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57.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四十五章 巫医节森
    “谁?”

    弥撒蓦然转身,冷冷看向人群。

    但见无数惊慌的眼神,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丝丝的恐惧,根本无法判断出到底是谁所说。

    足足看了半晌,弥撒忽然笑了起来。

    “跟我讲教义,很好。虽然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敬佩你的勇气。既然你要讲,那我便跟你好好讲讲!”

    弥撒眼睛扫视着四周,忽然目光一收,就像是一个手电筒的光源被关掉,让人瞬间有种恍惚的感觉。

    这一幕,让庄重更加确定这家伙很可能学过黑巫术,会点蛊惑人心的手段。

    而被弥撒目光牵引着,几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向了弥撒那双眼睛,似乎是最虔诚的教徒,在等待着神谕的训示。

    而弥撒则闭上眼睛,就像是在接收撒旦的传谕,片刻后才睁开,眼睛中闪亮的光芒重新燃起,用带有引导性的声音讲述道。

    “撒旦代表了放达,而不是节制。撒旦代表**生命的存在,而不是精神上的幻想。撒旦代表最纯粹的智慧,而不是自欺。撒旦代表了对那些值得友善对待的人的善意,而不是对那些忘恩负义的人的爱。撒旦代表有仇必报,而不是容忍。撒旦主张担负应该的责任2c而不是关心关心无谓的东西。撒旦代表人类只不过是一种动物,有时候略显高尚;但更多时候卑于一切:由于所谓的“神圣的精神和理智的行为”,而成为了万物中最恶毒的动物。撒旦代表无视所谓的七原罪,因为它们会带来**、精神和感情上的满足。撒旦是教会前所未有的好朋友,因为他在这些年里维持了它的运作。”

    这段话其实颇有些晦涩难懂,代表的是撒旦九训。普通人初次听了其实很难理解这些东西。

    但是奇怪的是,在弥撒说完这番话之后,竟然有不下二十人流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仿佛一朝悟道的信徒,虔诚的走出人群,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对弥撒进行膜拜。

    就连庄重身边的唐纳德,都脚步一动,似乎要走上前去。

    “该死!”庄重暗骂一声,一把将唐纳德拉住了,同时使劲掐了唐纳德胳膊一下。

    “啊”,唐纳德瞬间惊醒,不明所以的看向庄重。“老大,你掐我做什么?”

    “笨蛋,你刚才差点被催眠了!”庄重指了指舞台前面跪倒的那群人,低声道。

    唐纳德看过去,顿时后背惊出一身冷汗。如果不是庄重拦住他,恐怕他刚才已经跟那些人一样,直接跪在那里了。

    “这人有点邪门啊。”唐纳德道。

    庄重点点头:“是很邪门,小心一些。不过刚才有人驳斥他的理论,也不知道是谁说的。”

    庄重说着,小心翼翼的往四周看去,除了那些被蛊惑的人,剩下站在这里的人已经不多了。大都是心智比较坚定的人。罗伯特跟节森都在此列。庄重看过去的时候,罗伯特甚至还跟庄重挤了挤眼睛。

    庄重莞尔一笑,这家伙平日形象真的跟银幕上一样,都是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这时候了竟然还有心情挤眉弄眼。

    “怎么?不继续辩驳了?教义是越辩越明的。撒旦欢迎试图寻求真相的人。”弥撒看着台下的人,冷声道。

    显然,刚才出声辩驳的人没有露陷。

    又过了一会,弥撒见那人再没说话,不禁脸色一变,悠悠道:“看来我高看你了。既然你如此懦弱,那你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说完,弥撒将手中的枪再次举起,对准了那产妇。

    “你要记住,这人是应你而死的。这份罪恶由你来背负。”

    这家伙倒是会推脱罪名。

    而人群中顿时引发一阵骚乱,大难临头之际,靠近产妇的几个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往旁边躲去。就连那做过医生的演员,也有些畏缩的挪开了位置,显然也被吓到了。

