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48.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四十二章 冤家路窄
    天啊,这可是一个大新闻!迎宾小弟想着,赶紧默默回忆庄重的模样。想着明天要不要爆料给报社的记者,自己好赚点线人费呢?

    “珍妮弗,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只挽着庄重,不挽着我!”唐纳德见珍妮弗挽住了庄重的胳膊,不由道。

    “那我让给你?”庄重有些尴尬的说道。其实珍妮弗挽住他胳膊的时候,他也有些不自然。不过珍妮弗挽的很紧,庄重也只能任由她挽着了。

    “算了吧。我这模样不太合适。要是我再瘦十几斤,一定要跟你抢过来!”唐纳德自嘲的说道。

    这话让庄重跟珍妮弗同时一笑。

    三人穿过熙攘的人群,很快来到了宴会举办地点,二楼的豪华大厅。

    这里已经聚集满了各路明星跟影视圈的大老板,一个个端着酒杯亲密交谈着,不时发出一声大笑。

    像是这种宴会,在他们眼中更加像是一个人脉会议。不断的紧固旧有人脉,结识新的人脉。相互利用,同时得利。这就是穷人与富人的差别了,穷人的圈子里只有穷人,即便活一百年也难以找到一个结实富人的机会。所以只能继续穷下去。

    而富人却能利用自己的资源不断做大,圈子里的人彼此利用,将资产越滚越大,却是更加加剧了贫富的分化。

    庄重摇摇头,知道这是人类社会难以解决的问题,倒也不存在什么仇富心理。

    很快,就过来几个影视明星来跟珍妮弗打招呼。珍妮弗虽然年轻,但是在圈子里知名度很高,所以认识的人也不少。

    “哇哦,珍妮弗,你终于露面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呢。原来是跟新男友度蜜月去了!”一个金发美女夸张的说道。

    庄重认识她,就在刚刚上映的某部科幻电影里,她就是女主角。虽然被人评论为花瓶,但是丝毫不能阻挡她上升的势头,可以说,除了奖项拿的没有珍妮弗多以外,名气倒是不比珍妮弗弱多少。所以她跟珍妮弗讲话也没有顾忌,而是直接开玩笑。

    “福克斯,你不要乱说,小心我把你的嘴撕烂。你知道我最讨厌你那张嘴了,怎么能够长的这么性感,连我都忍不住想亲一口!”珍妮弗道。

    珍妮弗这话虽然是笑骂,却是暗暗将福克斯夸赞了一番。立马就让福克斯喜笑颜开起来:“想要?那就来嘛!我可是荤素不忌哦。”

    “哦,有的看了!珍妮弗你还犹豫什么?快点上啊!”

    另外几个明星不由起哄道,一时间气氛变得热闹无比。

    “珍妮弗,你来了?”这时候,却见一个中年人了过来,有些意外的说道。

    “老板好。”

    这人却是珍妮弗现在公司的老板。

    “唐纳德!你也在!真是太好了,今天可得好好跟你喝一杯。”中年男人看见了唐纳德,不由笑了起来。

    看来他跟唐纳德是旧识。

    “布莱恩,你这个家伙,竟然抢了我的当红花旦,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唐纳德锤了那人一下,笑道。

    “好啊,就用酒来算账嘛,你要是能够喝的过我,我就把珍妮弗还给你!哈哈哈哈……”这个布莱恩却是一个酒鬼。

    笑完,他忽然靠近珍妮弗,低声道:“珍妮弗你好了?怎么一回事?”

    看来,布莱恩知道珍妮弗的病情。

    “是他治好的我。”珍妮弗朝着庄重指了指。“庄重先生,来自华夏的大师。”

    “哦?”布莱恩眉毛一挑,有些意外的道。

    他也见过几个真正的华夏大师,但是印象中华夏的大师都是老头子,仙风道骨的样子。这人这么年轻,真的是华夏大师吗?不会是骗子吧?

    但是看珍妮弗的样子,似乎真的已经痊愈了。珍妮弗病重的时候他可是去看过,完全就不成人形了。他还为此担心了好久呢。

    尽管心存怀疑,布莱恩还是走到了庄重的面前,客气的对庄重说了一声“谢谢”。

    不过这声谢谢里包含多少诚意,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说完这句话,布莱恩就重新走回珍妮弗身边,跟珍妮弗、唐纳德谈笑风生起来。却是将庄重给冷落到旁边了。

    这一幕,让庄重不禁皱了皱眉头。但是庄重却也不能说什么,毕竟别人也没表现出什么不礼貌来,只是有些冷落庄重而已。

    可庄重此番还想跟他商谈有关珍妮弗出演电影的事情呢,按照他这种态度,却是很难答应庄重的请求。

    想着,庄重看向布莱恩,看了半晌,忽然一笑,有了主意。

    接着端起一杯酒,故意凑到了布莱恩身边,道:“三位在聊什么?很有趣的样子啊。”

    珍妮弗见庄重过来,就笑道:“还能聊什么,不就是你帮我治病的事情了。只是我这位老板有点不太相信,他觉得你是误打误撞。”

    见珍妮弗说破自己想法,布莱恩有些尴尬,但是很快转瞬即逝,点点头道:“我确实有这种想法,我承认。”

    接着,他便冷冷看着庄重,似乎在等待庄重转身而走,或者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但是,出乎他预料,庄重竟然笑了:“没关系,对于未知人们总是抱着怀疑,我理解。就像是布莱恩先生每每睡觉就会出现耳鸣、眼花等状况一样,他恐怕也只是认为这是得了什么病。”

    “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有这种症状!”

