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23.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三十七章 十方炼雷法
    “你看起来很高兴?”

    一个深沉如来自九幽的声音响起,穿透姜皓文的耳膜,道。

    姜皓文本翘起的嘴角蓦然僵住,接着就看见了庄重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以及那明显恢复了生气的眼睛。

    “怎么会!”

    咚一声,姜皓文手里的北极杀鬼印掉落,发出巨响。姜皓文脸上全都是难以置信,目瞪口呆的看着清醒过来的庄重。

    借助死神空间的力量,竟然没能够压制住庄重?这怎么可能!

    绝对不可能,绝对是自己的幻觉!姜皓文疯狂的揉着眼睛,似乎要将这幻觉从眼中抹去。

    然而让他胆战心惊的是,他眼睛越揉越明亮,看到的庄重表情也就越清晰。

    没错,这不是幻觉。庄重确实脱离了神判锁链的控制!

    姜皓文一瞬间有些失神,这可是他第一次施展这门巫术,本来前面进行的好好的,庄重眼看就要挂掉了。没想到最终却功亏一篑。

    姜皓文急速念诵咒语,想要再次操控着攸侯喜留下的死神之力缠绕庄重。但是意外的是,这次他的祷告石沉大海,指尖再也没有那种熟悉的感觉传来,原本握在手中的无形锁链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不止是神判被破,就连对于这个地宫力量的掌控也随之消失。

    姜皓文一下变得异常慌张,这可是他最大的依仗,如果这都被破了,那就坏了。

    庄重冷冷看着姜皓文,虽然庄重也不知道刚才自己到底怎么破掉的这个巫咒,但是庄重却深知现在不是追究原因的时候,而应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翻天灵印结吾掌心,吾乃天皇手执灵印,打天天开打地地裂,打人人长生,打鬼鬼消灭,吾奉太上老君火急如律令!”

    庄重高声唱出一个咒语,接着就听嗖的一声,地上的北极杀鬼印一下子悬浮而起,化为一道血光冲着姜皓文砸了过去。

    这乃是茅山术中的翻天印手法,庄重借用过来控制了北极杀鬼印,对姜皓文进行偷袭。

    姜皓文本来还在苦苦思索为什么自己会失去对地宫力量的掌控呢,冷不丁就见一道血光飞了过来。

    吓得他一个哆嗦,情急之下一口气含住,只见胸口刷的透出一片青蒙蒙的微光,形成一个圆形护盾,挡在了北极杀鬼印的身前。

    只听哧拉一声,就像是放电一般,耀眼的光芒闪烁而起,阻住了北极杀鬼印。

    而姜皓文则借助这一招死里逃生,不由长松一口气。

    只是,此时躺在地上的孤易却是心情复杂。她见庄重清醒过来,心里自然极为高兴。但是又见姜皓文竟然用雷法挡住了庄重的偷袭,却是五味杂陈。

    因为姜皓文刚才所用的正是清微派的绝学,叫做十方炼雷。

    “炼雷之法?”庄重眼睛一眯,心中也是有点小小的惊讶。

    这个姜皓文还真是一个天才,这种炼雷法恐怕孤易都未必修炼过,他竟然修炼成功。因为这种雷法修炼之时十分的凶险,需要借助外部的雷罡来淬炼自身,稍有不慎就是人死道消。

    庄重曾看过近代紫微斗数第一人王亭之先生的一本书,叫做《方术纪异》,里面便记载了王亭之老先生认识的一位硕果仅存的炼雷高人。

    正宗道家的炼神养气,可以看成是吸收大自然的能量,用来补充人体的天然消耗。炼雷之法也是基于这种原理,却是比炼神养气凶险太多了。

    《方术纪异》里讲王亭之在夷岛结识了一位苏海雷教授,曾给他示范过三两次炼雷的功法。

    凡炼雷,必在春天,由惊蛰那天开始。先烧符结坛,不过所结的坛亦很简单,只陈设一张矮几,几上烧一枝檀香,陈列一盏清水,除外便只有一盏油灯。油灯的作用,其实亦只是用来便於烧符。

    结坛前,苏海雷只在坛后默坐,口中念念有词,良久,才取出几张符,在坛前焚化,一边烧符,一边结印念咒。据苏海雷的说法,这些咒语,跟“东密”做“护摩”时的咒语类似。连他也不明白,为甚么华夏上茅山的咒,会跟源自印度的咒语相同?

