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38.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三十九章 花香“迷”人

第九百三十九章 花香“迷”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唐纳德,你没弄错吧?芦荟怎么可能会妨主呢?”庄重怀疑的道。

    电话另一头的唐纳德却是异常肯定:“不会弄错的!我那个朋友就养了这么一个东西,还是有人特别告诉她,她才专门养的。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灵宠。”

    “那就奇怪了。难道说你那个朋友养的方法出问题了?”庄重皱眉道。

    “养花还需要特别方法?”唐纳德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自然,她是当做灵宠养的,又不是当做普通的观赏芦荟。芦荟这种植物喜肥,可以茶根水,米水养之,但不可多,一周一次。平时有空就多盯着它看看。尤其是看它的嫩芽,那个地方生气最旺,安静地看个几分钟,不论是对主人还是对芦荟,都是大有裨益的。此外还要经常用口给它吹吹灰。不过吹得时候有几点需要注意,不要竖直往下吹,那样是用你的生气压它的生气,要平着吹,轻着点,想象成这是自己的孩子、恋人,让它近点人气。芦荟喜欢人照顾,灵性起来得很快,也有护主报警的功能,能挡小劫,也就是破皮流血那种。此外还能小幅增强人的运势。如果你那个朋友出问题,那就多半是出在种养的方法上了。这样吧,我明天有空过去看看。”

    庄重打个哈欠,道。

    按照庄重理解,芦荟这种灵宠即便是再出问题,也不可能出现太大的问题。顶多是有点小毛病而已,明天去看也晚不了。

    但是没想到,唐纳德却是着急了:“老大,你不能现在来吗?明天就晚了啊,我那朋友现在已经神志不清,整天说胡话了。您不知道,我刚才看见了她一面,那样子,简直比我们在一号飞艇里都要惨。我第一眼的感觉就是她整个人都毁了。她可是靠脸吃饭的啊,如果再这样下去,估计真的就完蛋了。”

    “靠脸吃饭?你那朋友是影视明星?”

    “对,是以前我公司签约的一个演员,后来我进去以后她跳槽其他公司,这几年火了起来。我之所以愿意称她朋友,是因为她是唯一一个在我进去后,还曾照顾过我父母的人。其实我父母已经将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了,我也喊她妹妹。所以,老大,无论如何你得救救她啊。”唐纳德哀求道。

    “原来是这样。能够在你落难的时候不离不弃,也算是品性相当不错的人了。好人有好报,我马上就去。对了,你现在还在亚利桑那州?”庄重点点头。

    当今世界虽然好人好报这个说法已经不流行了,但是庄重仍然坚信这个道理,并且愿意为之付出自己力所能及的酬谢。

    “不,我已经搬到了洛杉矶,我那朋友就住在这边。”

    “洛杉矶?”庄重有些意外的想到。那里可是好莱坞所在地,唐纳德那个朋友应该就是住在好莱坞的附近吧?这样的话,倒是方便庄重提前去考察一下了,顺便接触一下那几个有合约的大牌演员。

    “好,我收拾一下就过去。”

    庄重答应了。

    在唐纳德的连番感谢中,庄重挂掉了电话。

    之后庄重则跟洪门诸人打了一声招呼,往机场赶去。旧金山距离洛杉矶不算远,坐飞机一个小时就能赶到,唐纳德早已经给庄重订了机票,庄重只需取了机票登机便可以了。

    而庄重在临行前,还给史密斯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史密斯攸侯喜地宫那件事情暂时结束,但是幕后之人可能还会有所活动。建议史密斯沿着犯罪团伙的这条线去查找。

    因为姜皓文曾经跟一个犯罪团伙搅在一起,以姜皓文的性格,怎么肯费心组织什么团伙?所以那个团伙八成是幕后那人组织的。只要史密斯顺着这条线查下去,肯定能够查出点什么来。

    史密斯一口答应,除去姜皓文之后,他却是再无后顾之忧。fbi也许会害怕巫师,但是绝对不会害怕什么黑涩会头目。他们的专长可就是对付那些家伙。

    安排好这些事情,庄重才登上飞机,惬意的缩进头等舱的座位里,准备补上一觉。

    现在的他可不是当年的土包子了,当年是靠着误打误撞坐了一次头等舱,现在却是堂堂正正坐上了头等舱。

    而此时吉科集团大楼里,一个高层会议正在召开。

    楚瑜用比较隐晦的语言点出了吉科之前面临的危机,表示很有可能有竞争对手试图窃取如意的核心技术,也不排除是内鬼所为。她却是要敲山震虎,告诉对方,不管他们用什么手段,都是不可能得逞的。

    之后,楚瑜则宣布自己将离开一天,去参加一个活动。

    会议结束,某个办公室里。忽然咔嚓一声,一支笔被折的粉碎。

    “她这是在向我挑衅!”笔的主人愤怒的说道。

    “姜皓文那个蠢货,竟然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简直太让我失望了!浪费我这么多钱跟人力,最终却落到如此结果。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既然姜皓文这个计划行不通了,那就继续开启以前的计划!总之,是我的东西,终究会是我的!”

