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78.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五十三章 嚣张跋扈
    巴门王子恐怕也猜出了楚瑜的身份,所以才会故意挑衅,想要给楚瑜一个下马威。只是没想到自己却吃瘪,最终只能灰溜溜的走掉。

    不过有一点楚瑜想不通,巴门这个国家谋求钕资源做什么,难道他们也发展出了什么新型技术?不大可能啊,这个国家一向都是靠着出卖铁矿石、油气田等赚钱的,不像是能够研发新技术的样子啊。

    摇摇头,楚瑜决定暂时不想这件事情。眼下最重要的却是先跟苏丽南总统谈妥,将事情定下来。虽然很可能要为此付出比预计中多一些的代价。

    而让楚瑜没料到的是,苏丽南总统的胃口却比想象中要大的多。

    他竟然提出了一个让楚瑜完全没有意料不到的条件!

    “楚女士,你提交的方案我已经看过了,说实话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毕竟像是这么一个大集团愿意来我们苏丽南投资,我们表示欢迎。但是有一个问题我却跟我的内阁产生了分歧。”苏丽南总统笑着,道。

    “什么问题?总统先生尽管说,只要我们吉思科汉集团能够做到,我们一定尽量满足。”楚瑜道。

    “有楚女士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是这样的,我对楚女士提出的共同开发条件呢,是非常满意的。但是我的内阁研究之后却认为,钕这种资源很有可能将会在未来引起大国之间的争抢,换句话说,钕是未来的一种战略资源。战略资源,楚女士应该知道什么意思吧?”

    楚瑜点点头:“知道,总统先生不必拐弯抹角,直接说就是。我今天来就是要解决我们之间的分歧的。”

    “那就好。所以基于这层面的考虑,我们认为楚女士给出的条件还是太低了。”苏丽南总统做出一副遗憾的表情,道。

    楚瑜眉头一皱:“总统先生,我们已经给出了这么优厚的合作条件。开采的成本全都由我们公司承担,贵国不需要进行任何的前期投入。而开采出来的矿石贵国更是可以得到4025的份额。我实在想不出还会有谁肯给出更优渥的条件来了。”

    苏丽南总统轻轻呷一口茶,这才放下茶杯慢悠悠道:“楚女士想不出,那我就提醒楚女士一下。那个人你刚才已经见过了。”

    “巴门?怎么可能?”楚瑜难以置信的说道。

    按照她的推测,除了对于钕这种资源急需的公司,整个世界上都不可能找到第二家肯付出这种代价的人来了。巴门到底要钕资源做什么呢,他们还给出了更加丰厚的条件,又丰厚到了什么程度呢?

    “总统先生,我想知道巴门王子到底开出了什么条件,让您改变了想法。”

    “楚女士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没有改变,我一直坚持价高者得的原则。既然巴门王子给出了比您高的价格,我自然就要偏向那边多一点了。除非你能够开出更加高的价格来。至于巴门王子的价格是多少嘛,抱歉,这个是无法告知您的。”苏丽南总统摇摇头,道。

    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摆明了是要左右逢源,在楚瑜跟巴门王子两边摇摆,试图将利益最大化。

    “这样……”楚瑜低下头,微微考虑一番后,接着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行告辞,待我回去重新评定后会再来拜访您的。”

    “可以,不过楚女士请尽快,因为最近俗务缠身,导致我的耐心不是很多。”苏丽南总统道。

    “嗯。告辞。”楚瑜面色不好的点点头,然后起身往外走去。

    庄重见状,赶紧跟上去。

    苏丽南总统送走楚瑜之后,不由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如果能够得到一个理想的价格,那么他竞争下一任总统的砝码将大大增加!

    这次,他却是铁了心要狠狠敲一笔了,不管到底是哪一方最终拿到合同。

    “这个老混蛋,简直出尔反尔!”一出总统府,楚瑜就气的大骂道。

    本来已经商谈的差不多了,楚瑜这趟来就是想直接签订合同,没想到竟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苏丽南总统更是坐地起价,摆明要讹诈一笔。这怎么能不让楚瑜气愤?

    而且更为要命的是,如果这个合同拿不下,如意未来的市场就无法保证。没有充足的钕,如意再怎么厉害也只能是一堆机械零件。

    关键环节上出问题,难怪楚瑜生气。

    庄重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楚瑜,只能默不作声跟在楚瑜身后,等待楚瑜气消。

    “走吧,先回去再说。”楚瑜有些头疼的揉揉脑门,道。

    于是一行人再次上车,往住宿的酒店而去。

    而在总统府广场的东南角上,一辆线条夸张的超跑正轰鸣着停在路边。

    车头上一个类似护盾的标志昭示着这辆跑车的身价。

    koenigsegg!

    柯尼塞格是一家来自瑞典的超级跑车制造商,1994年由christianvonkoenigsegg创立,致力于生产出世界级的跑车。koenigsegg一词为“刀锋”的意思,主图案为一幽灵造型,因此也有很多车友称它为“幽灵”跑车。

    柯尼塞格制造的车数量并不多。比起其它的跑车厂,规模也小了许多。但是,对于每一辆车都用毫不妥协的态度打造,也让这一间车厂在车坛上一直享有盛名。卡尼赛格针对少数消费族群所打造的超级跑车,不但兼具性能与质感,那独特性更是让那少数的精英分子深深着迷。所以这种跑车虽然不常见,但是绝对是超跑一族的利器。

