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74.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零九章 死神攸侯喜
    “这跟华夏的落叶归根传统文化思想是一致的。早在战国时期就有狐死首丘的说法,而这种说法显然不是一时形成的,而是经过了夏商周的不断洗礼。”胡清音又道。

    不过这话却让胖子不屑了,胖子小眼睛眯缝着,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道:“你们文化人就是酸,什么狐死首丘。就是不认识字的原始人都知道要死在自己山洞里。这叫什么?这就叫人性!非常简单的东西非让你们过度解读,弄得又酸又腐。”

    胡清音被胖子噎住,一时间没了声音。

    不得不说,胖子这番话却是很有道理,有一种大道本源、直指内心的意思。

    庄重啧啧两声,出乎预料的拍拍胖子肩膀,显然对胖子能够说出这种话来感到诧异。

    胖子见自己同时将庄重跟胡清音折服,不由愈加得意。

    “我补充一点啊,我认为咱们之前在死神空间里看到的那些个宗教神像,其实大都能在华夏神话中找到源头。比如那个男女同体的大神,就是女娲跟伏羲的演变。而那大神托着一个火炉,显然也是有点盘古托天的意思。至于死神乌豪,这个倒是不好找到相同的神话人物……”庄重道。

    “很简单,乌豪就是攸侯喜本人的化身。”胡清音盯着攸侯喜的神像观察半天,忽然道。

    “攸侯喜就是玛雅人口中的死神?不会吧?”庄重愣了下。“你是凭什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你看这里。”胡清音顺手一指攸侯喜神像的眼睛,“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了没有?”

    庄重皱眉看去,这才发现之前由于光线昏暗没有看清楚,现在再看却是发现攸侯喜的眼睛竟然是一只空空无物,另一只眼珠殷然。

    这造型,却分明是一个独眼的造型。

    “卧槽,这老小子被人挖掉了一只眼睛?完蛋了,品相不完美了,卖不出高价了。”胖子不由急的跳脚。

    感情他这有学问装了没半天,立马又成了一个市侩奸商了。

    “没错,攸侯喜的眼睛是被人挖掉了。但是不是神像被挖掉了,这个神像的铸造工艺浑然一体,眼眶处的线条柔和完美,根本没有任何的损伤。所以说,这个神像反应的是攸侯喜本人。被挖掉眼睛的也是攸侯喜本人。”庄重又看了半天,道。

    “不会吧?谁敢挖他的眼睛?他可是堂堂侯王!”胖子不信的道。

    “别人是不敢,但是你觉得那个人不敢吗?”

    “哪个人?”胖子疑惑着,却是紧接着明白过来。“商纣王!你别说,这还真是那暴君的风格。”

    历史上的商纣王残暴无比,没少干了挖心掏肝的恶事,攸侯喜遭遇这种刑罚也是很有可能的。

    这时候,却听胡清音给出了一种侧面印证:“你们还记得在封神演义中,有一个叫做杨任的人吗?”

    封神演义,这个却是全华夏人都知道的故事。那些年电视剧的改编,早已经把这个故事传播得人尽皆知了。

    至于杨任,庄重也有些印象。

    杨任在小说中是商纣的大夫。因为进谏关于鹿台的事,被挖去了眼睛,致死,遭到弃尸。他死后怨气不散冲了道德真君的足下之云,于是被道德真君救了,用金丹放在他的眼中,使其眼中长手,手中长眼。

    后来为助姜子牙成功,道德真君命其下山,传授飞电枪,神火扇,云霞兽。杨任下山先救了黄飞虎等五将,而后扇死了瘟部的正神吕岳和李平,破瘟癀阵。在渑池,用其神眼探出张奎,逼其走进死胡同。在梅山七怪的战斗中,被袁洪打死。入《封神榜》,虽然登场不多,但是依靠法宝和神眼,仍然成为后期周营主力战将之一,死后被封为甲子太岁。

