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22.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三十六章 神判
    姜皓文此刻正背对着庄重,往祭台方向狂奔而去。但是他忽然心生警觉,感受到了背后传来的强烈杀意。

    当即又是就地一滚,真真正正成了一头懒驴,连续在地面上滚动起来。

    啪,北极杀鬼印砸在旁边的一副石棺上,瞬间发出轰隆之声,将那石棺击的粉碎。

    庄重则是吓出一身冷汗,因为他记得老瑟尔好像还在石棺之中,如果恰巧是这具石棺的话,那就完蛋了。

    幸好,庄重目力所及之处,除了遍地纷飞的石屑,没有一丝的血肉。

    显然老瑟尔不是在这个石棺之内。

    而在远处,还有一副石棺,余下的便是普通的木材棺材了。

    庄重快走几步,一边掐出外缚印攻击着姜皓文,一边移动到了那副石棺跟前。

    飞起一脚,庄重将石棺的盖子踢开了。接着就露出了老瑟尔那头发不多的秃头。

    “憋……憋死我了!庄重,你可想起我来了!”老瑟尔简直就像是见到了大救星,一把抓住了庄重的胳膊哭诉道。

    一代科学家,甚至可能跟爱因斯坦并列的伟大人物,就这样跟小女孩一般,哽咽着。

    方才生死之间,却是让老瑟尔知道了生命的宝贵。同时也对自己的研究更加难以割舍了,他刚刚还发誓自己如果能够得救,回去就一定将睡眠时间都压缩出来,加快研究的进度。万一自己哪天再次遇见这种事情,岂不是真的没机会完成研究了?

    庄重却是不知道,无意中的一个疏忽,反倒促成了如意这门技术的提前面世。如果楚瑜了解了内情,一定会给庄重发奖金的。

    “老瑟尔,快松开手,战斗还没结束!”庄重就像是一个勇猛的战士,用笃定的口吻说道。

    老瑟尔这才发现那个将自己抓来的人,仍旧好端端活着,只是看上去有点狼狈,浑身上下都是土,就连面具都掉了,露出一张年轻的脸蛋来。

    “现在年轻人真是了不得,庄重跟他都是让人惊讶。”老瑟尔嘟囔着,麻溜的从棺材里爬出来,跑到了孤易的身边。

    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个东方修女也很厉害,至少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孤易轻轻扫了老瑟尔一眼,却是没说什么,目不转睛的看着姜皓文,忽然焦急的喊道:“庄重,快阻止他!他要用神判了!”

    “神判?”庄重一愣,随即看向姜皓文,却发现姜皓文此时正一脸肃穆的站在祭台旁边,高举双手吟唱着古老的咒语,听语气,似乎在乞求神灵的审判。

    庄重不由心一沉。

    神判巫术又称神裁、神断、天罚等,是祈求神灵裁判人间是非真伪和财产纠纷的一种巫术,神判是世界各民族在一定历史条件下普遍实行的古老裁判方法。听名字似乎有些西化,有些教廷的意味。但是它确确实实在华夏的巫术历史中存在过,甚至现在的一些偏远地区,也还有这种巫术。

    在上古传说中,皋陶氏就曾用神判方法审案,方法是用羊,神羊角触及的嫌疑犯,被认为有罪。后来,神羊演变成,成为刚正的法官的象征,后来的法官皆以獬豸为冠服。

    如对偷窃的裁判:景颇族有“斗田螺”,失物者先把一个田螺放在碗中,被嫌疑者也捉一个田螺放入碗内,让两个田螺相斗,最后以田螺的胜败裁判偷窃事件。阿昌族则是双方各点一支蜡烛,以燃烧时间的长短来决定双方的是非。景颇族还有一种“蛋卜”,暗至众嫌疑者家房顶上各取一段茅草,均放在碗中,然后请巫师念经,把一个鸡蛋倒在碗中,稍加搅拌,被怀疑的人们也赶到现场,看鸡蛋清先粘在谁家的茅草棍上,谁家就偷了东西。