    一听庄重的话,布莱恩一下子就怔住了。因为庄重说的太对了,他的确每逢睡觉就会出现这种状况,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太累了。因为劳累的时候也会出现耳鸣,但是后来却发现不对。因为他只有躺下的时候才会耳鸣,坐起来就没了。而且这段时间变本加厉,甚至都会出现眼花的情况。

    他看了几次医生,都没能检查出什么,只是开了一点补药,让他补补身体不要太劳累。但是实际上这段时间他根本没有做什么劳累的事情,甚至连酒都喝得少了。

    “很简单,你双目无神,精气涣散,眉心有青气缠绕。这是离魂的症状。”庄重道。

    “啊?离魂?不会吧,我是不是被人暗算了。”布莱恩听了珍妮弗的事情后,不由自主的就想到自己可能被人害了。

    庄重却是摇摇头:“没人暗算你,这是你自找的。常年声色犬马、醉生梦死,神魂始终被污秽的杂念浸养,导致了魂魄游离于体外,再有一段日子怕是你就跟之前的珍妮弗一样了。”

    “不会吧?那庄重你一定要救救我老板,他可是一个好人,刚才我还跟他提起要参演你的电影的事情,他准备答应呢。”珍妮弗适时的说道。

    其实刚才珍妮弗提出后,布莱恩根本就没回话,明显是不答应的。但是被珍妮弗这么一说,布莱恩只能硬着头皮点头:“没错,我是准备答应的。大师,你看看,我还有救吗?”

    看到布莱恩拙劣的表演,庄重不由暗笑,这家伙虽然是开影视公司的,但是演技差的可以。

    不过庄重还是正色道:“布莱恩先生想多了,我不是那种为利益见死不救的人。其实你这病情还不算严重,这样,我教你一个吐息安神的方法,你试试。”

    “好,您快说!”

    “呼气,吸气,什么都不想,全神关注在自已的呼吸上,感收呼气时的畅快感和吸气时的满足感,吸气时鼓腹,呼时收腹,静静地感受。幻想你此刻在大自然里,周围不是声色犬马,而是潺潺溪水、悠悠鸟鸣,一切都是干净的,纯洁无垢的。你整个人都是圣洁的……”

    庄重循循善诱着,只见布莱恩按照庄重所说,很快就闭上眼睛,脸上呈现出一种神圣而惬意的神色。

    片刻后,布莱恩忽然醒了过来,脸上带着无比的遗憾:“刚才好舒服啊,真的好想就那样睡过去。但是不知为什么只能坚持这么一小会,就醒了过来。”

    “这叫做听息。是极养人的,虽然不一定能成大道,但对于强身健体、固魄安魂极有好处。你现在只是初练,自然无法坚持太久。等你回家练习的时候,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想睡就直接睡觉。一觉睡醒,你的神魂能够得到充分的弥补滋养。”庄重解释道。

    “真是太神奇了!谢谢你,谢谢!”布莱恩这次却是由衷的感谢了,从他神色可以看出,是发自内心的。

    “除了听息,还有两种方式你要配合着做。这样才能彻底消除你的离魂症。”庄重又道。

    “什么方式?我一定照做,一定照做。”见识了庄重的灵验,布莱恩已经是无条件信任庄重了。

    “一个是断念。当你发现自已很愤怒很痛苦的时候,突然硬性地格断自已的思路,去想一件其它不相干的事,或是不想事,像愣住了一样地发呆。佛家说一下子空掉了,就是指这种发呆的境界。这种方法初时做起来很难,因为人会惯性地去追逐痛苦,越是痛苦越是要去深挖,不挖到破皮流血决不罢休,最后小事化大,大事化煞,直至完蛋。这其实就是心魔在作怪,也是烦恼根源。我们说要断掉它,就断掉它!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什么讨价还价,就是要断掉!就跟你踏到狗屎,马上收脚一样,很干脆地断掉。相信我,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是魔障,对解决事情完全没有一点帮助,只会越弄越坏。只有冷静下来,清醒下来了,把心定住了,才能想出解决办法。而且把心定住了,你才会发现,原来也没啥大不了的事儿。这个配合着听息使用,能够最快时间断绝你那些杂念,不再让情况恶化。”庄重说。

    “还有一个,就是行善。也许你认为我是在说笑,也许你认为这是在故作姿态。但是事实上这是能够濡养神魂的最好办法。善念会在你心中生根发芽,最终反哺你的神魂。为什么坏人会心绪不宁,会做噩梦,会害怕风吹草动?就因为他们没有这种善念的支撑,所以才会那样。长此以往他们就会整个人崩溃掉。你虽然还没到坏人的地步,但是糜烂的生活也对你产生了很深的损害,你必须要靠此来弥补。”

