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20.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三十四章 术法抗打
    “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不要停。”

    孤易指引着方向,就像是一个人工智能导航,史密斯则紧紧盯着前方,将这辆车子的速度发挥到极致。

    很快,车子就驶出了主城区,来到了郊外。

    而当史密斯看见眼前这片茂密的森林之后,不由惊叫起来:“是这里!上次我们来过!”

    却是之前发现攸侯喜地宫的那片森林。

    此时孤易也睁开眼睛,缓缓道:“柳灵童说目标已经静止不动了,应该是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庄重点点头:“这里就是攸侯喜的地宫所在,上次我们遇见姜皓文也是在这个地方。本以为他绝对不会再选择这里的,没想到还真是胆大,居然仍旧将老窝安在了这里!”

    庄重跟孤易推开车门下了车,史密斯本来也想跟着,却被庄重劝了回去。

    “你确定还想再体验一次那种感觉?如果不,那就留在这里等着接应我们。”庄重道。

    史密斯一想到上次的遭遇,那个棺皮凶者,那条蚰蜒大蛇,那一个个陶俑尸兵,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将头摇成了拨浪鼓:“不,打死我都不去了!我就留在这里接应你们好了。”

    庄重笑笑,从车上取下残锋提在手中,挥手跟史密斯告别,然后跟孤易走进了密林。

    “这里已经被姜皓文改过风水了,显然地宫的入口也变了。外人如果来到这里,还真不可能再次找到入口。”庄重看看周遭泛着薄雾的环境,道。

    孤易却淡淡道:“他纵使再大的本事也是我教出来的,雕虫小技而已。”

    说完,孤易掐了一个法诀,就像是在测算位置。

    须臾之后,便信步往东南方向走去。

    庄重紧跟而上。

    “这里应该就是入口。”孤易道。

    庄重看看那被一块石碑堵住的地宫入口,耸耸肩,然后扬起残锋斩了过去,只听轰隆一声响,石碑碎裂,一个入口出现在两人面前。

    “走吧。”孤易先行一步,走进了地宫。庄重则紧跟着跳了进去。

    此时,攸侯喜地宫内。

    姜皓文穿着一身黑色的巫师袍,脸上带着一个狰狞的凶神面具,正静静看着躺在棺材里的瑟尔教授。

    瑟尔教授就像是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呃……”忽然,老瑟尔发出一声梦呓,接着像是梦中受了惊吓,陡然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就看见了眼前的姜皓文。

    “你……你是谁?”老瑟尔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面具怪人,道。

    这里阴暗的环境给了他无限遐想,但是每一种遐想都离不开死亡这俩字。很显然,他危险了。

    “竟然没有死?看来蝴蝶那个蠢货用错了剂量,不过也好,省的我消耗元气施展沉魂天枢了。”姜皓文自言自语说着,然后看向老瑟尔。

    “老家伙,你现在什么情况,我想我不用多解释了吧?是死是活都在你一念之间,要么交出如意的所有技术,要么变成死人然后成为傀儡,仍然交出如意的技术资料。你选择吧,反正对我来说只是多了一个步骤而已。”

    “我……都不选!”谁料,老瑟尔竟然异常的倔强。“你们这是剽窃!科学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人而停滞不前的!我发明的技术绝对不会交给任何人!”

    “呵呵,很有骨气,不错。不过骨气不能活命,既然你选择了骨气,那抱歉,你的生命我就得拿走了。”姜皓文阴森笑着,从旁边的祭台上拿起一柄匕首。

    然后不顾老瑟尔惊恐的表情,对着祭台深深鞠了一躬,口中念念有词。

    “志心皈命礼:奉请梅山**主,梅山法主降坛场,头戴遮天猛威帽,眼放豪光澈底清。朝在玉皇金阙殿,暮游七星北斗辰。凡人有事来下请,火急领兵赴坛庭。弟子虔诚来拜请,惟愿梅山法主降来临。”

    这是梅山巫术的祭祀仪式,在进行任何巫术活动之前都要祭祀。

    而在以前,梅山祭祀活动都是需要人祭的,也就是杀人来祭祀梅山祖师。这番祝词便是请梅山祖师前来享用祭品。

    只是后来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人祭也改成了牲畜,不过场面依旧血腥。祭祀的时候会牵着一头活牛过来,将牛头按在石台上,旁边的祭司举起砍刀,一刀将牛脖子斩断。浑然不顾活牛那凄惨的叫声跟眼睛里的一汪泪水。

    现在,姜皓文明显是准备将老瑟尔当牛一样祭祀掉。

    祷告完毕,姜皓文又从祭台上摸起三个竹制的卦牌。将手中竹卦抛到地上,连续几次,直到出现阳、巽、阴三个卦象之后,才表示祖师爷已经允许所请。姜皓文这才冷哼一声,转头看向老瑟尔。

    手中匕首闪着微光,像是死神的镰刀,让老瑟尔整个脸都变形了。

    “不,你不能杀我!我的研究还没完成!我不能死!庄重,庄重!”

    老瑟尔这时候后悔了,后悔没有听庄重的。现在看来庄重说的都是真的,确实有这么一伙人准备将他劫持,窃取如意的技术。

    只是,现在喊庄重还来得及吗?

