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56.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九十九章 翻江尸
    “史密斯先生,你这几天是不是认识了一个很奇怪的人,那人沉默寡言,几乎很少说话。身上有一种怪异的味道,每当你靠近他的时候,总觉得他身上凉气袭人。”庄重悠悠道。

    “你怎么知道?你怎么可能知道?”史密斯震惊了。

    没错,他这几天刚刚认识了一个线人,那人就是庄重所说的这样。平时沉默寡言,少言少语。只有在提交相关情报的时候才会说话。而这种炎热的天气,那人竟然身上始终带着丝丝的凉气,每当靠近他就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也让史密斯情不自禁想要跟他接触。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这个线人是他好不容易才搭上的。这两年他一直在追查一个犯罪团伙,却苦于渗透不进去。直到那个线人的出现,才出现了一丝转机,甚至还抓获了那个团伙的几个下线。

    这也让史密斯振奋不已,觉得可以通过这个线人一举破获那个团伙,从而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但是,现在听到庄重这番话,却是不禁傻了。难道那线人有什么问题?庄重说以风水师的身份,难道是灵异类的问题?怪不得老感觉自己这段时间精神不佳呢,莫名其妙被上头骂了几次。

    想到这,史密斯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换了一副脸色,变得异常客气,对庄重道:“庄先生,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如果能够指点一二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

    庄重微微一笑,示意史密斯坐下来。

    “除魔卫道是我们风水师的职责,这个不需要史密斯先生承诺什么,我都会尽力去做的。”庄重道。

    “……”史密斯刚刚坐下,差点就跳起来。王八蛋,还说除魔卫道是职责,那你话里话外都说承诺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故意提醒我要给你点好处吗?

    华夏人果然狡猾!

    好在史密斯控制住了自己,道:“如果事情是真的,我自然不会忘记庄重先生的恩情。但是你若是以此来坑骗我,那我有十几种办法能让你后悔不迭。”

    面对史密斯的恐吓,庄重只是摇了摇头,不以为意。喝了口水才道:“好吧,想必史密斯先生自己也清楚遇见什么事情了吧?在说出事情的真相之前,我先给史密斯先生讲个古老的华夏故事。”

    “故事?”史密斯疑惑的道,却还是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史密斯先生应该知道,华夏最后一个朝代是清朝。我要讲的故事就发生在那个时候。当年清朝闯关东时有一山东秀才名秦盛,自幼父母双亡,家中清贫,正赶山东闹饥荒,三年庄稼无收,人常有饿死者。无奈离开家乡,当家之后,独自去闯关东。”

    “他苦行数月,晚上遇一江挡路,到江边的时候刚好碰到一个人,也要去关外,于是同行.由于近几天下雨,江水暴涨,船家晚上不渡客人.秦盛和那个同行人只好寻一家小店住宿。大概吃过晚饭的时候,店家把秦盛带到一边对他说你那个朋友有点问题,你要防着点他。秦盛就问他怎么回事,店家说,看那位仁兄的相貌是早亡之人.和他在一起可能有亡命之虞。秦盛很害怕就问店家怎么解救,店家说他也不敢确定那位仁兄是人是鬼。他说你睡觉前放一棵葱在那位仁兄床下的床褥下面,另外再放一棵葱在自己的床褥下面,到明天一早就知分晓了。”

    “于是秦盛就按照店家说的办了,第二天天刚亮,那位仁兄就催着秦盛和他一起渡江。店家在一旁打了个眼色叫秦盛过去,店家手里拿着两棵葱说:这里一棵又黄又衰的是你床褥下的,而这棵看上去很新鲜的是那位仁兄的。那个东西肯定不是人!秦盛一头冷汗,大惊忙说道,老先生可要救我啊。那个店家说既然这样,我看这个东西在过了江之后肯定会叫你去他家,你在去他家之前一定要买把大红伞,而且到他家的话一定要叫他先进去,然后把伞打开顶住他家的大门口,无论他怎么说都不要看,闭上眼等到天亮就赶紧走吧。秦盛拜谢遂照办。”

    “而两人过了江之后,那位仁兄果然邀请秦盛到他家作客。秦盛走不脱,只好和他一起去他家。因为赶路凭双脚,这样一直走到了天黑,这时那位仁兄指着前面一处灯火说我的家就在前面,你先过去敲门,我到村口买点酒菜。秦盛听了店主的话那敢先去,就说我一个人去嫂子和孩子们都不认识怕吓着他们,还是一起吧。那位仁兄没有办法只好一起去。走到家门的时候也是费了秦盛一番口舌才把那位仁兄先哄了进去。一见那位仁兄东西进去.秦盛马上打开大红伞顶上门去,只听的哧的一声,门里传来阵阵惨叫:“你看看我!你看看我!”秦盛毛发顿立,哪里敢看?不到半个时辰就晕了过去。

