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91.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一十八章 半月佩
    “真的?”庄重顿时喜出望外。

    刚刚杰西卡还说完全没印象了,没想到打碎一个玻璃瓶就想了起来。早知道如此,庄重就给杰西卡准备上百八十个玻璃瓶,让她打着玩了。

    “真的。”对庄重的喜悦感同身受,杰西卡也是露出一抹久违的笑容。虽然她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要追问这件事情。

    “我记得当时是下午,我刚刚帮助一对夫妇作完财产公证。你知道,在我们国家夫妻之间这么做是很平常的。我做完之后刚刚想要去倒杯水休息一下,没想到这时候忽然从门口走进来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她穿的很简单,就是超市里能够买到的最普通的衣服,但是不知为什么穿在她身上,却有一种让人无法形容的气质。我头一次觉得原来东方女人是这么的美丽,之前我可是很为我们国家的美女自豪的,呵呵……”

    杰西卡喃喃说着,而庄重就用手机里的语音助手录制并翻译,虽然有些话无法做到同步翻译,而且有些模糊。但是大致上还是能够听懂的。

    “她走进门之后,径自往我这边走来,我只好放下手中的水杯,决定先帮她办理完业务再说。于是我问她是不是需要办理什么业务。她的英文说的很标准,就像是从小生活在美国一般。但是在后来短暂的交谈中,我得知她才来到美国不到两年,竟然能够说出那么一口流利的语言了。我想她不止漂亮还很聪明,据说华夏人都很聪明,跟犹太人差不多。看来是真的。”

    说到这里,杰西卡看了庄重一眼,似乎在想庄重是不是也那么聪明。

    不过接着杰西卡又继续讲起来:“她告诉我,她想将一把钥匙公证,钥匙以及包括钥匙所能打开的东西,都将属于她想要给予的那个人。但是东西到底是什么,她没说,我也没发问。因为这是客户的秘密。于是我按照她说的,帮她做好了公证文件,然后签好字盖好章。她非常高兴的对我说了声谢谢,就像是了却了一件心事一般,本来有点忧郁的脸上出现丝丝轻松之情。我也替她高兴,毕竟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不该有忧愁的。做好一切之后,她跟我握手告辞。但是在拿回公证文件的时候,她不小心将我放在桌子边缘的杯子碰掉打碎了。她显得有些抱歉,然后弯腰去捡。就像是刚才玻璃瓶摔碎的情形一样,只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弯下腰了……”

    杰西卡脸上闪过一抹悲伤,她的病已经好几年了,却是很难治好了。下辈子注定只能在轮椅上渡过了。

    不过杰西卡随即就调整好心态,道:“其实要说她的模样,我只在心中留下了一个很美的印象,真要让我讲具体哪里漂亮,我还讲不出来。我记起的是另外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

    “一个玉佩。她在弯腰的时候,一个玉佩从她的衣服里露了出来。那是一块半月形状的白色玉佩,形状很特别。因为我也见过不少来自华夏的玉佩,大都是圆形的,据说是因为你们讲究花好月圆,讲究团圆。可是她的玉佩却是只有一半,就像是被掰开的半月,很奇怪,却很漂亮,在阳光下闪烁着凝脂般的光芒。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那段时间,我很长时间都想要买到一个同样的玉佩,但是跑遍了旧金山的华夏商店,都没能找到,也就作罢了。因为成为一个遗憾,所以也就记住了。”

    “半月玉佩?”庄重皱皱眉。

    玉佩这个东西在华夏实在是太多了,许多人都会佩戴一个,不管是真是假。按照杰西卡说的,在阳光下能够散发出凝脂白的玉佩,应该是和田羊脂玉。和田玉在阳光下不是透明的,而是微透,更多的是看到玉器表面的凝脂白。不过这也无法提供太多的依据,一块和田羊脂玉价格不低,却也没高到哪里去,何况还是一个半月形状的,用料不多。

    但是正如杰西卡所说,在华夏,圆形的玉器是有特殊意义的,半月的出产很少,除非是买家特别要求。这个范围却是缩小了不少,如果庄重发现佩戴类似玉器的人,应该能立马发现。

    “谢谢你,帮了我很大忙。”庄重诚挚的对杰西卡道。

    “不用谢,我也没帮上什么,如果我不被这疾病困扰,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的话,兴许我就能记起那人的具体模样来。要知道我年轻时候可是我们公证处头脑最好的公证员,只是疾病折磨的我精神不佳,记忆力也是不好了。”杰西卡有些抱歉的说道。

    庄重看看杰西卡的身体,再看看她已经无法动作的下半身,不由问道:“您这病是搬到这边来之后才得的吧?”

