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61.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零一章 拨云见日,该你出现
    翌日,庄重服过几剂中药之后,内伤已经感觉好了不少。

    至于断骨的外伤,在他这里完全违背了伤筋动骨一百天的规律,从剿灭越南帮到现在,不过才个区区四天时间,庄重的断骨已经不影响他日常行动了。其实早在那天追击杰克的时候,庄重就已经证明了自己超强的恢复能力。

    灵气还真是一个好东西,对于身体的作用不啻于人参灵芝。

    伤好以后,庄重决定去周冰那里看看,这次的烽火龙城计划,庄重可是一点都没有跟周冰说,也不知道国安那边是什么反应,会不会将庄重直接开除。

    来到周冰的咖啡店之后,却见周冰正在忙碌。

    其他的服务员将庄重来到,一个个嬉笑着,主动抢过了周冰手中的活计,将周冰推到了庄重的身边。

    那神色,好像巴不得庄重赶紧将周冰拿下。

    庄重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两人就近在一张餐桌前坐下。

    “想喝点什么?”庄重问周冰道。

    周冰冷冷看庄重一眼,道:“这里不提供免费咖啡。”

    “我请。”庄重道。

    “随便。”

    面对周冰的随便,庄重无奈的随手点了两杯咖啡,等咖啡上桌之后,庄重才搅拌着汤匙道:“上面什么反应?”

    “你还在乎这个?”周冰噎了庄重一句。

    庄重尴尬的一笑,道:“怎么会不在乎呢?我是一个心怀祖国的人。不论我身在何方,祖国始终是生我养我的地方。狐死尚且首丘,我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四有青年,怎么能够忘祖呢?”

    “……”周冰发现庄重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似乎他每一次受伤之后都会让脸皮变厚几分。

    “上面很生气,对你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提出了严厉批评,邓局甚至还拍了桌子。”周冰叹口气,轻轻道。

    庄重听了,却是不屑的撇撇嘴,接着笑了。因为他能想象到邓建军拍桌子的模样。那老小子当初招纳庄重的时候,就差点没被庄重气死。要不是有陈剑在旁边拦着,说不定就把庄重给毙了。

    见庄重还笑得出来,周冰不由愣了下。上面说的果然没错,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二皮脸、滚刀肉,油盐不进水火不侵。尹蓝蓝说的那个词语更加贴切,无赖,活脱脱一个无赖!

    想到一向精明能干的尹蓝蓝都被庄重逼得发狂,说出这种话来,周冰忽然觉得自己目前这情况已经算好的了。

    “邓老头这么生气,是不是准备开除我?”庄重既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的问道。

    他可被邓老头算计着干了不少事情了,那个什么鬼哈迪斯计划庄重可是没有一点兴趣干下去。香江的几次打拳都是九死一生,按照邓老头所说,庄重不仅要在国内打,将来还得去东洋打。

    放在以前庄重也许还自信满满,觉得这个世界上就自己这么一个天才,老天爷都舍不得让自己死。但是这次见识了阮哲的厉害之后,庄重已然变得谨小慎微起来。这世界上总是隐藏着一批不出世的天才,说不定哪天就遇见了。

    要是庄重再遇见一个暗劲三重的高手,庄重是绝对打不过的。在跟阮哲的数次交手中,庄重从没走过五招以上,每次都被阮哲打成重伤。

    所以庄重巴不得自己被开除,永远不用理会那劳什子国术扬威的计划。

    似乎知道庄重的想法,周冰微微一笑,道:“恭喜你。”

    庄重一听,只觉心跳的砰砰响,差点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可是接下来周冰的话,却如一盆冷水泼在头上,让庄重顿时变得垂头丧气起来。

    “上面经过研究决定,对你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进行严厉处罚,以儆效尤。从今天开始,你的工资将暂停发放,什么时候恢复需要视你的后续行为而定。”

    “……”庄重瞬间有种想哭的感觉。

    不仅没被开除,连工资都停了。虽然只有几千块钱,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好歹是个事业编制。现在不但要出生入死,还得自己掏钱。英雄流血又流泪,这不是让人心寒吗?

    “作为同事我表示同情,如果你实在周转不开的话,可以来我这个咖啡店打工。日薪80美金,每天工作十个小时,两顿工作餐,节假日另有奖金。”周冰叉着手,认真对庄重道。

    “谢谢,谢谢,你真是一个好人,我没有看错你。”庄重感激的热泪直流。“不过你能不能先把这两杯咖啡的钱结了?”

    “……”周冰瞬间就不想跟庄重说话了。

    半晌,庄重气愤的发现周冰的同情根本就是猫哭耗子,因为她听了自己的话竟然动都不动,丝毫没有主动结账的意思。

    这个小气的女人!

    庄重十分愤慨,从口袋里摸出两美元甩在桌上:“找钱!25美分,一个子都不能少!”

