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86.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一十五章 何必委曲而求全?
    品茶饮茶按饮茶方式不同,可分为:品茶、喝茶、饮茶、灌茶四种。

    赵凌志这种一口全闷的方式,说好听点是饮茶,难听点则是灌了。

    放在酒桌上,灌是豪爽,而喝茶之时还如此,未免有失雅趣。

    相反庄重,却是不疾不徐,先是将茶杯端到眼前,用眼睛扫视着茶汤,似乎在观察一幅美妙的山水画。

    楚瑜不由点点头,庄重这才能称得上“品茶”两字。看来这个年轻人刚才不过是初出江湖的拘谨,一熟悉后便展现出远超普通年轻人的素养来了。

    庄重端着茶杯细看片刻,旋即抬起头冲楚瑜一笑,道:“好茶。”

    楚瑜有心考校庄重,不由问道:“好在何处?”

    庄重不慌不忙,回答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乃是华夏祁红,乃是红茶之中的皇后。上品红茶无非是从外形、色泽、香气、汤色、滋味、叶底六方面来判断。外形条索紧细、匀齐者为上;色泽乌黑油润,芽尖呈金黄色者为上;香气则根据不同品种有细分,小种红茶有松烟香,工夫红茶有糖香,川红有桔糖香。而祁红则是兰花跟果香。香味我想也不用多说了,已经沁入心脾了;汤色红艳,碗沿有明亮金圈,冷却后有“冷浑浊”现象。这种却是上品红茶的独有特征,方才我便是在观察这一点,此茶的金圈殷然,整碗茶恍若斜阳余晖,让人沉醉,自然是极好的。剩下的两点,滋味跟叶底。茶汤滋味醇厚、鲜甜者为上,芽叶齐整均匀,柔软厚实,色泽红亮鲜活者为上。却是需要我品过后再评。”

    “说得好!没想到现在还有年轻人懂这些,倒是颇出我预料。”楚瑜本以为庄重只是随便讲讲,没想到一下子讲出来如此细致的言语。

    她却是不知道,祁门红茶的产地距离清平山不过百多公里,两省本来便接壤。禅心大师本着就近原则一直饮用的便是祁门红茶。庄重耳濡目染之下,也是没少喝。当然,都是被方寸怂恿,从禅心大师那里偷来的。至于禅心大师的另外一把半月壶,庄重也没少偷偷用过。

    “过奖了。”庄重举杯致谢,然后不再言语,开始品茗。

    祁门红茶的品鉴自有一套缛节,俗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庄重接触的多了,对于这些也是掌握了一些。

    祁门红茶第一泡是不喝的,将开水加入壶中泡一分钟之后,趁机洗杯,将水倒掉即可。这个之前楚瑜已经做过了,庄重却是没必要再重复一遍,现在他手里捧着的已经是第二杯的茶水。

    只见庄重从桌上拿起另外一个茶杯,品茗杯。用右手将品茗杯反过来盖在闻香杯上,右手大拇指放在品茗杯杯底上,食指放在闻香杯杯底,翻转一圈。这个叫做鲤鱼跳龙门。

    接着左手扶住品茗杯杯底,右手将闻香杯从品茗杯中提起,并沿杯口转一圈,做出“游山玩水”的意境。

    作完这一套,庄重才将闻香杯放在左手掌,杯口朝下,旋转90度,杯口对着自己,用大拇指捂着杯口,放在鼻子下方,细闻幽香。

    但觉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显然楚瑜所用的是祁红特茗,无论是叶片还是香气都远超庄重所曾喝过的祁红茶叶。禅心大师虽然用的是价值连城的半月紫砂壶,喝的却是普罗大众都喝得起的普通祁红。

