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597.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二十一章 退休将军的笑话

第九百二十一章 退休将军的笑话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只是,总有一些人不开眼,总有一些人看不清形势。比如亚伯。

    亚伯一看到援军来到,立马重新变得趾高气扬,即便看到庄重将几个警察打的屁滚尿流,仍然是暗地里开心不已。

    庄重打的越狠,将来收到的惩治也就越严重。他能打的了一个警察,但是打的了一车警察吗?所以,亚伯认定庄重必然会进监狱里捡肥皂。

    但是眼前这个老头竟然跳出来,试图阻止庄重。这不是破坏亚伯的计划吗?

    所以亚伯很生气,亚伯站起来,轻蔑的扫了一眼老人,道:“老头,趁着菜市场没有收摊,赶紧买了菜回家吧。一把老骨头就不要出来装比了,还越战,还科索沃,你怎么不加上伊拉克?”

    亚伯这话说的嘲讽意味十足,说完,他自己都笑了起来。别说,自己这句话说的还真是很有水平。

    只是,老人却无动于衷,就像是在认真回答亚伯的问题一样,道:“因为那时候我已经退休了。”

    “退休?哈哈哈哈,你还真当真了?哪里来的精神病,喂,你们两个是这精神病的家属吧?赶紧拉走,别在这里阻碍本少爷办事!”亚伯笑完,指着墨镜男两人说道。

    墨镜男听了,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庄重他打不过,但是揍个纨绔少爷还是跟玩一样的。

    漫不经心的走到亚伯面前,墨镜男伸出食指冲亚伯勾了勾。

    “干什么?我怕你啊?”亚伯一叉腰,昂头道。

    只是,接下来他就昂不起来了。因为墨镜男一拳挥出,亚伯的脑袋就往后仰去,然后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噗,刹那亚伯鼻血长流,染红了地面。

    “你……你敢打我!我要报警,要把你们都抓起来!”亚伯气急败坏的道。

    他却是忘了,警察就在他身边,下场没比他好到哪里去。

    “真是让人失望的一代。”老人摇摇头,似乎有些意兴阑珊。

    反倒是他看向庄重的目光充满了赞赏,那眼神,巴不得庄重是美帝人民一样。

    “你到底是谁?”终于,地上的警察颤抖着问出了这个问题。

    他已经隐约猜到了点什么,但是还不敢确认。也许,是自己多想了呢?

    “约翰·巴蒂斯。”老人转头,如同当初入伍那年,郑重说出这个声震美国的名字。

    “约……约翰巴蒂斯?”那警察一颤,愣住了。

    这个名字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这是一个流传在无数青少年心中的神话。只是,这些年关于这个神话的消息很少,所以许多人都淡忘了。但是一旦提及到这个名字,人们总是还会由衷的说一句“英雄”。

    从越战到科索沃,时任陆军参谋长的约翰巴蒂斯一直担当着军魂的角色,他年轻时候的故事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新兵。直到后来海军、空军成为主流军队,陆军地位一落千丈,他才退休。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参加伊拉克战争的原因。那时候的伊拉克战争已经几乎不需要陆军指挥了。只是导弹飞机一通炸,然后进驻就行了。

    而更加让人敬佩的是,约翰巴蒂斯在退休后,就选择了将大部分家产捐献,做起了慈善事业。并且成立了一个反战联盟,开始积极为世界的和平而奔走努力。

    最希望和平的,恰恰是这些战争参与者。

    “没错,如假包换。”老人道。

    警察只觉满嘴苦涩,怎么会惹上这么一个人物?虽然约翰巴蒂斯已经不再担任军职了,但是在五角大楼里,曾经当过他手下的兵不计其数,只要他一句话,甚至都会影响到一些决策。

    自己竟然会想要把他带进警局,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那些个大头兵可不会讲理,到时候拆了警局都有可能。

    想到这,警察仿佛看到了自己悲哀的未来,自己一定会被当成替罪羊推到公众面前,用来平息公众的怒火的。届时自己将会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甚至连工作都找不到。

    警察绝望的捂住了脸,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参与到这件事情里来,就因为亚伯给的那一点好处吗?

    亚伯本来还非常愤怒的,但是在听到老人报出名字后,也是傻眼了。

    他再愚蠢,也听过这个老人的传奇故事,甚至,一度眼前这个老人都是他的偶像,做梦都想跟他近距离接触一下。没想到今天真的近距离接触到了偶像,却是以一种异常拙劣的方式。

    “姑娘,你当初借了他多少钱?”这时候,约翰巴蒂斯忽然问安德莉亚道。

    安德莉亚犹豫了一下,道:“六万美金。”

    “来,给我。”约翰巴蒂斯从安德莉亚手里拿过钱,然后数出了六万美金,扔在了亚伯的面前。

    “从此你们两清了,有意见吗?”