    说完,他重重的摔上门,出去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新的乌云生起在天际,在缓缓逼近……

    “庄重,老大!你可来了!呜呜呜”唐纳德在洛杉矶机场接到庄重,情不自禁的就冲上来抱住了庄重,呜咽道。

    “额,唐纳德你不要激动,这里是公共场合,影响不好……”庄重尴尬的看着周围,道。

    而更加让庄重无语的是,周围的人们纷纷向两人投来善意的目光,那目光里的鼓励与支持,让庄重恨不得一脚踹飞唐纳德。甚至还有一个行为艺术的男人,竟然冲着两人饱含热泪喊道:“同性才是真爱!烧死异性恋!”

    气的庄重一把就将唐纳德推开了,这段日子没见,这家伙竟然又胖了一圈,真的成了一头猪。

    “对不起老大,我太激动了。咱们走吧,先去吃点东西。”唐纳德道。

    “算了,先去你那个朋友那里看看吧。救人如救火,我先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再说。”庄重摆摆手,道。

    这下更加让唐纳德感动了:“老大,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根本就没预定餐厅,真是太让人感动了……”

    “……”

    庄重一刹那恨不得掐死唐纳德。

    坐上唐纳德招摇的房车,两人往好莱坞方向而去。别说,庄重猜的真对,唐纳德那个朋友还真就住在距离好莱坞不远的小区里。

    一下车,唐纳德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庄重进了电梯。

    按下了十七层的按钮,唐纳德嘴里还在嘟囔着:“老大,你一定要救救她,她可是一个好演员,前途无量。如果你能够救她这一次,我替她做主答应0片酬帮你出演一部电影。当然前提是你能拿出不错的剧本跟剧组团队来。”

    “这个……”庄重一听,倒是有些心动。先不说是不是0片酬,单单现在好莱坞这种情况,大牌演员极为难请,能请到就算不容易了,哪怕支付报酬。但是那人真的有唐纳德所说的那么厉害吗?

    现在虽然明星众多,但是真正具备名气跟实力的,也就有数的那些人而已。

    “你那个朋友到底叫什么名字?”庄重不禁问道。

    “珍妮弗。”唐纳德看了庄重一眼,回答。

    “什么,是她?!”庄重顿时惊叫道。

    万万没想到,唐纳德的朋友竟然是珍妮弗!没错,正如唐纳德所说,詹妮弗的确是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女星。

    这样一位炙热可热的巨星,如果真的被灵异事件困扰的不成人形了,那还真是遗憾。也难怪唐纳德会着急了,像是珍妮弗这种级别的演员,少出现一天就是巨大的损失。

    而据庄重估计,恐怕发生这件事情之后,珍妮弗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镜头里了。

    叮咚,门铃的声音打断了庄重的思绪。

    足足过了数分钟,才听见门吱呀一声打开,露出一个披头散发,看上去极为邋遢的女人。

    庄重皱眉看过去,却见那女人身上还穿着睡袍,显然还没起床。而那没有化妆的脸上全都是粗大的毛孔,整个人精神极其颓废,就如同烟花巷里的女人,被生活折磨的不成样子。

    “珍妮弗,我说的那大师来了。这次绝对能够让你重新恢复到以前生活的。”唐纳德对那女人道。

    “随便吧。”珍妮弗却是懒懒的说道,连看都不看庄重一眼,就踩着拖鞋重新回到了床上。

    虽然人变得异常憔悴,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是充满了魅力。尤其是趴在床上的那样子,充满了颓废的风情,简直就是红果果的诱惑。

    庄重慌忙转移了眼睛,生怕多看下去会出糗。

    而珍妮弗则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

    很显然,她认为庄重不过是来骗钱的骗子,唐纳德又被骗了。

    “那盆芦荟在哪?”庄重问唐纳德道。

    “在阳台上。自从珍妮弗出事之后,就没敢将它拿进屋子过。本来我想扔掉的,但是又怕万一丢掉之后惹出更大的乱子,所以没敢丢。”唐纳德解释道。

    庄重点点头:“你做的对。如果真的是那玩意引起的,你丢掉不光不可能解决问题,还会变本加厉。走吧,看看去。”

    而此时呆滞看着墙壁的詹妮弗,在听到庄重跟唐纳德用中文对话后,忽然也用中文插嘴道:“原来你是华夏人。”