    “庄重?呵呵,你觉得他会来吗?恐怕他现在已经成为蝴蝶的刀下之魂,你就老老实实的受死吧!”

    说着,姜皓文就一把提起老瑟尔,将手中匕首缓缓刺向老瑟尔的心脏。

    “谁说我不会来?”

    这时候,却听地宫内陡然响起一声喊,接着两个人出现在地宫门口。

    却是庄重跟孤易。

    姜皓文愕然抬头,瞬间面色一变,知道事情糟糕了。

    不过他仍然不准备放弃计划,在这地宫里,他是绝对的王者。因为这是梅山巫术所铸造的地宫,只有他,这个正宗传承者,才是这里的主人!

    “庄重,师父大人。出乎意料,你们竟然能够赶来。看来蝴蝶那个蠢货已经完了,很好。不过你们不觉得有些晚了吗?这老家伙死定了。”姜皓文说着,猛的将手中匕首插了下去。

    “啊!”老瑟尔惊恐大叫。“我死了,我死了!”

    这老家伙虽然有几分骨气,但是胆子实在太小,简直跟胖子有一拼。

    老瑟尔连着喊了好几声之后,才发觉不对。因为他胸口竟然没有任何的痛感。

    接着低头一看,才发现姜皓文手中的匕首已经不翼而飞。

    而庄重手里则上下抛着几颗石子,挑衅的看着姜皓文。

    明显,刚才庄重用石子将姜皓文手里的匕首打掉了。

    “好功夫!怪不得蝴蝶会栽在你手里!”姜皓文冷声道。

    “岂止蝴蝶,你也会栽在我手里,你信不信?”庄重一叉腰,道。

    只是说完就觉得有些懊恼,自从见识了蝴蝶那充满了艺术气息的装比后,庄重就觉得自己以往的类似行为都弱爆了。

    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加两句战争、和平什么的呢?

    于是不满的庄重画虎类犬的又加了一句:“因为我代表的是正义!”

    说完,庄重得意的看着姜皓文。浑然没有想到他刚才说话的语气跟架势,跟动画片里的美少女战士没什么两样。

    庄重就像是一个人妖版的水冰月,举着残锋冲姜皓文大喊:“代表月亮消灭你!”

    这副模样,除了恶心敌人以外,能起到什么作用?

    姜皓文就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他觉得眼前这个家伙一定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师父竟然找来这么一个家伙对付自己,也是够可怜的。可怜到除了自己,连个得力的帮手都没有了。

    同情的看着孤易跟庄重,姜皓文缓缓摇了摇头,然后一松手,将老瑟尔丢在了棺材里,脚一抬,厚重的棺材盖轰隆一声盖上,将老瑟尔关在了里面。

    庄重看的却是眼角一跳,这特制棺材盖的重量不下三十斤,姜皓文只是轻轻一脚就将棺材盖子合上了,举重若轻。明显是会功夫的。

    “师叔,你怎么没告诉过我他会功夫的?”庄重懊恼的问孤易道。

    孤易却是不关我事的回答道:“我看你对梅山文化很熟悉,以为你知道的。梅山文化里又不是只有巫术,武术也很出名的啊。”

    “……”庄重立马无语。孤易这逻辑如此的清晰,竟然让庄重无言以对。

    没错,跟梅山巫术一起传承下来的,还有梅山武术,虽然偏门,可也异常厉害。

    梅山以老祖宗蚩尤为荣,蚩尤可是华夏神话里巅峰武力的代表人物。如果说黄帝是游戏里的法师,那蚩尤就是狂战士。虽然法师最终击败了狂战士,但是没人敢小觑狂战士的杀伤力。

    梅山武术便是基于这个发展起来的。可以说梅山地域的发展史,就是梅山武术的发展史。

    从现有的文献资料和民间传说中可以看出,早在远古时期,古梅山地域便有梅山的先人们在此生活,而梅山武术也就在远古先人们与大自然的斗争中开始萌芽,人们在狩猎的过程中,“观其禽技,仿其兽姿。”创造了最为实用的格斗技能,但这些早期的原始格斗技能仍属于生产、生活技能的范畴。

    随着蚩尤部族的兴起,古梅山人为争夺渔猎之地,与其他部族发生了矛盾与战争,作为梅山王者的蚩尤,凭借自己的智慧与勇武,创造了戈、殳、戟、酋矛、夷矛作五兵等战斗兵器,并在每次战斗前后所举行的巫事祭祀武舞中,将那些在以往战斗和狩猎中运用得比较成功的一拳一脚、一击一刺逐步溶入其中,并带领族人进行着反复的模仿与练习,使其从生产技能中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的战斗技能,形成了原始的梅山武术。并以此而在屡次的战斗中获得胜利,从而得以组建九黎部落集团。

    而随着九黎、三苗、有苗、楚蛮的战败,退回老家梅山的蚩尤后裔们,凭险而守,开始了漫长的“化外蛮夷”生涯,经过长期战争检验并发展起来的梅山武术,则在这相对独立的封闭环境中,不断地进行着自我完善与进化,从而使梅山武术那种古老神秘的特色得以持续保留并逐步定型,成了梅山人“集众练武以抗朝廷”的保证。同时,在朝庭的高压封锁政策下,“摘山射猎”的梅山武术,还是每个梅山人必备的生存手段。

