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10.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三十章 如意

第九百三十章 如意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好了,你们两个都多大了,还跟小孩子一样?”这时候,胡清音看不下去了,说道。

    “哼!”这是胖子对庄重的冷暴力反击。

    “哼!”这是庄重对胖子反击的无视。

    “对了,庄重,你刚才说你们在地宫里曾经遇见一个神秘人,那人什么样子?”孤易见状,赶紧打圆场,转移话题。

    “什么样子没有看到,我们只是听见了他的声音,有点沙哑又有点磁性,说话带着一丝巫咒吟唱的感觉。另外他好像还会纳瓦霍语,曾经用鸟语控制着棺皮凶者袭击过我们。我认为那人应该就是姜皓文。”庄重说道。

    “听你描述,应该是他无疑。至于纳瓦霍语,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不过他来到美洲这么长时间,想必学会一门新的语言也不是什么难事。”孤易道。

    庄重点点头:“风语者在外人看来很神秘,但是在我们眼中也就那样了,何况印第安人的这门语言还有可能跟巫咒有关,姜皓文会说倒也确实不奇怪。但是有一件事我还没弄明白,那就是为什么姜皓文要对吉思科汉集团的员工下手。”

    “什么?他对吉科集团的员工下手?你确定?”孤易也是吓了一跳,问道。

    楚瑜一直在帮孤易师徒,所以孤易的第一反应是,吉科集团是被自己师徒牵连的。姜皓文因为发现了楚瑜在帮助她们师徒,所以才会蓄意报复,对吉科集团的员工下手。

    “我们在地宫里发现了一些棺材,里面的尸体应该就是姜皓文用来练手的道具。而在能够看清面目的五具尸体里,有四具是吉科集团的员工,所以我们猜测姜皓文可能是有意选择吉科集团下手。”庄重道。

    “不行,我得赶紧去告诉楚瑜。不能因为我们试图连累了楚瑜。至于姜皓文这个孽徒,我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将他拿下!”孤易咬牙切齿道。

    夏小米却是不满的冷哼一声,说:“师父,你干嘛要拼命?某人把你打伤了,某人自然要负责到底喽。俗话说大丈夫敢作敢当,某人难道连这点自觉性都没有吗?”

    “……”庄重瞬间无言以对。

    没错,庄重确实将孤易打的吐血了,但孤易之前就有伤在身啊。而且孤易只是一个形容词,也没说真的拼命。这个夏小米竟然趁机把自己拱了出来,实在是太狠毒了!

    “小心你嫁不出去!”庄重瞪了夏小米一眼,道。

    “要你管!”夏小米看着庄重吃瘪的模样,却是无比的高兴,冲庄重做了一个鬼脸,道。

    明显,这种人就是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庄重摸了摸自己的良心,觉得自己跟这种人没有共同语言,于是不理夏小米了。

    “好了,这件事是我们清微家事,庄重怎么能够代劳?只要我身死后庄重记得将我送回国内安葬就行了。”孤易故意道。

    庄重快哭了。这一老一小两相夹击,都是话里有话,分明是在赶鸭子上架嘛。

    “得,我认栽了还不行吗?谁让你是我师父的旧情……”庄重举手投降道。

    可是最后一个“人”字还没出口,就感觉到一道杀人的目光射来,机灵的庄重当即闭嘴,好歹没酿成惨剧。

    孤易狠狠瞪了庄重一眼,然后道:“走吧,别在这里了,先回去再说。”

    于是五个人乘坐胡清音的车,将孤易师徒送回了酒店。而庄重则跟孤易约好,明天早上直接去楚瑜的办公室碰面,孤易决定将这件事告诉楚瑜。

    之后,庄重三人则各回各家。

    而就在吉科集团旁边的一栋大楼里,那个控尸的神秘年轻人正跟之前的中年人呆在一起。

    中年人有些不快的盯着神秘人,道:“姜皓文!你实在是太慢了!连一个小探员都搞不定吗?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那神秘人却就是孤易的徒弟,姜皓文。

    “姜皓文已经死了,我说过,请叫我子阳真人。我代表的是即将统一玄学界的蚩尤巫术。”姜皓文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淡淡道。

    而中年人则脸上一阵讥诮:“子阳真人?你还真以为你是什么真人了?‘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你觉得你自己哪一点跟这段描述里一样?自古成王败寇,你能够成功,便有资格称真人!失败,只能是死人!而成功的路是用金钱铺出来的,你最好明白是谁在给你提供资金!”

    听了中年人的讥讽,姜皓文不禁脸色一变。中年人这段话却是真正戳到了他的痛处。现在的他确实一无所有。

    于是姜皓文的态度稍微软了下来:“好了,我知道轻重缓急,我会尽快处理的。那几只爬虫不过是暂时逃脱而已,影响不了大局的。我保证,五天之内绝对将他们捏死。”

    “五天?”中年人冷哼一声。“五天之后什么都晚了!fbi那个家伙都能把你的实验基地翻个底朝天!”