    “天亮的时候,秦盛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身处荒坟之中,大红伞顶着的是一个立棺。所谓立棺,就是指古代乡里死于非命的人在死后并不下藏,选一佳处,将棺材暂时立在那里,外面用砖等东西封住,化解掉横死的怨气,有的地方也叫“秋季棚”。秦胜遇此事后,叩恩店主,然不敢独自行路,遂求店家收留,哭而拜之,店家觉此乃缘应,收为后子,后得知,遇见的乃是“翻江尸”,想

    起仍后怕不止。后来秦盛苦读三年,终于及第做了大官。也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

    故事比较长,庄重又讲的很慢,史密斯手中的水都温了,庄重才讲完。

    而庄重话音一落,史密斯就用颤抖的声音询问道:“庄先生你的意思是,我遇见的那个人也是翻江尸?”

    “没有亲眼见到那东西,我也不敢完全断定。不过从你眉间的尸气来看,应该是那玩意。这种东西可是在华夏都很罕见了,流行火葬的年代根本就没有立棺下葬的说法了。没想到史密斯先生竟然能在遥远的美国遇见,还真是幸运那。”庄重调侃道。

    “庄先生就不要取笑我了。如果那玩意真的是翻江尸的话,我是不是也要像故事里的那个秦盛一样,买一把大红伞堵住门?”史密斯哆哆嗦嗦的问道。

    听了庄重这个故事,史密斯再仔细一回想那线人的日常举止,愈发觉得庄重说的对了。怎么能不害怕?

    “故事而已,不可尽信。”庄重却摇了摇头。

    “那……我到底该怎么办?”

    “这样,你先验证下那东西是不是翻江尸,如果确认了,咱们再做其他打算好不好?”庄重说。

    他可不能就这么便宜史密斯,必须要一点点的帮他解决这个问题,好让他情不自禁的依赖庄重,最终倒向庄重这边,停止对庄重的调查。

    “好,那我现在就去买葱!”史密斯慌忙点头。

    “大哥,买什么葱?你知道故事里为什么要用葱吗?因为死尸没有生气,一棵新鲜的葱放在尸体的下面,就像是放在了冰箱里一样,不会变化。而人是有生气的,所以会不断排出废气使得葱变黄枯萎。换言之,换成其他的新鲜草本植物也一样。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你敢跟那个东西一起睡一觉吗?”庄重哭笑不得的说道。

    “不……绝对不!”史密斯一听,吓坏了。

    跟死尸睡觉,他以前倒不是没干过。但是跟活的死尸睡觉,他可是真的没干过啊。谁知道半夜里那家伙会不会直接把自己吃掉?

    “就是了。这样,我给你一个符包,你就说是今天从唐人街的庙里求来的,能够保平安。到时候他如果百般推辞,并且表现出畏惧,那就是说明他真的有问题。之后你再来找我吧。”庄重道。

    说完,庄重折了一个符包,将一丝灵力附着在上面,给了史密斯。

    史密斯接过,虽然到现在还是有点半信半疑,不过只要晚上接触下那线人,相信很快就真相大白了。

    告别庄重,史密斯拿着符包走了。

    很快,月出日落,时间来到了晚上。

    史密斯跟往常一样,联系了那个线人在酒吧接头。

    噪杂的音乐掩盖了史密斯紧张的心情,他一个人坐在吧台心事重重的喝着酒。

    不一会,酒吧的门被推开,那个线人走了进来。

    他像往常一样,径直来到了史密斯旁边。

    “来了?喝点什么?”史密斯问。

    “你知道我不喝酒。”那线人瓮声瓮气回答。

    不喝酒的线人?史密斯以前还觉得这个线人可能是个好人,不得已才堕入了犯罪团伙。这时候再看,似乎真的有问题了。

    “好吧,那说说近期有什么收获吧。”史密斯悄悄将符包拿出,握在手掌心,装作漫不经心的道。

    “我找到了他们藏毒的窝点。”那线人就像是在陈述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闷声道。

    “藏毒窝点?”要是放在以前,史密斯绝对会高兴的大笑三声。但是现在,史密斯非但笑不起来,还害怕了。

    因为他想到了庄重讲的那个故事,里面翻江尸就是用类似理由把人骗到家里的。这家伙一定是要骗自己上当!

    想到这,史密斯不由干咳一声,道:“那太好了,等抓获他们,我一定给上面说清情况,赦免你的罪行。对了,我今天去唐人街查案的时候路过一个庙,顺便求了几个平安符。我妻女一人一个,多出来的一个正好给你。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拍档,我不希望你有任何事。”

    说完,史密斯张开手掌,将庄重给的符包递到那线人面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