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52.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九十八章 特工史密斯
    杰克愤怒的看着庄重,一句久久憋在心里的话脱口而出:“你敢再让我炸一次吗?”

    “……”

    庄重发现自己实在是小瞧这些文化银的脸皮了,不光有文化,不光懂科学,还tm脸皮厚。

    再让你炸一次?你当我傻还是残?

    啪,庄重一个耳光又抽在了杰克的脸上。

    “你以为这是玩游戏呢?就算是真的玩游戏,也得你炸我一次,然后我炸你一次才对啊。哪有你连续玩两次的?”

    “咦,好像是这样啊。”杰克听了庄重的话,忽然赞同的点了点头。

    庄重则直愣愣看着这个文化人,觉得这厮脑子是不是有坑?

    “好了,别废话。要么我杀了你,要么你给我找出幕后黑手。二选一,没有任何中间方案。我数三声,三声后是死是活全在你。”庄重不准备继续跟杰克胡扯,直接将子弹上膛,说道。

    听着子弹上膛的那一声,杰克心里一阵紧张,哭着一张脸道:“我去哪里给你找幕后黑手啊?这都是在网上发布的,就是一个中介网站。雇主用的都是匿名,根本不可能找到好吗?”

    “那我不管,快点,一,二……”

    庄重近乎无赖的回答,让杰克崩溃了。

    “三!时间到,看来你是准备舍生取义了,那我成全你。”庄重说着,就要扣动扳机。

    “stop!我找,我找!”生死关头杰克的脑子忽然灵光一闪了一下。

    自己可以先答应下来嘛,等到脱离了危险再反悔。爱谁找谁找去,反正自己不会去。

    杰克不禁为自己的机智暗暗点了一个赞。

    只可惜,这个科学怪才在为人处世方面实在脑子缺根弦,不然也不会半年多没接到过生意了。

    庄重一眼就看穿他的想法,随手就从病号服里摸出一个药丸,啪一下塞进了杰克的嘴里。

    “这是七日断命降头丹,七天后来找我汇报工作,我会给你解药。不然你就等死吧。”庄重说完,轻轻在杰克后背拍了一下,然后下车走人。

    在经过车门的时候,庄重忽然停步又道:“哦,刚才忘了跟你说了。也许你不相信这玩意,但是一分钟后我觉得你就会信了。”

    说完,庄重飘然而去。

    杰克傻傻的看着庄重远去的背影,还没从庄重的话里醒悟过来。

    降头丹?那是什么玩意?好像是东南亚地区的一种巫术。我可是信奉科学的人,那种玩意我才……我才……卧槽!

    杰克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猛然觉得肚子传来一阵剧痛,接着翻江倒海般往上面冲,哇一下直接吐了出来。

    而那种剧痛让他身体情不自禁颤抖,好像是在经受死亡一般。

    终于,数分钟后杰克停止了呕吐,他心有余悸的摸摸肚子,忽然眼中露出一抹绝望。

    上帝啊,你为什么总是要折磨可怜人?连方便面都要吃不起了,你还让他遭受这种折磨!降头丹,我艹你大爷!

    杰克跌跌撞撞的离去,他知道再不走,怕是要被人带到一个衣食无忧的地方了。就是可能会顺带着干点捡肥皂的活。

    果然,就在杰克离开后不久,两个巡逻警走了过来。

    “庄重,怎么样?抓到人了没?”陈震虎跟陈斌都是重伤初愈,所以速度有些慢,这时候才赶过来。

    “你们来了?抓到了,不过我又放走了。”庄重见是这父子俩,不由道。

    “放走了?怎么能放走呢?”陈震虎一听,顿时急了。发生这种事情已经让他觉得很内疚了,现如今杀手还被放走,无法追查下去,更加让他觉得对不起庄重了。

    “没事,一个小杀手而已。我唬他吃了一个药丸,让他帮我追查幕后黑手。料他也不敢怠慢。”庄重笑呵呵道。

    “杀手怎么能信任呢?哎,不过你觉得可能是谁派来杀你的?”陈震虎摇摇头,还在为庄重放走杀手而遗憾。

    “我在美国的敌人有限,也就是越南帮。不过阮久跟阮哲都被杀,越南帮已经没有了领头人物。所以应该不是他们。那么我还真不知道是谁要害我呢,也许是一个潜藏的敌人吧。”庄重道。

    “放心,这段时间我会加强戒备,再多派几个兄弟过来的。”陈震虎说。

    “不用了,我身体也恢复了一半了,剩下的那一半医院的药物对我也没太大作用,所以没必要再呆在医院了。我一会开个方子让阿斌帮我抓点药,我剩下的伤势却是得靠这个方子了。”庄重笑道。

    “也好,医院毕竟是公众场所,不方便派太多人来戒备。你直接回洪门住一段时间算了。”

    “好,等我回去收拾收拾就过去。”庄重点点头。

    医院那边却是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拿了,都在杰克的炸弹下灰飞烟灭了。倒是庄重所住的酒店里还放着许多东西。长风之击跟罗刹也都在庄重住院的时候被赵微微拿回了酒店。

    跟陈震虎父子俩分别,庄重回了酒店,屋子被收拾的纤尘不染,不像是服务员的作风。似乎是有人专门收拾的。

    除了赵微微应该没有别人了。

    庄重打开酒店提供的保险柜,取出了那几件法器,然后将随身带的一些衣物打包,准备离开酒店。

    这时候,却听酒店的门铃忽然响了。

    庄重以为是赵微微呢,兴致勃勃的去开门,结果门开后,却见门外站着一个蓝眼睛大鼻子的外国人。

    “你找谁?”庄重警惕的问道。

    经过杰克事件,庄重现在对于陌生人警惕的很。毕竟想要杀庄重的幕后黑手还不知道,谁晓得他会不会再派更多的杀手来呢?