    藏区则有火中拾物神判,方法是在火塘或临时烧的一堆炭火中烧一块石头,或者一块铁,令嫌疑者用手捡出,若手未烧破,就无罪,否则就有罪。壮族也应用踏火堆(事先作防火准备)的办法,脚未伤则有理,否则无理。血判:瓦族失者于嫌疑犯在头人巫师的监督下,双方各伸出一只手相互摩擦,到一定时间为止,若双方都出血或都不出血,则争斗罢休,如一方出血则要照价赔偿或赔礼道歉。还有打头神判、刺手神判等等。此外还有捞油锅(里面放醋或蜡)、水锅(放小米)、潜水等等。

    姜皓文所用的却是不同于上述形式的神判。

    他所用的乃是祖巫神判。不是为了解决两个人之间的争执,也不是为了让大神降临裁判对错,而是利用神灵的力量,强制将纠纷的另一方拖入静默状态。一旦神判成功,庄重就会出现术法被禁锢的情况,全身的灵力无法运行,任何招式跟法器都无法使用。

    而姜皓文却可以自由自在的使用巫术,可以说,这是道术最怕遇见的一种巫术。它的来源不明,但是确确实实在施法成功后,会对道术使用者实现压制。

    这便是神判,神的判罚,不容置疑。

    听到孤易提醒,庄重慌忙将北极杀鬼印祭起,法印顷刻间倒转,悬于庄重的脑袋上方。

    而庄重则手上法诀变幻,给自己加持开光咒。

    “天之神光,地之神光,日月神光,我今为汝来开光,开眼光观视世界,开口光开口度众。开耳光闻声救苦,开心光慈悲救世,开手肢摄受降魔,开神足飞行万里,开金身毫毫放光。恭请上神降来临,弟子奉先天无极正法,紫微大帝律令敕!”

    话音落下,就见庄重瞬间光芒大作,全身每一个毛孔里都散发出金色毫光,就像是成了一尊金光神像一般。

    庄重却正是利用开光咒,将自己开光。使得自己诸邪不侵,不被姜皓文的神判巫咒影响。

    而与此同时,姜皓文的巫咒也完成了,庄重只觉一股阴暗的感觉袭上心头,就好像是原本太阳当头的天空,一下子就被乌云遮蔽,变得灰暗无比,什么都看不清。

    蒙蔽心机。这便是神判的作用。它能将施法对象的气血跟心机都蒙蔽住,使得目标甘愿被神判。

    庄重身上的金光在阴暗气息的倾轧下,从最初的金光大作,逐渐变得黯淡下来,就像是一个肥皂泡,被压的变了形,只要再施加一分力道,就能将这个肥皂泡彻底压迫。

    孤易此时也看出庄重危险,一旦庄重落入神判巫咒之中,那就成了被姜皓文宰割的羔羊,必死无疑。

    孤易也顾不得自己有伤在身,厉喝一声,扑向了姜皓文。

    姜皓文眼珠一转,看见了扑过来的孤易,却是冷笑连连,等孤易扑到身前,才轻轻一挥手。

    就像是挖掘机的机械臂伸展一般,一股巨大的力量袭向孤易,只听孤易大叫一声,一下子被击飞,重重的撞在地宫墙壁之上,吐出一口鲜血。

    她本来就有伤在身,这下却是伤上加伤,直接爬不起来了。

    “自己找死!”姜皓文冷冷的看孤易一眼,恨声道。

    “放心,等我解决了这个家伙就解决你。看在师徒一场的份上,我会给你一个痛快。之后把夏小米那个小丫头也宰了,让你们在地下团聚。怎么样,我是不是对你们很好?”

    姜皓文狞笑着,眼中是恣意的猖狂与得意。

    而此时庄重只觉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不止体外的金光无法继续护佑,就连悬在头顶的北极杀鬼印都开始下落,眼看就要砸在庄重的脑袋上。

    咔嚓!

