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72.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五十一章 保镖
    但是庄重看的并不真切,加上视线受阻,庄重无法确定楚瑜身上戴的究竟是不是那个东西。

    轰隆!

    下一刻,就见一团强烈的火光闪现在空中,巨大的爆炸声响彻整个酒店周遭,所有路人都惊恐的抬头看向空中那个巨大的“烟花”,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而指挥中心的指挥人员则看着出现在三楼窗户旁边的火光,也是一脸震惊。他们不知道三层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爆炸会出现在那个位置。

    “庄重!”

    “英雄!”

    房间里得救的几个老总全都失声痛呼,跑到了窗口看向外面。

    但是除了能够看到爆炸中心四散的烟尘以外,却是再也看不到其他东西。

    庄重似乎已经被直接炸成了飞灰。

    “庄重……”楚瑜一下子瘫坐在地。她满脸泪水,不知为什么,庄重一死让她只觉心如刀割,甚至连带着自己都不想活了。

    另一个女总裁也是流着泪,抱住了楚瑜。两个女人都是悲伤的难以自抑。

    两个男总裁则黯然看着窗外,眼中也闪烁着泪花。

    他们一直习惯了花钱雇保镖保护他们,保镖的生死他们并不在乎,因为他们花了钱。但是现在这个人,他们却不曾支付给过他一分钱,他竟然就甘愿这样为他人牺牲了。

    看那人的穿着,似乎还不是特警。

    门外的两个特警也是呆呆看着发生的一切,半晌才被耳麦里的吼声惊醒。

    他们慌忙将现场的情况汇报给了指挥中心,庄重的死讯也传达到了指挥车内。

    史密斯愕然听着汇报,当场愣住了。庄重死了?庄重竟然死了?

    “不可能!”史密斯脑海中不由浮现那个无所不能,简直如超人一般的家伙。虽然他很想庄重消失在美国,但是绝对不是这种消失的方法啊。他只是想庄重离开美国而已啊!

    史密斯忽然推开车门,就往三楼跑去。

    而此时,楚瑜已经哭到身体发软,几乎崩溃。另外两个男人总裁劝说着,试着要将楚瑜拉起来,却发现怎么都拉不动。

    于是几人只能黯然站在房间中,算是给庄重做最后的默哀。

    “诸位,这么伤心?”

    然而,吓了所有人一跳的是,一个人头忽然从窗外探进来,说道。

    看模样,赫然是刚才拿着炸弹飞出窗外的那人!

    “庄……重,你没死?”楚瑜也止住了哭泣,难以置信的看着出现在窗口的庄重。

    “怎么,希望我死?喂,麻烦让一下让我进去好吗?吊在空中很累的。”庄重道。

    众人这才慌忙散开,让出窗台位置。庄重则从窗外跳了进来,拍拍身上的泥土,一副没事人的模样。

    “天啊,他怎么会没事!奇迹,真是奇迹啊。”几个老总看着庄重,惊叹道。

    “什么奇迹,是我身手好,好不好?”庄重翻了一个白眼,决定不理这几人了。

    遇见自己不相信的事情就归结为奇迹,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可怜堂堂大企业总裁,被庄重在心里骂成了土包子,还得感激的跟庄重道着谢。

    楚瑜见庄重没事,这才破涕为笑,身体一下子有了力气,从地上站了起来。

    而庄重转头看向她,想要再看看刚才看见的那东西,是不是杰西卡所说的半月佩,但是很遗憾,楚瑜早已经在整理衣服的时候收了回去。

    庄重失望的摇摇头,却是没辙了。他刚才看的并不真切,所以无法确定。又不能跟楚瑜直说我看看你胸前的那个玉佩,恐怕话说不完,庄重就会瞬间从英雄跌落成流氓,名声扫地。

    看来只能等机会成熟再问问了。

    “庄重?你没死啊,吓死我了!我就说嘛,你们华夏有句话叫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你怎么可能死呢?”史密斯刚刚气喘吁吁爬上三楼,就看到了庄重。

    “……”庄重顿时满头黑线。史密斯这家伙到底会不会说话,这是在夸奖庄重呢?