    “fbi那群蠢货不可能找到进去的路的,我早已经将地宫重新布置,封锁了入口。”

    “行了!我不想听那些废话,我的耐心有限,三天,我只给你三天时间。不光那几个爬虫要死,你的实验也必须要成功!我已经等了二十多年,我不想再等了。这几天我会再给你送个试验品来,抓紧时间!”中年人拍了拍姜皓文的肩膀,然后缓缓走了出去。

    而姜皓文表面上答应着,眼睛却看着中年人的背影,露出一抹阴狠的光芒。

    “爬虫?你以为你就不是了?你在我眼里一样是只小爬虫!等我利用完你,一定会将你也变成听话的尸体,让你给我当狗!”姜皓文闭上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

    翌日,庄重起了一个大早,就往吉科集团而去。

    却是昨天已经跟孤易约好了的。

    庄重这次赶到吉科集团,却是发觉几个前台看自己的目光已经不一样了,从那闪着光芒的眼神里,庄重清晰读出了“爱慕”这两个字。

    有人爱慕,庄重当然不会拒绝。于是庄重昂首挺胸走进吉科集团的电梯,冷酷的表情让几个前台美女的眼神更加的火热了。

    安德莉亚却反常的低着头,没有看庄重一眼。只是她不停的本子上写着庄重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打着叉叉,似乎恨不得将庄重撕成两半。

    一路直上,来到了楚瑜的办公室。

    楚瑜因为孤易的原因,也是早早就来到了公司。

    庄重进去后,却发现孤易早已经等候在里面了。

    见庄重第三次来到自己办公室,楚瑜不禁一笑,道:“这半年来洪门所有人加起来,都没你来的次数多了。”

    庄重嘿嘿一笑,没说什么。

    “没想到你还跟孤易大师认识,看来人脉很广嘛。”楚瑜给庄重倒了一杯水,又道。

    “前辈们愿意提携而已。”庄重虚心道。

    楚瑜揶揄了这一句,却是再没说什么,而是坐下来问孤易道:“孤易大师,你这一大早喊我来,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吗?你那个徒弟已经找到了?”

    孤易摇摇头:“没有,不过昨天却是得到了一个意外的信息,所以我想告诉你一声。”

    “什么信息?”

    “庄重之前应该跟你说过了,你公司猝死的那几个人不是意外,应该是他杀。而我跟庄重印证一些事情之后,推测很有可能是我那孽徒姜皓文所为。”孤易有些抱歉的说道。

    “他所为?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对我公司的员工下手?”楚瑜听罢,却是大吃一惊。

    “我猜测是因为我的缘故,他有可能是蓄意报复。对不起连累了你。”孤易道。

    “孤易大师你千万别这么说,帮助你是我自愿的。这跟你没有什么关系。既然如此,那我就申请政府保护,我不信他还敢跟政府对着干。”楚瑜皱皱眉,随即斩钉截铁道。

    其实在庄重跟她说了那番话之后,她就仔细思考过,也是觉得自己四个员工猝死的有些不同寻常。很可能其中另有隐情。没想到却是这种原因,竟是惹祸上身。

    不过楚瑜并没有因此跟孤易撇开关系,可见这个女强人也是极为重义气,并不是唯利是图,贪生怕死之辈。

    “恐怕政府也拿他没有办法,你不是此道中人,不明白一些东西是不需要亲自来的。我们有许多办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害死人,简直防不胜防。”孤易担忧的道。

    “那怎么办?”楚瑜也是有点傻眼。

    电影里演的降头什么的很厉害,似乎能够隔空杀人。如果姜皓文用这种方式的话,似乎还真的防不住。谁知道偶尔飞过来的一只苍蝇是不是蛊虫?难不成还能动员公司所有人将一切活着的生物打死?即便防得了公司,也妨不了员工下班后的私生活啊。

    “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是尽力寻找孽徒的下落了。争取在他下次下手之前将他抓到。所以我喊了庄重过来,就是想让庄重协助我。”孤易说。

    楚瑜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原本她以为孤易只是跟庄重认识,恰巧庄重又知道这件事,所以才喊了庄重过来。

    却是没想到庄重竟然还能够协助孤易。要知道孤易可是清微掌教,想要协助她,自身没有过硬的本领不可能做到,只能平白送命。显然庄重是有这种本事的。

    楚瑜对庄重的观感再次提升。这个年轻人每来一次都会带给楚瑜惊奇。

    “那庄重先生有什么好办法吗?放心,我会提供相应的活动经费跟报酬的。”在商言商,楚瑜却是首先就开出了条件。

    庄重摆摆手:“其实这件事也不算是专门为楚总而做,我跟姜皓文也有点小恩怨,何况孤易大师是我师叔,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袖手旁观。至于报酬,那是万万不敢要的。孤易师叔还不得骂死我?”

    “没错,这小子敢朝你要报酬,我就找他师父告状去!”孤易也是笑道。

    “好吧,那我们先不讨论这个话题。”楚瑜说道。“庄先生能先说下你的高见吗?”