    庄重忽然一躲,却听之前站立的地方传来一声响,却是北极杀鬼印砸入了地面,将青石地面砸出了道道的裂纹。可以想象如果砸在庄重身上,将会是什么场景。

    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是庄重身上的金光咒已然如风中烛火,奄奄一息。只剩下了淡淡的微光在闪烁,庄重只觉无边无际的黑暗袭来,不仅将自己的心灵蒙蔽,就连视野都变得黑暗起来。

    这种力量……

    庄重头一次知道了巫术的可怕,如此浓郁的黑暗之力,恐怕也只有远古巫咒才能召唤出来。这绝对不可能是现代快泯灭的巫术所具有的,肯定是姜皓文从地宫之中获得的古老巫咒!

    果然,接着就听姜皓文笑道:“知道厉害了吧?你以为沉魂天枢只能复活死人?它是对于生死力量的通透讲解,能够将死人复活,所掌控的黑暗死亡之力该多么强大?你现在深有体会了吧?”

    听了姜皓文的话,庄重却是明白了。怪不得姜皓文不肯放弃这个地宫,怪不得他必须要借助祭台施展这个巫术呢。原来这个巫术必须借助攸侯喜遗留下来的死神之力。

    那将庄重压的喘不过气来的力量,便是地宫内的死神之力,被姜皓文利用沉魂天枢中记载的巫咒,召唤了出来。

    姜皓文说的没错,能够复活死人,就代表着这门巫术已经将死亡力量完全掌控了。就好像可以治病救人的医生,他想要杀人也是轻而易举的。

    前段时间的新闻中,便报道了一学医女生男友辟腿,男的拉着新欢天天在女生面前高调炫耀,女生实在受不了了,终于在食堂和他们吵起来了,拿餐刀捅了男生十几刀,结果刀刀避开重要器官,男生受到极大创伤但仍被判定为轻伤。

    这件事情引起轰动,而那女生的事迹也成为年年解剖课必讲。

    那女生便跟现在的姜皓文有些类似。

    看着庄重几乎弯成了虾米的模样,姜皓文笑的更快畅快了。

    姜皓文朝着北极杀鬼印一指,在那股死神之力的控制下,北极杀鬼印竟然不由自主的朝着姜皓文飞了过去。

    姜皓文一把将北极杀鬼印抓在手中,把玩数下,才道:“你说的没错,这还真是个好东西。不过现在是我的了。唔,清微派的师门至宝似乎都在我手里了,仔细想想还挺不好意思的呢。这样吧,等我杀了你们几个,我就勉为其难的继承了清微掌教之职吧,我一定会将清微派发扬光大的。”

    姜皓文却是毫不客气,干脆自己就封了自己做掌教。

    孤易怒声道:“你妄想!”

    姜皓文冲孤易摇了摇手指,道:“错,我不是妄想。妄想是失败者的自我安慰,我的话是预言,会成真的预言。”

    “呸!”即便身体即将被压垮,庄重仍然费力的吐出一口唾沫,表达自己对姜皓文的鄙视。

    姜皓文见状,不由面色一寒。

    “看来对你的压力还是有些不够!在这个死神空间里,神判可是不止会禁锢你的心灵跟身体,就连拿走你生命也是轻而易举!现在你们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了吧?闯入我的领域,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说完,姜皓文割破无名指,将一滴血滴在了祭台之上,又诵出一段巫咒。

    而随着姜皓文的念诵,庄重只觉身上的压力越来越重,仅存的一点金光也啵的一声熄灭,登时一团团的死亡黑气涌入了庄重的毛孔,缠绕全身。

    这便是姜皓文从沉魂天枢里获得的“神罚锁链”,类似于牛头马面拘走人魂魄的那条锁链,可以将人的魂魄抽取出来。

    黑气缠绕住庄重之后,就形成了一道道的锁链,然后穿透毛孔,深深的往庄重身体里勒去。

    庄重只觉整个人都被一股大力束缚,强烈的勒感让庄重难以忍受,想要叫,却发现喉咙根本就无法发出声音。

    就好像所有身体器官包括灵魂,都被锁住了一般。

    很快,庄重本来还闪烁着慧光的眼睛就变得黯淡下去,漆黑的瞳孔变大,撑满了整个眼眶。

    远远看去,庄重就像是一个布偶,眼眶里是两个漆黑的玻璃晶体,而不是人类的眼睛。

    “庄重!醒醒!快醒醒!”孤易焦急的大喊道。

    但是却无济于事,孤易的声音根本就无法传达进去,更别提唤醒庄重了。

    “孽徒……我跟你拼了!”孤易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双手抓住立在旁边的残锋,要持着残锋斩向姜皓文。

