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96.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二十章 为什么要逼我

第九百二十章 为什么要逼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远处,庄重跟安德莉亚刚刚走出农贸市场没有两步,却听吱呀一声汽车刹车声,接着从车上跳下几个人。

    庄重定睛一看,不禁蛋疼了。

    妈的刚才还想这家伙怎么没来呢,没想到接着就来了,就像是剧本里早就写好的一样。

    没错,不是别人,正是那位鸭脖先生。

    亚伯一跳下车,就得意洋洋的看向庄重,道:“哟,布鲁斯李的师兄走了?那你可倒霉了哦,这地方可不是洪门的地盘。”

    显然,这小子早就知道了庄重的情况,得知庄重跟赵凌志分开后,他才专程驱车来报仇。

    “亚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这是欠你的九万美金,咱们当面结清。”安德莉亚说着,将庄重给她的钱拿出来,递向亚伯。

    亚伯惊讶的看一眼安德莉亚,随即明白过来:“是这小子给你的吧?没想到嘛,还挺有钱的。不过九万美金貌似不够啊。”

    “不够?为什么不够?当初说好了的,连本带利还你九万美金,你……你怎么能耍赖?”安德莉亚生气的指着亚伯道。

    “你也知道是当初说好的,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现在利率变了,我刚才算了一下,你应该还我二十万美金才对。”亚伯道。

    二十万美金,一下子涨了一倍多,安德莉亚瞬间面色通红,愤怒的看着亚伯,却是无可奈何。

    庄重听罢,却是微微一笑,忽然道:“鸭脖先生,请问下9以14是多少?”

    “啊?9以14……”亚伯猝不及防,登时就大脑转动想要算出这个数字来,但是很遗憾,以他的智商根本做不到这种程度的运算。

    下一刻,亚伯就醒悟过来:“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算什么?”

    “哦,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只是想要证明下你根本就是一个白痴。连9乘14都算不出来,那又是怎么算出来的最新利率呢?敢问你这二十万美金的利息是多少?”

    “……”亚伯傻了。要是问他女人的罩杯是多大,他能说清楚。但是问这么复杂的数学问题,他就完全搞不懂了。二十万美金不过是他随口胡诌的一个数字,又怎么会有一个真正的利率?

    见亚伯吃瘪,安德莉亚愤怒的心情略微好转,笑了起来。

    “笑什么?小婊砸!以为找了一个华夏男人就了不起了?你难道不知道华夏男人那里小,根本就无法满足你吗?想要幸福,那就老实跟本少爷走。绝对让你爽到家!”亚伯恶狠狠道。

    这话说的安德莉亚当即脸色一红,更是平添几分妩媚。

    而庄重则追问着安德莉亚,亚伯刚才说的是什么。

    安德莉亚犹豫一下,却还是老老实实的翻译了,翻译完,脸色变得更加红,有意无意的躲避着庄重。

    庄重听完顿时气坏了。妈蛋,竟然敢侮辱哥作为男人的本钱!

    看着庄重生气的表情,亚伯开心极了。总是被这混蛋欺负,这下终于找到一个攻击点了,而且效果还不错。看那混蛋被气得,显然被自己说中了痛处,哈哈哈哈……

    亚伯开心的笑着,笑的无比开怀。

    只是,他还没笑够,就见庄重忽然往前一步,伸出手掌就在亚伯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接着亚伯就像是一个不倒翁,噗通一下栽倒在地,摔了一个狗吃屎。

    庄重一脸可怜的看着亚伯,摇头道:“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做一个和平主义者就那么难吗?”

    亚伯只觉自己的胸口又被拍了一掌,差点喘不过气来。

    “打,给我打死他!”亚伯生气的对自己几个手下道。

    只是,亚伯的话才刚刚出口,就见庄重早已经抢先一步,啪啪啪几下干净利落的将亚伯带来的几个保镖放倒在地了。

    亚伯愕然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几个保镖,哭了。

    不带这样的,起码让人家出个场啊!

    远处老人则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还时不时点头,似乎对庄重的所作所为十分的赞赏。

    “你……你不要嚣张!警车马上就到了,你这个故意伤害人的洪门份子,是逃不掉的!”亚伯指着庄重,道。

    没想到,亚伯竟然还有后手,利用庄重洪门的身份报了警。显然,出警的也是亚伯认识的警察。

    这时候,本来藏在一旁的一个警察叹口气,本来还想等亚伯教训完庄重再去抓人的,没成想亚伯如此的不争气,一下就被人放倒了。

    警察摇摇头,然后上了警车,霎时间警灯闪烁,一辆警车恰到时机的来到了现场。

    “你们来的正好,是他,就是他!洪门份子,不止抢劫,还打人!”亚伯爬起来,指着庄重叫道。

    警察先是冷冷看了庄重一眼,接着二话不说,摆了摆头,示意手下将庄重带走。

    几个手下顿时如狼似虎的扑上来,一把抓住了庄重的胳膊,其中一人还使劲往庄重膝盖上踹去,要让庄重跪倒在地。

    这是美国警方对付罪犯的常用手段,如果你仔细观察过相关视频就会知道,其实非常暴力,而你还是不能有任何反抗行为的,不然即使被当场击毙,警察也不会受到什么处分。

    庄重深知这一点,所以没打算反抗。但是背后两个警察不断的小动作,却是让庄重怒火上涌,脸色一变,就要挣脱两人。

    而为首的警察见庄重想要动手,不禁轻蔑的笑了起来:“你可以试试,我敢保证你不会有第二次动手的机会。”

    他手里拿着一把左轮手枪,缓缓走到庄重面前,将枪管顶在了庄重眉心。

    “动啊,你怎么不动了?freakingchinese!”

