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82.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一十三章 女总裁
    从盗洞出来后,庄重四人就相互分别,按照庄重事先说好的去布置了。

    而庄重跟胡清音都有伤在身,两人却是第一件事都是要去医院。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胡清音故意选择了跟庄重不同的医院,似乎专门要避开庄重一般。

    庄重看不明白,也没空想太多。在医院简单处理完伤势后,回到了洪门。

    此时刚刚旭日朝升,一片红灿灿的光芒将巍峨的唐人街门楼映照的气象万千,一抹淡淡的鸿运气象加持在门楼之上。

    庄重知道,这代表着洪门的未来,很可能一飞冲天,就此大展宏图。而唐人街,这个代表着华夏的大街,其实也变相显示出了华夏的国运,正如那抹朝阳,气象万千。

    “庄重,你可回来了。大晚上的你去哪了?你身体还没复原就别出去玩了。”刚刚走进洪门,就看见了晨练的赵凌志。

    赵凌志却是以为庄重去哪家夜店玩去了。

    庄重知道这事不好解释,只说朋友相约,不方便不去。

    好在赵凌志没过多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收了架子,缓缓吐出一口气,道:“你赶紧去吃点饭,休息一下。十点半的时候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庄重愣了下,问道。

    “吉科集团的总裁。”赵凌志道。

    吉科,也就是吉思科汉集团的简称。庄重早在洪门恳亲大会那天就知道了这个公司,当时吉科集团的那个二把手强势带走雷虎的一幕,还在庄重脑中驱之不散呢。对于那种人,庄重却是没有多少好感。

    所以庄重摇了摇头:“算了吧,我不喜欢那种场合。我就不去了。”

    “不去?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啊,我听微微说你跟乔可可合开了一家娱乐公司,有进军好莱坞的想法。如果你真的想要打入好莱坞,那吉科集团的总裁你却是非见不可。不光因为她跟咱们洪门关系匪浅,会乐于助你一臂之力,还有一方面的原因是,好莱坞如今的诸多科幻电影都有她的注资。她认识很多的大导演跟著名演员,却是可以帮你引荐一下。”赵凌志耐心解释道。“再者,你现在可不是普通人,是我们洪门的香火堂堂主,去见见也是人之常情嘛。”

    跟好莱坞颇有关系?想到这,庄重心中一动。

    他手上现在可是有一份从唐纳德那里讹来的文件,里面还有不少著名演员的早期片约。庄重本来想等锦绣和华打进好莱坞之后再用那些片约。但是一则这事遥遥无期,二则那些演员未必买账,即便碍于合同出演,到时候出工不出力,庄重也是无可奈何。

    如今却是一个机会,能够跟吉科集团的总裁认识下,届时有这一层的关系,想必那些演员也就能和善不少。

    于是庄重点点头:“好,我去。到时候叫我。”

    赵凌志笑着拍拍庄重,示意庄重赶紧休息。于是庄重谢过赵凌志,告辞回屋。

    回到屋子之后,庄重先是洗漱一番,将身上的土腥气都冲掉之后,这才躺倒在床上。

    虽然一夜未睡,但是庄重却一点也不困。昨天晚上的事情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庄重怎么都想不到竟然误打误撞,会找到了攸侯喜的墓葬,甚至还证实了殷商东渡这个历史推测。唯一可惜的是,事情还有隐患未处理,那本沉魂天枢却是异常要命的东西。

    而且,攸侯喜的眼睛问题,庄重还没弄明白。想到这,庄重当即坐起,盘膝坐在了床上。

    他**着上身,将气血运行一个周天。当即便有腾腾热气从庄重身上冒出,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大蒸笼。

    直到气血充足,庄重才神色一凛,眼观鼻,鼻观心,进入了内视观想的状态。

    之气在地宫里庄重也曾试过,但是当时脑子一痛,把庄重的观想状态打破了。

    现在庄重先行运行气血,就是要让气血活跃起来,防备出现那种状态。气血活跃了,即便出现痛感也能强行忍住,将庄重识海里的情况看个清楚。

    “心之不能静者,不可纯谓之心,盖神亦役心,心亦役神,二者交相役,欲念生焉。心求静必先制眼,眼者神游之宅者,神游于眼而役于心,故抑之眼而使之归于心……”

    庄重默念着《青华秘文》里的这段内视要诀,凝神安息,舌柱上腭,心目内注,俯视丹田,很快就进入了禅定状态。

    之后,庄重眼睛就像是反向视物了一般,浮现出识海中的情形。

    却见庄重的识海中一片朦朦之色,好似大雾。庄重仔细搜寻一番,却是没能找到任何东西。

    “奇怪,难道攸侯喜的眼睛没有进入我的身体,那一幕真的只是自己的幻觉?”庄重疑惑的想着。

    再次将识海搜寻一番,准备退出的时候,忽然发现在识海的一隅,一个闪烁着血光的独眼正悄悄隐藏在那里。

    “找到了!”

    庄重心中一喜,这时却见那独眼猛的一睁,好似死神开眼,登时一股剧痛传到庄重识海中。庄重全身一颤,刹那冷汗直流。

    那种痛楚却是比之前在地宫里又强烈了数倍,而且庄重愕然发现,自己神识竟然无法退出了,好像被那眼睛吸住了一般。

    “完蛋,攸侯喜真的要占据我的身体!”这是庄重的第一想法。

    心慌之下,庄重却是无能为力。庄重目前只是出于能够观想自身的境界,对于神识没有更多的掌控,哪里能够脱身?

