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71.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五十章 惊鸿一瞥
    “他往三楼跑去了!指挥中心,马上问下酒店前台三楼是否有人,以及索要三楼建筑结构图图。”特警队长通过耳麦跟指挥车上指挥人员联系着。

    很快,酒店三楼的资料就发送过来,包括结构图以及当天三楼宾客的名单。

    而指挥人员一看到三楼的宾客名单后,就忍不住心里咯噔一下。

    因为三楼竟然在举办一个小型的沙龙!而沙龙的参与者,竟然是几个大型企业的老总!

    “真是要命!”史密斯也急了。好莱坞明星不能出事,那几个老总就更不能出事了。不然到时候就连政府也扛不住压力。

    “怎么办?”总指挥也是有点懵,问史密斯道。

    “我怎么知道!”史密斯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偏偏这时候出差来到洛杉矶。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已经完美解决,自己马上要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登上人生巅峰了。谁知道紧接着又出事了。

    史密斯气呼呼的看着电脑上的宾客名单,当他看到某个人的名字后,忽然愣住了,接着就急切的道:“让特警队长转告庄重,楚瑜在三楼!”

    “楚瑜?”总指挥虽然不明白这中间有什么关系,但还是按照史密斯所说的,告诉了特警队长。

    而此时二层宴会厅里,众明星正在特警队员的安排下,有条不紊的撤离。这时候却是显示出这些见过世面之人的心理素质来了,至少没有因此而崩溃,造成什么拥堵。

    弥撒还没死,已经被重点控制起来,提前带了下去。而其他的教徒尸体则被堆到了一起,几个特警队员持枪看守着。

    庄重本来也要走的,逃跑的那个教徒去了三楼,之前他观察过了,三楼很安静似乎没有人,他去三楼只能是被关门打狗。这里似乎已经不需要他了。

    珍妮弗跟唐纳德走在庄重身边,两人倒是还算镇定,没有表现出什么恐惧情绪来。反而珍妮弗一直在关心庄重背上的伤口,坚持要带庄重去医院看看。

    庄重拗不过她,只能任由她拉着,准备去医院。

    但是在三人即将下楼的时候,特警队长忽然一把拉住了庄重,急促的说了一番话。

    庄重愕然看着特警队长,不明白他说的什么。好在珍妮弗紧跟着就翻译了。

    却是告诉庄重三楼的客人名单里有个叫做楚瑜的客人。

    “楚瑜,楚总?”庄重一下愣住了。

    接着庄重就一下甩开珍妮弗的手,拔步往三楼冲去。

    珍妮弗不解的看着庄重背影,问唐纳德道:“那个楚瑜是庄重什么人?恋人吗?他这么激动。”

    唐纳德起初也是一惊,听到珍妮弗询问,立马道:“怎么可能是恋人,楚瑜是吉思科汉集团的总裁,已经四十多岁了,庄重可能只是跟她认识。”

    “吉思科汉集团?”珍妮弗没听过楚瑜的名字,但是却绝对不会没听过吉思科汉集团。且不说这是美国位列三甲的能源公司,就单单这个集团近几年投资拍摄的几部大制作,就让所有演员艳羡不已。希望能够有机会得到那样的赞助商支持。没想到,吉思科汉集团的总裁竟然也在三楼。