    “介绍一下,我叫威尔史密斯,你可以叫我史密斯。这是我的证件。”那外国人一边说着,一边亮出一个证件。

    庄重眼睛一缩,英文字母他认不全,但是证件上的那个图案他却是认得。

    大名鼎鼎的fbi,联邦调查局。

    联邦调查局找自己什么事情?庄重疑惑的想到。

    “不请我进去?”史密斯汉语说的字正腔圆,显然fbi派他来也肯定有这方面的考虑,方便沟通。

    “如果我说不呢?”

    “那我就要对你们华夏好客的传闻表示怀疑了。”史密斯笑了起来。

    庄重也是一笑,然后让开了门。至少从表面上来看,史密斯对庄重还没有表现出恶意,请他进来聊聊也不是不可以。

    史密斯一进屋,就看到了庄重的行李箱,不由饶有兴趣的道:“怎么?准备回国还是去洪门?”

    他竟然知道庄重要去洪门。庄重心中顿时明白了他为何而来了。

    肯定是因为越南帮的事情!庄重跟阮哲在十字路口对打的情景,必然被路口的探头记录了下来。所以史密斯怀疑到了庄重头上。

    这么大的案子,旧金山警局根本吃不下来,作为同属于警察系统的联邦调查局直接接手案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只是整理一下而已,我这人有洁癖。”庄重不动声色的掩饰道。

    “呵呵。”史密斯却是没说什么,坐了下来。

    “请喝水。不知道史密斯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呢?”庄重端着一杯水,递给史密斯,道。

    “你应该清楚。”史密斯道。

    “不好意思,我还真不清楚。史密斯先生能否提示我一下呢?”

    “四天前,你曾经出现在格林大街十字路口,对不对?”

    “有什么问题吗?难道美国法律不允许外国人经过十字路口吗?”庄重故意问。

    “不不不,美国是一个开放的国家,从来不会出现这种歧视性的法律政策。但是若有人故意以身试法,那就不允许了。”史密斯摇着手指,说。

    “以身试法?史密斯先生你能否说清楚一点,我怎么就听不明白呢?”

    “好了,庄重先生你不要装糊涂了,我们开门见山。那天晚上你跟阮哲在格林大街十字路口对打超过二十分钟,一度造成了交通的混乱。是也不是?”史密斯终于耐不住性子了,道。

    庄重点点头:“史密斯先生想必知道,我是一个华夏功夫爱好者,而阮哲先生也精通越武道。我们两个一见之下惺惺相惜,从而忍不住就在十字路口动起手来。如果因此触犯了你们的法律,我甘愿承担后果。”

    “……”史密斯听了庄重的话,快被庄重气坏了。

    妈蛋,习武爱好者?习武爱好者能够把一个好好的路面弄得坑坑洼洼,全都是脚印跟缝隙?

    不过一想到庄重那恐怖的破坏力,史密斯还是决定自己说话谨慎点比较好,免得触怒眼前这家伙。

    真怀疑顶头上司是不是在故意坑自己,让自己负责这个案子。根据手头上的证据根本无法证明眼前这个家伙有什么罪行,而且十字路口的视频到了后半段就模糊不清了,只能看见一片迷雾般的东西。最后阮哲到底是死了还是走了都不知道。

    到现在,fbi都没能确定阮哲的生死。只知道越南帮头目阮久是确确实实死亡了。而现场发现的证据除了能说明这是一起斩首行动外,对于破案毫无用处。就连推断中的雇佣兵都没能找到。

    这个案子让上面大为光火,不过好在死的是阮久,也算是帮助美方铲除了一个祸害。恐怕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地方了。

    上面派自己来找庄重,就是想从庄重这里找到突破口。但是,很郁闷的是,眼前这个家伙不愧是“华夏功夫爱好者”,太极打的那叫一个熟练。

    “庄重先生,你要知道你这是在美国,我们有最先进的执法队伍,你无论做什么都是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的。”史密斯跟庄重沟通无果,只能用这种空话来恫吓庄重了。

    “我又没犯法,关我什么事?”庄重反问。

    “话不能说的太满,如果我是你,我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免得到时候事发的时候连退路都没有。”史密斯见软的不行,用生硬的语气开始了威胁。

    “那我期待着那一天。”庄重轻蔑的扫一眼史密斯,挑衅道。

    “你……”史密斯快被气炸了。还真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家伙,如果有必要,他真想建议上面直接将这家伙逮捕,然后严刑拷问。反正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哦,对了,史密斯先生。作为一个善良的风水师,我觉得有一句话需要提醒你。”庄重忽然看着史密斯,说。

    善良的风水师?你刚才不还是自称华夏功夫爱好者吗?这会怎么又变了一个称谓?

    去你大爷的吧!什么狗屁风水,都是骗人的垃圾玩意!老子一年抓的华夏骗子比你一辈子见过的都要多!一个字,**!

    史密斯气冲冲的站起身,就要离开。

    然而庄重接下来一句话,却让史密斯一下子愣住了。

    原本已经拉开了的房门,被他缓缓关上,扭转头,脸上全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