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04.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二十七章 翻坛老祖
    庄重听黑袍人语气甚大,不由冷笑一声,道:“连我也责罚?那就看你的本事够不够了!五路猖兵而已,就凭这个还奈何不得我!”

    庄重说着,挥手将一段窗棂折断,持在了手中,却是当成了法剑。

    同时口中念念有词,准备请吕祖上身。

    庄重之所以要用请神咒,却是觉得普通的符箓无法破掉猖兵,准备以力破巧。

    而吕祖即是吕洞宾,庄重选择他的原因更加简单了。因为吕洞宾不止是道家祖师,更加是一位武学宗师。他的纯阳拳跟九宫纯阳剑都是一等一的功夫,而且现在八极拳中仍然将纯阳剑作为八极拳的基本兵器套路。

    这却也算是一种法武合一。

    “志心皈吕祖,救脱人间苦,疾病无缠绵,安称天拥护,十干十二支、二十八宿主;天神玉女闻,尽皆降吉祥,宝剑自光芒,杀斩妖谜阻;葫芦宁灵丹,度尽凡间苦;牢狱枷锁灾,水火并瘟毒,部兵急降临,一路中逢险阻,一切逢若相索,特此化成土,随念随时来,降我吉星辅;过去尽生方,现存赖恩主;一声涌永宁,全家伙龙虎;有此圣灵咒,万魔成束首;太上吕帝君,急急如律令!”

    庄重嘴唇嗡动,快速念完这么一段咒语,接着就见庄重眼神一变,只觉浑身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加持,手中一根破铁条也变成了三尺青锋,当即从窗户跃进去,就地一滚,手中铁条啸音渐起,冲着最近一路猖兵刺过去。

    那路猖兵也是举起手中的叉子,朝着庄重凶过来。这些猖兵其实都是一种阴体,吕洞宾的纯阳剑发正是阴体的克星。两相交手,只听猖兵怪叫一声,却是如同被烙铁烫到,阴体被戳出一个洞。

    庄重面色不变,手腕一翻,就像是画出一个圆圈一般,用出一招“混元一气”,只听呼呼风声响起,却是晦暗的房间内生出一个涡旋,哗啦啦将涡旋附近的猖兵卷了进去。

    “魑魅魍魉,也敢作怪!”庄重喉咙中发出一声威严的声音,不似庄重平常音调。

    而被卷进涡旋的猖兵顿时被剑光绞杀,化作一团团的阴气四散飞出,将黑袍人身边的那盏蜡烛都吹得左右摇摆,一副马上要熄灭的模样。

    黑袍人见状,发出一声轻咦,似乎没有想到庄重竟然能够一下就绞杀一路猖兵。

    不过,也止于此了。黑袍人随手在蜡烛上一招,就见烛火随着他的手势瞬间变长,熊熊烛火如同给余下的四路猖兵注入了兴奋剂,只听怪叫声音接连响起,好似从地狱冲出来的魔鬼,桀桀叫着冲庄重而来。

    庄重却是不急不躁,左手做剑诀,在铁条上一抹,却见铁条之上登时泛起一股黄色剑芒,将一根铁条真的渲染成了长剑。

    然后庄重一个鹞子翻身,身体轻盈的穿入猖兵群中,剑花刷刷不断,将身边的猖兵杀的丢盔弃甲。

    这等摧枯拉朽的气势,却是让黑袍人没有想到。

    吕洞宾的剑法可不是吹的,他在史书记载中确然是一代高手,对付这种小怪还不手到擒来?

    传闻他在学剑之后,刻苦锻炼,“百余岁而童颜,步履轻快,世以为神仙。”总是身负宝剑,云游四方,有时以剑为笔,题诗写赋。他在《剑诗》中曾这样描述自己剑法:“欲整锋芒敢惮劳,凌晨开匣玉龙嗥。手中气概冰三尺,石上精神蛇一条。”从诗中便可以看到,吕洞宾剑术之高超,已经几乎到了以气御剑的地步。