    “高见谈不上,但是我觉得你们可能进入了一个误区。”庄重说。

    “误区?”孤易跟楚瑜同时疑惑道。

    “对。你们先入为主,觉得姜皓文是因为孤易师叔的缘故,才会对付吉科集团的。但是你们想过事情发生的时间没有?我记得贵集团猝死的第一个员工好像是去年吧?去年孤易师叔可是还没来美国呢,难不成那时候姜皓文就已经预料到了你会帮助孤易师叔?”

    “应该不会,那孽徒还没有这种预知的能力。”孤易摇头道。

    “那就是了,所以我认为这件事跟孤易师叔无关。而姜皓文之所以这么做,应该是另有所图。”

    “那他图什么呢?他一个修道之人,所为不过财侣法地这四种。要钱的话他应该早就要挟我了啊,但是这都一年多了,也没见他提出什么要求。”楚瑜疑问道。

    庄重点点头:“没错,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但是楚总刚才一句话却是提醒了我。修道之人想要成功,确然离不开财侣法地这四个要素,而姜皓文从小便是孤儿,在北美显然是不会有认识的人的。那他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呢?又是怎么找到地宫的呢?”

    “难道是有人在幕后赞助他?”楚瑜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应该就是答案了。自古王侯都会豢养一群道士炼丹,给道士提供各种便利,让他们修行,以便研制出什么长生不死的丹药来。王侯是为了长生,而给姜皓文提供资金的人又是为了什么呢?”庄重目光闪动,看向楚瑜。

    “为了什么?”孤易却是不解了。

    “那就只有楚总知道了。”庄重神秘的一笑,没有回答。

    而楚瑜看看庄重,再看看孤易,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终于,半晌后她忽然站起身,道:“如果庄重推测没错的话,姜皓文跟他背后那人应该是在图谋一样东西。一样不能跟外人说的东西。”

    “既然不能对外人说,楚总可以不说,我们只需要知道姜皓文不是为了泄愤杀人就够了。”庄重摆摆手,道。

    每个集团都有自己的核心秘密,显然楚瑜所说的就是那种秘密。

    孤易也是赞同的点点头。

    谁知,楚瑜却是一笑,道:“这东西对外人讲不得,对两位却是无妨。”

    说着,楚瑜走到办公桌前,蓦然将办公桌上的笔筒一转,接着便见办公室的窗帘落下,而正对沙发的一面墙上落下一个大屏幕。

    屏幕闪动,却是出现一个圆盘状的机械物体。

    庄重疑惑的看着那东西,不明白是什么。

    “它叫做如意,是我们集团目前主攻的一种新型动力发电机。”楚瑜指着大屏幕,解释道。

    “如意?”

    “对,如我心意,我们希望这个东西能够取代旧有能源,做到真真正正的如我心意。”楚瑜说着,在大屏幕上一点,接着出现一行文字。

    “如意的英文名叫做seg。全名searleffectgenerator,也就是瑟尔发动机。它是一部不需要能源的发电机,它可以收集能源,但不需要使用任何燃料。当seg的滚筒很靠近环状体时,瑟尔效应的共振磁场会使周遭环境里的负离子与电子被吸进这部机器并在里面加速。稀土族金属元素钕对电子具有高度的吸引力,因而促进了这个过程。seg独特的机械结构及材质的巧妙搭配,促使钕不断地释放及取代多余的电子,进而提供电能及机械能。”

    “你们所看到的圆盘形状的机械,便是它的内部构造。它包含3个同心圆环,每一个圆环由4种材料组成,固定在一个基座上,每一个圆环周围都有一些滚筒状转子围绕四周,最里面有12个转子,中间层有20个转子,最外层有32个。通过转子的配合实现做功。”

    啪,楚瑜再次将画面切换,却是出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楚瑜指着老头道:“他是johnrrsearl教授,searl发动机核心工作部份的发明者。据他说,他是由于小时候的一个梦,才有了瑟尔发动机的构想。在他的梦境中详尽地显示了发电机的每一细节,并在他幼小的脑海中留下深刻印象。在领悟了梦境中的信息之后,约翰·瑟尔在14岁的时候,仅仅使用旋转的磁场就设计出革命化的永恒清洁电能效能机,将梦境付诸了实现。1946年当他受雇于英国rewinds公司作为一名电力工程师学徒的时候,他开始设计他的发动机。1953年,他是midlands电子板公司的领头人,完成了searlseg发动机的设计。但是由于当时根据对核能和化石能源的利用,英国改组了他们的电力传输系统,而把它的发明当作新奇的事物而放在了一边。”

    说到这,楚瑜一笑:“瑟尔教授很愤怒,正是在这种机缘巧合下,我将他请到了吉思科汉集团,给他绝对的信任与充足的条件,支持他继续进行研究。很幸运,现在这项技术已经快到了收获的时节。当然,想要摘果子的人也闻风而来了。比如姜皓文幕后的那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