    “好了好了,大家都没事就行了。你们几个,来将现场收拾一下,几位就随我下楼吧,我们派人送你们回去。”史密斯道。

    几个总裁相继点头,然后跟着史密斯下楼了。

    而下楼后,珍妮弗跟唐纳德兀自在等待着庄重,见到庄重,两人不由松口气。说实话,刚才看到空中的爆炸之后还真吓了他们一跳,以为庄重出什么事情了。

    “庄重,你可下来了。”珍妮弗一上来,就拉住了庄重的手。

    楚瑜见状,不由一笑,用一种我懂的表情看着庄重。

    “今天谢谢你了,庄重。如果不是你,恐怕我已经死了。加上上次的事情已经欠你两个天大的人情了。说实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楚瑜认真对庄重道。

    “楚总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以后有事尽管知会我。”庄重笑道。

    “你别说,还真有事情。”谁知,楚瑜竟然顺口接道。

    “啊?”庄重愣了一下,却是随即想起什么来,恍然大悟道。“是您上次说的那个保镖的事吧?没问题,什么时候需要给我打电话就行!”

    上次庄重跟赵凌志去拜访楚瑜的时候,楚瑜就提出需要洪门提供一个保镖,当时赵凌志就推荐了庄重。

    “对,就是那件事情。后天早上就要出发,你时间好安排吗?如果实在没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再找其他人。”楚瑜点点头,说。

    “我又不是什么大老板,哪有时间不好安排的。后天一早是吧,好,我届时去吉科大楼找您报道!”庄重道。

    于是两人商定好,楚瑜则在警员的护送下,走了。

    “我们也走吧。”庄重拍拍唐纳德跟珍妮弗,道。

    两人点点头,跟在庄重身旁也准备回去。经过一堆人旁边的时候,却听见节森被一群记者围在中间,正解释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而节森话里话外,全都在强调一件事,他其实没有出多少力,全都是一个华夏人在出力。是他挫败了弥撒的阴谋,拯救了这些明星们。

    甚至他还拉过来几个明星好友,让他们为之证明。

    那几个明星好友自然点头认同,当然也没有完全抹煞节森的功劳。

    这样一来,记者们顿时对节森嘴中的那个华夏人大感兴趣,纷纷询问节森那人叫什么,在哪里,能不能安排一个访问。

    节森一摊手:“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说实话我跟他刚刚认识。”

    话音刚落,节森偶然一眼扫过人群外面,却正好看到了庄重三人。

    于是他冲庄重一指:“就是他!”

    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只见一群记者瞬间掉转矛头,蜂拥向庄重三人。

    庄重一看这阵势,顿时面色一变,大叫道:“跑!”

    然后拉着珍妮弗跟唐纳德,就飞速往前方跑去,而后面则是一群拿着相机追赶的记者,拍摄着这个疯狂的画面。

    节森跟那几个明星好友则看的哈哈大笑。

    笑毕,忽然一人问节森:“你真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

    节森耸耸肩:“当然,我从不说谎。不过他说过要找我拍电影,所以我想我们肯定还会见面。而且他的功夫很棒,非常棒。在他的指导下,我觉得下一届奥斯卡影帝很有可能落在我头上。”

    “唔,我怎么记得某人好像没答应啊。第一个答应的似乎是我哦。看来影帝的名头要被我捷足先登喽。”这时候,罗伯特却是适时的调侃道。

    “你敢!”节森佯怒,跟罗伯特几人打做一团。

    庄重却是没有想到,经过今天这么一件事,他已经获得了好莱坞众星的尊重,以及不可动摇的地位。以至于在后来锦绣和华影视公司每每发布新片的时候,作为好莱坞新晋大亨的庄重总是会提起这么一段故事,甚至,庄重还提出准备将其拍成电影,主演自然是节森跟他。