    这就是庄重记忆中关于杨任的所有故事了。如果不是庄重对封神演义特别喜欢,还真想不起这一号人来。

    比如胖子就小眼圆睁,一副你们在说什么的模样。

    在封神演义中,他的戏份是比较少的,也语焉不详。而且历史中无法找到这个人物原型。一般都认为是作者许仲琳以商朝某官员为原型臆造出来的。

    没想到,竟然会是以攸侯喜为原型写出来的。至于攸侯喜的戏份为何这么少,恐怕也是因为后来攸侯喜失踪了的缘故吧。

    这样一来,杨任被挖掉眼睛的情节就好理解了。因为攸侯喜在历史上确实也被挖掉了眼睛,不过只是一只。

    “没想到,杨任竟然是以攸侯喜为原型,不过封神演义中杨任的眼睛可是很厉害的,你们说攸侯喜的眼睛会不会也有这种力量?”庄重突发奇想,问道。

    不待其他人回答,庄重就靠前一步,盯着攸侯喜瞎了的那只眼睛看起来。

    初始还没觉得什么,单纯是在心底赞叹制作工艺的高超。可是没过十秒钟,庄重忽然觉得自己三魂七魄都开始了游移,好像要被那个空空的眼眶吸进去一样。

    庄重大惊,慌忙挣扎,只是越挣扎,却越觉得吸力变大,就像是封神演义里的一干法宝,只要叫一声就能把人的魂魄吸走。

    只不过庄重不是莲藕身的哪吒,无法抵挡这种法宝。

    随着庄重挣扎,不止灵魂,就连庄重的**也跟着抖动起来,好似过电一般。

    胖子发觉庄重不对,不由纳闷的问道:“庄重,你在做什么?对着一个泥疙瘩你都能来兴趣?啧,瞧你这兴奋劲,扭得真不错……”

    然而面对胖子的调侃,庄重一点响应都没有,依旧在颤动着。

    这下胖子终于察觉不对了,慌忙来到庄重身前,却是不敢碰庄重,生怕把庄重怎么了。

    “快堵上攸侯喜的眼睛!”这时候,胡清音大喊道。

    胖子这才醒悟,慌忙用肥胖的身体挡在了庄重面前,将攸侯喜眼睛跟庄重眼睛的连接通道切断。

    噗通,庄重绵软无力的栽倒在地,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庄重,怎么了?”胖子问。

    “攸侯喜的眼睛有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一凝神看他的眼睛,就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要离体。这神像有些邪门。”庄重摇摇头,道。

    却是再也不敢看攸侯喜的眼睛了。

    “不会吧?我刚才明明研究了好久,我怎么没事?”胖子狐疑的说道,然后转过身,故意去盯着攸侯喜的空洞眼眶看。

    果然,胖子足足看了二十秒,却是一点事都没有。

    “看吧,屁事都没有,你是不是羊癫疯发作了,不好意思跟大家伙讲?”

    从地上爬起,一脚将胖子踹开,庄重骂道:“滚犊子!你才羊癫疯呢。”

    不过庄重也是心中颇为疑惑,为什么胖子没事,而自己却出事了?真是奇怪的很。

    “怎么样?”这时胡清音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冷漠了,而是用微微缓和的语气,问道。

    “我没事。”庄重道。

    “那就好。大家还是尽量老实点吧,知道这里是攸侯喜的墓穴之后,需要更加小心。华夏的那些大墓哪个不是禁制重重?万一不小心着了道,可就难办了。而且玛雅人把攸侯喜尊为死神,肯定也是有原因的。我怀疑死神空间里的那些个鬼影,可能也跟攸侯喜有关。”胡清音道。

    这一说,登时将胖子吓得一个哆嗦,他可是吃过大苦头,一时间老实下来。

    而史密斯一直都在默默观察,不敢离开庄重身边一步。他更加不可能乱动了。

    “接下来怎么办?”庄重恢复了一些精神,问。

    其实按照庄重的想法,是赶紧离开这里为妙。夏商周这三个朝代的大墓没有一个是善茬,而且那时候流行的是巫术,许多禁咒都是在那时候盛行起来的。而现在却是失传了,一旦遇上庄重都无法可破。

    不过胡清音是来替人取东西的,东西还没拿到,她显然不会走。

    “跑!”胡清音却是没回答,而是脸色一变,道。

    庄重等人二话不说,就是跑起来,一边跑一边回头看。

    妈蛋,却见门口那只蚰蜒蛇竟然又喷着粘液追了上来。几千年没吃到鲜肉了,显然已经将庄重四人当成了丰盛大餐。

    只是,在这最后一层的空间里,想跑又能跑到哪里去?

    先不说大小,就这满地的陶俑就将路堵死,让人无路可逃。

    四人只能夹在陶俑中间,一点点的往深处钻。

    这是攸侯喜的军队陶俑,全都是真人大小,个个披甲执戈,一脸的肃然杀气。

    庄重几人穿行在陶俑中间,步伐缓慢,蚰蜒蛇不一会就追了上来。

    蛇的体型虽然长,但是却胜在细。不消会就追到了胖子的屁股后面,吐着信子的蛇头往前一伸,冲胖子的屁股瓣上咬去。

    “妈呀,救命!”吓得胖子鬼哭狼嚎,猛的保住一个陶俑,窜到了陶俑的肩膀上。

    而蚰蜒蛇哪里肯放过胖子,四个人里就属眼前这个最肥美了,先吃掉开开胃再说!

