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19.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三十三章 柳灵童

第九百三十三章 柳灵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是一个很小的破绽,白色的防尘鞋上黏着很小一粒米饭,一般人绝对难以发现,就连女研究员都没有发现。

    “还没到开饭时间,你的脚上就黏了一粒米饭,所以我认为你有问题。而恰巧我又知道瑟尔教授最喜欢吃的食物是寿司,两相联系,我判定你一定偷偷摸摸去过厨房,并且做了手脚。”庄重优哉游哉的说道。

    “心细如发,倒是出乎我预料。但是那又怎么样?老家伙不还是倒下了?”女研究员冷声道。

    “没错,瑟尔教授是倒了。不过那是我弄倒的,跟你什么关系?难道你想抢功?”庄重不解的问。

    “什么?”女研究员听了一下愣住了。

    庄重弄倒的?抢功?难道……

    “难道你也是……”女研究员说着,眼看就要说出幕后之人的名字。

    但是在这当口,忽然一下子察觉了庄重的阴谋,瞬间闭嘴。

    “是谁?怎么不说了?”庄重笑吟吟看着她,问。

    “去死!”女研究员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表里如一,外表看上去有多贱,内心就有多贱。所以她决定不跟庄重废话,而是直接干掉他。

    上面说这是她最后一次任务了,只要完成这次的任务就可以获得一大笔钱从此隐姓埋名。说实话,她潜入吉科集团这么久,早已经厌倦了这种枯燥的生活,她要自由。

    而现在庄重却成了阻挡她奔向自由的最后一道防线。

    刷,却见女研究员手腕一翻,手上出现一把蝴蝶刀。

    “蝴蝶刀?”庄重眼神一凛,道。

    女研究员看到庄重这副表情,不禁笑了:“他们一直防备人带进武器,却是没想到我直接利用实验室里的材料就做出了武器。很可笑吧?没错,这就是蝴蝶刀!balisong!一件美妙的武器,充满了哲理跟艺术气息。你看,当它完全闭合时,象征着“3in1forpeace(和平)”。半开时,它则表示祖先的三个地理区域,代表着不忘过去。完全打开时,意味着“3in1forbat(战斗)”。和平、历史、战斗,是不是很棒的寓意?”

    女研究员显然深谙此道,对于蝴蝶刀的理解已经到了一种接近艺术的境界。

    就连庄重都异常叹服,看向女研究员的表情充满了敬佩与崇敬。

    女研究员很得意,虽然庄重是敌人,但是这种崇拜的神色却是让她很舒服,她决定让庄重死的好看一些,而不是乱刀砍死。

    只是,这个念头才出现在脑海中,她就后悔了。她立马改变了想法,发誓不将庄重削成碎肉决不罢休!

    因为庄重的话实在是太让人忍无可忍了!

    “好厉害!我好喜欢你装比的方式!你可以教教我吗?”

    “死!”女研究员只能用这个字来抒发自己的内心情感了。

    死字出口,紧随而来的便是蝴蝶刀如蝶翼震动一般的声音。

    只见蝴蝶刀如同一只真正的蝴蝶,翩翩飞舞在女研究员的手背上,随着她的进攻直刺庄重喉咙。

    出手就是杀招,这显然是杀手的作风,看来这个女研究员本身是一名杀手。

    而之前吉科集团的四起命案,恐怕也是她做的了。

    女研究员眼中迸发出强烈的自信,她在蝴蝶刀上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功夫,蝴蝶刀一入手就跟她的手指没有什么区别,如臂使指一般熟悉。

    眼看蝴蝶刀就要刺入庄重的喉咙,最后的障碍也要被扫清。

    谁知,忽然两根手指伸过来,夹住了女研究员的蝴蝶刀。

    女研究员一愣,手臂陡然发力,要将蝴蝶刀刺穿过去。但是紧接着她却发现无论她怎么用力,蝴蝶刀都是纹丝不动。

    “不要挣扎了,境界相差太多,没用的。”庄重认真道。

    可是女研究员不信,境界?那所谓的狗屁境界有什么用?杀手的目标是杀人,而不是成为什么一代宗师!杀人,是不讲究境界的!只要将对方干掉就行了!