    在梅山地域的传说中,早期的梅山有三位杰出的代表人物,就是被梅山后人尊称为上、中、下三峒峒主的符天锡、李天华、赵天祥,他们不仅有还有降魔伏妖的法术,还有惊人的武功和捕鱼猎兽的渔猎技能。

    这可是跟狮虎搏斗中流传下来的武术,庄重自然不敢小觑。

    “怎么,怕了?没关系,我保证等会拗断你脖子的时候会很温柔,就像情人的手拂过你身体。”姜皓文阴笑着,轻声道。

    而他这个比喻也让庄重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谁跟你情人了,你个表脸的!打人家骂人家也就算了,还侮辱人家,这种人好恶心哦!人家又没跟你要一百块!

    “小心他起咒。”这时,孤易提醒道。

    起咒便是加持巫咒。传说中的蚩尤铜头铁额、口吞沙石,而梅山武术功法中的“铁牛水”、“桶子功”等可使练习者体硬如铁、抗击抗打,能头顶开砖破石。“化骨水”则可口吞瓷碗、生嚼灯管。

    果然,孤易话音刚落,便见姜皓文起铁牛水了。只见他先从祭台上取清水一碗,左手中指和无名指内屈紧扣掌心,拇指、食指、小指竖立成三鼎足状端碗;右手拇指扣住无名指和小指,伸出食指和中指呈剑指状,剑指凭空虚画;口中念念有词。接着将清水一饮而尽。

    而他饮下之后,庄重当即就感觉到姜皓文的身体之中传出一种异样的气息,身体硬度增强了数倍。

    这便是此术的特色,“寄”法。借“铁牛祖师”的力量来达到护身抗打的效果。

    姜皓文眼中露出一抹讥诮之意,冲庄重勾了勾食指,示意庄重上前受死。

    庄重冷哼一声,不服气道:“你以为就你会这种抗打法?未免也太小瞧天下道派了!”

    千百年来,在传统玄学里,民间法教和正统道门的真功绝技异彩纷呈,择缘而代代承传。由于地域环境、历史源流、派系观念等因素的影响,形成了各自的特色。茅山、六壬、峨眉、梅山、华光诸派都有传承下抗打一类的法技。虽然因为派别不同,各家各派都有本宗的特色和特定方法,比如止血、止痛、雪山、封刀、封石一类的法技,但也是殊途同归,都有相同之处。

    首先都是要请师。俗称“请神”。几乎所有的道术法技功夫都要请传说中的菩萨、祖师降临,以求保护术者。祖师仙师来不来,还与术者的灵力、功力、心境、洁度有很大关系。祖师、仙师不来,你说破嘴巴皮也没用。

    其次需要传承。道法一类的功夫,没有师父对徒弟的传承,就没有作用。只有传承,才有心力、愿力、灵力、能量的一脉相承。师父内心里全部给你了,你就全部得了;内心里只给你一半,你就只得到一半。师父都没答应给你,你就是偷了他的法本,也只是废纸一堆,甚至反受阴惩。

    第三则是要修炼。民间法教中的确存在不需要修炼的小法小技。只要师父过功或“开金口”赐封徒弟,就可以立即使用,其效亦灵。但实践证明,过功、介卦得到的功夫,自己再进行勤奋的修炼一段时间,其效更加威猛灵验。这其实是很简单的道理,别人给你的功夫和能量,毕竟没有你自己真正修出的功夫好。

    第四则是抗打的对象一致。大凡抗打一类的道法,无非是对付拳脚、棍棒、石头、刀剑一类,所以,抗打道法有了“封刀法”“封棍法”“封石法”一类,当然还有名为“铁衣法”等其他名称的法技。需要说明的是,再厉害的抗打法技,是不可能抗得出大枪大炮的。当年义和团血的教训就是明证。

    不过倘若一个国术高手加持上这种术法,就会如虎添翼了。

    庄重说完,也是不甘落后,双手迅速虚空画符,朝着上下左右四方拜请。

    “弟子起眼看青天,众位师父在身边,十八尊罗汉,二十四味诸天,扶助弟子。教尺拖刀,拖刀化为鹅毛,铁尺化为灯草,卷心石头化为水泡,一身化为铜皮铁骨,化为泰山。头带铁帽十二顶,身穿铁甲十二重,铜皮包三转,铁皮包三重。众位师父,众位大将,扶助弟子快寄打!”

    这番话念完,只见庄重也是气息一变,如果开启风水眼,便能看到庄重身上有一层土黄色的光芒,好似铜皮一般。

    这便是六壬派的“铜皮铁骨法”。以观符咒语降身,化体为符的方式进行修炼,借助“铜皮铁骨仙师”的灵力扶助术者修功。在实际抗打时,靠“铜皮铁骨仙师”挡开抗击力。跟姜皓文的铁牛水作用一样,只是流派不同,而具体效用略有差别而已。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