    烧符毕,又复静坐片刻,然後便两手结著剑印,在坛前走禹步。禹步的步法,是闭著气,围著坛来游走,大致上是将一圈的路程分为三十六步七十二步,行到甚么步位上,便要作与那步位相应的赞诵。有时还要挥动手印,或者叩齿三十六通,游走之时,又分顺行与逆行,即绕坛右转,或者绕坛左转。

    禹步一番之后,便站在坛后,将右手的剑印压著左手的剑印,一直闭目养神。等候良久,待电光一闪之时,便见他用丹田来呼吸了,至雷声一响,苏海雷便立时拔出右手的剑印,向天一指,然后又见他小腹微动,王亭之便知道他这时是在运行气息。

    这样一直炼了两小时,雷声响过十次八次,苏海雷便便静坐收功了。收功之后回到内室,他叫王亭之摸他的手,果然两手烫热;他又叫王亭之摸他的足心涌泉穴,也烫热。他便对王亭之说:“密宗不及道家的地方,就在这里了。密宗没法子吸收春雷的能量,只能炼自己的内气。”

    后来苏海雷去燕京住了几个月,回夷岛时向王亭之透露,说他在北京已找到了一个道侣做道伴,一齐炼雷法,如今手指已经可以发光了。他于晚间又作了一次示范,果然有时指尖可见微弱蓝光。他很得意,自许三年后定然有成,可以复原清微派的雷法。

    现在回想王亭之老先生的这段记述,里面的那位苏海雷极有可能跟清微派有关联,至于到底什么关联,那就不是庄重所能知道的了。

    而姜皓文如今的炼雷之法却是比那个苏海雷还要高一筹,因为书中的苏海雷只是初炼,虽然可以不借助法器或者符箓放出雷法来,但是只能指尖上放电。姜皓文却是可以调动雷法阻挡外界攻击了。

    这也是为什么孤易看见这一幕,会五味杂陈的原因。

    如果姜皓文没有叛出师门的话,恐怕他现在已经是清微派前途最不可限量的弟子了。未来的掌教也是非他莫属。

    只可惜……一切都晚了。

    孤易摇着头,叹息一声,忽然道:“苏海雷在哪?”

    姜皓文听罢,却是冷笑一声,道:“亏你还有脸问苏师叔的下落!他这么喜欢你,为了你甘愿习练这十方炼雷的法门,试图重振清微派的荣光。你却无动于衷,多次辜负他。你不配知道他的下落!”

    庄重一听,得,感情那个苏海雷还是自己师父的情敌对头。孤易对方寸有意思,而苏海雷又对孤易有意思,这三角恋纠结的,简直就是一出琼瑶剧。

    而且不用猜,姜皓文的炼雷之法一定是苏海雷传授的。看来这么多年,苏海雷早已经练成了传说中的“十方炼雷”,否则也不可能将姜皓文教到这种地步。

    “冤冤相报何时了!”庄重无奈的说道。

    看模样,姜皓文已经主动把苏海雷的感情债抗在身上了,但是庄重不想替方寸那老家伙抗啊。幸亏姜皓文不知道庄重是方寸的徒弟,得赶紧下手灭口。

    庄重想着,又是手势一转,双手五指松直,掌心向上,两手拇指的螺纹面轻压中指,将右手食指插入左手中指、无名指下方,两手的食指朝着前方猛然一指。

    “九天九天玄女真仙、推吾八卦吉凶自然,寻山点穴水驱龙,驱除恶煞大展威灵,吾奉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