    而产妇的老公,本该坐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发号施令的堂堂老板,此时就像是一条可怜的流浪狗一样,不断跪拜着,乞求弥撒的宽恕。

    只是,这一切,都没能改变弥撒的决定。他握着枪的手臂平稳,没有丝毫的颤抖。修长的手指扣在扳机上,眼看着就要扣下扳机,将那产妇射杀。

    “怎么办?老大。”唐纳德紧紧抓着庄重的胳膊,焦急的道。

    庄重嘴唇微抿,其实他根本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今天是来参加群星晚宴的,庄重连一个法器都没带,别说是什么武器了。而且那个产妇早产,命在旦夕。就算庄重采取什么暴力手段,恐怕也难以救治那个产妇。她必须现在就进行医治。

    看看弥撒,再看看那个产妇,庄重蓦然站起身,高声道:“住手,是我!”

    然而,让庄重没想到的是。庄重话音刚落,却见远处又是一个人站了起来,也是用同样的语气喊道:“是我!”

    庄重一看,却是微微惊讶。只见那人膀大腰圆、人高马大,赫然是演员中的硬汉代表节森。

    他?庄重心念电转,却是明白过来。刚才很有可能真的就是节森所说。对比一下刚才低沉的声音来看,跟节森的声音有四五分相像。

    “唔,两个人?有意思。”弥撒一看见这种场面,就笑了。“这世界上竟然还真有为别人舍生忘死的人,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不过很可惜,这种人在撒旦的教义中,不过是披着天使皮囊的虚伪者。一个人,连自己的生命都不爱护,却妄想去爱护别人,实在是既虚伪又可笑。”

    庄重听着弥撒这种论调,不由心一沉。这是典型的斜教言论,不相信人性中的真与善,对此持否定态度。一般斜教徒遇见这种情况,都会试图毁灭不同信仰的人。在他们眼里,庄重这种人就是异端。

    果然,弥撒的笑越来越冷冽,越来越疯狂。当他笑够了之后,忽然冲着庄重跟节森同时一指:“你们两个,我没空知道到底是谁说的了。既然你们这么想帮助别人,那么我就给你们一次机会好了。亚当跟夏娃受到撒旦指引偷吃禁果获得灵智,但是也遭受了惩罚。所以,想要得到什么,就得贡献给撒旦什么。这就叫做撒旦的惩戒。”

    “你到底想怎么样?”这时候,节森开口了,问道。

    “我想做的很简单。你们两个接受撒旦的惩罚,只要你们能够在惩罚中完成对她的救赎,就代表撒旦原谅你们了。怎么样?”弥撒低低笑着,道。

    “什么惩罚?”

    “你答应了就知道了。”

    节森扭头看看庄重,又看看弥撒,道:“好,我答应!不过那个华夏人就不必一起了,因为刚才那话确实是我说的!”

    节森如此的仗义,倒是出乎庄重的预料。这种时候能够站出来,本身已经能够证明他的人品了。但是没想到竟然还能选择一人独挡,不连累庄重。这件事却是足以证明节森是一个可交的汉子。而不只是银幕上那个只会暴力解决问题的肌肉男。

    “no,no,no……谁也不能跑。既然选择了,就得接受。撒旦是公平的,不会选择偏袒谁。”弥撒摇了摇手指,说。

    看样子他是非要庄重一起受罚不可了。

    “老大,别去啊,大不了跟他拼了!”唐纳德劝道。

    “不,那产妇快不行了。我们可以拼,但是打斗的时候那产妇一定会死。如果我没看见无所谓,既然我看见了,我就不能不管。”庄重冲唐纳德说着,然后毅然走出人群,站到了那产妇的前面。