    正当庄重焦急不堪之时,忽见三点青芒从庄重体外涌来,青芒的速度其快,就像是三颗大星投掷而来,一下子就撞在了独眼之上。

    独眼遭遇撞击,登时眼睛合拢,庄重的神识也得以脱身,迅速从识海中退了出来。

    “呼”,庄重疲惫的趴在床上,心有余悸。

    刚才差点就死了啊,那救了自己一命的三点青芒到底是什么?

    庄重疑惑的回忆着刚才情景,然后顺着青芒射来的方向看去。

    却是看到了安静躺在桌上的三枚道德母钱。

    “原来是它!”庄重看见道德母钱之后,顿时笑了。

    道德母钱乃是文王所用的制钱,乃天下制钱之母,里面蕴含了文王的圣人气息。攸侯喜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介侯王,跟文王如何比?更何况文王在位的时候,已经基本瓦解了商朝,其子周武王顺势而为灭掉了殷商。这一层的关系,道德母钱更加压制了攸侯喜的眼睛。

    也就是说,只要有道德母钱在,攸侯喜的眼睛就无法作祟。只待庄重日后找到机会将其炼化便可,跟当初的李嗣业一样,成为庄重识海的养料。

    最担忧的一件事得以解决,庄重也算是松了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将道德母钱捧在手心,更加宝贝了。

    而此时,门忽然被吱呀一声推开,接着传来赵微微的声音:“庄大哥,爷爷喊你出门了……啊!”

    话还没说完,小丫头忽然就惊叫起来,捂住了双眼。

    却是正巧看见了庄重赤着的上身。

    庄重有些尴尬的拿起上衣穿上,道:“好,我知道了,马上就来。”

    赵微微这才脸色绯红的转过身,走了。

    直到庄重穿好衣服出现在大门口,赵微微的脸色都没回复过来,害的赵凌志还以为她生病了。

    上了车,赵凌志见庄重神色有些疲倦,拍拍庄重道:“你睡会吧,到了我叫你。”

    庄重刚才还没来得及休息,又被攸侯喜的眼睛折腾的筋疲力尽,确实也累了。于是点点头,靠在座椅上小憩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庄重被赵凌志拍醒,却是到了。

    这一觉虽然睡得短,可是庄重疲乏的精神已经得到了休息,睁开眼来立马容光焕发。

    华夏有个著名综艺节目主持人吴宗闲,曾经说得到一位高僧教授,学会了龟息**,一天只要睡15分钟就能抵四个小时。之前好多人都以为他在吹嘘,庄重却是知道确有其事。

    其实所谓的龟息功,是属于道家仿生气功之一的吐纳气功。《脉望》载:“牛虽有耳,而息之以鼻;龟虽有鼻,而息之以耳。凡言龟息者,当以耳言也。”意思是说,龟息导引,要以听息为之。《芝田录》亦言:“睡则气以耳出,名龟息,必大龟寿。”这就是龟息**的原理所在。

    庄重刚才所用的便是一门叫做“玄武定”的吐纳之法。通过潜心、潜息、真定、出定四部分完成一个周天循环。这样就能如大睡一觉一般,使精神得到充足休息。

    至于吴宗闲所说的那种方法,是龟息功里的侧俯卧息。常人如果因为时间原因不能长时间休息,却是可以用这个方法来补充睡眠(大家午休的时间段可以试一试,我觉得还是有一定效果的)。

    其具体方法是:将头微前俯于枕上,躯干微向后曲,呈含胸拔背、气沉丹田之势。右腿弯曲在下,左腿蜷曲,膝部触床,左脚背钩贴于右腿委中或承山穴上。左脚亦可不钩贴,任置右腿前,以自我舒适为度,右肘屈曲,肘弯成钝角,掌心向上置于耳前枕上,左臂自然置于身侧,掌心朝下,置于髋部。

    此式与一般侧卧式不同。它的特点是骨盆微向前扭转,头微俯以通任,而呈龟形团聚状。心静意定,口微闭,以舌在上下牙龈外徐徐搅动,待满口后,先缓缓吸一口气,随下降至丹田。再缓缓深长呼气,将气吐尽,全身也随呼气而极度放松。此时,宁神静听息之出。即听息。

    一念带万念,渐渐入静,呼吸自然,渐入匀静深长细缓。十五分钟之后,便疲乏尽除。

    庄重用的自然比这高深一些,但是大致原理相同。

    “下车。”赵凌志推开车门,下了车。

    庄重紧随其后。

    一下车,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栋高耸入云的建筑,超过周边所有的建筑,显得鹤立鸡群。

    建筑是双子风格,左高右低,却是青龙压制白虎的意思,而且前面的广场明堂开阔,喷泉循环往复,自称一体。倒是蛮符合华夏风水学。

    “没想到这外国人还懂风水。”庄重感叹一句。

    谁知,赵凌志却道:“吉科的总裁可是地地道道的华夏人,何止懂风水,还是一位对华夏文化颇有研究的大美女。她的茶道一绝,待会如果有缘,兴许能讨得她一杯香茶喝。”

    “女人?”庄重愣了。

    他一直想象吉科的总裁是什么样子,脑中也描绘了不少的画面,有英俊挺拔的,有大腹便便的,但是就是没想到竟然是个女人。

    “好了,马上你就见到她了,走吧。”赵凌志说着,往大楼里走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