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84.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一十四章 半月瓦当

第九百一十四章 半月瓦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两人迈入大楼内部,在下来接引的秘书指引下,往总裁办公室而去。

    庄重边走边看,不由感叹这大公司就是大公司,不光职员的素质极高,就连前台接待都美若天仙。

    清一色的洋妞,挺拔的鼻梁,诱惑的红唇,高挑的个子跟波涛汹涌的胸部。而且制服的衣扣还全都解到第二颗,平添了一道靓丽风景。

    庄重一个个扫过去,颇有点想要来这里上班的想法。

    当庄重扫到最后一个接待人员的时候,忽然愣了一下。

    因为庄重认出那人来,却是之前诱杀阮哲那晚,被那几个越南小混混调戏的女孩子。

    当时庄重顺手救了那女孩子,女孩子却是被吓得当场跑掉,连声谢谢都没说。

    庄重那时就对电视剧里英雄救美的情节产生了怀疑,唱着“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泪流满面。

    没想到,今天竟然又在这里遇见了她。

    那姑娘看见庄重,也是愣了下,随即想起来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冲庄重笑笑,看嘴型应该是再说谢谢。似乎在为自己迟来的道谢抱歉。

    庄重也是一笑,冲她招招手,然后上了电梯。

    那姑娘见庄重竟然是总裁的贵客,也是颇为惊讶。不过只是惊讶片刻,旋即低下头,又认真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你跟那姑娘认识?”赵凌志看见刚才一幕,问庄重。

    庄重一笑:“那天晚上帮她教训了几个小流氓,谈不上认识。”

    赵凌志知道庄重说的哪天,也没多问,只是点了点头。

    叮,电梯门打开,停在了24层。秘书引领着赵凌志跟庄重走出电梯,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外。

    推开门,便见一间异常宽敞的办公室出现在眼前。与其说是办公室,倒不如说是一个家。因为这间办公室被布置的颇有一种家的韵味,典雅大方,又简单温暖。庄重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赵叔,不对,现在应该称呼您龙头了。”这时候,坐在办公桌前的一个人站起身,笑道。

    庄重看过去,却见走过来的这个女人约莫四十岁左右,淡色的外套裹身,里面是一件简单的衬衫,白皙的脸蛋跟脖颈在落地窗前显得异常耀眼,好似从云端走来的女神,让人心旌摇曳。

    庄重一瞬间竟然被恍惚到了,他现在也算见过世面的了,女人也见了不少,但是眼前女人的那种气质却是他从未见过的。

    就好像统率众生的西王母,从九天之上施施然下凡而来。

    “楚总客气了。”赵凌志伸出手,轻轻跟女人的手握了一下。

    接着,女人的目光转向庄重,笑吟吟问道:“这便是洪门新任的香火堂堂主?真是少年有为啊。”

    而庄重这时候才从恍惚中惊醒,有些惊慌失措的“呃”一声,算是做了回应。

    那尴尬的模样让女人为之一笑,道:“今天没有外人,不要拘束。”

    说着,引着庄重两人来到落地窗旁边的沙发上。

    “洪门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至于雷豹雷大爷……”女人让赵凌志坐下后,道。

    “那个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就不要再提了。我今天来就纯粹是来讨杯茶水喝的。楚总你可不要吝啬哦。”赵凌志道。

    女人一笑:“赵叔不要这么客气,你还是喊我名字就好了,楚瑜。一口一个楚总,我自己听着都别扭。”

    赵凌志哈哈大笑,道:“好,那就喊你小瑜。”

    赵凌志跟楚瑜似乎已经是老相识,两人谈话间没有任何的隔阂,倒是庄重,自从进来后就有些拘束,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没了一点平常的模样。

    赵凌志只以为庄重是太累了,没有休息够,也不以为意。

    楚瑜却是有些奇怪的看着庄重,不明白这年轻人怎么跟资料里说的不太一样,资料里介绍的可是一个杀伐果断又颇有计谋的年轻人,眼前这个拘谨成这样子,却是没有一点相像。

    “两位稍等,我去拿茶具。”楚瑜说着,走到办公室旁边,从柜子里取出一套茶具。

    然后端着茶具走过来,却是真的要为庄重两人泡一次茶了。

    要知道楚瑜一年也不会给别人泡几次茶,能够让她施展茶艺的,无不是商界大亨或者政界人物。庄重初次来到就能有幸喝到,却也是莫大的荣幸了。

    而楚瑜也感觉有些奇怪,虽然眼前这个年轻人跟自己想象中不一样,甚至觉得他有点名不副实。但是心中却对他讨厌不起来,这种情绪从何而来,连楚瑜也不清楚。

    “半月瓦当?!”本来坐在沙发上的庄重,忽然往前一探身子,惊叫道。

    庄重说的却是楚瑜手中拿着的一个紫砂壶。这是楚瑜用来泡茶的茶壶,也是楚瑜最为喜欢的一个茶壶。

    “你认得此物?”楚瑜倒是颇感意外。

    “半月瓦当可是名器,我自然认得。”庄重一笑,终于不那么拘束了。“此壶仿汉瓦当,为半月瓦当壶,把梢铭:彭年,底印:阿曼陀室。乃是著名制壶大家陈曼生所制。壶身铭文正面为阳文铁线小楷:“延年”二字,取瓦当文。背面为阴文:不求其全,乃能延年,饮之甘泉,曼生铭。陈曼生制此壶用来警示世人:凡事,全则半,半则全,欲求十全十美反而不及,无为而为,反倒有益,退一步海阔天空,曲则全,枉则直。极富人生处世之哲理。”