    此时产妇已经接近昏迷,只是嘴里喃喃呼唤着丈夫的名字,想要抓到丈夫那有力的手,找到一个精神上的支撑点。

    庄重见状,伸出手,轻轻抓住了那产妇的手。

    产妇昏迷之中,以为是自己丈夫来到了身边,脸上出现一丝释然,似乎放心了不少。

    而庄重则趁机将一道灵气输送过去,帮助产妇稳定下情况。

    灵气的作用立竿见影,产妇的本来惨白的脸色缓缓恢复成正常颜色,而痛感也降低不少,声音明显低沉下去。

    脚步声响起,却是节森也走了过来。节森看着庄重,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冲庄重点了点头,然后半跪下来,看向产妇。

    庄重愕然看着节森的架势,似乎他在给产妇做检查,要对产妇进行救治。

    “你学过医?”庄重不确定的问节森。

    “no,我爷爷是巫医。”节森的回答让庄重大跌眼镜。

    巫医!庄重瞬间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对于巫医,庄重倒是并不怀疑。毕竟也属于玄学范畴,但是巫医的真正作用并不在这些日常病情上。像是接生这种事情,一个半吊子外国巫医也能做吗?

    庄重很怀疑。

    因为庄重曾经看过一份探究国外巫医的资料,里面详细介绍了巫医在治疗中用到的手段跟原理,让庄重有点不信任外国巫医了。

    资料上记载:在20世纪80年代的菲律宾,曾经有一种无创伤的巫医手术受到人们的追捧:据说在取出病灶的同时又不会在患者身上留下伤口,不仅迅速而无痛,且不必冒大出血或感染的风险,这种伪手术的吸引力自然不言而喻。

    资料的作者诺博士专程飞往菲律宾去观察几位最有名的巫术外科医生如何进行工作。他设法说服一位最著名的巫术外科医生乔伊为他施行手术。诺博士对巫医声明说他患有高血压,并且他的高血压可能是肾病引起的,这些都是实际存在的情况。

    而具体的治疗过程多少显得有些滑稽,这点可以从诺博士的描述中感受到,“从作为手术台的教堂的圣餐台台面往下看,我一下子就看出当他开始进行“手术”时,就把某种小动物的肠子和肉偷偷藏在手心里了。当他在我身上推拿时,我非常细心地进行观察,显然,无论是依靠视觉还是从他的双手压在我腹部肌肉上所得到的感觉来推断,他根本就没有穿过我的腹壁。当‘切除了’那块脂肪组织时,他把它拿得高高的,让所有旁观者都看得见,并且说了声‘有害的组织啊’。然后,马上把它扔进圣餐台后面一个一直烧着酒精的洋铁罐里。后来,乔伊的助手对我说,这个有害的组织是我的左肾上长的肿瘤。这可真有意思,我见过的肾脏何止千百,其实,这块组织并不是肾脏,而是一块鸡肉”。

    诺博士同时指出了巫医伪手术的要害:在治疗过程中,巫术外科医生会立即消灭他们所“切除”的组织,这样,病人就没有机会获得这块组织,当然也无法把它交给病理学家去研究了。

    不过,有少数情况,病人取得那些似乎是从他们体内切除的组织,但经过显微镜检验却证明这些组织是动物身上的器官。尽管如此,每年还是有数以千计的人从世界各地飞往菲律宾,要求为他们实施所谓的无痛无创伤手术。据知情人估计,一位最有名的巫术外科医生平均每月要为300名病人施行“手术”。每个病人付给该巫医所在机构捐款的平均数为200美元。每年的捐款总数在70万美元以上。

    这种把戏在庄重看来,简直就是催眠在巫术中的应用,说好听叫巫术,说难听就是骗钱。

    节森所会的巫术,不会也是这种骗钱的把戏吧?那样可会害了这个产妇。

    节森没有跟庄重解释什么,而是认真查看着产妇的状况,不断在产妇腹部摸索,似乎要透过接触“看”见产妇肚子里婴儿的情况。

    这让庄重多少有点无语,自己身具风水眼都无法看穿,所能看到的也不过是一团混沌血气而已。节森能够看到?