    “累……累死了,老大,休息会吧。”

    “记者好像被甩掉了,庄,我们停下吧。”

    唐纳德跟珍妮弗喘着粗气,对庄重道。

    庄重看看身后,确实已经没了尾巴。这才放开两人,停止了奔跑。

    “我说老大,你干嘛要跑?难道上新闻不好吗?”唐纳德不解的问。

    “你懂什么,在我们华夏有句俗话叫人怕出名猪怕壮。知道什么意思吗?”庄重白了唐纳德一眼,道。

    “人怕出名猪怕壮?好像有点明白了。就是说越胖的猪越容易被杀了吃肉,是不是?”

    “咦,不笨啊。就是这个意思,我要低调。不想成为什么英雄,无论走到哪里都被人认出来。”庄重解释道。

    听了庄重的答案,珍妮弗则深有感触的点点头。作为明星,珍妮弗真是知道出名的那种痛苦。

    “也是。”唐纳德点点头。“老大你这么一来可成了这些明星的救命恩人了,我敢打赌你要是找他们拍片子,没有人会拒绝!你这是要发啊,我不管,你将来的电影公司我要投资!”

    “我也要!”珍妮弗却是也举手道。“我要当你公司的一姐!”

    “好好好,你们两个都来行不行?折腾一晚上,咱们还是先去吃点东西吧,后天我还有事呢。”庄重投降道。

    于是在唐纳德跟珍妮弗得胜的目光里,三人往附近一家餐厅走去……

    两天后。

    庄重终于从洛杉矶赶回了旧金山,今天却是庄重跟楚瑜约定好的时间,庄重要保护楚瑜出行。至于出行的目的,庄重却是还不知道。

    到了吉科集团,今天安德莉亚休班,却是没能见到那个胸大腿长的大美女,让庄重感到有点遗憾。

    见到楚瑜之后,楚瑜先是拿出一张五百万美金的支票递给庄重。

    “这是你的报酬。”楚瑜道。

    “五百万?太多了吧……”庄重惊讶的道。

    “不多,我的命可是相当值钱的哦。你要是不接,那就是觉得我不值钱了?”楚瑜笑道。

    “这……”庄重无奈,只能接着了。说实话,这五百万美金还是让庄重小小激动了一下。哥现在也是能够买辣条吃一包扔一包的人了!

    “对了,楚总。这次的目的地是哪里?”

    “南美的一个小国,苏丽南。一个月前我们的技术人员在那边发现了一个储量丰富的矿山,你也知道,如意需要大量的钕金属,这是稀有金属,我们必须寻找一个廉价而丰富的矿源。苏丽南正好满足我们的要求,这次是去跟当地政府谈判的。”楚瑜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庄重点点头。

    那就怪不得楚瑜需要人保护了,苏丽南这种小国不像是大国一样,政权稳定。经常会发生一些,甚至当地的治安也不好。尤其是跟邻国圭亚那至今还有领土纠纷,可以说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走吧,不然要晚点了。”楚瑜接到助手的电话,知道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去机场了。

    庄重跟在楚瑜身后,出了吉科集团大楼,往机场而去。

    而就在两人离开之时,躲在大楼某层窗户之后的一张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帕拉马里博机场。

    这是苏丽南的首都城市。当年苏丽南摆脱殖民统治之后,帕拉马里博就被当选为首都。

    帕拉马里博是一个多民族的城市,居民中有克里奥尔良人、印度人、印度尼西亚爪哇人、印第安人、非洲人、黎巴嫩人、犹太人、华人、混血种人、荷兰人。各种肤色的人相处在一起,情况比较复杂。同时,繁多的人种形成语言的多样化,苏丽南的官方语言为荷兰语,通用苏里南语,也讲英语、印地语、爪哇语。此外他们还讲一种外来人听不懂的混合式黑人英语,俗称“塔基塔基”。在首都通往郊区机场的公路起点处,竖立着一道篱笆,上面用英文书写着“苏丽南,小联合国”几个大字。