    亚伯木然点头,根本就没有了任何敢于说不的勇气。

    约翰巴蒂斯点点头,然后将剩下的钱还给了安德莉亚,轻声道:“以后如果有困难可以找我,不要去招惹这些人。”

    安德莉亚有点懵,“哦”了一声,却是还没反应过来。

    约翰巴蒂斯见状,只是笑了笑,然后厌恶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几个警察,轻叱一声:“滚!”

    语气虽然不重,但是自由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这话如同大赦,让几个警察本来绝望的心看到了一丝希望,当即从地上爬起来,屁滚尿流的走了。

    亚伯其他本事没有,见风使舵的本事还是有的。也是利索的爬起来,上了车就跑了。

    转眼间,方才还喧嚣不已的农贸市场,变得鸦雀无声了。

    庄重就站在一旁看着约翰巴蒂斯处理整件事情,一句话不说。

    “小朋友,怎么不说话?”约翰巴蒂斯注意到庄重态度,笑呵呵问道。

    庄重呵呵一声道:“您都处理完了,我还能说什么?”

    其实庄重是不满的,因为约翰巴蒂斯根本就是在变相包庇了那亚伯还有那几个警察。看似他们丢脸了,但是实质影响并不多。

    似乎看出了庄重的不满,约翰巴蒂斯轻轻道:“其实很多时候暴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暴力的最后往往是什么都得不到。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笑话?”

    “什么笑话?”

    “话说五角大楼近日发现太多的将军了,于是他们提出了提前退休的奖励计划。马上退休的人,让他们允诺给予全额的年金,同时对退休者身上任何两点间的直线距离,每英寸给予一万美金。第一位将军接受了,他要发放津贴的人从他伸长的手量到脚,有六英尺,他拿到了七十二万美金。第二位将军要求从他的头顶量到脚底,有八英寸,他拿到了九十六万美金。第三位将军被问到从哪儿量时,他告诉发放津贴的人说“从我那个顶端量到蛋蛋的底部”。发放津贴的人说好,但建议他最好去给军医商量。军医军医要将军脱下裤子,他照做了。军医将布尺定在将军的老二顶部要量时,我的天啊,他说“你的蛋蛋呢?”你猜那位将军怎么回答?”

    庄重摇摇头。

    约翰巴蒂斯一笑,道:“将军回答说,在越南。”

    在越南,距离确实够远了。也许国防部都给那位将军都不够。

    而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些将军为国家牺牲了什么。

    “虽然这只是一个笑话,但是却残酷无比的反应了现实。战争进行到最后,回头看看往往发现已经不知道当初为何而进行了。而且更加糟糕的是,这时候人们还会发现竟然存在一种比战争更加有效的解决方式。只是,已经没了回头路,只能继续牺牲下去。等战争结束,牺牲已经比所得都要大,而收获的除了悲伤外还有仇恨。你说,值得吗?”约翰巴蒂斯道。

    “不值。”庄重道。

    “是啊,不值。可是在这世界上仍然有无数人为之疯狂。因为他们都只看到了眼前。就像是你,杀了那个警察又能怎么样?心中一时爽了而已。到最后你不得不面临全美的通缉。”

    “那你的意思是,我不如任由他欺负了?”庄重反问道。

    “不,也许你不知道当初我上战场的时候,双脚都是发软的,我抱着枪瑟瑟发抖,直到被赶上战场。面对生死的瞬间,才真正恐惧到忘记了恐惧。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能够足够强大,或许就能结束这一切。所以我后来一直在努力往这个方向走,只可惜,能做到的不多。”约翰巴蒂斯喃喃道。

    庄重听明白了。老头的意思是,当你弱小的时候你可以因为生存而漠视一切。但是当你具备了一定的力量,便应该因为生命而敬畏一切。就像是他后来所作的,反战。而不是一味靠着碾压别人的力量,继续碾压。

    “谢谢。”庄重对约翰巴蒂斯道。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因为你救了我的命。”约翰巴蒂斯一笑,道。

    然后冲庄重挥挥手:“那么,再见了,年轻人。”

    “再见。”庄重也挥手。

    墨镜男跟持枪男神色复杂的看了庄重一眼,随后扶着约翰巴蒂斯远去,就像是一个散步的普通老人。

    时光将他的所有棱角跟硝烟抹去,只剩下了宁静。一如每个人内心最深处的渴望。

    “庄重,我们也走吧。这是剩下的三万美金,还给你。”安德莉亚道。

    庄重摇了摇头:“我们说好了这是你的工资,拿着吧。难道你还想反悔不成?”

    安德莉亚不由脸色一红,辩解道:“当然不是,我不是那种人。好吧,那我先拿着了。谢谢你,庄重。你真是一个好人。”

    “我也这么觉得。”庄重冲安德莉亚眨眨眼,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当两人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本来十几分钟就能完成的事情,两人硬是拖了将近一个小时。

    安德莉亚正担心母亲会不会责怪呢,开门之后,却看到了让她惊讶的一幕。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