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02.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二十六章 五路猖兵

第九百二十六章 五路猖兵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一下午过去,夜幕降临。当月色袭上枝头,将整个旧金山映照在朦胧中时,庄重上了胡清音的车。

    一上车,庄重就发现车上竟然还多了一个人,却是胖子。

    胖子则贼兮兮的看着庄重,一副贱样。

    庄重嫌弃的看胖子一眼,道:“干嘛要带上个累赘啊,咱们是去抓人,不是去抓小鸟,就算是去抓鸟,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啊。”

    面对庄重的嫌弃,胖子怒了,将一身肥肉拍的啪啪响,道:“胖爷我怎么是累赘了?你说胖爷我哪里累赘?你要是说不出来,我跟你拼命!”

    庄重撇撇嘴,道:“我看你全身都是累赘。怎么着,你来拼命啊!”

    胖子看看庄重,没胆了。

    只是接下来胡清音一记补刀,却是让胖子本来已经受伤的心直接破碎。

    “老虎只会选择那个又胖又慢的人。”

    意思很明显,一旦对方是老虎,那么逃跑的时候胖子就成了挡枪的了。因为胖子最胖,行动又慢。

    这却是比嫌弃他累赘还让他伤心。

    “你们两个竟然如此没有人性,真是看错你们了,停车,我要下车!”胖子愤愤道。

    而只听嘎的一声,胡清音竟然真的停了下来,然后打开了车门。

    胖子终于知道跟胡清音玩这一套不好使,自此老实的闭嘴,再也没多说一句废话。

    终于,七拐八绕之后,车子驶入了一处郊区。在远处有一家废弃的修车厂,胡清音说对方选择的地点便是这间修车厂里。

    庄重谨慎的下车,这种地方却是很容易有埋伏,万一着道就完蛋了。

    下车后,胡清音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了一句:“我们到了。”

    很快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拿着东西进来。”

    胡清音犹豫一下,见庄重点头,不由道一声:“好。”

    接着将一个空书盒拿在手里,装出已经拿到沉魂天枢的样子,往修车厂里走去。

    庄重却是没有跟在胡清音身后,而是绕了一个方向,从侧面往修车厂摸过去。

    这家修车厂规模不大,只有一间房子,已经变得破烂不堪,破碎的玻璃上挂满了蜘蛛网,在夜风中摇曳着。

    皎洁的月光在厂房前面铺出一条通道,却就是照不到厂房里面。

    而让庄重几人怀疑的是,厂房里面竟然没有灯光,只有一盏小小的烛火在摇曳,透过窗户能够看到两个人在烛火旁边投下阴影,影子被拉的很长,却是难以分辨性别。

    而那两人都披着一袭黑袍,就像是旧世纪的修女一般罩住头,连身形都掩盖了,别说是面目了。

    庄重悄悄趴在一处窗户旁边,然后冲站在门口的胡清音做出一个ok的手势,示意胡清音放心大胆的进去。

    胖子这时候好歹发挥了一点男人本色,用肥胖的身躯挡在胡清音前面,率先一步走进了厂房内。

    “我们来了,东西已经带来,钱呢?”胖子大大咧咧的喊道。

    在他眼里,钱永远最重要。

    那两个人抖了抖黑袍,然后从旁边的工作台上提起一个箱子。

    “打开看看,不然你们坑了我们怎么办?”胖子不相信的道。

    那两人有一丝迟疑,不过还是打开了箱子,只见箱子里面是一沓沓的美金,似乎是真的。

    “到你们了。”黑袍下,一个沙哑的声音传出,似乎是故意压低了声音,好让人听不出本音。

    胡清音这时候有些忐忑的往前一步,将手中的空书盒扬了扬:“沉魂天枢,梅山巫术典籍。其实我很想知道你们要这东西做什么?”

    两人听胡清音竟然道出了沉魂天枢的来历,却是以为胡清音已经看过什么了,没怀疑胡清音根本就在作假。冷声道:“希望你只是好奇看了一眼,不然你会没命享受这些钱。”

    “我有命没命那就不劳你们关心了。胖子,拿钱去。”胡清音对胖子道。

    胖子点点头,则上前去拿钱箱。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谁知,那人却不同意。

    “如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书的话,可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是知道了这是什么书,也就代表着你们两人具备一定的危险性。我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所以请原谅。反正我们拿到钱之后也跑不掉不是?”胡清音道。

    那人冷哼一声,似乎认同了胡清音的说法,将箱子递给了胖子。

    而胖子接过来,打开箱子检查一遍,不由喜笑颜开:“哇,全都是真的美金,这下发达了!”

    这家伙却是见钱眼开,浑然忘记了此时处于危险之中。面对胖子这种不知死活的行为,胡清音只能用眼神示意胖子赶紧回来。

    好在胖子这时候终于想起自己手头上没有真的沉魂天枢,慌忙提着箱子回到了胡清音身边,随时准备开溜。

    “书,拿过来。”那人对胡清音道。

    胡清音一笑,然后将手中的盒子扔个过去:“接好了!”

    只见盒子在空中翻滚着,砸向黑袍人。黑袍人却是冷哼一声,轻轻在盒子上一搭,盒子就老老实实的贴在了黑袍人的手心。

    咔嚓一声,盒子打开,露出了里面。

    “空的?!”黑袍人一看之下,顿时大怒。

    而此时,胡清音跟胖子早已经往门口跑去,眼看着就要成功跑出厂房。

    这时候却见那黑袍人发出一声冷笑,道:“就你们这种伎俩还想骗我?我倒想看看你们能不能逃出去!”