    这是九天玄女印,在古代主要用于驱除不良信息,诸如家宅被工匠压煞,针药久治无效的怪病等,不过这个法印也具备不俗的攻击力。在道术记载中,就再三叮嘱习练此法印不得朝向他人,不得无故伤人斗法。

    庄重手印打出,便见北极杀鬼印上的红光绽放,形成一个纤纤素手印记,然后对着姜皓文打了过去。

    这个法印可比之前的翻天印杀伤力大多了,姜皓文不敢再用炼雷法硬挡,疾速一闪,将法印躲避了过去。

    正当姜皓文准备讥讽庄重几句,是不是打人没带眼睛,这都打不中。

    却忽然听见身旁传来轰隆之声,接着就傻眼了。

    因为只见血红手印直接印在了祭台之上,将祭台轰塌了。

    姜皓文所施展的巫术大多需要借助祭台,祭台一下子被轰塌,就相当于切断了他跟巫神的联系,他还如何借助巫神的力量?

    很明显,庄重这一击根本就是故意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击碎祭台。

    “好心机!”姜皓文死死盯着庄重,道。

    “谢谢夸奖。”庄重露出一个笑容,面对对手的夸赞,庄重从来不会客气,一律笑纳。

    “哼,不过心机再好也没用!一力降十会,你以为我没了祭台就对付不得你了?”姜皓文冷笑道。

    不知为什么,听完姜皓文这句话,庄重陡然察觉到一丝危机,一丝不亚于之前神判巫术的危机。

    心念电转,庄重当即就是往后一跃,跳开之前站立的地方。

    果不其然,庄重才刚刚离开那里,就见当空陡然生成一个雷电涡旋,涡旋生成的时间极短,根本就没有酝酿,顷刻间就是一道雷电打来,直接将地面轰出一个深坑。

    烧焦的泥土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兀自能看到丝丝的电光在萦绕。

    怎么会?姜皓文竟然没有布阵没有起符,就召唤出来如此威猛的闪电?

    要知道庄重之前费尽心机布下了一个大阵,才堪堪引来闪电对阮哲造成了一点影响。就连当初对付李显一的时候,褚嫣然以生命为引子,才差不多引来跟这个威力差不多的一道闪电。

    姜皓文为什么没有任何动作,就能做到?

    “怎么样,这雷都玉璜的滋味如何?”姜皓文大笑着,缓缓摊开手掌。

    却见在他的手掌心里,静静躺着一枚约莫印章大小的牌子。牌子里面雷光流转,不断形成一个个图案,好似里面自成世界。

    “雷都玉璜?”庄重一愣,随即想了起来。孤易此行就是为了追回这个东西。这是清微派的至宝,乃是一件传承了近千年的法器。据孤易说,这法器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体积不大偏偏蕴含的能量异常的惊人,就像是一枚超能电池,只要在雷雨天将其祭出,就能源源不断的吸收雷电的力量储存其中。

    这千百年来,几乎每一代的掌教都会为其“充电”,一代代算下来,里面积攒了多少的雷电能量,可想而知。

    这也是为什么孤易一定要追回雷都玉璜的原因,这东西实在是太恐怖了,造成的破坏超出想象。如果姜皓文有心将其用在城市之中,一旦雷网铺开,其效力不亚于导弹。而最关键是,这东西高科技是无法感应到的,干完坏事然后若无其事的离开,谁也察觉不了。

    “说实话,我有点不开心。因为拼到最后我竟然只能用这玩意来干掉你,这对我实在是一个打击。不过一想到能干掉你,我就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姜皓文悠悠道。