    庄重斩杀身遭的猖兵之后,落地还未站稳,便见身形一晃,如同喝醉的醉汉,陡然化作一道惊鸿,射向蜡烛旁边的黑袍人。

    黑袍人正聚精会神的观看,却没想到庄重会突出奇兵,杀到自己眼前。

    慌忙闪避,可是却没料到庄重这一招竟然是虚招,只见庄重身形诡异的一转,手中剑就砍向了那半截蜡烛。只听嗤的一声,蜡烛熄灭,整个房间随即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而猖兵也一时间没了号令烛火,变得有些散乱。

    关键时刻黑袍人掐起法诀,嘴中发出一声类似牛角的苍茫号声,只见有些散乱的猖兵顿时安静下来,瞬间变成一只犹如军队一般的组织。

    庄重知道,这是黑袍人模仿了梅山祖师的号令牛角,强行控制了猖兵。

    “没想到你还精通功夫!”黑袍人这时候也看出了不对。普通的请神上身根本就不可能有这种威力,庄重刚才那一剑简直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转折的身形又暗合道法中的“遁”字,却是标准的武道双修,就如同历史上的吕洞宾。而简单的请神是发挥不出这种精髓招式来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庄重本身也精通纯阳剑法。

    “哼!受死!”庄重却是没有多答,而是脚下继续迈着那种无可琢磨的步伐,在一群猖兵之中来回纵横。

    这时候便显示出庄重国术的底子来了,跟上身的吕祖相得益彰,简直是虎入羊群,凌厉无比。

    吕洞宾的九宫纯阳剑,其实有多种传统武术的影子。

    如“通臂拳”。通臂,两臂相通的意思。其内容则是两臂相通,放长击远,大开大合的动作。另一个则是“青萍剑法”,其“青萍”意寓浮萍飘荡,忽东忽西,捉摸不定,正应合了剑术动作飘忽不定、声东击西、变化莫测的特点。第三种则是“八卦剑法”。步法路线皆走乾兑离震巽坎艮八个方位,突出了八方拒敌、攻防严密的特色。

    此外还有吕洞宾自创但是如今已经失传的天遁剑法。“天遁”的天,指最高的、绝妙的、无与伦比的;“遁”指逃遁、躲避、隐形。体现在套路中,则是巧妙地躲闪、伏藏、逃遁动作。庄重刚才突袭黑袍人的那惊天一剑,便是利用了天遁剑法的身形。

    只听房间内嗤嗤声音不绝,全都是庄重的剑气之声,而每一道剑气飞出,都会带走一个猖兵。庄重就像是在刷怪一般,将一群猖兵刷的鬼哭狼嚎,一个个都产生了怯意。

    即便黑袍人屡屡起势,号令猖兵往前。但是他究竟不是真正的梅山祖师,猖兵不可能完全听命于他。在危险情况下,有自主意识的猖兵终于害怕了,一只只抱头鼠窜,狼狈而逃。

    感觉到浑身压力一轻,胖子跟胡清音同时拍手叫好,知道庄重已然压制了对方。

    而庄重打的兴起,将手中铁条飞出,伴随着庄重的啸音,铁条洞穿最后一个猖兵身体,直挺挺插入了墙壁之中,发出一阵阵的颤音。

    这等手劲,却也是看的黑袍人心惊不已,知道今天遇见敌手了。

    “没想到在北美还有如此高手,倒是我孤陋寡闻了!那我就跟你过过招!”黑袍人低着嗓子,道。

    而另一个黑袍人没有说法,但是已经脚步微动,摆出了攻击架势,明显是要准备二打一了。

    只可惜庄重这边,胖子跟胡清音都没有一战之力,只能由庄重一人应对。

    却见当头的黑袍人摆出一个古怪的姿势,颇有一种远古巫术的意味,整个人都倒转过来,同时嘴里念出一段冗长的咒语。

    “奉请翻坛张五郎,祖本二师降坛场。要知翻坛身出处,从头一二说言章。丙子年间九月九,生下翻坛张五郎。一十二岁去拜法,三十六岁转回程。在峨眉山上歇一夜,望见西眉山上大天光。峨眉山上有只黄樟树,冬月热来夏月凉。五郎就把牛角吹一声,吹得樟树叶翻黄,一翻翻来天也动,二翻地来百草黄,三翻南岳金城庙,四翻邪鬼走忙忙,五翻高山作平地,六翻平地作高山,七翻冲冲头是冲尾,八翻冲尾是冲头,九翻邪师无出路,十翻邪精化灰尘,左脚头上顶碗水,右脚头上顶柱香。左手拿起飞毛剑,右手拿起雄鸡祭五猖,若有邪师来斗法,菜篮担水洒法场。处处坛前有名氏,处处殿前有旗扬,铁甲金身云中现,飞云走马速来临,弟子今时来奉请,翻坛老祖亲降灵!”

