹陷,当他砸到第五拳之后,只听咔嚓一声,汽车顶部甲板破开,顺带着震碎了车窗。

    “哇!”人们全都发出阵阵惊叹。

    简单优雅,暴力直接,他们从没想到过这两个词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这年轻人就像是超人跟绿巨人的结合体,彻底让他们迷醉了。

    车顶一被砸开,庄重就滑入了车子内部。仅仅容纳得下脑袋大小的窟窿,竟然被庄重钻了进来。

    而此时开车的男子正欲哭无泪的想着,以后再也不买日系车了,妈蛋这么薄的铁皮让人戳纸一样就戳破了,老子要投诉!

    不过他身为一个杀手,面对这种情况还是有些经验的。

    只见他随手将方向盘一打,车子狠狠撞向旁边一棵树。在安全带的防护下这种撞击不会对他造成影响,却是会对庄重造成致命影响。

    砰!车子撞在一棵大树上,驾驶位上的安全气囊迅速弹出,而庄重刚刚从车顶滑落进来,还没来得及坐稳,就身体迅速前倾,眼看就要栽在前玻璃上。

    “好!撞死这个山寨绿巨人!”杀手正要叫声好,忽然觉得脖子一紧。

    却见往前飞去的庄重一把就勒住了他的脖子,而庄重四肢就像是八爪章鱼缠绕住了他,直接把他当成了人肉防护垫。

    “呃,呃……”男子被勒的喘不上气来,手无力的伸向旁边,想要摸枪,没想到却见一只手提前拿到了枪,顶在了他的脑门上。

    “谁派你来的?”庄重冷声问道。

    语气中传出的冷冽,让人毫不怀疑稍有不满就会让他开枪。

    男子吓得浑身一哆嗦,接着道:“没……没人派我来,是我自己来的。”

    “自己来?你认识我?”

    “我是一个杀手,有人发布了这个任务,结果被我抢到了。所以我才来杀你,只要杀掉你就能拿到一百万美金。我已经半年多没开张了,天天躲在家里吃方便面,所以才想着找点事情做……”

    都不用庄重严刑拷打,男子就直接交待了。

    只是这话却没能让庄重完全相信。

    “杀手?就你这身手也能做杀手?你除了会玩几个炸弹还会做什么?”庄重轻蔑的道。

    而那男子听了庄重的话,顿时像是受了侮辱一般,梗着脖子道:“我为什么不能做杀手?谁说杀手就得要身手好了?我炸弹杰克的名字可不是吹得!这年头什么最值钱?是知识!知识,知道吗?你能利用身边的家居用品做出炸弹吗?你能最快速度解除定时炸弹的爆炸装置吗?你知道tnt的化学方程式是怎么写的吗?你知道c4为什么能够像口香糖一样随意捏合吗?”

    “……”庄重一瞬间竟然被问愣了,这些问题他还真的一个都不知道。

    于是庄重很勤学好问的问道:“为什么?”

    “放了我,我就教给你!”炸弹杰克得意洋洋的说道。

    啪,一个耳光打在了杰克的脸上,让杰克差点哭了。

    这是对文化的羞辱,这是对科学的不尊重!

    “我管你c4还是c5,反正没炸死我。那有什么用?”

    庄重这话说的简直让杰克无言以对。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人家就失手一次,却成了你否定人家一生的理由了。还能好好交流了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