    雷都玉璜在他掌心里流转着光华,看的庄重胆战心惊。

    那里面传达出来的恐怖气息,让庄重全身都忍不住颤栗。

    庄重从未感受过如此澎湃的雷力,如果将雷都玉璜引爆的话,怕是整个地宫都得陷下去,造成火山喷发式的灾难也未可知。

    “庄重,受死吧!”姜皓文猛的将雷都玉璜祭起,但见这小小的玉璜悬浮于空中,缓缓转动着。

    而随着它的转动,当即便有一道紫色雷电划破虚空,传导到庄重身前。

    多亏庄重早有察觉,瞬间移开,而庄重之前站立的地方,却是再次多出一个深坑来。

    “跑,我看你能跑多久!”姜皓文冷笑着,又是一指。

    只见雷都玉璜再次转动一圈,然后又是一道雷电轰炸过来。

    庄重但觉雷罡扑面,不敢停留,就像是一只大马猴,不停在地宫里飞奔。

    在庄重的身后,一道道的雷电轰过去,直接在地宫里轰出了一条长长的泥坑。

    哧拉拉,泥坑的土壤里电光闪烁,甚至在沟里形成一片细密的电网,由此可见这雷都玉璜的威力。

    老瑟尔也是被吓得面色发白,枉他研究了这么久的科学,却是也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东西,小小身躯竟然能释放出这么强烈的能量,却是跟他研究的seg发动机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快,把孤易师叔扶到墙角!”庄重蓦然冲老瑟尔喊道。

    老瑟尔一听,慌忙将躺在地上的孤易拉起来,往墙角那边躲避。

    孤易面色苍白的看着姜皓文,眼中是无尽的怒火。只恨自己受了伤,没法收服这逆徒。

    雷都玉璜的厉害孤易自然是一清二楚,庄重如果只是这么疲于奔命的话,必然会死在雷电之下。

    “庄重,你得想办法阻止他!”孤易忍不住提醒道。

    “我知道!”庄重回答道。

    但是说得容易,庄重却是如何阻止?还没靠近呢就被雷电炸了回来,而且眼看着这地宫就像是春天的田地,被犁了一个遍,几乎都看不见一块平整的地面了。

    庄重苦苦奔逃,而姜皓文只需要站在原地轻轻动动手指,就将庄重追的鸡飞狗跳。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庄重愤怒的扫一眼姜皓文,在避过一道雷电的时候,忽然长啸一声,接着便见一道流光急飞而出,射向姜皓文。

    却是庄重催动了罗刹。

    姜皓文见罗刹飞来,却不慌不忙,只是将手指横着一拉,就见雷都玉璜上迸发出一道雷网电墙,挡在了姜皓文的身前。

    面对雷都玉璜的电墙,罗刹明显冲击力不足,在电墙上一弹,一下子倒飞回来,差点击伤了庄重。

    而更加让庄重心疼的是,罗刹的刀身之上竟然出现了丝丝焦痕。显然雷都玉璜可以对罗刹造成损伤,也许一下两下没事,但是次数多了,罗刹肯定会被轰碎的。

    “不自量力!你那东西削下铅笔还行,想要杀人,还太嫩了!”姜皓文轻蔑的道。

    “那这个呢?”

    姜皓文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庄重冷声回应着,蓦然一道长长的刀影斩来。

    却是庄重趁机拿起了残锋,数米长的残锋被庄重持在手中,简直如李嗣业再生,跃马扬刀,高高跳起朝着姜皓文斩出一刀。

    “这个也是一样!”姜皓文面色不变,另一只手在雷都玉璜上一抹,便见雷网再次增强,横横挡在姜皓文的身前。

    庄重刀气正好斩杀而至,只听一声闷响,姜皓文身前的雷网被刀气撞到,一下子凹陷下去了一块。但是,雷都玉璜里紧接着就吞吐出大片的雷芒,将凹陷填平,却是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

    就像是一个超强韧性的蛛网,任何东西都无法将其斩断。

    挡住了庄重的一击之后,姜皓文用一种平静的语调道:“好了,不跟你玩了。我朋友应该着急了,结束了。”

    说完,便见姜皓文面上涌过一抹潮红,就像是精力被透支一般,雷都玉璜之上猛然闪烁其红色的电光,如同夜空中呜咽的警灯,传达出渗人的气息。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