    闻香完毕,庄重方才端起茶杯缓缓喝起来。

    而旁边错愕看着庄重的赵凌志,已经是目瞪口呆了,他一杯茶早已下肚,庄重鼓捣了这么半天,竟然才开始喝。不过看庄重的样子以及楚瑜受用的表情,似乎庄重做的很对。赵凌志不由暗道幸亏带庄重来了,不然就丢人了。

    三个口是一个品字,所以品茶要做三口喝,仔细品尝,探知茶中甘味。

    庄重徐徐喝了三小口,在舌尖上品匝一圈,方才恋恋不舍的咽了下去。

    然后闭眼,恍似在回味,片刻后庄重才缓缓睁开眼睛,道:“滋味甘鲜醇厚,香气清香特久,似花、似果、似蜜、似幽兰。喝过您这一杯茶之后,才深感自己以前喝的全都是白开水啊。”

    庄重表情真挚,脸上全都是遗憾跟回味之色。却是毫无节操的将禅心大师给卖了。虽然禅心大师用的都是普通祁红,但是禅心大师的泡茶手艺自带几分禅意,佛殿檀香里熏染出来的祁红绝对不比楚瑜的差。可是庄重就硬是昧着良心诋毁禅心大师,夸赞楚瑜。如果让禅心大师知道,一定又让庄重去面壁三个月了。理由嘛,自然是出家人不打诳语!

    其实就连庄重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违心的话来,就是心中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要哄眼前这个女人开心。她开心,庄重自然就开心了。

    果然,听着庄重的评语,看着庄重的表情,楚瑜开心的笑了。

    这些年来没少人夸赞她的茶艺,但是她都是礼貌的谦虚道谢,从没像今天这样坦然接受。

    “楚总如此喜欢祁门红茶,想必是有原因的吧?我且大胆的猜一下,楚总是不是故乡便在祁红产地?”庄重放下茶杯,笑道。

    祁红由皖省汉族茶农创制于光绪年间,但史籍记载最早可追溯至唐朝陆羽的茶经。产于皖省祁门、东至、贵池、石台、黟县,以及浮梁一带。庄重之所以猜测楚瑜是皖省之人,还是从楚瑜自身经济状况推断出来的。

    楚瑜作为吉科集团的总裁,财富根本不是常人能够想象,也许普通人看来她喝祁红已经能配得上她的身份了。但是庄重却深知,祁红这些年来早已式微,跟顶端茶叶价格已经有了相当差距。

    比如这些年热炒的普洱茶,一饼能炒到50万以上。祁红呢,最贵的也不过几千元。几千元,就连国内的土豪们都看不上这种茶叶了,不弄点普洱喝都显得掉价。何况国外的这些大富豪呢?何况普洱还有收藏价值。

    除非楚瑜对于祁红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才会始终选择这种茶叶。还有一点就是,楚瑜的这个半月瓦当壶乃是朱泥所制,紫砂壶讲究一壶一茶。一个壶基本上一辈子就只能泡那一种茶,不能相互使用,不然便会窜味。而不同的紫砂泥也适合不同的茶叶,半月瓦当最适合的则是铁观音。楚瑜却用它来泡祁红,显然也是有特别原因的。

    综上所述,庄重得出了楚瑜是皖省人的结论。

    啪啪,楚瑜听了庄重的话,情不自禁鼓起掌来:“果然是少年老成,这般洞察力就连许多商界大亨都未必有,没想到却被你一个年轻人发现了。没错,我故乡便是华夏皖省,而我在年轻时候便选择了出国闯荡,侥幸闯出了一点成绩。”

    “楚总过谦了,如果您这还是一点成绩,那许多人就连活着都羞愧了。”庄重道。

    楚瑜则呵呵一笑,端起半月瓦当再次将赵凌志跟庄重的茶杯补满。

    闲话说完,楚瑜却是神色一正,跟赵凌志谈起了有关洪门的话题。

    “赵叔,你们前段日子的突袭行动很成功,不知道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在越南帮控制的那块地盘上,可是有几家相当不错的写字楼。”楚瑜问道。

    赵凌志今天之所以来,一是跟楚瑜叙叙旧,二就是前来讨论这个问题了。

    越南帮的地盘虽然打了下来,但是后续的开发利用却是一大问题,洪门许多人都是只会打打杀杀,做生意毫无头脑,而越南帮一倒,他们控制的几个公司就没了法人。洪门托关系将其据为己有之后,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难不成就租出去年年收房租?

