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90.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一十七章 记忆
    庄重啧啧两声,看来洪门的名头在旧金山还是很好使的嘛。自己以后是不是也要狐假虎威一下?

    “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次。”安德莉亚也听到了刚才赵凌志的话,也是震惊了。她没料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是洪门的人。

    “不客气。对了,那家伙叫什么?为什么要纠缠你?”庄重问道。

    “他叫亚伯,其实是我因为欠了他一笔钱,到期了没能还上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安德莉亚说道。

    “鸭脖?精武鸭脖还是久久鸭脖?”庄重听了,不禁愣了下。

    “啊?”面对庄重的调侃,安德莉亚却是听不懂。作为一个没去过华夏的外国人,是听不明白鸭脖到底是什么玩意的。

    “没事。你欠他多少钱?我替你还。”庄重豪爽的道。“不过别多心,我没什么非分之想。我是有条件的,我准备成立一家电影公司,需要你这种既精通汉语又有经验的接待。这些钱就算提前预支你的工资,怎么样?”

    听了庄重的话,安德莉亚有一些犹豫:“我母亲这两年一直身体不太好,所以断断续续借了九万美金左右,我一直在努力还,可是他故意将时间缩短,逼迫我还钱,我还不上就不断骚扰我……”

    却是一个常见的狗血故事,但是又切切实实的发生在这世界每一个角落。贫贱夫妻百事哀,不止是夫妻,只要是人,在贫穷面前都会变得异常悲哀……

    “至于工作的事情,楚总对我很好的,我现在离开怕是吉科集团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前台……”安德莉亚又道。

    吉科集团的前台对语言跟相貌要求很高,确实不太好找。

    “没关系,我的公司一时半会还开不起来,怕是得一年后才能有进展,你可以先在吉科工作着,顺便交接一下。等我需要你的时候,会通知你的。”庄重摆摆手,说。

    “那我就太谢谢你了!”安德莉亚解决了一个心头的大忧患,不禁喜笑颜开,对庄重道。

    “不客气,你是现在要钱,还是我回头转给你?”庄重问道。

    九万美金不过是六十万左右,六十万对庄重来说并不多,但是想要找到一个精通多国语言的接待,那就难了,何况还是一个大美女。

    “现在给我吧。我想尽快解决这件事情。”安德莉亚道。“如果可以,我想邀请你去我家做客,吃一顿便饭,算是表达我的谢意。顺便也让你看看我家房子地址,我给你写一张房子抵押借条。”

    安德莉亚倒是实在,选择了以房子为抵押。

    庄重本来拒绝的,但是耐不住安德莉亚坚持,如果庄重不肯接受,就不要庄重的钱。

    无奈,庄重只好答应了安德莉亚的请求。

    赵凌志见庄重美人有约,不由呵呵一笑,说:“庄重,你去吧。钱够吗?我让微微给你转过去。”

    庄重谢过赵凌志,道:“够的,要是连个员工的钱都发不起,我干脆也别开什么电影公司了。”

    “那就好,我先走一步。你自己小心点,我看那个叫什么鸭脖的未必会善罢甘休。”赵凌志提醒庄重道。

    庄重点点头:“好的,我会注意。不过我不欺负他就不错了,他想欺负我怕是不太容易。”

    赵凌志一想也是,这旧金山能够欺负庄重的怕是还没几个人。于是放心的离去。

    而庄重则就近兑换了十万美金,自己留下一万,余下的九万给了安德莉亚。

    然后两人趁着公司午间休息的时间,去了安德莉亚家里。

    当庄重来到安德莉亚家中的时候,庄重微微震惊了一下。

    因为庄重没想到,安德莉亚竟然居住在这个地方。

    只见一片原始森林绵延过去,形成一个壮观的森林景观,整个森林的树木都是红木,非常的漂亮。只是路有些难走,汽车在路上连续走了好久,才到达,出租车司机如果没有安德莉亚的指点,差点就错过了拐弯路口。由此可见这地方的偏僻。

    安德莉亚见庄重看窗外的风景,不由主动介绍起来:“这是旧金山红木森林,十九世纪在美国掀起一股大片砍伐沿海森林热潮,当时这块红木林是国会议员的守猎俱乐部,当地一位叫williamkent花了45000美金把这片红木林买了下来,并把它捐献给了联邦政府,总统罗斯福签令宣布这片森林为自然保护区,提案以kent命名这个保护区,但kent谦虚地执意要以环保者johnmuir的姓氏命名了这片红木林。所以这片红木森林就叫做muirwoods,而不是redwoods。”

    庄重点点头,虽然他根本没听懂安德莉亚最后说的两个词语到底什么区别。

    终于,一阵颠簸之后,出租车停在了森林边缘的一处空地旁边。

    这里有一个简易的社区,不过人并不多,只有十几户人家,房子也很普通,甚至都没有花园跟车库。或许,这里多数人都是不需要车库的。

    唯独例外的是,在中间位置,有一栋房子的前面种植着一大片的鸢尾花。花朵散发着淡淡的芳香,虽然清淡,但是隔着老远也能闻到那种淡香。

    看着那片鸢尾花,庄重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一件事。

    之前庄重在寻找身世下落的时候,曾经追寻到一个公证员时候断了线索。再也找不到那个叫做杰西卡的公证员。

    而庄重曾经去过杰西卡旧房,那里也种植着一片鸢尾花。当时庄重还当场起了一卦,卦辞将拨云见日该你出现。

    难道……

    庄重想着,立马问道:“安德莉亚,我想问下你母亲是不是叫做杰西卡?”