    “……”庄重愤怒的盯着那警察,瞬间杀意上身。

    freakingchinese是一个没有太多实质意义的脏话。freaking用于加强语气!代替**ing。美国英语中最能加强语气的是**ing这个词,而这个词是不能随便用的,这个词可以说是最脏的脏话了,于是人们就用另外一个发音近似的词freaking来代替它。相当于中国人说“我艹”说成“我靠”

    所以,freakingchinese就是表达一种相当强烈的语气,硬要翻译成中文的话就是“该死的华夏垃圾”。

    这个词语具有相当强烈的歧视意义,在早期的一些抹黑华夏的电影中经常看到,庄重对此也是略有所知。

    但是没想到今天会被人当着面骂这么一句话。

    这不仅是对庄重的侮辱,还是对所有华夏人的侮辱。所以庄重瞬间动了杀意,而且有些不受控制。

    以前庄重不懂所谓的民族气节是什么,想不通为什么电影里一些人受辱之后会产生那么大的怒气。现在他懂了,异国他乡里唯一可寄托的便是家与国。侮辱家国,便如同侮辱自己。在另一种环境里,这种情绪会被无限放大。

    眼下的庄重便是如此,庄重颤抖着,眼中现出一种冷漠的杀机,看的那警察有些打怵。

    却还是用枪顶着庄重,道:“怎么?你真想动手?信不信我现在就击毙你?”

    谁知,庄重不仅不害怕,还冷冷的一笑,道:“我不信。”

    这话登时让那警察愣住了,他又不能真的毙了庄重。毕竟庄重还没到暴力抗法的地步。

    这一犹豫,却听庄重又说话了:“看来你是不敢开枪了,那不好意思,轮到我了。”

    说着,只见庄重身体一震,本来抓着庄重胳膊的两个警察顿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抛飞,跟墨镜男被抛出去的情形一模一样。

    只是那两个警察摔出去的更远,摔得也更重。

    看着两个警察落地时候的痛苦神色,墨镜男嘴角不由抖了抖。很明显,刚才庄重要是真的下重手,恐怕墨镜男现在还没爬起来。

    这个华夏人究竟是谁,竟然如此的厉害。

    而震飞身后两人之后,庄重手腕一弹,就像是迅疾的眼镜蛇,咬住了为首警察的手腕,然后那警察就感觉手中一空,手里的枪已经到了庄重的手里。

    庄重看他一眼,忽然将枪口顶在了那警察的额头上。

    “不……不要……”那警察被吓坏了,恐慌的叫喊着,没了之前趾高气扬的神气。

    “你猜我会不会开枪?”庄重问道。

    “我……我……”警察快哭了。“我不猜……”

    “没种!既然你不猜,那我告诉你。我,会!”庄重鄙视的看那警察一眼,然后猛的扣动了扳机。

    “啊!”警察瞬间吓得尿裤子了,一下子坐倒在地。

    只是,随着庄重扣动扳机,传来的却是一声咔嚓声,而不是子弹出膛的声音。

    瘫倒在地的警察正疑惑呢,却见六粒子弹从庄重手心掉落。

    “瞧把你吓得,空的。”庄重道。

    却是刚才一瞬间,庄重就已经将左轮里的子弹卸掉了。

    那警察听罢,不禁长舒一口气,但是闻着鼻端传来的尿骚味道,却是又羞又怒,恨恨的看向庄重。

    啪啪啪……

    这时候,却听庄重的身后传来一阵掌声,却是那个老人发出来的。

    只见老人鼓着掌,缓缓走过来。

    “果然好身手。”老人道。

    庄重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看在我的面子上,今天这事情就算过去了,怎么样?”老人见庄重没说话,忽然道。

    只是,庄重还没来得及回答,却听那坐在地上的警察开口了:“过去?怎么可能!他打人又袭警,已经触犯了美国法律,绝对不能放过他!”

    老人本来正等待着庄重回答,没想到被那警察抢先了,不由脸色一变,扫了那警察一眼,道:“他打人犯法,那你勾结高利贷商人就不是犯法了?”

    “你……”警察登时被说的一滞,随后又道。“老头你别多管闲事,不然连你一起抓起来!”

    老人听罢,不禁哈哈笑了起来。

    笑毕,才道:“抓我?好啊。四十年前越军没抓成我,二十年前科索沃军也没抓成我。没想到今天竟然要被自己人抓起来了。真的是棒极了!”

    越军?科索沃军?警察听到这两个词语,一下傻眼了。眼前这老家伙竟然参加过两次战争?参加过那两次战争还活下来的老军人,那军衔已经到了什么程度?警察不敢想象。

    他心里忽然传来隐隐不安,事情似乎变得有些不妙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