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65.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四十八章 solo敢不敢?

第九百四十八章 solo敢不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借着这个手势,庄重跟节森顺利进入了宴会厅之内。

    开门的那教徒则嘟囔着:“教宗让你们去抓那两个异端,你们怎么空手就回来了?你们会让教宗不愉快的呢。愿撒旦保佑你们。”

    这话说的却是让庄重心里一阵不爽。撒旦保佑我们?保佑我们快点死吗?丫会不会说话?

    而此时弥撒正眼神炯炯的看着那群明星,似乎在思考什么,没有注意到庄重跟节森两人进来了。

    本来庄重跟节森是想进来后直接发难的,但是现在却不急于一时了。

    只见弥撒聚精会神的看着某一处,就像是陷入了类似禅定的状态,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在做什么?”节森悄声问庄重。

    庄重摇摇头。

    说实话,他看不出弥撒到底要做什么。弥撒现在的状态有些奇怪,给庄重的感觉就像是瞬间变成了一具骷髅,没有了生气。

    这种关键时刻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子?是什么后遗症发作了吗?

    庄重正奇怪间,想要暗示节森趁机发难。谁想这时候弥撒忽然咧开嘴笑了起来,笑的异常诡异,声音沙哑难听,就像是一个骷髅在摩擦喉骨。

    这奇怪的模样顿时吓得一干女星花容失色,因为此刻的弥撒就像是魔鬼降临,面目无比的狰狞。

    “不好。”庄重陡然说道。

    庄重话音刚落,就听弥撒开口了:“果然撒旦大神给我的启示是对的。异端伪装成圣徒来到,这是狂欢的开始。你们两个竟然敢去而复返,实在有点出乎我预料。”

    “他……发现我们了?”节森则难以置信的问道。

    刚才弥撒连看都没看这边一眼,竟然就发现了节森跟庄重。这怎么可能!

    “没错,早已经发现了。刚才他不动,其实是在祈灵。”庄重叹口气,道。怪不得他觉得刚才的弥撒很奇怪呢,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亡灵气息,偏偏还带着一股教廷式的肃穆。

    现在一想,却是明白过来。弥撒刚才明显是在进行一种祈灵仪式。而这种仪式,却是教堂派死灵师所特有的技能。

    教堂派死灵师,一个黑魔法中很特别的支派。该派死灵师用的是很奇特的黑魔法。相传在午夜时分,该派死灵师会在墓地吟诵黑暗诗篇:“亡灵复活近我身”然后分散进入教会墓地。在召唤时,他们会哭唱:“egosumtepetoetuidere

    queo”,而在退散时,他们会命令道:“回到神所指定的国度吧”。

    像是弥撒这种信仰撒旦的死灵师,甚至还会诱惑一些天使来当做自己的奴隶,当然基本没人成功过。但是这也证明了他们的无所不为。

    不过这类死灵师一直被人所唾弃。除了其目的不正之外,最令人发指的是,在仪式中多要用死尸来作施法所用之物的原料。而且死灵魔法相信,在暴力中死去或是夭折的死尸是最好的药引!因为他们认为这类死人有更多未用的灵力。在古北欧人的巫术中,最强的死灵师甚至可以令刚死在绞架上的人复活!宗教审判官保罗斯曾记载着:死灵师用一些烧焦了的死尸碎片,尤其是那些吊死和受辱而死的人…用小块指甲或牙…头发、耳朵或眼睛…肌肉、骨头或鲜肉…更有一些死灵师有食尸的行为,尤其奢食未受洗的婴儿。所以在当时有很多坟墓被盗。而史上最出名的有关案件是爱尔兰女死灵师—爱丽丝因为偷掘和使用死尸的头发和头骨而被起诉,俱说在死尸头上长出的苔草对死灵师是十分珍贵的。

    弥撒刚才所用的还没到这么恶毒的地步。他口中的撒旦启示,不过是装模作样而已。真正的原因是他感受到了两个教徒的死亡,从而得知进来的这两人不是自己人。

    眼见败露,庄重哪里还肯跟弥撒废话,二话不说,跟节森打个眼色,两人一人一个,站立在节森跟庄重身边的两个教徒登时被拗断了脖子。

    庄重是一个手刀就撞碎了对方的喉结,而节森却是最为暴力也最具观赏性的双手绞杀。两只胳膊勒在教徒的脖子上,猛然旋转,只听一声响亮的骨断声音响起,那教徒就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却是让不少女星恐惧的同时,又隐隐产生一抹崇拜。

    相比之下庄重的动作太过轻描淡写,却是没能收获到多少目光。

    只有唐纳德跟珍妮弗两人,一直盯着庄重,似乎早就料到庄重会回来救他们。

    “不错,身手很棒。不过那又怎么样?你们真的觉得能够救得了所有人?”弥撒看着庄重,冷声问道。

    “不,我从没这么想。而我回来的目的也不是救人,只是想揍人而已。”庄重握握拳头,道。

    “揍人?”弥撒不解的道。

    “没错,揍你!solo敢不敢?撒旦魔鬼的跟屁虫?”庄重说着,挑衅的冲弥撒勾了勾手指。

    而庄重这番话,登时让其他教徒大怒,一个个愤怒的举起枪对准庄重,恨不得将庄重撕成碎片。

    庄重却是毫不畏惧,只是看着弥撒,一再重复着一句:“solo敢不敢?”