    而在柯尼塞格车头上的幽灵图案,原本是瑞典空军第一中队的标志。koenigsegg车厂就设在飞行中队的旧址上,为了纪念那些英雄,幽灵图案也就成为了这部超级跑车的徽章。整个幽灵图案形似盾牌,柯尼希塞尔的标志是由红黄两色的交替花纹装饰组成。两种颜色代表了激情,代表了驾驶的极速感觉;盾是保护的象征,代表了驾驶的舒适性与安全感。

    此刻,就在这辆幽灵跑车内,坐着一个满脸跋扈的年轻人,却正是巴门王子。

    他从总统府离开后,却是没有走,而是一直守在了外面。

    当他看见楚瑜的车子发动之后,则呸一声将嘴里的口香糖吐出车外,一踩油门,这个钢铁巨兽就爆发出轰鸣,电掣而去。

    这款跑车不愧“幽灵”的名号,47升的发动机排量,6900转2f分钟时达到的最大功率为806马力,车身的风阻系数仅为0297,这些系数使得它从0100公里2f小时加速时间仅为32秒。

    几乎就是一瞬间,后跟上的柯尼塞格已经跟楚瑜的车辆并行了。

    而此时楚瑜正思索着如何应对现在的困局,并没有留意在车子旁边,有一辆心怀不轨的柯尼塞格在并行。

    “嘀嘀”,楚瑜车子的驾驶员打开转向灯,示意转弯,请求让行。

    而让司机奇怪的是,旁边的柯尼塞格竟然既不后退也不前行,而是始终保持并行,似乎故意堵死楚瑜的路一般。

    “嘀嘀”,司机再次鸣笛,柯尼塞格仍然我行我素,没有任何让路的意思。

    “怎么了?”庄重出声问道。

    “旁边有辆车子不让路。”司机回答。

    “还有其他路吗?绕行吧。”庄重本着对楚瑜负责的态度,道。

    司机点点头,掉转方向,准备绕行。

    然而就在司机调头的刹那,旁边的柯尼塞格忽然像是失控了一般,轮胎摩擦起阵阵尘土,忽然朝着楚瑜的车子撞了过来。

    “不好!”司机大叫一声,想要躲避。但是柯尼塞格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这下却是躲避不及,只听砰一声,楚瑜车子被撞得偏离,差点跟后面驶来的其他车辆撞上。如果不是后面的重卡司机察觉前方不对,提前减速。恐怕庄重一行人就直接葬身在重卡车轮底下了。

    “混蛋,我下车去找他理论!”司机说着,打开车门就要下车找那人算账。

    但是,却被庄重一下按住了。

    因为庄重看见柯尼塞格的车窗缓缓落下,露出一张得意洋洋的脸。

    而那张脸冲着庄重比出一个嘲讽的中指,然后做出开枪的手势。

    “砰!哈哈哈哈……”

    随着一阵嚣张的大笑声,柯尼塞格的车窗升了起来,挡住了庄重的视线。

    “是巴门王子!”庄重冷声道。

    楚瑜一愣:“是他?他想干什么?”

    “这种在自己国家跋扈惯了的人,还能做什么?我们刚才得罪了他,他肯定是想杀了我们。顺便除掉一个生意竞争对手。”

    “这个混蛋!他以为这是在巴门?”楚瑜也是气愤无比。“庄重,我们换车,报警。”

    “不。”庄重却是摇头拒绝。“恐怕没用,我们前脚下车他后脚就敢直接撞上来。”

    果然,庄重话还没说完,就见巴门王子再次发动汽车,又朝着楚瑜的车子撞了过来。

    轰一声,这下的撞击更加狠,直接将车门撞的瘪了进去。

    如果不是这车子的质量好,恐怕就被直接撞死了。

    这下,登时让车内的所有人都愤怒了。

    “别急,踩油门,一直往前!”庄重却是异常冷静,拍拍司机的肩膀,道。

    司机点头,忽然踩下油门,车子如同离弦的箭往前方驶去。

    而巴门王子刚刚倒出距离,想要再次撞击,却没料到楚瑜的车子竟然往前逃窜了。

    巴门王子狰狞的笑一声,也是尾随上去。

    就这样,两辆车子在路上展开了疯狂的飙车,危机一触即发。而在路边,帕拉马里博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壮丽的砖结构建筑广场上人山人海,木制的房子拥挤在狭窄的街道上。高耸的棕榈形成林荫道,红树林树立在河岸两旁。清真寺和犹太教堂并排林立,爪哇小贩沿街叫卖加香烤肉,夹杂着荷兰语口音的人们坐在路边狂饮啤酒。

    没有人注意到,一场生与死的疾速飙车正在发生着,而飙车的双方,更是没有空闲去观察这别具风情的异国生活。

    砰!

    究竟还是柯尼塞格的速度快,巴门王子很快就追上了楚瑜的车子,狠狠撞击在车辆屁股上。

    这一下撞击,使得楚瑜车子猛的朝前一冲,差点就跟反向行驶的车辆撞个车毁人亡。

    对面车辆里探出一个头,用本地语言大声骂着,更有几个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好人的年轻人,提着扳手推开车门,想要教训下这不守规矩的车子,顺便弄点钱花花。

    然而他们才下车,就立即面色煞白,大叫一声往路旁的草地上扑去。

    因为他们没有发现就在肇事车辆的背后,竟然隐藏着一辆疯狂的超跑,以没法形容的速度撞过来。

    而此时肇事车辆刚好一个转向,躲了开去,却是将他们暴露在了车轮下。

    幸亏他们见机极快,这才躲过一劫。然而看看对方,却发现几个人竟然都被吓得尿了裤子,瘫在草地上一动不能动。

    “妈的,还挺狡猾!今天如果不干掉你,我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巴门王子恶狠狠想着,一打方向盘,再次追击而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