    所提她蔑视的扫庄重一眼,右腿猛然飞起,直踢庄重要害部位。

    “我说过了,没用。”

    庄重的声音冷静,空着的另一只手轻轻在女研究员的膝盖上一敲,就听一声细微的声音传来,好像是针刺破了牛皮纸。

    紧接着女研究员就察觉自己的腿抬不起来了。就像是膝关节里被刺进了一根针,将关节给钉了起来,再也无法活动。

    咔嚓!

    蝴蝶刀上传来一阵震动,然后刀刃就断成了两截。女研究员手里的蝴蝶刀已经只剩下一段刀柄。

    “怎……怎么会?”女研究员终于知道庄重那句话不是在吹嘘了。两人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就像是小孩子打大人,根本无法战胜。

    女研究员当机立断,决定撤退。

    她猛的将手里的断柄掷向庄重眼睛,用还能活动的那条腿在地上一蹬,整个人就麻利的滚向了餐厅门口。

    同时她用英文大声喊叫着:“救命!救命!他要杀我!”

    一个倒地的弱女子,一个实验室的研究员。如此的双重身份让她迅速取得了安保人员的信赖。

    安保人员迅速冲进来,要将庄重制服。

    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将手中的枪端起,却见原本庄重站立的地方已经没了人影,而外边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几个安保人员的心同时一沉,然后转头看向通往外部的安全门。

    只见庄重站在门前,一只脚正踩在那女研究员的腰上。

    女研究员就像是一只被踩住的死狗,一动不动。

    “放开她!快放开她!”安保人员如临大敌,齐刷刷举枪瞄准庄重。

    而领队则诧异的看着这一幕,拿起电话迅速跟楚瑜汇报。

    毕竟这人是楚总亲自带进来的,现在出了这种事情得先请示下楚总才好。

    可是电话才拨通,楚总就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全力配合他!不论他做什么!”

    这是一个让人相当诧异的命令,这就几乎是给了庄重不亚于楚总的权限,甚至庄重将实验室里的资料都带走,他们也要配合。

    领队刚想再次确认,却听电话已经挂断。看看号码,没错,这是专线,是秘密号码。绝对不会被人劫持利用。而对方的声音已经通过了电话上的音频仪器检测,确实就是楚总的声音,也不是合成的。

    也就是说,楚总真的下达了这么一个命令,将核心实验室的权限全面开放给了一个陌生人!

    尽管不可思议,但是领队还是执行了楚瑜的命令。

    “放下枪,自己人!”

    众安保面面相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是见领队面容坚定,显然不是在开玩笑,于是纷纷放下了枪,看着那个年轻男人装比。

    “为什么不肯相信我的话?我说过了,你任何行为在我面前都没用。哎,这年头说实话总是没人相信。”

    庄重用无比伤心的口吻说着。

    女研究员趴在地上,知道自己今天遇到高手了。今天她是绝对不可能逃出去了,本来还想利用下那些傻瓜安保的,没想到安保人员竟然放下了枪。

    “那就一起死吧!”女研究员想着,悄悄将手移向了胸部。

    在那里,装着一个微型炸弹。虽然效力有限,但是将庄重一起炸死是绝对没问题的。

    然而,她刚想启动炸弹,却听庄重冷笑一声,然后脚尖在她双臂上一点,咔嚓咔嚓两声,她的双臂被踩断。

    接着庄重摇摇头:“何必呢?我又没说要杀你。”

    然后庄重一脚将女研究员踢到了几个安保人员的面前。

    “小心她身上的炸弹,这人就交给你们了。能审问出来就审问一下,审问不出来你们看着办。”庄重轻轻道。

    接着示意那个领队打开安全门,出了实验室。

    领队愕然看着庄重消失的身影,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女研究员她认识,但是怎么就身上有炸弹了呢?