    “行善,我明白了。把我花天酒地的钱拿来做善事,岂不正好?”布莱恩道。

    “正是这个意思。布莱恩先生是有慧根的”庄重赞赏的说道。

    这话让布莱恩好一阵得意,言语间对庄重也更加感激,态度也不由谦恭了几分。

    “老板,庄重帮了你这么大忙,那件事情是不是可以答应了?”珍妮弗赶紧问道。

    “答应,答应!而且我绝对不抽取一点抽成!”布莱恩爽快的说。

    “那就谢谢布莱恩先生了,以后如果还有什么状况,那就跟我联系,能够解决的我一定会帮忙的。”庄重冲布莱恩举起酒杯,道。

    “一定!”布莱恩大笑着,跟庄重碰杯,轻轻喝了一小口。按照他的说法,他要从现在就开始执行庄重说的三种方法,不再酗酒。

    “嗯?珍妮弗,他怎么会来这?”忽然,唐纳德碰了碰珍妮弗,看着一个方向道。

    珍妮弗闻言看过去,立马脸色变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愤怒的神色。

    庄重也奇怪的转过头看去,却是看到了一个华人面孔。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身材挺拔,看上去风流倜傥,很受女人喜欢。此刻就有几个女星围在他身边,跟他亲昵的说笑着。

    “李林!这个人渣!”半晌,珍妮弗咬牙切齿的说出一个名字。

    而庄重却是一愣,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不知道在哪里听过。

    “珍妮弗,别冲动,这里是群星晚宴,你要是失态会被记者拍到的。这小子送你杀人灵宠,早晚得收拾他!不急于这一刻!”唐纳德慌忙拉住珍妮弗,小声道。

    庄重听了,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珍妮弗如此的愤怒,原来那个叫做李林的男人就是送珍妮弗芦荟的人!

    “我知道。”好不容易,珍妮弗平静下来,不再关注李林那边。

    而没想到的是,李林竟然发现了珍妮弗。只见他脸上先是闪过一抹讶异,接着就变得异常阴沉。一口将酒杯里的酒喝光,竟然朝着珍妮弗走了过来。

    “嗨,珍妮弗,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你越来越漂亮了。”李林脸上堆着要多假有多假的笑容,对珍妮弗道。

    珍妮弗则厌恶的瞪他一眼,道:“拜你所赐,我还没有死!不要在这里假惺惺了!”

    “假惺惺?我不懂你说什么啊,珍妮弗你怎么了?虽然咱们分手了,但是还可以做朋友嘛。”李林无耻的说道。

    “呸!谁要跟你这种人渣做朋友?以前有人说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学校里就劣迹斑斑,曾经试图女同学,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你何止劣迹斑斑,简直就是该死!”珍妮弗愤怒的说道。

    这话说的李林顿时面色一变,眼中射出一股阴狠的光芒,却一闪即逝。又笑道:“珍妮弗你不要误会,这个问题我已经给你解释过很多次了,那个女孩子是我大学时期的女朋友,男女朋友之间自愿发生关系,怎么能够是呢?”

    “自愿?自愿的话人家为什么会报警?自愿的话为什么学校会通报你?哼,你这种话骗鬼去吧!”珍妮弗气哄哄的道。

    “算了,既然说不通那就没必要再说了,反正我问心无愧。不要因为我甩了你,你就蓄意报复。”李林推推眼镜,说。

    “你……不要脸!”珍妮弗真是被李林的无耻给气到了。

    实际上她跟李林只是认识了一个月而已,连正式男女朋友关系都没有确定,又从何而来谁甩谁一说?

    只是这话从李林嘴里说出来,登时惹得几个对李林有想法的女人笑了起来,看向珍妮弗的眼神也带上了几分的嘲笑。好像珍妮弗真的是一个怨妇一般。

    本来女人之间就勾心斗角,珍妮弗这种年轻就大火的演员,更是她们眼中的敌人。眼下有机会嘲笑珍妮弗,她们自然不会错过。

    “你这个混蛋,人渣!我要……把你虚伪的面具揭下来,让所有人都看清你让人恶心的嘴脸!”珍妮弗登时面色通红,大叫着就要冲上去抓李林。

    而这边一闹,却是吸引了更多人看过来,眼看就要成为一件丑闻,登上明天各大报纸的头条。

    这时却见庄重轻轻在珍妮弗背上拍了一下,如同佛家当头棒喝,珍妮弗本来暴怒的心绪登时平静了下来,眼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场撕逼大战就此平息,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连珍妮弗都愣在当地,纳闷自己怎么一下子情绪就转变了呢?

    李林见珍妮弗竟然控制住了情绪,不由微微惊讶,他本来还想故意激怒珍妮弗,好让她明天在各大媒体上出个丑呢,却是可惜了。

    李林看了珍妮弗一眼,准备离开。然而才刚刚转身,却听身后传来一个冷冽的声音。

    “站住!那个差点被你的女同学,是叫徐晶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