    弥撒盯着庄重,默默看了半晌,忽然笑了起来:“你想分化我的权威?如果我不答应你的要求,教徒就会对我产生动摇。是不是?你还真是幼稚啊。”

    弥撒不屑的摇摇头,将庄重的想法尽数洞悉。

    庄重轻轻叹口气,这家伙不愧是能做教宗的人,看事情总是带着亡灵一般的冷静。看来这次是失败了……

    然而,庄重想法刚刚出现,就见舞台上的弥撒身形一动,赫然从舞台上跳了过来,在空中就摆出了一副类似雄鹰的姿态,朝着庄重抓了过来。

    庄重一凛,迅速摆开架势,身体屈起,做出兔子蹬鹰的架子,骤然发力朝着空中的弥撒蹬了过去。

    弥撒冷笑一声,却是迅速胳膊探出,抓住庄重蹬出来的腿,身体做出抱摔的架势,试图将庄重的腿折断。

    简单的两式交手,弥撒却是展现出来不同的攻击方式,好像既具备东方特征,又有西方拳术的特点。

    “日耳曼擒拿术?”庄重腿一抖,将弥撒的手抖开,随即一个侧翻站了起来。

    日耳曼擒拿术是产生在中世纪神圣罗马帝国至文艺复兴时期之日耳曼地区的一种徒手格斗武术,主在用在战场上战士的武器损坏或遗失时,必须依赖自己的双手双脚来保护自己的状况下而使用。日耳曼擒拿术不同于古希腊式搏击,它并非是一种由竞技比赛所产生的武术,它产生于战争的环境中,这是一种实战效用高的武术,而且它也不同于1967年德国新研发的德国柔术,而是纯粹为欧洲人自己发展的格斗,并非脱胎于东方武术体系。

    欧洲在中世纪时期,当时战争常常发生,尤其是位于中欧的日耳曼地区,封建领主往往因为彼此之间的冲突动辄发生争战的缘故,便会有一些特殊的徒手御敌以及兵器使用的格斗应运而生,也由于此种恶劣条件之下武术这个技能才能够产生,它的出现与华夏武术都有相类似的历史发展途径,在今日的定义上日耳曼擒拿术属于一门完整的mma。

    没想到弥撒竟然精通这种功夫。

    一句话说完,两人却是又急速过了几招,弥撒果然是此道高手,他的动作小而细致,手脚之间的上下动作配合的技术也不少,常常会出其不意的突袭庄重某一侧。

    而且他还会摔投招数,其中有切入对手身体后,手脚一起出招把对手摔倒;此外还有使用推掌,他的马步姿势不大,却异常稳当。在打击技的方面,则有明显的西洋拳击风格,甚至还有泰拳里的膝撞跟东洋柔术里的缠拿招式。

    所有这些招式大杂烩在一起,构成一门精密而严谨的体系。就像是日耳曼人的性格一样,严肃而认真,不容许有丁点的出错。

    弥撒步步紧逼,一时间竟然占据上风。

    “哼,想要做英雄,那你也得有这个本事!就这些人里面,你认为有几个能够算得上真正的好人?恐怕他们死后就连撒旦都不会收容他们!为了这么一群人,你值得吗?”弥撒冷冷说道。

    的确,这些好莱坞明星真的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人,各种负面新闻层出不穷,甚至包括非常恶劣的虐待跟吸毒、枪杀、等事件。也许认真追究起来,他们每个人都可能要坐牢。

    庄重为了这么一群人,真的值得?

    弥撒这句话,似乎将庄重问住了一般,让庄重一时间有些迷蒙,招式也开始出现错乱。

    是啊,值得吗?庄重似乎根本就没考虑这个问题,就直接冲上来了。如果说最初的时候是为了那个产妇,为了那个无辜的婴儿,那现在又是为了什么?

    庄重想不通,庄重也想不到。

    弥撒的声音就像是撒旦的引诱,将庄重的思维引到了一个角落,没有回转的余地……

    忽然,弥撒猛然出拳,击中了庄重的胸口,登时将庄重一拳击退,跌倒在地。

    “庄!”节森焦急的大喊道。庄重的举止有些失常,却是让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而弥撒击倒庄重之后,却是毫不停留,又是紧跟而至,屈膝就往庄重的脑袋上撞去。

    这一下又快有狠,只要命中,绝对能够将庄重的脑袋踢爆。

    但是,就在弥撒的膝盖马上顶到庄重脑袋的刹那,忽然庄重眼睛一睁,左手挡在了脑袋前面,挡住了弥撒致命一击,然后右手抡起砍下,如同一柄大斧,对着弥撒的膝盖削了下去。

    弥撒大惊,万万没想到庄重竟然能够清醒过来,他刚才可是用上了催眠巫咒的。慌忙撤身,不过还是慢了一步,庄重的手刀就像是斧刃,直接在弥撒的鞋子上划过,正好将弥撒的鞋尖削掉,露出了脚趾。

    只差一点,弥撒就可能脚趾不保,被庄重削掉。

    手刀之威,竟然也如同刀刃。

    “我这人懒,想不明白的东西一向不想。既然你的问题我想不明白,那我就不想了。就当是为了自己爽吧。在我们华夏,有一个比较装比的说法,叫做念头通达。念头通达才能成佛,所以为了我念头通达,我只能揍你一顿了。”庄重站起身,悠悠道。

    而他指尖还夹着弥撒的鞋尖,微微颤抖一下,忽然当做暗器甩了出去。

    只听嗖一声,却是又差点命中弥撒,贴着弥撒的脸颊而过,留下一道黑红的印记。红是因为出血,黑,则是因为弥撒的鞋底实在太脏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