    说完,就听黑袍人做出一个手势,右手五指依次竖起,口中厉声喝道:“弟子出门起山人化为惊天动地五猖兵,挡路人化为捆山截凹五猖兵,祖师前去五猖兵,弟子后随大喊三声,发动十万天仙兵十万地仙兵,十万水仙兵,前去十万山头,疾!”

    随着黑袍人话音落下,便见原本黑漆漆的厂房内,顿时鬼影迷乱,一阵阵的惨嚎声音响起。而跑到了门口的胡清音跟胖子,明明距离门口就只差一步,但是就是无法迈出这一步,而在远处虚空五个方向,似乎有赤身拿蛇的魔影走来,将胖子跟胡清音同时包围住。

    “不好!是猖兵之法!”藏在窗户外面的庄重一看之下,顿时失声道。

    五路猖兵,是梅山巫术之中的一种巫术。黑袍人刚刚口中喊得“祖师”其实是梅山巫术中的唯一真神,叫做张五郎,据传是蚩尤的化身。

    在梅山巫仪中,张五郎是统帅着东、南、西、北、中“五路猖兵”的最高军事首领,梅山人的每一次重大狩猎活动,都要念“五郎诀”,请张五郎发“五路猖兵”。“巫师”先将五路猖兵紧攒于手诀中,然后依次按东、南、西、北、中五方把五路猖兵差出去:右食指表示东五猖,右拇指表示南五猖,左手小指表示西五猖,左手拇指表示北五猖,左手中指表示中五猖。

    口诀念完,五路猖兵便随即发动,封锁四方虚空,将人禁锢在原地无法动弹,极为厉害。

    而更为要命的是,这“五方五路猖兵猖将”包括东路五猖、南路五猖、西路五猖、北路五猖、中路五猖,从方位具体来说,指东方九夷兵、南方八蛮兵、西方七戎兵、北方五狄兵、中央三秦兵。从职责来说,具体又指生冷活纳五猖、吃生吃热五猖、披头散发五猖、游山捕猎五猖、收魂立禁五猖、南山结纳五猖、斩鸡祭血五猖、撩鸡发喊五猖、自喊自应五猖、摇旗呐喊五猖、咬指滴血五猖、移凉住痛五猖、开刀破血五猖、封刀接骨五猖等等。从名字里就可以看出,猖兵根本不在道家行列,所以一般的道术还无法破解他们。

    “哼,鬼蜮魍魉,也敢在我面前耍花样!说出沉魂天枢真本的下落,就饶你们一命!”黑袍人继续压着嗓音,问道。

    他身边的烛火不断跳跃着,就像是一盏明灯,号令着猖兵前进。庄重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不用灯,而要用蜡烛了。很明显,那蜡烛不是普通的蜡烛,应该是用某种巫草制成的,可以在关键时刻发动术法。

    “根本就没有……真本!”胡清音说道。

    “还不说实话?那好,我就让你们尝尝厉害!”黑袍人说完,手指一动,便见一路猖兵张牙舞爪的扑向胡清音两人,吓得胡清音跟胖子面色惨白。

    “给我回去!”这时候,庄重终于站了出来,手中三枚道德母钱打出。

    只见道德母钱弧线盘旋半圈,将那一路猖兵打中,接着回到庄重手里。

    而那路猖兵却是被道德母钱打的连连后退,退回了之前出现的位置。

    “什么人?”黑袍人见状,不禁大惊。竟然能够打退猖兵,对方似乎很不简单。

    而那人整个人隐藏在夜色中,根本就无法看清面目。

    “路见不平之人!你动用猖兵残害普通人,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吗?”庄重沉声道。

    猖兵也不光会听从号令打目标之人,还有可能打施法之人。五猖兵马分三个等级,上等,中等,下等。一般情况下只有中等和下等五猖跟着道人,上等五猖收妖的时候他或许要来,这是正五猖。邪五猖也叫作懒五猖,一般是梅山兵马,懒五猖是专门害人所用,那些心术不正的人利用懒五猖找钱,他们用懒五猖推人摔倒,让人把手脚摔断或者骨骼错位,那些人就会去找邪法之人接骨疗伤。这种猖兵一般比较容易号令。

    而中上的猖兵就难伺候多了,尤其是上等猖兵,他们有自我意识,会根据召唤者的行为作出惩戒。

    庄重就曾听说某个巫师因为见鬼就杀,杀鬼太多,在又一次杀鬼之后,被猖兵打了。打的那巫师遍体鳞伤,警告那巫师莫要伤阴德,并非所有的鬼魂都要杀害,不然不光有伤天和,他这种靠收鬼吃饭的人也没了饭碗。还有一种情况是,招了五猖兵马后,在吃饭喝酒的时候,必须先让五猖兵马吃喝,尤其是喝酒,得先用筷子在酒碗里面沾几滴酒洒在地上,意思是请他们喝酒。不然也会遭到他们的报复。

    总之,这种东西跟萨满教的请神如出一辙,同属于巫术范畴。请来的精怪也都有一定的自主意识。

    像是庄重所说,黑袍人这种残害普通人的行为,必然会在事后被猖兵责打。

    “为世间除掉两个背信弃义的小人,猖兵怎么会责罚于我?至于你,助纣为虐,却是真正该责罚之人!”黑袍人冷声回答道。

    却是根本不怕庄重所说,甚至要将庄重一块拿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