    “啊?你怎么会知道我母亲的名字?”安德莉亚愣了下,诧异的道。

    “我猜的。”庄重不由一笑。

    果然正应了卦辞那句话,拨云见日该你出现!庄重今天如果没有顺手帮助安德莉亚一下,就绝对不可能找到杰西卡。这便是冥冥中的机缘,这便是无论佛道都教人向善的原因。善果多,便机缘多。

    “这也能猜到?你好厉害。”安德莉亚信以为真,一边说着,一边领着庄重往那栋鸢尾花房子走去。

    房子有些破旧,不过却被打理的很干净。推开门,安德莉亚高声叫道:“妈妈,我回来了。来客人了,家里还有菜吗?”

    不一会,便听卧室内响起一个声音:“是吗?谁啊?菜不多了,我待会去买一些。”

    接着便见卧室门推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妇人出现在门前。

    那妇人显然就是安德莉亚的母亲,杰西卡了。

    杰西卡看到庄重,没想到会是一个华夏人。不过紧接着就笑道:“欢迎欢迎,安德莉亚你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准备一下。”

    “我也是凑巧遇见的。没关系,我去买点菜,马上就回来。庄重你等下哦。”安德莉亚说着,转身就往外走去。

    杰西卡则埋怨着:“这孩子,也不知道先招待客人坐下。冰箱里有饮料,麻烦你自己拿下。我这身体不太方便。”

    杰西卡却是用英文说道。

    庄重两眼一抹黑,根本听不懂,只是零碎的听懂了几个单词,根据杰西卡的动作猜测出来应该是让他坐下。

    于是庄重坐下来,道一声:“谢谢。”

    接着便盯着杰西卡看起来,杰西卡正被女儿这个朋友看的有点发慌,却听庄重忽然开口了:“你是不是做过公证员?”

    “what?”杰西卡听庄重说的是汉语,不禁纳闷道。

    庄重见状,干脆直接从身上拿出来了那张公证证明,递给了杰西卡。

    杰西卡疑惑的接过一看,半晌,忽然恍然大悟的点头道:“对,这是我公证过的。”

    这句话庄重却是听懂了,瞬间庄重变得神情激动。

    从香江到瑞士,又从瑞士到旧金山。差点以为线索断掉再也找不到了,没想到今天误打误撞终于又将线索给接上了。

    见杰西卡承认这是她经手的证明,庄重赶紧摸出手机,切换到翻译界面,按照以前跟卢卡老爸交流的方式,跟杰西卡交流起来。

    “你知道当时来办这个证明的人是谁吗?”

    杰西卡接过手机,却是摇了摇头,然后打了一行字给庄重。

    “时间太久了,早忘了。抱歉。”

    庄重不禁有些失望,又写道:“那你还记得那人的模样吗?哪怕一点特征也行。”

    谁料到,杰西卡仍旧摇了摇头,表示真的不记得了。她当年经手办理的这种证明不下几十万份,想要从几十万份里回想起来,无异于大海捞针。

    庄重一下变得极其失望,难道线索又要断在这里?

    杰西卡看着庄重那失望的表情,也是颇为抱歉,拍拍庄重的手,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上帝保佑你。”

    庄重勉强笑了笑,却是没说什么。

    之后两人就陷入了沉默之中,语言不通使得两人根本无法交流,更何况庄重现在也没心情说什么。

    而说很快就会回来的杰西卡,却是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都没能回来,这不禁也让杰西卡疑惑起来。

    她皱皱眉头,然后驱动轮椅要走到窗前去看看,但是在她到达窗台扒着窗台往外看的时候,却是不小心将窗台上的一个玻璃瓶碰到在地。

    玻璃瓶落地发出清脆的声音,溅了一地的碎玻璃。

    庄重赶紧走过去,见杰西卡没事,这才松口气。然后去找东西打扫了。

    而杰西卡则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脑中忽然有一个沉寂许久的回忆片段浮现,随着地上玻璃的反光,逐渐变得越来越清晰,一如那天她看见那人之时的惊艳……

    “庄!庄!”杰西卡回过神来,冲庄重大叫道。

    庄重还以为杰西卡出什么事情了呢,慌忙跑过来问道:“怎么了?”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那个人来了!”杰西卡笑着,冲庄重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