    主意打定的蚰蜒蛇一缩身体,整条蛇身都从陶俑缝隙里穿了过来,昂起的蛇头顿时变得两米多高,居高临下审视着胖子,一副小样看你往哪跑的神色。

    而胖子此时已经吓得浑身哆嗦,连跑的力气都没有了。再加上蚰蜒蛇喷出的黏液带着一股子的臭气,将胖子熏得头晕脑胀,像是中了毒般。

    这却是蚰蜒蛇捕食猎物的手段,先用毒气喷晕猎物,然后将针管一般的毒牙刺入猎物身体,将猎物的血肉吸食一空。

    眼看胖子就要遭到毒手,这时候却听呼呼风声响起,一个巨大的东西从天而降,砰地一声砸在了蚰蜒蛇的脑袋上。

    这下登时将蚰蜒蛇砸的有点懵,蛇头乱转,却见砸下来的是一个陶俑,再看旁边,一个人类正做着投掷的姿势,向它挑衅。

    蚰蜒蛇登时大怒,在这个地宫里它可是王者一般的存在!何曾吃过这种亏?

    于是蚰蜒蛇被激怒,甩动着蛇尾就往庄重方向游动过去。

    庄重赶紧跑,一人一蛇围着陶俑开始了追击。

    而没良心的胖子缓过了这股劲,竟然抱着陶俑不下来了,坐在陶俑肩膀上大声喝彩:“好样的,庄重!遛死他!你要让这东西知道人类在大自然的王者地位!”

    听着胖子的胡言乱语,庄重气的一脸黑线,差点撞在前面一个陶俑上。

    不过这样追逐下去也不是办法,庄重早晚被耗死。

    “绕圈!用这些陶俑缠住它!”胡清音这时候支招道。

    庄重听罢,觉得很对。于是脚步一转,开始了绕圈。从大圈开始绕,然后往里跑绕小圈,一圈圈的绕下来。

    蚰蜒蛇的蛇身实在太长了,被庄重牵引着连续绕圈,蛇头过去了,但是蛇身却被陶俑缠住,无法动了。

    到了最后,蚰蜒蛇一下成了缠在柱子上的死蛇,一时半会无法挣脱了。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因为蚰蜒蛇正鼓着眼睛使劲,要将缠住的所有陶俑拉倒,夷为平地。这样它就再无阻碍,而庄重等人的末日也就来临。

    庄重左看看,右看看,忽然看向胖子:“胖子,把那个家伙扔过来!”

    胖子一下没明白庄重要的是什么玩意,经过庄重解释才明白,原来庄重要胖子身下这个陶俑的兵器。

    这个陶俑似乎是个领军,他手里拿着一把长戈,明显跟其他陶俑不太相同,似乎加入了一些金属材料,在灯光下闪烁着幽幽光芒。

    庄重应该就是看到了这种反光,才选中了这把武器。

    胖子答应着,慌忙用力去抽陶俑手中的武器。还好,武器不是跟陶俑连在一起的,不然胖子真没辙了。

    将武器一下抽出,好家伙,足足有两米长,二十多斤重。胖子奋进全力,才将长戈扔到了庄重身前。

    庄重顺手接住,一入手也是被长戈的分量吓了一跳,不过随即喜形于色。

    越重对他越有利,古有刘邦挥剑斩白蛇,今有庄重执戈断巨蟒!

    庄重大喝一声,双手将长戈扬起,狠狠朝着蚰蜒蛇的七寸斩了下去。

    蚰蜒蛇也感受到了危机,蛇头发出嘶嘶之声,似乎为恐吓庄重,而喷出的毒气也越来越浓郁,几乎将周遭弥漫成了薄雾。

    庄重屏住呼吸,不管不顾,只管将手中的长戈砍下。

    噗,只听一声刀锋入肉的声音,蚰蜒蛇的七寸被长戈砍中。

    只是庄重手里的究竟是一个艺术品,不是真正的兵器,锋利度不够,没能一下将蚰蜒蛇斩成两半。

    强烈的痛感让蚰蜒蛇一下抓狂了,身子一扫,瞬间将所有的陶俑扫倒在地,腹部的肢节在陶俑身上一划,陶俑就碎成了一堆土块。

    疼的旁边的胖子直咧嘴,这可都是钱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