    “我们过去看看!”珍妮弗道。

    “得了,我们就别上去添乱了。”唐纳德赶紧拉住了珍妮弗。这女人爱看热闹的天性真是让人头疼,真是看热闹不怕事大。

    蹬蹬蹬,庄重急速的脚步在楼梯上响起。才到了三层门口,就见里面两个特警队员正追着那个教徒往走廊深处跑去。

    两个特警队员间或射出一枪,不过奔跑中的枪法有些勉强,都没能命中抱着炸弹的教徒。

    而让两个队员更加担心的是,害怕乱枪扫射直接将炸弹引爆,会造成大的损失。

    幸好,那教徒似乎有些昏头了,竟然一直往走廊尽头跑,前面已经无路可走了,只要将他控制在尽头,就能将损失降到最低了。

    很快,带着炸弹的教徒就跑到了走廊尽头,这时候他也发现自己似乎走错路了。三楼别说是没人了,就连路都没,这让他很伤心。

    伤心欲绝的他,以为撒旦大神已经放弃了他,于是他看着手中还在跳动着数字的炸弹,开始犹豫了。

    “放下炸弹!抱头蹲下!”特警队员缓缓逼近,因为炸弹的缘故,他们也不敢靠近。不过现在已经在他们控制之中了,即使炸弹爆炸,也只是会伤及建筑,不会造成人员伤亡。

    两个特警队员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想法。那就是拖着,然后找机会击毙那教徒。至于排爆,似乎完全不需要了。时间也不够了。

    教徒颓然跪倒在地,这时候,他才感觉到了伤口的痛。更让他心痛的是,撒旦大神竟然没有庇佑自己,这让他几乎崩溃。

    “一分四十秒……”教徒看着炸弹上的数字,喃喃道。然后准备将炸弹塞进衣服里,毁灭自己。

    然而,此时却忽然传出一阵细小的声音,似乎就在走廊尽头的某间房间里传来的。

    声音很小,却是在寂静的走廊里依然清晰传到了那教徒的耳朵里。

    “神迹!这是神迹!撒旦大神没有放弃我,他给了我指引,指引我完成圣业!”教徒蓦然激动起来,全身瞬间充满了力量,就像是撒旦真的在指引他一样。

    从地上一跃而起,身形矫健的完全看不出有伤在身。

    接着他就冲着侧方一扑,巨大的力道撞击在走廊尽头房间的门上,将门撞击的咣咣响。

    一下,没开。两下,还是没开。

    特警队员此时也察觉不对,顿时冲教徒怒吼着,逼近过去。

    而教徒在这关键时刻竟然像是开窍了一般,忽然道:“你好,请开门。我们是特警队员,外面已经安全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让两个特警欲哭无泪的是,这么拙劣的语言竟然真的骗开了那个房间的门!

    只听吱呀一声,一个不断擦着汗的矮胖子打开了门,一边开门还一边说:“你们可来了,吓死我了!我听说二楼被恐怖分子占据了,是不是真的?”

    只是他话音才落下,就悲剧的发现恐怖分子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

    “啊!你是谁?救命,救命啊!”矮胖子连门都不关,就吓得往里逃窜而去。其实刚才他要是顺势关门,或许还能延缓一下教徒的步伐,能让特警队员找到射击角度。

    但是,他没做,就是这么一个举动,将房间里的人全都置于了危险之中。

    教徒迅速闪进房间内,当他看到房间内坐着的五个人之后,不由大笑起来。

    这五人的穿着跟气质都不一般,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炸不死那群明星,炸死这几人也可以。撒旦一定会认可自己的圣业的,从而让自己魂归神国的!

    想到自己的未来,那教徒就开始忍不住兴奋,笑的也越来越大声。

    而房间里的五人则震惊的看着闯进来的教徒,以及拿在他手里的那个定时炸弹。

    炸弹上的数字不断跳跃,清晰显示着所剩不多的时间。

    “1分30秒!”

    这么短的时间能够做什么?连冲一杯咖啡的时间都不够!

    五人全都感受到了极度的恐惧,饶是他们日常全都是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大人物,在死亡逼近到眼前的时候,也乱了方寸。

    矮胖子缩在沙发的后面,已经面如土色。

    其余四个人,两个女人两个男人,虽然坐在沙发上没有动,但是也额头冒汗,只是勉强维持着镇定。

    “你……要做什么?别乱来,我们五人都是大集团总裁,你要多少钱我们都可以给你!”这时候,一个男人道。

    关键时刻,先用金钱收买试试。这男人倒是还算有办法。一般情况凶徒面对这种收买,应该都会妥协。

    “没错,你能够得到的金钱很可能是你难以想象的。你拿着这么一大笔钱,可以全世界任何国家随便安居。甚至可以洗掉自己的案底,从此过上正常人的生活。难道你不想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吗?”这时候,坐在左侧边的女人也说话了。