    “对啊,安德莉亚都跟你说了?”杰西卡回答道。

    庄重一笑,没告诉杰西卡是自己猜的。红木森林这边景色不错,但是为什么居住的人并不多?按理说那些富豪们更加喜欢住在这里才对。一方面是因为交通不便,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里有些湿冷。

    就好比国内极力推崇的海景房,一个个被炒上天价,但是当地的居民却从来不买,也不住。为什么?就因为海边湿气大,人类长期居住在那种房子里早晚会得关节疾病。世代生活在海边的当地人早就知悉了这一点,所以房子都会建的远离海边。而那些并不知情的内陆人,却被开发商忽悠着趋之若鹜,花着高价买下未来生命的隐患。

    杰西卡所处的这个地域也是如此,只有十几户人家居住在这里。而杰西卡的风湿类疾病显然也是因此而得。

    如果发现的早,而且早点搬离这里,兴许还能治愈。但是最终越拖越严重,导致了杰西卡现在这种瘫痪的后果。

    庄重叹口气,想想也是够为难安德莉亚的了。一个女孩子硬生生扛起一个家庭,怪不得她会借了那么多钱。只可惜,九万美金看着不少,却是远远不够,因为这个病本身就是一个无底洞……

    类风湿性关节炎是常见病之一。是一种病因未明,以关节炎症为主的慢性反复发作的全身性疾病。早期有游走性关节疼痛,肿胀和功能障碍。晚期则表现为关节僵硬和畸形,功能丧失,导致残疾。

    而最为折磨人的是,这种病具有长期性,关节肿胀此消彼起,关节疼痛此重彼轻。关节炎症此燃彼伏,缠绵岁月。若不能控制或治愈,终将导致残废。就如杰西卡现在这般模样。

    据庄重所知,这种疾病国内外都没有什么好办法,国外无非是进行一些手术跟药物治疗,但是效果都不是很好。美国还有一个专门治疗风湿类疾病的协会,由此可见这种疾病治愈之困难。

    而中医大多是从提高免疫系统和滋补肝肾着手全面调理,配合调和脾胃,去风通络,活血散寒,消肿止痛。可是也起效不大。

    除非,从年轻时候就开始练习内家拳,将气血练到随心所欲的地步,就能四肢通达,气血无碍了。但是明显杰西卡已经过了练拳的年龄,不可能了。

    庄重道一声“得罪”,然后用手轻轻敲了下杰西卡的膝盖,杰西卡却是毫无反应。庄重不禁摇摇头,病情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按照常规医学手段是肯定无法治疗了。

    但是庄重感激杰西卡提供的信息,总想着要做些什么,他直愣愣想了半晌,忽然脑中出现一道灵光。

    或许利用风水能够产生奇效也未可知。其实杰西卡的症状跟赵微微的三阴绝脉很像,都是因为阴气阻塞了气血而导致的。之前庄重曾经利用风水帮助赵微微暂时改善了体质,杰西卡的病情可比三阴绝脉简单多了,将赵微微那个风水格局拿过来,兴许能用。

    只要再配合一门内家拳功法,想必能够产生效果。

    想着,庄重不由站起身,跟杰西卡说道:“杰西卡,我有一门华夏功夫要教给你,或许能够对你的疾病有些效果,你想学吗?”

    杰西卡愣了下,虽然没说,但是那目光却表示怀疑。

    庄重笑了笑,道:“没关系,又不是吃药,练一下没什么的,一旦产生效果你就能站起来帮助安德莉亚了,那样她就不需要这么辛苦了。”

    听庄重这么说,杰西卡迅速点了点头,同意了。

    于是庄重拿过杰西卡的手机,打开摄像功能,然后演示起来。

    这是庄重将几种内家拳功夫综合之下,临时创造出来的功夫,主要就是活跃气血,将气血运送向下肢。

    一套拳法演示完毕,庄重示意杰西卡自己按照手机里录制的学习。他出门去看看安德莉亚。

    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安德莉亚却是还没回来,也不知道怎么了。

    问明附近市场的位置,庄重跟杰西卡告别,向那个市场走去。

    在美国许多地区也都是有农贸市场存在的,并不是只有超市。红木森林的周边,便有一个规模还可以的农贸市场,因为这里有一些附近出产的菌类,所以一些远处的居民也会驱车来这里购买。

    庄重边打听着边走,很快就找到了农贸市场。

    路程并不远,庄重只走了十分钟就到了,就算是安德莉亚走的慢,半个多小时也应该回去了,除非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走近,便见一个类似国内菜市场的三角拉膜大棚出现在眼前。这里便是菜市场了,许多摊位摆设在里面,基本上都是蔬菜跟水果,也有一些自制的糕点跟饮料。

    庄重走进去,一个个摊位看着,试图从晃动的人影里找出安德莉亚。但是很遗憾,庄重并没有发现安德莉亚的影子。

    这不禁让庄重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难道那个叫做鸭脖的混蛋劫走了安德莉亚?庄重可不认为安德莉亚还上钱之后,鸭脖就肯放过安德莉亚。

    很明显,鸭脖看上的不是钱,而是安德莉亚的人。

    如果是那样的话,庄重不禁皱了皱眉。自己不介意给鸭脖点永世难忘的教训。

    走着,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喧嚣声,庄重闻声看过去,却见一堆人围在一起,而围着的人中间,似乎有一个身材窈窕的身影,似极安德莉亚。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