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76.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五十二章 巴门小王子

第九百五十二章 巴门小王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楚总,您的房间在三楼,我特意给您选择了一个有落地窗的房间,这个酒店的下面是一个小花园,每天清晨一睁眼就能看见最美丽的热带风光。”司机殷勤的对楚瑜道。

    楚瑜“嗯”一声,对那员工说辛苦了,显然对这个安排还是比较满意的。

    而这家酒店不止是华夏风格,就连员工都是清一色的华夏人,一看见楚瑜一行人进入酒店,就有两个紫色靓丽的服务员上来问好,然后指引着一行人往房间而去。

    他乡遇故知,却是华夏人四大喜事之一。这种充满了乡情的招待,也让庄重有些唏嘘,他从香江来到美国已经有些日子了,却是想念华夏了。

    苏丽南其实华人很多,而且华夏在这里的影响力也不小。据庄重所知,苏丽南独立后首任总统便是华人。而且苏里南6025以上的服务业属于华夏人所有,就连苏里南首都电视台中午最好的时间都播放华夏新闻。

    而当地大多数人讲三种语言:荷兰语、英语和dagei话。dagei话则是当地土话,介于土著话、荷兰语和英语之间的语言。在这种土话之中,却是也能看见华夏语言的影子。苏丽南人称自己为“鬼佬(男人)”“鬼婆(女人)”“鬼仔(zai,孩子)”而不知道其中曾含贬义,相反,在当地话里,华夏人则被称为“遨毛”。据说是根据华夏语言的“好吗”演变来的,而“遨毛”在当地话里还是“叔叔”的意思。

    服务员殷勤的安排好了一行人住宿之后,便退了出去。

    现在已经接近傍晚,楚瑜当即吩咐众人休息一会,等到晚上还得立即去总统府跟苏丽南总统洽谈。

    楚瑜这次的行程安排很紧密,几乎把所有事情都压缩在了两三天内。一是担心总部那边可能有什么变故,毕竟指使姜皓文之人还没找到。二则是收到了商业密报,说还有一家公司对苏丽南刚刚发现的那个钕矿有兴趣。楚瑜必须抓紧时间敲定这件事情,避免这种重要资源旁落他人。

    众人答应着,都是回各自房间睡觉了。而庄重作为楚瑜的保镖,房间被安排在了楚瑜隔壁,以便庄重能够随时掌握楚瑜的状况,方便营救。

    庄重跟楚瑜说了一声有事招呼,就回房间休息去了。长途的奔波,加上庄重对飞机的不太信赖,使得庄重有些劳累,必须在楚瑜去见苏丽南总统之前将精神补回来。

    楚瑜道一声“好好休息”,便也回了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后,庄重一觉一直睡到晚上七点钟,连工作人员喊他吃饭,他都没吃。

    感觉到饱满的精神力在体内汩汩流动,庄重这才起床洗把脸,下楼来。

    而楼下,楚瑜早已经等待了。

    老总等着,保镖睡觉,这还是头一遭。酒店的服务员都惊讶的看着施施然下楼的庄重,暗自怀疑这保镖到底什么身份,竟然连他的老总都甘愿等他睡醒。

    “抱歉,睡过头了。”庄重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楚瑜道。

    楚瑜笑着说:“没关系,时间来得及。怎么样,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用了,现在出发吧?”

    “好。”楚瑜点头,挥手示意工作人员出发。

    于是一行人分别上了两辆车,往总统府而去。

    一路欣赏着帕拉马里博的夜景,很快就到达了总统府前边的独立广场。

    独立广场的总统宫殿,位于苏里南河附近城市的古老中心。广场中最显著的建筑物是总统宫殿。白色宫殿建于18世纪前半期,但是许多部分都是后来添加的。对于普通人来讲,只有在独立日10月25日才能进入该建筑和它后面的私人花园。帕拉马列里博的许多建筑都是木制的。

    在独立广场可以看到一些砖构造建筑,最显眼的便是财政部,它是一座白顶的红色建筑。砖用来负担那些来自欧洲船只的重量,当时苏里南是荷兰的殖民地。许多古老的木制建筑都是用这些红砖来打基础。而在财政部的前面是苏里南最著名的政治家,一位六十岁的首相约翰的雕像。

    车辆停止,这里已经不让车辆通行了。庄重几人在前来迎接的卫兵的保护下,下了车往总统府里面走去。

    漫步在总统府前的这条大道上,走在这条大道和苏里南河之间,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漂亮的棕榈花园。而这个棕榈花园便是总统宫殿花园的一部分。今天苏丽南总统就选择了这里接见楚瑜。

