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59.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章 行尸诱杀
    “平安符?”那线人闷声转头,看见了史密斯拿在手心的一个黄色符包。

    “对,戴上吧,听说很灵验的。虽然我不信这个,但是总算是一种心意。我们组的安东就戴着这么一个玩意,别说,他从任职到现在,出了大大小小上百次任务竟然真的没有出过一次事情。来,拿着!”史密斯不由分说,将符包递到那线人手里。

    线人眉头皱了皱,似乎很不喜欢这个东西,不过听史密斯说的情真意切,很关心他的样子,也就不好推拒,只能顺手接过来,要贴身放入怀中。

    而史密斯则紧紧盯着线人的表情,期待着有什么反应。

    但是,让史密斯失望的是,那线人将符包捏在手心之后,根本连一点异常表情都没有,就好像是接过了一张白纸,而不是一个符包。

    “没反应?难道庄重那混蛋诳我?”史密斯不由怀疑起来。

    但是下一刻,忽然眼角一瞥,看见了线人的手臂猛然抖动了几下,就像是被火钳烫到了一般。

    那个符包也被啪嗒一声掉落在地。

    看到这一幕,史密斯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既高兴又恐惧。

    高兴的是庄重说的应验了,恐惧的是自己这个线人竟然真的是翻江尸,他找上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没……没拿稳……”线人脸上闪过一抹慌乱,匆忙弯腰去捡。

    在伸出手掌捡符包的时候,史密斯分明看到在他掌心一个类似焦痕般的印记,应该是符包烧出来的。

    “没事吧你?看起来精神有些不好?”史密斯故作关心的问道。

    线人正犹豫着怎么捡起符包呢,听史密斯询问,赶紧一把将符包抓在了手中,道一句:“啊,最近有些累,我先走了。等时机合适,我会给通知你前去查封那批毒品。等我消息。”

    说完,线人起身离开,步履匆匆。

    史密斯装作惊讶的样子,目送着线人出门。当线人消失在门口后,史密斯也起身,悄悄跟了上去。

    只见那线人好像有什么急事一般,蹬蹬蹬在路上走着,才走出酒吧十多米远,经过一个垃圾箱的时候迅速将符包丢进了垃圾箱里面。

    符包丢出后,他的表情明显轻松了许多。随后他将手掌扬起,接着路灯观察手掌的状况。

    这一看不要紧,却见短短的功夫,他的手掌已经被符包灼烧出来一个凹坑,几乎看得见骨头了。但是却没有一点血流出来。

    线人恨恨的回头看了一眼酒吧,接着让史密斯惊恐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线人手掌上的肉快速蠕动,就像是活了一般迅速将那个灼烧下去的凹坑填上,两秒钟之后就已经复原如初。

    “……真的是翻江尸,竟然真的是翻江尸!”史密斯藏身一辆车后面,瘫倒在地。现在的他几乎魂飞天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跟一具尸体合作,还差点就中了圈套。

    终于,线人没入夜色中消失了。之后许久,史密斯才缓缓站起身,定定看着夜色不语。

    然后摸出私人手机,拨通了庄重的电话。

    “喂,是庄重先生吗?你说的……全都应验了。符包对他起作用了,把他手掌都烧穿了,但是没有两秒钟他就将手掌复原了。这真的是尸体吗?尸体不是死亡了吗?怎么可能还有自主意识,怎么可能还会**复原?这不是在拍科幻电影吗?”对于超出自己认知的事情,史密斯虽然已经相信,但是仍然觉得难以理解。因为已经超出了科学范畴,似乎都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镜头。

    庄重那边正在煎药呢,忽然接到了史密斯的电话,立即知道自己说准了,不由一笑,道:“史密斯先生,作为一个fbi人员,你觉得这世界真的是媒体上所讲的那样吗?有些东西你应该比我都清楚才对,别的不说,就单说你们国家就存在很多神秘的禁区,难道这也是在科学范畴里的吗?还有,难道你办了这么多年案子,就没遇见过几起诡异的案件吗?科学是进步的,不是原地踏步的。一千年前天圆地方还是科学呢,可是现在呢?好了,不就是一具翻江尸吗?其实在我们风水师眼里,跟你们眼中的罪犯一样,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史密斯听罢,默然半晌。庄重说的对,越是接近国家的核心层,就越是明白这世界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许多东西不过是上面想要你看见,你才能看见的。上面不想让你看见,你连听都不可能听说过。

    叹了口气,史密斯边走回酒吧,边道:“庄重先生,你赢了。说吧,你想要什么条件?”