    不过现在却是没有什么其他办法,只能任由节森试一下了。

    “呵呵,有点意思。看来你们是真的想要救她了。那就准备接受撒旦的惩戒吧!”弥撒就像是发现了一个好玩的游戏一般,冲身旁一个手下招了招手。

    那手下会意,走到大厅某处,猛然一扯,顿时将装饰用的一长串彩灯扯断,缠绕在一起,做成了一个满是碎玻璃渣子的荆棘长鞭。

    “你去。”弥撒对那手下道。

    那手下点点头,就要过去实施惩罚。

    这时却见一人跑过来,谄媚的对弥撒道:“教宗,让我来吧。我听到了撒旦的召唤,撒旦大神让我借此将过去的恩怨了断。”

    “哦?你跟他们有恩怨?也好,那就遵从撒旦大神的旨意,你来吧。”弥撒点点头,同意了李林的请求。

    李林不由心中暗喜。他早就算计着怎么报复庄重了,没想到真的是撒旦大神眷顾,给了这么一个绝佳的机会。

    李林接过那条玻璃长鞭,看着上面碎裂的玻璃彩灯,个个都如同凶兽的獠牙,尖锐晃眼,顿时咧开嘴笑了起来。

    这工具,简直太给力了!一鞭子下去,绝对能够让庄重皮开肉绽!

    李林信步走到庄重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庄重,得意洋洋的道:“庄重,你可想到有这一刻?凡是的罪过我的人,全都不会有好下场!今天是你,明天就是徐晶那个小贱人!我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让她在我身下哀号颤抖,哈哈哈哈,真是想想就激动啊,啧啧……”

    李林那小人得志的表情,让庄重由衷的厌恶。庄重从未像现在一样厌恶一个人。

    见庄重皱眉不语,李林更加得意,还以为庄重害怕了,他故意将手中的鞭子垂到庄重眼前,道:“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饶你一命!不然,你就会像他一样!”

    啪!

    只听一声炸响,鞭子抽在了节森后背上。上面的玻璃渣子顿时刺破节森的衣服,在节森后背留下一条血肉模糊的痕迹。

    节森身体一颤,却是连动都没动,手依然在产妇的肚子上抚摸着,就像是在推拿助产一般。

    李林见状,却是微怒。他的鞭笞没有收到效果,自然感觉到不爽了。他要的是节森像是那个产妇一般,不停的哀嚎。

    于是啪啪啪,他气急败坏的将鞭子不停抽在节森的背上。

    碎玻璃一片片的扎入节森后背,再次被鞭子抽中,于是扎入的更深,更痛。

    终于,节森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起来,放在产妇肚子上的手,差一点就没掌握好力道,大力按下去。

    幸好庄重眼疾手快,一下子抓住了节森的手。不然以刚才节森的力道,产妇很有可能会被节森按流产。

    “哟,你看不过去了?”李林狰狞笑着,猛然高举起手中的鞭子,手腕一转,鞭子带着犀利的呼啸声,甩在了庄重的后背上。

    即便是穿着西装外套,依然被一下子划破,刺破了庄重血肉。

    庄重只觉后背火辣辣的疼痛传来,就像是被刀割一般痛楚。

    他握着产妇的手微微一抖,产妇感同身受,还以为丈夫怎么了,瞬间昏迷的表情有些担忧起来。

    “暗算老子,你tm再暗算啊!再来啊!妈的,你算什么玩意,竟然跟老子斗!徐晶那个表子跟你什么关系?说!”李林像是疯狂了一般,连续不断的抽打着庄重,一下比一下重。

    “关你什么事?”庄重轻蔑的转头,态度冷淡,就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痛楚。

    庄重这表情,顿时让李林更加愤怒了。

    他用上的力气越来越大,抽击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很快,庄重后背上就多出来一道深深的血槽。血槽里的肌肉已经被碎玻璃扎的血肉模糊,就像是雨天泥泞的小道,让人惨不忍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