    这番话,登时让教徒有些迷惘有些心动了。

    是啊,有了一大笔钱之后,自己就能逃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隐姓埋名过起土豪的生活。而自己那远在乡下的老母亲,也可以享福了。似乎,他们所说的,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办法。

    “只要你点点头,然后提供一个账户,我们立即就可以让人给你转账。每个人五千万美金,总计两亿五千万,你下辈子都不可能花完!”女人继续循循善诱道。

    教徒一下被这巨大的数字给晃晕了,身体一晃,似乎真的松动了。

    见劝说有效,女人赶紧继续道:“我叫楚瑜,我很乐意跟一个未来的富豪交个朋友。现在你距离迈入这个富豪圈只差一步了。”

    “哪一步?”教徒情不自禁问道。

    “混蛋,当然是将你手里的炸弹扔出去了!不然我们都会被这玩意炸死。你也就别想再做什么发财梦了,只能去地狱里见撒旦了!”这时候,那矮胖子却猛然抢着说道。

    楚瑜一听,本能察觉要坏事,赶紧回头瞪了那矮胖子一眼。接着转头看向教徒,心里默默祈祷千万别出现意外。

    但是,很不幸,楚瑜的祈祷没有起效,起作用的而是该死的墨菲定律。

    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这个著名的定律一度被楚瑜引为圭臬,但是现在她却是恨透了这句话。

    “撒旦?对,撒旦!我是受到撒旦大神的指引才来到这里的,我怎么可以被你们这群异端蛊惑?你们都是该被烧死的异端,我怎么可能跟你们同流合污?死!你们全都要死!”教徒怒吼着,似乎癫狂了一般。

    而他的话也让所有人都如坠冰窟,完了,这下真的完了。好不容易劝的他心动了,眼看只差一步就要成功,没想到却功亏一篑。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躲在沙发下簌簌发抖的那个矮胖子!

    四个人齐刷刷转头,看向那个猪一般的队友。他们都暗暗发誓,如果能够逃过此劫,一定要跟这矮胖子断交,并且终止一切生意往来!

    矮胖子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犯下了什么错,一边将肥胖的身躯藏在沙发后面,一边叫嚣着:“你在胡说什么?你再这样可是一分钱都得不到哦!我们说到做到哦!”

    “……”四人已经对这种猪队友无力吐槽了,恨不得一巴掌将他拍死。

    教徒癫狂笑着,猛的一指五人,道:“你们这些寄生在普通人身上吸血的寄生虫,撒旦要惩戒你们,将你们的灵魂投入深渊!竟然还想用金钱诱惑最坚定的撒旦信徒,呸!让我看看时间,很好,还有五十秒,默数吧,五十个数字之后,你们就能看到撒旦出现在你们面前了,哈哈哈哈……”

    “你不要冲动,放下炸弹,我们可以对你从轻处置!”两个特警队员终于赶过来了,隔着房门大喊。

    他们刚刚得知消息,知道了里面五人的身份,顿时觉得亚历山大。算算时间,似乎不多了,而上面的命令则是无论如何都要救出五人。

    这怎么可能做到?待会炸弹爆炸连他们都会炸死!

    特警额头上的汗一滴滴流进眼睛里,让他们眼睛又酸又涩,却是一动不敢动,依旧重复着毫无意义的喊话。

    而里面的教徒却在嘲笑的大喊大叫,喊他们有本事就进来。

    局面一下子僵持住,距离炸弹爆炸仅仅剩下几十秒。

    “你们擦擦汗,我来!”这时,却见一个人在特警身后悄无声息的出现。

    两个特警吓得浑身一抖,差点就下意识的扣动扳机。

    幸好他们转头看见了庄重,认出来这是刚才凭借一己之力干掉了弥撒的人,听队长说好像是fbi的特工。

    “谢谢。”两个特警衷心的说道。

    “枪给我。”庄重伸手接过一把枪,示意两个人退后。

    检查枪械无碍之后,庄重才冲里面喊道:“楚总,我是庄重!你先想办法拖住他,给我创造一个冲进去的机会。”