    庄重顿时夸赞道:“史密斯先生果然是聪明人。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条件,我是一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我来美国也只是想要弘扬我华夏国术,促进世界人民的大团结。”

    “……”史密斯隔着电话听着都替庄重脸红。还促进世界人民大团结,你不破坏就谢天谢地了。

    “所以,作为一个真诚善良的文化人,我希望能够跟美国官方建立起一个友好的关系。而你们对我的一些个误解,也希望能够冰释前嫌,不会使得我们双方对对方做出行为上的误判,导致擦枪走火。”

    “说人话。”史密斯忍不住来了一句。

    “把有关老子的案底都销了!以后不准对老子实施监控,不准阻碍老子的任何行动!”庄重语气一变,道。

    庄重深知,这件事情之后怕是自己已经上了fbi的黑名单,以后但凡庄重进出美国都会遭到监控,庄重干点什么事情都会在fbi的掌控之中。而且,更加要命的是,现在fbi只是对庄重初步怀疑,一旦开始了深度的追查,肯定会发现庄重的国安身份。那庄重可就玩完了。

    所以庄重不遗余力的帮助史密斯,就要将这种危险性扼杀在摇篮中。

    他将来可是要叱咤全球的风云人物,锦绣和华可是还要拓展好莱坞业务呢,要是一下给庄重钉死了,那跟庄重有关的业务都别想进入美国了。这对庄重的打击更加致命,这年头没长相可以,没身高也可以,甚至没命都可以,就是不能没钱。穷鬼光棍死了就是火化完事,土豪光棍却是有人给配冥婚,这就是差距。

    生与死,都笼罩着这种差距,无可逃避。

    “不可能,如果你是华夏的间谍呢?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你做损害这个国家利益的事情的!”史密斯义正言辞的道。

    “……”庄重脸色一黑。妈蛋,这小子第六感还挺准,竟然知道老子是间谍?

    “当然,我只是打个比方,并不是说庄重先生是间谍。但是我可以保证,只要庄重先生的所作所为在我国法律的允许范围内,我们是绝对不会对庄重先生采取什么行动的。另外,这次针对庄重先生的调查事件,我也会帮忙摆平,毕竟死的是黑涩会成员。”史密斯道。

    这却是史密斯能够做到的极限了。他只是一个小探员,顶多在报告中将庄重的危险性调低几个级别,让fbi对其不关注。想要完全抹掉案底却是不可能的。

    “好吧,成交。”庄重理解的点点头。

    一听庄重答应,史密斯顿时如释重负,慌忙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干掉那只僵尸?”

    “别急,等待时机。下次他约你出去的时候你给我电话。我这边还有事情,先挂了。”庄重说完,将已经熬好的药端下炉子。

    而旁边帮助庄重煽风的阿斌不由纳闷的问道:“庄大哥,你还有fbi的人脉?”

    庄重羞涩的一笑:“刚认识的,缠着我非要认识我一下,没办法,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庄大哥你真厉害啊。”阿斌信以为真,由衷佩服的说道。

    面对这个耿直的小伙子,庄重实在不忍心欺骗了,赶紧端着药回屋喝去了。

    而陈斌兀自坐在炉火旁边,嘴里嘟囔着:“武功又高,又懂风水,遇事还冷静。庄大哥也比我大不了几岁,怎么就这么厉害呢?老爹说让我跟庄大哥多学习,可是这可怎么学啊?”

    原来源头却是在这里,陈震虎担心阿斌将来承担不了龙头的重任,所以要求阿斌跟庄重多学习一下,免得把洪门带歪了。

    谁知道却起到了反作用,庄重一下子成了横在阿斌前面的一座大山,让阿斌都有点信心全无了。

    要是陈震虎知道,一定会后悔自己多嘴说那两句的。

    滴滴,好在下一秒阿斌的手机就响了,打开一看却是杨洁发来的信息,阿斌随即嘿嘿一笑按动键盘回复起来。

    两人自从经历上次事情之后,已经暗通款曲,开始了命中注定的联系。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肯定能够看到两人有情人终成眷属。

    深夜。

    在一个阴森晦暗的小屋中,只有一盏低度数的灯泡闪烁着昏黄的光芒。在灯影之下,一个人冷冷站立,面上笼罩着一层寒霜。

    “哼,废物!一个小小的平安符就将你弄得这么狼狈!那个叫史密斯的家伙发现了你身份没有?”

    此刻史密斯的那位线人正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道:“应该没有。”

    “应该?我要的是确切的答案!算了,不管怎么样,那个诱杀他的计划快点执行,竟然敢盯上我们,简直找死!”

    “是!我后天就约他出来。”线人回答道。

    “好,你回去吧。”

    只听簌簌之声不绝,线人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小屋。

    屋内只剩下了那站立之人。

    那人看着昏黄的灯光良久,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自言自语道:“这样的生活可比山里有趣多了。一群鬼佬什么世面都没见过,全都被我玩弄在鼓掌之间,爽!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猖狂恣意,笑的灯光都有些不稳,颤抖着洒下漂浮不定的光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