    “对。你的中文说的很棒。”庄重回答道。

    “呵呵,本来我想有机会去华夏拍一部电影的,所以自学了中文。但是没想到,如今似乎什么都用不到了。”珍妮弗自嘲的笑道。

    “别太灰心,我会尽力帮助你的,你要对我有信心。如果我无法帮助到你,恐怕你也不用找其他人了。”庄重摊摊手,然后往阳台走去。

    而珍妮弗听了庄重的话,起初有些惊讶,随即则摇摇头。只是当成了庄重的自吹自擂,没有在意。

    “那,这就是了。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浇水了,本以为会枯萎的。没想到反而越来越旺盛了。”唐纳德指着阳台上的一盆芦荟,说道。

    “是有些奇怪。”庄重认同的说着,然后将芦荟端了起来。

    一个不大的盆子,里面是一株茂盛的芦荟。芦荟肥厚的叶子边缘全都是猩红的小刺,而在芦荟中间,则伸出一株花棒,上面挂满了红色的小花。

    “这盆芦荟竟然开花了?”庄重意外的道。

    芦荟开花十分少见,必须在温度、湿度和光线都适宜的情况下才会开花。

    而且芦荟是有许多品种的,有的品种基本上从不开花。像是詹妮弗这一盆芦荟,就是属于那种非常难开花的品种。另外在温带地区生长的芦荟,往往花开不易,很少看到芦荟花,即使偶然开花花枝也很小。詹妮弗这一株却是违反了很多常识,不仅开花还开的很大。

    红色的花棒足足有半米多高,在微风中摇晃着,洒下浓重的香气。这个香气有些古怪,一开始闻着会很香,但是闻得多了就会感觉有些反胃。

    “怎么样老大,看出什么来没?”唐纳德期待的问道。

    “芦荟很奇怪,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似乎它变异了。问题应该就出在这上面,不过具体是什么情况,还没发现。”庄重道。

    “哦。”唐纳德倒是没说什么,而床上的珍妮弗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显然庄重的话让她更加坚信自己的看法了。庄重纯粹就是来骗钱的。

    “珍妮弗小姐,你出现这种情况是不是从它开花开始的?”庄重放下芦荟,又转回屋子里,东看西看,忽然问道。

    “对。”珍妮弗愣了下,回答道。

    “嗯,那你之前放置芦荟的位置是不是那个角落?”庄重又道。手指向西北角的一个角落。

    珍妮弗这下真的是惊讶了,那里的确是她曾经放置芦荟的地方,庄重怎么会知道的?难道是唐纳德告诉他的?

    珍妮弗疑惑的看向唐纳德,却见唐纳德只是跟在庄重后面,就像是一个小跟班,没有任何表情。

    这不禁让珍妮弗怀疑了,难道他真的很有本事?否则怎么能够猜出芦荟之前的放置位置,又怎么能够让唐纳德如此俯首帖耳?

    “没错,之前是放在那里的。”珍妮弗承认道。

    “那就对了。”庄重点头。“那个方位是煞位。九宫飞星的五黄廉贞星正好飞到那个位置,廉贞星得令的时候还好,代表位处中极、威崇无比,如皇帝之最尊最贵,对于事业极有帮助。但此星失令的时候,就非常的危险了。风水学上称为五黄煞又名正关煞,代表死亡绝症、血光之灾,家破人亡。此星亦必招邪灵之物。”

    “啊?”珍妮弗目瞪口呆的听着,有些傻眼。因为庄重说的这些话她全然没有听懂。倒是最后一句懂了,那就是放在那个位置不好。

    “这么凶险?那老大你一定要救救珍妮弗啊。”唐纳德倒是对庄重无比的信任,直接道。

    庄重摆摆手:“我来了,自然就不会白来。你放心好了,问题不算大。”

    “那太好了。”听庄重这么说,唐纳德不禁高兴的道。

    珍妮弗此时也是有些被庄重给震到了。眼前这个男人语气笃定,没有任何的花言巧语,似乎说的都是真的。难道他真的能够救自己?

    想到这,珍妮弗不禁燃起了一丝希望。

    “煞位放置灵宠,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也多亏你后来将它移到了阳台,不然你现在什么情况还不好说。你是不是每到晚上都感觉很困,全身乏力,总是想睡觉,但是真的睡着又睡得不安稳,不断做梦,睡醒之后发现更加的累?”

    “你怎么知道?”珍妮弗这次是真的服了。庄重竟然把她的症状描述的分毫不差。这种症状却是近几日才出现的,她都没告诉唐纳德呢。

    “显然我说对了。”庄重微微一笑,道。

    “老大,究竟是什么情况?你别老是打哑谜啊。”唐纳德摸摸脑袋,不解的问。

    “其实就是四个字,花香迷人。”

    “花香迷人?”珍妮弗跟唐纳德异口同声的重复道。

    “一般风水师都会告诫别人,卧房里不能摆太多花卉。因为从风水的角度讲,花色**,花香引鬼,容易在夜里招惹些说不清楚的东西过来,也容易让睡着的人离魂。珍妮弗的这颗芦荟开花以后,便发生了这种事情,不止让珍妮弗离魂,而且还招惹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又或者说,是它自身就带着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而来。”庄重解释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