    而当他们将女研究员控制住,仔细扫描一遍之后才赫然发现,果然在女研究员的某个特殊部位里,植入了一颗微型炸弹。

    众安保全都倒吸一口冷气,他们万万没想到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竟然隐藏着这么一个安全隐患。

    领队额头上的冷汗迅速下来,这可是他的失职。如果不是今天庄重将这人揪了出来,日后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他是绝对难逃其责的。

    “带到二号屋,我要亲自审问!”瞬间,领队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这个女人的嘴撬开,将功补过。

    只是,女研究员还没被送去二号屋,就已经成为一滩烂泥。她的嘴里流出一滩黑血,却是咬毒自尽了。

    “妈的!”领队愤怒的将手中的刑具摔在地上,脸上全都是懊恼。

    而在外面,一出精彩的大剧刚刚拉开帷幕。

    老瑟尔躺在担架车上,面色铁青,昏迷不醒。旁边两个运送老瑟尔的安保人员焦急的推着担架车,准备将他送进吉科集团医疗室。

    “瑟尔教授?怎么了?我看看!”这时候,很凑巧,一位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从厕所里走出来,显然是刚刚上完厕所。

    “不知道,刚刚吃完饭忽然就晕倒了。”安保人员解释着。

    “别急,可能只是休克。让我看看。”那医生说着,靠近了担架车,然后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摸出一把手电,装模作样的对瑟尔教授进行检查。

    “没关系,问题不大。”医生检查完毕,拍了拍旁边安保人员的肩膀,安慰道。

    那安保人员长舒一口气,刚想说声“麻烦了”,却陡然觉得天旋地转,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而另一个安保人员愕然看着这一幕,刚想大喊,却也是觉得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那医生冷哼一声,将伪装成手电的高压电棒收入口袋,推着担架车就往门外走去。

    “让开,都让开!病人病危,都让一让!”

    医生一边高声喊着,一边脚下狂奔,眼中露出焦急又担心的表情。

    于是沿途之人全都自觉的让开,甚至还帮助他拉开了大门,让他最快速度冲出了吉科集团。

    在外面,一辆救护车正等候着,担架迅速上了救护车,然后车门关闭,随着救护车的鸣叫声,消失在吉科集团门口。

    而此时庄重刚好从实验室里冲出来,走到大门口。

    “人呢?安德莉亚,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辆担架车?”庄重问安德莉亚。

    “刚刚出去了啊,上了救护车了。怎么了?”安德莉亚见状,问道。

    庄重却摆摆手,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冲了出去。

    接着一辆车子停在庄重身前,庄重迅速上了车。

    “怎么样,看到目标了没?”

    史密斯一边驾驶着车辆,一边回答:“自然。你以为我fbi是吃素的?”

    “那好,不要着急,慢慢来,别跟丢了就行。”庄重接着道。

    他就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利用瑟尔教授将姜皓文以及幕后之人引出来。

    “了解!”史密斯应着,根据车上显示的追踪信号,不紧不慢的跟踪着。

    很快,车子就绕过了三条街,上了高速。

    这时候,车子的速度忽然加快,史密斯赶紧跟着提速,始终紧跟在后面。

    只是当车子驶入下一个路口的时候,史密斯忽然嘎吱一声,停下了车子。

    “怎么了?”庄重问道。

    “不对劲!我们有可能被耍了!你看,他先是带着我们绕了三条街,接着上了高速,然后进了这个路口。但是这个路口连接的只有一条大街,那就是咱们之前绕的三条街之一。”史密斯指着导航地图,解释道。

    “对方在带着我们兜圈子?”