    庄重说的是中文,教徒显然是不懂的。但是坐在里面的楚瑜却是清晰听到了。

    楚瑜心中一喜,虽然她不知道庄重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还是莫名的觉得心中安定了不少,似乎认定庄重肯定能救她一样。

    为了避免教徒发现楚瑜在跟庄重交流,楚瑜没有回答。眼睛一转,忽然哎哟一声,一下子跌倒在地,就像是中邪了一般,用一种古怪的声调大喊着:“撒旦大神,饶恕我!我已经知道错了,是,我会为自己赎罪的,我会协助他完成您吩咐的圣业!”

    这一幕,让房间里的人都惊呆了。就连那个教徒也傻了。

    他没料到,这个女人在死亡关头竟然通灵了!还看到了撒旦大神!但是为什么他没有看到?

    “撒旦大神在哪里?我是您最忠诚的信徒啊。”教徒扑通跪倒在地,一边将炸弹放在两腿之间,一边祈祷着。

    那神情,异常的庄严肃穆。

    见机会来到,楚瑜猛的大喊一声:“庄重!”

    门外的庄重听到楚瑜的声音,二话不说,飞起一脚就将锁上的门踹开,坚固的门板直接被庄重踹飞,横飞进房间里面。

    躲在沙发后的矮胖子刚好抬起头,却见一个乌黑的东西飞过来,砰的一声,他就软绵绵的倒了下去,晕死在地上。

    而正在祈祷的教徒则惊恐的转过头,正好看到庄重如神兵天降冲进屋子的一幕。

    砰!

    庄重在目光锁定教徒的时候,扳机就随之扣下了。一颗子弹顷刻出膛,正中那教徒的眉心。

    教徒目瞪口呆的看着庄重,眉心处缓缓流下一道血迹,爬满了整张脸庞。

    扑通一声,教徒不甘的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见教徒死亡,房间内的几人顿时喜极而泣,一个个目光炯炯看着庄重,越看越觉得这小伙子顺眼。

    “炸弹呢?”庄重却没心情跟他们对视,大声吼道。

    “在他身下!”这时候众人才响起最大的危机还没有解决,赶紧道。

    庄重一脚将教徒的尸体踢开,马上就看到了放置在地上的炸弹。

    而上面跳动的数字正好一闪,变成了个位数。

    “9!”

    还有九秒钟!

    看到这个数字,不管是庄重还是楚瑜等几个老总,全都傻眼了。

    这意味着,他们已经一只脚迈进了鬼门关!

    “闪开!”紧急时刻,不容庄重多想,庄重一把将炸弹抓起,身体发动就像是奔跑的野牛,轰隆隆撞向房间玻璃。

    这是贵宾室,房间里的玻璃全都是特制的防弹玻璃,不必厕所里的那种。

    如果用拳头砸,等砸开玻璃炸弹也早就爆炸了。

    庄重只能用整个身体去撞!

    砰!只听一声声响,防弹玻璃纹丝未动,昭示着它不容置疑的绝佳质量。

    但是,镶嵌着防弹玻璃的窗户框,却在庄重的全力撞击之下撑不住了,一下子崩坏,整块防弹玻璃被巨大力道带动着,离开窗框的固定,飞向远处。

    庄重则随着玻璃,刹不住惯性冲了出去。而与此同时,炸弹上的数字刚好跳到0上。

    “庄重!”楚瑜大惊,从沙发上跃起徒然伸出手,试图抓住庄重飞出去的身体。

    她身体前倾,一枚半月形的玉佩倏忽从她怀中跳出,晃荡在空气中。

    而飞出去的庄重只来得及惊鸿一瞥,似乎看见了一个事关自己身世的重要东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