    然而她究竟是重伤在身,力量不够,连将残锋舞动起来就难,催动残锋自身的煞气更是不可能了。

    姜皓文只是轻蔑的看了孤易一眼,然后就挥手打出一道雷法。

    雷法击中孤易胸口,孤易瞬间全身麻痹,直挺挺的栽倒在地。

    “不要再做蠢事,不然我不介意第一个杀掉你!虽然我很希望你能够见证我的成功。”姜皓文冷冷道。

    然后就不再管孤易,而是看向庄重。

    此时的庄重已经完全没了意识,神判锁链已经深深勒进了庄重的身体,将庄重的精气神都锁住了。

    三魂七魄,全都在了锁链的掌控之下。只要姜皓文打个响指,锁链就会飞出,将庄重的魂魄带出身体。

    就像是勾魂的牛头马面,夜晚潜入将死之人的家中,套上锁链拽着那人的魂魄就走。等到其他人发现,那人早已断了气息。

    “不得不说你也是个天才。但是很可惜,这世界上有一个天才就够了,不需要第二个。那个人只能是我,姜皓文!子阳真人!哈哈哈哈……”姜皓文猖狂的大笑道。

    接着他做出一个拉拽的手势,就像是手上掌控着勾魂锁链一般。

    然后便见庄重佝偻的身体一点点被拉直,就像是死亡的大虾被人强行拉开,露出虾壳里的鲜肉。

    不同的是,庄重露出的不是肉,而是灵魂。

    勾魂锁链被姜皓文徐徐扯出,如果有人能够开启阴阳眼,甚至能看见庄重灵魂从脚步开始,逐渐被剥离身体的过程。

    很快,庄重的魂魄只剩下了头部部分,只要这部分剥离出来,庄重就完了,真正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

    姜皓文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为自己已经能够熟练掌控沉魂天枢而高兴,也为一个对头死亡而高兴。

    勾魂锁链嵌入庄重的识海,勾着庄重的意识,眼看就要脱离识海,让庄重死亡。

    这时,却见庄重识海一处角落里,陡然亮起一道红光,就像是深夜里闪烁的霓虹灯。

    却是之前堕入庄重识海里的死神之眼。

    死神之眼亮起之后,就像是知道庄重目前正处于危机之中一般,光芒连续闪烁三下,如同在自我思考,考虑庄重死亡对它的影响。

    片刻后,它似乎终于考虑好了。

    只见眼睛上的光芒变得越来越亮,浓郁如激光,在勾魂锁链即将离开识海的刹那,猛然发射,一道恍若激光束的红光射出,击中了勾魂锁链。

    哗,勾魂锁链被击中,原本勾着庄重神识的末端,一下子燃烧起来。

    无形无质的火焰跳动着,顺着勾魂锁链往外蔓延而去。

    勾魂锁链就像是浇了汽油的易燃品,轰然而着,整条锁链之上瞬间被火焰爬满。

    只听嗤嗤之声不绝,火焰顷刻将锁链焚毁,而被锁链勾出体外的庄重魂魄,飘荡游离数秒,似乎仍旧要离体而去。

    此时死神之眼中陡然生出一个涡旋,涡旋产生巨大的吸力,庄重魂魄被吸力拉扯,倏忽一下回到了庄重的体内。

    神魂归位,原本束缚着庄重的勾魂锁链也不见,庄重一下子清醒过来,双眼蓦然睁开,眼神炯炯的看向兀自得意洋洋的姜皓文。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