    很快,众人进入花园,穿过层层的荷枪实弹的岗哨,到达了花园里。

    这里的卫兵全都保持着高度的注意力,似乎在警惕什么。这也昭示了苏丽南依旧有不稳定因素,即便是总统府也无法掉以轻心。

    也不知道楚瑜选择这种地方开发资源,是对还是错。

    “哦,美丽的楚女士,欢迎你的到来。”远远的,便看见了苏丽南总统先生等候在一株棕榈树下。他看见楚瑜来到,站起身冲楚瑜伸出了双手。

    “总统阁下您好,这是特意给您带来的一点见面礼。”楚瑜说着,将手里早已经准备好的一盒茶叶递了过去。

    听说苏丽南总统特别喜欢华夏茶叶之后,楚瑜便托人购买了88青普洱。也就是1988年左右的普洱茶饼,现在市场的零售价一片是58万左右,而且有价无市,很难得到。

    在这种小国办事,却是少不了要打点关系。

    接过茶叶之后,苏丽南总统只是看了一眼盒子就眼睛蓦然一亮。显然楚瑜送的这个礼物让他很喜欢,直言楚瑜太客气了,邀请着楚瑜坐下。

    庄重等人在被要求站在十米开外,隔着一道警戒线,除了翻译全都不得踏过警戒线。

    庄重听到这个安排后不由撇撇嘴,真有高手想要执行斩首行动,别说是十米了,就算是二十米也能杀得了目标。这个警戒线却是有些多余。

    而庄重看向棕榈树下的桌子,却是有些奇怪。

    因为在桌子旁边,竟然还坐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一脸不屑的看着楚瑜到来,即便是在总统府做客,他也不知道收敛自己的情绪。

    “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来自巴门的王子殿下,这位则是美国著名能源公司吉思科汉集团的总裁,楚瑜女士。”苏丽南总统给双方介绍道。

    庄重听到那年轻男子的身份后,不由眉头一皱。巴门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这些年在国际上的名声并不好,批判该国暴戾**的声音一直没有断绝过。这个巴门王子来这里却是做什么?

    “算了,我对认识杂种人没有兴趣。总统先生再见了,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巴门王子桀骜的说道,然后推开椅子,戴上一副墨镜就往外走去。

    在经过楚瑜身边的时候,他侧头瞥了楚瑜一眼,喉咙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忽然伸出手要推楚瑜。

    “让开!”

    楚瑜面色一变,且不说巴门王子这行为是不是不礼貌,单看他手上的力度就不小,很有可能直接将楚瑜推倒在地。

    就在巴门王子的手即将碰到楚瑜的时候,却见一道人影倏忽即至,抢在巴门王子之前,将他的手腕抓住了。

    “你谁?不想活了!”巴门王子大吃一惊,没想到庄重竟然在十米开外还能赶过来,抓住他的手腕。而站在庄重身边的卫兵就像是雕像一般,完全没有反应。

    “王子殿下,这里不是巴门!最好收起你那副臭德行!”庄重冷声道。

    翻译看看楚瑜,却是有些犹豫要不要翻译这句话。没想到,楚瑜却是嘴一张,亲自翻译了出来。

    听完这话,巴门王子登时被气得够呛,可是无奈手腕被庄重抓着,几次用力都无法挣脱。只能气急败坏的大骂庄重听不懂的巴门语。

    而巴门王子的几个护卫见状,纷纷要围上来。这时候苏丽南卫兵们倒是反应了过来,枪一横,将那几个护卫拦在了外围。

    “两位,两位,你们都是我的贵客。怎么能够起冲突呢?今天给我一个面子,这事就算过去了行不行?如果有人执意闹事的话,苏丽南是一个法治国家,我想我们的法律是不会容许这种行为的。”苏丽南总统绵里藏针的说道。

    意思很明显,最好双方就此罢手,不然他会召集卫兵将两人都赶出去。

    两人都是有求于苏丽南总统,自然不能不给总统面子。

    楚瑜轻轻对庄重道:“庄重,放开他吧。”

    庄重点头,将巴门王子的手放开。巴门王子则愤怒的哼一声,摘下墨镜看了庄重一眼,似乎要将庄重的样子映入脑海。

    接着忽然抬起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然后大笑着走了出去。

    这动作登时让庄重面色一沉,就想给这混蛋留个难忘的教训,却被楚瑜拉住了,轻轻对庄重摇了摇头。

    庄重也不想因为一时意气破坏了楚瑜的谈判,于是退回十米开外,一动不动了。

    而卫兵们则紧张的看着庄重,刚才一幕实在让他们有些震惊。庄重人已经不见了,他们还没察觉。幸亏不是来斩首总统的,不然真的要出大事。

    而苏丽南总统也心有余悸的看看庄重,暗自感叹自己怎么就没有这种手下呢。

    “楚女士,坐。刚才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年轻人总是太冲动。”苏丽南总统吩咐人换上茶具,给楚瑜倒了一杯茶,说道。

    他倒是把责任推脱的一干二净,只是说巴门王子年轻冲动。

    而真正的原因,楚瑜却是早已经猜到了。恐怕这位巴门王子就是商业情报中所说的另一个竞争者。而巴门总统故意选定这个时间约见楚瑜,分明是想让两人知道对方的存在,好为他赚取足够多的利益。

    楚瑜可是听说眼前这位总统的野心很大,一直想要将自己的雕像也竖立在广场前呢。如果能将矿产卖个好价钱,那他也算是为苏丽南做出贡献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