    面对这种抠门的女人,庄重宁肯便宜门口的那个流浪汉,也不肯便宜这个女人。所以坚持要那25美分。

    当周冰拿着25美分走过来后,庄重鄙夷的看周冰一眼,然后昂然走到咖啡店门口,在周冰的注视下,将25美分丢进了流浪汉的碗里。

    流浪汉喃喃道一声:“谢谢”,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他目瞪口呆了。

    只见庄重蹲下身,在他碗里翻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十美分的硬币,揣进了自己口袋,嘴里还嘟囔着:“onlygiveyoufifteen。”

    这中式英语让流浪汉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愤怒的骂了一声“碧池”,而庄重则毫不客气的回应一句“小婊砸”,回身进了咖啡店。

    “这些人太不知道感恩了,十五美分都嫌少,还骂我碧池。你看我像一个碧池吗?”庄重指着自己鼻子,气呼呼问周冰。

    周冰扭过头,决定不理庄重。没错,他不是碧池,他是贱人。

    “对了,上次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庄重忽然问道。

    周冰这才转回头来,有些抱歉的道:“我查过了,当初是有这么一个公证机构。但是却在十五年前关闭了,那些资料也不知道被转移到了哪里。”

    “那当初帮助出具这份证明的工作人员,查到没?”庄重失望的问道。

    “查到了,叫做jessica,不过她的个人信息并不完整,所以在追查她的下落的时候没能查到,只查到了她五年前登记的住址。我曾经去看过,那个住址已经换了主人,而jessica现在去了哪里,新主人也不清楚。”

    “怎么会这样?”庄重眉头皱起,道。

    这件事从头到尾就不顺利,不是出现这种纰漏就是出现那种乱子,所谓好事多磨,也不能如此的多灾多难吧?

    “抱歉。”似乎理解庄重的心情,周冰轻轻说一句。

    “不关你的事,你已经帮了我很大忙了。谢谢。”庄重摇摇头,说。“也许是我命该如此,早在二十年前就失去的东西,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也怨不得谁。”

    “别灰心,总会找到的。我再托人查一下,一有消息就通知你。”周冰道。

    庄重再次谢过庄重,起身离开了咖啡店。

    在离开咖啡店的时候,庄重忽然转头,道:“那个jessica五年前的住址在哪?我想去看看。”

    周冰点点头,撕下一张纸将地址写下来,递给了庄重。

    庄重一看,却是正在旧金山。于是随手拦了一辆车,将地址递给司机,让司机驱车前往那个地方。

    地方有些远,当车子停在一个种满了梧桐树的地方后,庄重付钱下车。

    在夏日的阳光下,梧桐树招展着发出哗哗声音,一栋栋红色屋顶的小房子就矗立在树的旁边,每一家都有一个小小的花园,孩童跟宠物狗在花园的草坪上嬉笑玩闹着。

    走到jessica原来住址,这里大门紧锁,看样子现任主人已经去上班了。门外是种着一丛鸢尾花,紫色的花朵开放的浓郁,散发着淡淡的芳香,看这些花的面积应该有些年头了,不然不会长成这么一大片。应该是前任屋主所种。

    庄重在房子前站立片刻,静静观察了一会,有好事邻居看到,还以为庄重在找这家的主人,于是告诉庄重主人去上班了,邀请庄重进来喝杯水。

    庄重用手势跟简单的英语谢绝,然后从怀中摸出了三枚道德母钱。

    既然正常渠道无法获取,那么就靠其他手段来试试了。

    这里曾经是jessica居住过的地方,鸢尾花也是她种植下的。风水地气之中已然刻下了她的烙印,只要她还在这个城市生活,道德母钱就能给出一定的线索。

    轻轻将道德母钱抛起,三枚制钱在空中连续翻滚,划出漂亮的弧线,最终落在庄重手心。

    而呈现在庄重眼前的,却是一出火地晋卦。

    卦辞曰:锄地锄去苗里草,谁想财帛将人找,谋望求财皆如意,这个运气也算好。

    卦辞解释是:进退两难,不敢强辩,拨云见日,该你出现。

    庄重看着这个卦象,陷入沉思。

    这个卦象很符合庄重目前的情况。进退两难,不敢强辩。庄重现在的确已经进退两难,一直找不到关于自己身世的线索,却是真的进不得,也退不得。虽然他嘴上说的轻松,说不在乎、无所谓,但是真的就这么走了,恐怕心里也会觉得遗憾。但是若追查下去,线索又这么断了。却是如何是好?

    “拨云见日,该你出现。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无须寻找,这个杰西卡会自己出现?”庄重摇摇头,有点想不明白。

    卦象这种东西未必及时应验,真的如卦象所说的话,那就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找到那个叫做杰西卡的女人了。

    无奈之下,庄重只能先返回洪门,把史密斯这件事情解决再说。

    或许搭上史密斯这条线之后,史密斯能够借助fbi的力量帮助庄重找到一点线索也说不定。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