    庄重看着篱笆墙上的英文,不由笑了起来。这个多民族的小国,还真可谓是小联合国。而庄重跟楚瑜才走出机场大厅,就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热浪来袭,闷热的天气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喝点水,帕拉马里博可是很热的。”楚瑜递给庄重一瓶冰水,道。

    庄重道一声谢谢,接过冰水一口气灌了半瓶,才感觉气闷的感觉稍微缓解一些。

    帕拉马里博属热带雨林气候,全年高温多雨。而9月正是这个城市最热的月份,从清晨78点起,气温就随着日照迅速升高。通常,人们的活动时间从早上7点至下午2点,2点以后,空气像烈火一样炙人,城市被灼热笼罩着,一切公共活动停止,市中心大街上的行人寥若晨星。但一到黄昏时分,城市又开始“复苏”了,随着气温的下降,人们则又重新活跃起来。

    现在刚好三点钟,庄重跟楚瑜却是“中奖”了,正好赶上一天中最热的时间段。楚瑜赶紧招呼庄重上车,这是苏丽南分公司来迎接的员工开来的车。上车之后有空调的吹拂,顿时惬意了许多。

    这时候再看车外的风景,顿时觉得这城市花团锦簇,不知名的花开得异常热烈,遍地都是花园。整个市区椰林相连,棕榈成荫,到处可以看到成片的椰树林,街道两旁整齐地排列着高耸的棕桐树、俊秀高大的桃花心木和罗望子树,各种乔木缀满了红艳艳、紫茵茵的花朵。如此美景,却是出乎庄重预料。

    庄重却是不知道,帕拉马里博在印第安人的语言里就是“花都”的意思。由于地处热带,又雨水充足,极为适合植物生长。旁边的篱笆花墙上各色花朵争芳斗艳,有红、紫、黄、白等各种颜色。而据开车的吉科员工介绍,这里最普遍的是一种被誉为“国花”的“法娅鲁比”,“法娅鲁比”在当地语言中是“火一般的友情”的意思,鲜红的细小花瓣,一簇簇、一团团,聚集成球形,宛如火红的大绣球连成一片。还有一种开红花的热带树木,当地人称为“火焰树”,花开时犹如浓焰烈火,给人以兴旺热烈之感。

    总之,这是一个热情的城市。跟庄重想象中的那种战乱小国场景大相径庭。至少这里的人们生活看上去相当的祥和。

    似乎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一趟出行可能十分顺利,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庄重一边欣赏风景,一边想着。

    “唔,说这里是小联合国还真是没错,这房子风格还真是包罗万象啊。”车子驶进市区之后,庄重看着街边的房子,不由感叹道。

    司机当即接口道:“是的,帕拉马里博市内有各个国家、各种民族风格的建筑。房前竹竿上有白色或红色小旗的,是印度人的住宅;硬木结构、树叶屋顶的“a”形茅屋,是黑人的房子;圆顶清真寺附近色彩淡雅的建筑,是爪哇人的住宅;克普莱因大街上庄重低矮的教堂,是荷兰人的圣地;罗马风格的木结构教堂,是信奉天主教的欧洲人聚会的场所。甚至还有一个咱们华夏风格的酒店,我给楚总预定的便是那个酒店。”

    这司机却也是华夏人,正是出于对同胞的信任,楚瑜才安排他来寻找钕这种不可或缺的金属元素。

    终于,在绕过无数具有各国特色的房子后,庄重一行人来到了预定的酒店。雕梁画栋,飞檐微翘,虽然规模不大,但是颇有精巧韵味。

    这也让楚瑜特别满意,点点头,一行人进了酒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