    这却是梅山巫术中的翻坛咒,请的乃是翻坛老祖张五郎。翻坛老祖,便是梅山祖师的一个化身,一般巫师跟人斗法,都会请到梅山老祖上身。

    请神完毕,便见黑袍人倒立着,滴溜溜一个旋转,就像是转动的酒坛子,朝着庄重撞了过来。

    而在转动的过程中,他的手脚全都在出招,攻击向庄重。

    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梅山祖师张五郎的神像便是这般倒立着。

    在神话传说中,张五郎是一位双手撑地、两脚朝天的倒立神。工匠用野葡萄或家葡萄的藤雕刻五郎神像。神像的高度,一般二十至二十五公分,雕刻时,要以靠根的部份雕刻神像的头。神像雕成之后,在背上开一方孔,方孔里装一副中草药代表神的内脏、骨髓。据说如此雕刻成的神像具有通神的能力,而一般的巫师都会将神像携带身上,方便请张五郎上身。

    这个黑袍人身上绝对也带着这种雕刻神像,庄重想要破掉他的术法,就得将神像击碎,让他没有通灵媒介。

    想毕,庄重猱身扑上,跟倒转的黑袍人大站起来。

    而这时却听一声清叱,另外一个黑袍人也从背后扑击而来。听声音竟然是个女人,这倒是让庄重有点没想到。

    两相夹击之下,庄重本来占据上风的局面霎时翻转,颇有点左支右绌的尴尬。

    噗,庄重忽然被倒立的黑袍人一脚踢中肩胛骨,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伤势,但是却也让庄重好一阵疼痛。

    这还多亏了庄重是练家子,换成普通的道人,即便请神上身之后,也多半会被这一脚踢成重伤,整个肩胛骨都碎裂。

    黑袍人也是如此认为,但见庄重没事,不有愣了一下,随即冷哼一声,继续旋转着加强了进攻。

    另一个女黑袍人用的却不是道法,而是实打实的功夫。只听风声殷然,她的腿高高抬起,冲着庄重的脑袋就劈了下来。

    却有些类似跆拳道里的劈腿,不过又有传统功夫中的劈挂意味。而且这女黑袍人腿力不小,弹腿飞起的时候就像是踩着弹簧,一下子腿就到了庄重的头顶,显然柔韧性非常的好。

    庄重心下凛然,慌忙侧身躲避,女黑袍人的劈腿便擦着庄重的肩膀落下,将地面劈的啪啪作响。

    而庄重才躲开这一脚,却听身边风声再起,却是倒立黑袍人又攻了上来。

    两人配合默契,一刚一柔极尽缠打之能事,却是将庄重给缠住了。

    旁边的胖子顿时傻眼了,刚才还兴高采烈的欢呼呢,以为这一箱子美金就此到手,现在看来,却是有些高兴过早了。

    “咱们得帮帮庄重!”胖子小眼睛一转,说道。

    胡清音却是为难道:“我们又不会武功,怎么帮他?”

    “我有这个,嘿嘿。”

    却见胖子奸笑着,从怀里摸出一把手枪。

    “有枪为什么不早拿出来!”胡清音有些惊喜的说道。“赶紧开枪啊。”

    胖子却是道:“我倒是也想拿出来啊,但是刚才那是巫术,我怕子弹打出去又打回我身上啊。再说了,庄重刚才跟个猴子一样,万一不小心伤到庄重怎么办?”