    “这也是我今天来的一个目的。敢问楚总有何高招?”赵凌志请教道。

    “我的办法自然还是老样子,你们将那几栋楼折算成干股给我,然后我再安排人进行评估,看看投资什么比较赚钱,年底进行分红。”楚瑜道。

    这却是吉科集团跟洪门一贯的合作方式,赵凌志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那好,我会尽快安排人处理这件事情。另外还有过段时间我可能有个项目需要点人手,届时恐怕要赵叔鼎力相助。”楚瑜道。

    “不是问题,咱们洪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手。从最底层马仔到双花红棍,全都任你调遣。实在不行,你把庄重带去也可以啊。庄重可是暗劲二重的大高手,阮哲都死在他手里。”赵凌志哈哈一笑,拍着庄重肩膀道。

    “阮哲是他杀死的?”楚瑜一下被震撼到了。虽然她对功夫不甚精通,但是阮哲的厉害她是知道的。当初阮哲刚来旧金山,就连扫十几家拳馆,打的旧金山的拳馆没有一个不服气的。那时候楚瑜才知道了暗劲这个词语,同时也知道了暗劲三重是什么样的存在。

    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将阮哲击杀了。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楚瑜定定看着庄重,似乎在看庄重到底厉害在哪里。然而不知为什么,才看了几秒钟,楚瑜忽然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让她惶惶不安起来。

    楚瑜慌忙转头,不敢再看,却是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是怎么了,今天为何频频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失态。

    慌乱的楚瑜,不由自主的提起半月瓦当,将剩下的茶水全都浇在了茶盘之上。

    这些茶水已经变凉,却是没有再喝的价值了,只能倒掉。而茶盘便是用来承载这些的,在茶盘的下面有一个盛水的空间,极为方便。

    茶盘的种类很多,楚瑜的这个茶盘是木质的。庄重搭眼一看,便看出了是什么木头。却是木中的王者,小叶紫檀。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小叶紫檀,茶盘的表面有瘿有瘤,连在一起构建成一幅写意山水。那连绵不断的水波纹则正好就是一条河。如此将紫檀的几种纹理特征全都恰如其分的运用在一张茶盘上,实属难得。由此也能想象得到这个茶盘的价值。

    只是……庄重看着已然有些乌黑的小叶紫檀,不免摇了摇头。

    小叶紫檀这木材最为怕水,它能顶住岁月的侵蚀,能够将灰尘化为黑漆古的包浆,但是唯一无法战胜的就是水。浸水之后小叶紫檀就会发乌,变成一团的黑泥巴。

    楚瑜为了半月瓦当而损毁了小叶紫檀,却是对小叶紫檀有些不公了。

    见庄重摇头,楚瑜不禁惊诧的问道:“是我哪里做的不对吗?”

    她却是以为自己的茶艺哪里出了问题呢。

    庄重犹豫一下,想着自己当不当讲,讲了会不会惹得楚瑜不痛快。

    不过随即,庄重还是决定说出来:“半月乃是委屈,紫檀又何尝不是委屈?何为为了半月的求全而委屈紫檀?”

    何必委屈而求全?

    这话就像是一道闪电,瞬间击中楚瑜,让她持着半月瓦当的手蓦然顿在空中。她脸色微白,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整个人的精神都显现出一种呆滞无力来。

    当,楚瑜无意识的将半月瓦当放回茶盘,却是一不小心磕在了茶盘边缘,半月瓦当顿时脱手往地面摔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