    “应该是的。他们很明显在预防别人盯梢,所以半路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将目标转移了。”史密斯懊恼的说道。

    至于转移的手段,光他知道的就不下五六种,既可以两辆车并行对接,又可以直接打开车辆底部,将带有防护器具的目标丢下去,让其他人接应转移。

    总之无论什么方式,瑟尔教授肯定已经不在那辆车上了。

    “混蛋!”史密斯愤怒的一拍方向盘,骂道。作为一个fbi人员,竟然被一伙犯罪分子耍了,史密斯感觉受到了侮辱。

    庄重却是毫不急躁,似乎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

    只见他转过头,冲一直坐在后排没有发言的孤易道:“师叔,柳灵童准备好了吗?”

    孤易结束闭目养神,冲庄重点了点头。

    接着就见孤易拿出一个木制的小娃娃,约莫巴掌大小,然后对着娃娃念了一段话,打开了车窗。

    片刻后,则对史密斯道:“开车吧,回第二条街。”

    史密斯愕然看着孤易拿出的娃娃,有点不明所以。这个柳灵童是什么玩意?竟然比高科技还要厉害?可以隔空追踪?

    虽然有疑问,史密斯却是知道什么事情更加重要,一踩油门,汽车打个转,往之前驶过的第二条街而去。

    庄重似乎知道史密斯的疑惑,笑了笑,说:“柳灵童又名柳灵郎,是华夏道教流传的一种秘传法术。相传是道教吕祖仙师的书僮依附在柳树内成为柳树妖。道教为万神论的宗教善度众生,吕祖为度回书僮,便设下六丁六甲**坛与符咒,代为度化已成柳树妖的书僮成为柳灵童。因柳树妖被法师度化成仙童後其法力巨大,可作为跟随法师一起行善积德及捉鬼降妖的护法仙童,所以这变成为一门道家法门流传了下来。典籍中记载是砍一根朝东方的柳木,雕刻成一个小的木童,择日把材料放入木童内,於道教的六丁六甲**坛焚香念咒49晚炼之,直至通灵,就算是练成了。不过这个方法很难掌握,而且带有一些传说色彩,所以后世之人多用另外一种方法炼制。”

    庄重说到这里,便没再说。

    因为另外一种炼制方法比较邪恶,乃是茅山术里流传出来的养鬼术变种。

    这种术法在闽南、弯弯地区比较流行。比较普遍的,说是养阴菜鬼。修习此术之人,要找知道生辰年月日时的早产夭折婴儿,用慑魂魄符布一张,将婴尸包妥,然后对准月亮的方向,于菜园中挖掘一个深约一尺的洞窟,将之埋入洞中,行罡步,上面种阴菜。在阴菜生长期间,要每天浇水,小心保护,又必须在园中安顿五营兵,看守其魂魄,不使邪魔外靈侵害。另外要择期将备好之柳靈童子像挖一个洞,待阴菜结子时,将菜粒装入童囝像肚中,再早晚持法开坛祭炼。每日夜晚要将童囝像拿到户外滴露水,白天再拿进屋内,等完成后,便可以供自己驱使应用了。期间必须训练增强其法力。此童子以打听事情,为主人办事为主。

    孤易所用的这个柳灵童,便是用此法炼成的。

    这倒不是孤易刻意而为的,是无意中解救了一个被害的婴儿阴魂,以此法制成作为度化条件,以便婴儿能够投个好胎。

    就像是庄重之前在明珠太平洋百货收服的那群死婴冤魂,它们曾经被人利用做了坏事,必须要做些善事来消灾。庄重将它们安置在地下改成护佑百货商场风水,便是相当于给他们创造消灾的机会。再过十多年,他们便能投胎去了。

    “往左。”当车子到达第二街道之后,孤易又开口道。

    此时她闭着眼睛,其实是在跟柳灵童交流。

    柳灵童可以根据瑟尔教授的气息,一路追踪,直到找到瑟尔教授为止。

    如果是姜皓文亲自接应的,或许他会察觉瑟尔教授身上的异状。但是想来那个心比天高的家伙绝对不会做这种粗活。

    他现在肯定等在某个地方,只等着接收货物。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