    “废话,不敢开枪我来!”胡清音却是一把夺过了胖子手中的枪,对准了那个女黑袍人。

    女黑袍人一直躲在庄重身后攻击庄重,胡清音早就看她不顺眼了,所以要先给她一枪教训下她。

    好不容易,胡清音终于抓到了三人位置相对固定的时机,准备扣动扳机。

    然而手指还没动作,却听倒立着的黑袍人发出一声冷哼,接着就见一道长长的光芒飞过来,打向胡清音手腕。

    胡清音猝不及防,顿时哎哟一声,手枪跌落,一下被那道光芒打飞。

    而胡清音手腕顿时就肿起来一圈,好像带了一个血玉镯子一般,异常的吓人。

    胖子看的那叫一个心惊胆颤,暗自庆幸刚才胡清音抢过了手枪,不然恐怕现在手腕肿起的就是自己了。

    看肿胀的那样子,就跟几百只马蜂蛰了一般,胖子自问是熬不住这种痛楚的。

    而胡清音显然也熬不住,她虽然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但是额头已经隐隐现出冷汗,牙齿都咬碎了一般,表情极为痛苦。

    “想要偷袭,你们还太嫩!”倒立黑袍人道。接着便见那道光芒倏忽飞回。

    那却是翻坛老祖的飞毛剑,在请神的咒语中便有“左手拿起飞毛剑”这一句,显然不是虚言,而是真有这种东西的。

    而倒立黑袍人打出飞毛剑之后,并未收起来,而是直接催动飞毛剑朝着庄重戳去。

    庄重早就看见了胡清音受伤的一幕,心中有了提防,见飞毛剑袭来,猛然全身肌肉绷紧,硬生生往身后靠去,就像是一尊石刻的神像,硬邦邦的就往后倒压而去。

    而此时位于庄重背后的女黑袍人正好一拳砸向庄重心窝,见状不禁大喜。庄重这等于自投罗网嘛,于是加重了力道,要一拳将庄重击伤。

    只是,当她的拳头碰到庄重肌肉后,才陡然觉得不对劲。

    因为庄重的肌肉实在是太硬了,就像是石头。她拳头刚刚跟庄重身体接触到,就隐隐传来一阵刺痛,好似石头上长出了针,将她的拳骨刺的作痛。

    “暗劲?”女黑袍人倒是见多识广,一下子认出了庄重招法。却是悄然喷出了暗劲。

    刚才庄重故意后仰就是要诱骗女黑袍人上当,从而用暗劲制敌。

    倒立着的黑袍人听到“暗劲”两字,也是有些惊讶,顿时将庄重的危险等级再次提升,手脚攻击的频率更加快速起来,要迅速解决掉庄重。

    而飞毛剑也是穿梭不定,不时弥补黑袍人的招式漏洞,偷袭庄重一下。

    庄重一下子成了一心三用,颇有点应付不来的架势。

    这下庄重后悔了,刚才为什么要装比将铁条扔掉呢?一剑在手还能施展九宫纯阳剑,虽然未必能够制敌,但是起码有自保能力。

    现在想要再去拿剑,怕是不可能了。而另一边胡清音的伤势似乎又加重了,手腕已经由红转黑,似乎有了溃烂之势。

    巫术历来歹毒,恐怕刚才的飞毛剑上含有不少的秽气,有一种传说猖兵便是瘟疫的散播者,胡清音的伤势怕是危险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即使自己没事,胡清音却也熬不了多长时间。必须尽快解决!

    庄重想着,可是又没有什么好办法。正自焦急之时,却见庄重面色陡然一肃,却是换了一个音调自言自语道:“无知小儿,这等局势便无可奈何也?吾之纯阳拳可破敌也!”

    庄重不由眼睛一亮,却是忘了这个!

    “吕祖提醒的是!”庄重又自言自语一句,随即长啸一声,却是身法突变,原本僵硬如岩石的身体变得柔软无物,周身都散发出一种明黄色的光芒。

    就像是是阳气加持身体一般,随手挥出一拳,拳法中也带着三分的玄妙道意。

    这时候飞毛剑正好偷袭而来,正好被庄重手腕一翻,捏在了手中。

    这本是猖气幻化而成的飞毛剑,一下子就被庄重如抓实物一般,抓在了手中,随着明黄光芒的闪烁,飞毛剑一点点的消逝,哗啦一声重新化为一道道的猖气,回到倒立黑袍人的身上。

    显然,庄重用的拳法兼具道术效果,却正是吕洞宾所言的纯阳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