    听到庄重的话,楚瑜眼睛一亮,她之所以喜欢这个半月瓦当壶,就是因为这个壶上的铭文,以及这个壶的特殊造型。

    半月瓦当壶乃是瓦当形体,造型奇古,泥片镶接,构思巧妙。壶钮设计与壶身浑然一体,线条分明,做工精细,古韵盎然。此壶极具乡土气息,紫砂壶简洁大方,纯真无华、凝重朴净的个性尽显其中。可谓大方之家,美轮美奂。

    当时楚瑜可是花了极大价钱才拿下这个壶,许多人还为此不值,认为楚瑜买亏了。但是他们却哪里知道能买到合自己心意的东西永远不亏。

    据说另有一半月壶铭曰:月满则亏,置之座右,以为我规。此皆是取月半而不盈的形态,很合乎儒家中庸之道:空则斜,中则正,满则倾,虚涵守中,才是为人处世养生延年之道。

    “其实这壶还有一半,我却是在一位长辈手里见过。”庄重又笑道。

    楚瑜一听,刚刚想到这件事呢,庄重却是说了出来。顿时心中一动,道:“敢问那位长辈是谁?可有转让之意?”

    楚瑜早年曾遍寻另一半那只壶,却是遍寻无果,只能无奈放弃,没想到今天竟然听庄重说见过另一只,当即动了收购心思。即便花再大的价钱也在所不惜。

    谁知,庄重却笑着摇了摇头:“且不说那位长辈不会卖,便是买来又能怎么样?那还是半月壶吗?半月,半月,月满则无趣了。”

    楚瑜微微愣了下,随即也是笑了:“说的是,倒是我着相了。能够得到一半已经是上天眷顾,太贪得无厌怕会遭天谴。小哥点醒的是。两位稍等。”

    楚瑜看庄重一眼,没想到庄重虽然年轻,对于禅理倒是感悟颇深。

    楚瑜却是不知道庄重成长于什么环境,从小在木鱼声中长大,就算是再蠢都能胡诌几句禅理。而庄重所说的另外一把半月壶,却正是禅心大师所藏。禅心大师平时喝茶都用那壶,养了数十年,宝贵的紧,怎么会出售?

    楚瑜说完,便不再言语,脸上一片风轻云淡,进入了茶道中的宁静状态。

    茶道是茶艺与精神的结合,并通过茶艺表现精神。兴于唐代,盛于宋、明代,衰于清代。中国茶道的主要内容讲究五境之美,即茶叶、茶水、火候、茶具、环境。

    茶道要遵循一定的法则。唐代为克服九难,即造、别、器、火、水、炙、末、煮、饮。宋代为三点与三不点品茶,22三点22为新茶、甘泉、洁器为一,天气好为一,风流儒雅、气味相投的佳客为一。

    楚瑜的这间办公室风水极佳,却是一个茶道的上佳场所,而且用的也是特意空运而来的山泉水。唯一所缺的大概就是风流儒雅、气味相投的佳客了。

    庄重顶多能当得上一个风流,跟儒雅却是毫不沾边。

    茶艺极为复杂,楚瑜所用的是盛行于华夏南方的功夫茶道。

    只见楚瑜纤纤素手拿起一个茶杯,注入水轻轻晃动。这却是叫做温茶器。

    泡茶前先将沸水注入盖碗或茶壶,一来有清洁茶具之效能,二来能提高茶具之温度令其完全发挥茶叶之色、香,味的本质。

    接着便是清洁杯子跟置茶。一般投茶量则视乎所冲泡之茶类与及个人之口味。楚瑜只是轻轻一抖,便见不多不少正好覆盖壶底的茶叶注入,这一手却是颇见功夫,让庄重叫一声好。

    之后便是注水。注水时最重要是注意水温,因为不同的茶叶要不同的水温,如要降温则可能要用公道杯降温。注水于盖杯时可高冲,使茶叶滚动。注水于茶壶时切忌太速,以致茶叶冲出壶外。注入沸水后,高温会令茶壶产生泡沫,可用茶壶盖轻轻抹去。

    楚瑜不紧不慢作完这一步,恍若凌波仙子,给人一种美轮美奂的感觉。

    “稍等。”注水之后便是浸泡,楚瑜笑道。

    数分钟后,却见楚瑜先将茶杯整齐排列,以打圈式倒茶。这种倒茶的方式很有讲究,叫作关公巡城,楚瑜的手法极为老练,手腕一抖,每个茶杯便都平均注满,不多不少。

    而在壶中水将尽的直到只剩下点滴的时候,楚瑜依旧平均滴下,使每杯的茶色及茶味浓度亦能相等。这也有一个讲究,叫做韩信点兵,取的是多多益善的意思,让客人能够多喝一滴。

    “两位,请品尝。”楚瑜放下手中的半月瓦当,笑吟吟对庄重跟赵凌志道。

    庄重跟赵凌志对视一眼,都看出两人眼中亟不可待的样子,同时一笑,端起茶杯就喝。

    而两人喝茶的架势却是当即判断出谁更加懂茶道一些。

    看着赵凌志一口闷,如同喝酒般的架势,楚瑜只是摇头微笑,颇有种牛嚼牡丹的可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