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81.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五十五章 广义堂
    朝阳初升的帕拉马里博,旭日还隐藏在薄云的后面,一切都影影绰绰,显现出一幅苍茫美妙的画面来。第一缕晨光照射在花草树木、倦鸟旅人之上,瞬间将其唤醒,睁开眼睛迎接这异国他乡的美好时光。

    庄重昨晚回到酒店之后,就建议楚瑜加强安保,并且尽快结束这次商务洽谈,早早回美国。在苏丽南这种小国家是没有真正的法律可言的,楚瑜随时都可能会遭受到攻击。今天有可能是巴门王子,明天也可能是别国王子,甚至是苏丽南反对派。

    楚瑜则听从了庄重的建议,当晚回去就召开了电话会议,跟公司的几位董事商议了一下苏丽南总统的条件,并且拟定了最终的底线。如果最新的条件苏丽南总统还不满意,那就只能无奈放弃这个矿产地了。因为还不如选择从他国高价购买,至少在运输途径以及信誉上,会有更好的保障。

    早上起来,楚瑜便让助理预约了苏丽南总统,表示想要下午见见总统,并且顺便参观下矿山。

    总统府方面的回应倒是还算客气,表示会尽快安排,请示下总统的意见。

    楚瑜知道这是必要的流程,也便没有说什么,只希望苏丽南总统不要故意晾着他们,拖延时间。不然楚瑜真想直接飞回美国,就此放弃这么一单生意。昨晚的事情兀自让她心有余悸,如果不是庄重,恐怕真的就栽在这个国度里了。而且没准死后还得不到什么赔偿,毕竟人活着才能有力量。再滔天的权势,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此时,庄重正坐在酒店一层跟几个吉科集团的员工吃着早餐。

    餐桌上,庄重对于昨晚开车的司机大为褒奖,昨晚他倒是表现的颇具胆色,临危不乱,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很有可能在路上就被巴门王子给干掉了。

    面对庄重的夸赞,司机有些不好意思,一直摆手:“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员工,楚总给我发工资,我自然就要替楚总卖命。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发工资就得卖命,那你能有几条命可卖?”庄重眼神炯炯看着司机,问。

    司机被庄重这话问的一愣,却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而庄重却一笑,不再追究这个问题,拍拍司机的肩膀,道:“没关系,我理解你。每个人对待工作的理念不同。一个广场舞大妈曾告诉我,如果她跳的足够快,她的孤独就追不上她;一位拾荒大叔曾经告诉我,如果他翻垃圾翻得足够仔细,便能找回丢失的自己;一位环卫工阿姨曾经告诉我,她每天都扫这两条街,七年了,都没扫干净心中的瑕疵;一位碰瓷的大爷曾经告诉我,只要他演的够逼真,就能骗过匆匆流逝的时光;一位蓝翔毕业生曾经对我说,就算挖穿了地心,也挖不回他迷失的心。”

    “啊?”司机被庄重这话说的瞪大眼睛,懵了。

    而另外几位助理,则捂着嘴笑了起来。没想到楚总这个保镖还挺风趣,现在风趣的男人可是不多见了。

    庄重也是笑吟吟看着司机,将碗里的粥一口喝掉,然后起身离开。

    “那位蓝翔毕业生找不回他迷失的内心,你能找回吗?我吃饱了,再见。”

    司机则呆愣愣看着庄重远去的背影,忽然冷汗涔涔,将单薄的衬衫给湿透了。

    在克雷恩大道和花园之间的区域有许多纪念碑,其中最著名的是泽兰迪亚堡垒。

    泽兰迪亚堡垒又称作泽兰迪亚古堡。这座古堡有350多年的历史。它建于法国殖民时期,英国殖民时期将其改良,后来用于荷兰殖民时期。1667年命名为现在的名字。在20世纪堡垒用来做博物馆。从1981年到1992年,它被苏里南军队用做军事基地。军队从堡垒撤退,现在它可能又再一次成为博物馆。

    从泽兰迪亚堡垒沿着河穿过河畔林荫大道,可以看到的建筑是1821至1832年间城市大火之后建造的。右边可以看到古老的警察办公室遗址。这座建筑物于1980年军队袭击政府时被毁坏。

    巴门王子此时就坐在古堡旁边的一间茶馆里,在等待那个电话里的神秘人。

    说实话,巴门王子非常讨厌喝茶,他想不通这种来自于华夏的树叶有什么好喝的,那种苦涩的味道让他有种回归食草动物的恶心感。

    但是,这里不提供咖啡,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将茶杯端起放下,每次都是轻轻啜上一小口。

    这是电话里的神秘人选定的地点。巴门王子不知道那人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地方,在他看来周围有更好的地方可以选择,随便选择一个都不可能比这里更差。

    但是当身边的保镖告诉巴门王子这家茶馆的背景之后,巴门王子就沉默了。

    原来,这家茶馆是当地最大的社团广义堂老大开的。广义堂,顾名思义,这是一个华人社团。

    “苏丽南最大的社团竟然是华人社团,还真是讽刺啊。”巴门王子不满的说一句,却是无可奈何。

    强龙不压地头蛇,他敢对楚瑜下死手,是因为他知道楚瑜跟他一样只是一个过客。楚瑜死了不会造成太大麻烦,但是当地的社团却不一样了。他们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将巴门王子大卸八块。

    广义堂,是从当年18位华人在苏丽南这块土地上落脚开始便成立的,而如今苏里南的华人已达5万人之多,占了这个小国人口的十分之一。

    最初来苏的华人主要是华夏的客家人。先来的人落下脚后,看到了这里的发展空间,找准了自己的定位,便一批又一批地把家人、亲友、同乡接过来,携手闯荡江湖。因此,在此出生的土生华人也不少。此后,华人越来越多。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们发现来苏里南的已不再只限于客家人。闽、粤、苏浙鲁等地的华人也渐渐多了起来。特别是近二十年来,随着华夏开放政策带来的机遇,想出来闯一闯的人骤然增加。这十几年来,仅苏浙就达7000人之多。

    正因为有了这些勇敢的弄潮儿,才使华人遍布世界各个角落,得以在海外传承中华文明和民族文化。如今,苏丽南不仅有了华人自己的中文电视台、中文报纸、中文学校,还有规模不小的体育场。与此同时,华人的参政意识也在不断增强。近些年来,华人中的佼佼者有多位当选议员,跻身政坛,他们为华人奔走呐喊,也让当局了解华人深切关心的问题。苏丽南历史上不乏华人总统、总理和部长。

    而这些的背后,全都离不开广义堂的身影。如果说苏丽南只能允许存在一个地头蛇的话,那么广义堂将毫无疑问的当选。

    所以巴门王子只能老老实实的品尝这苦涩的树叶,而不敢有怨言,至少表面上不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巴门王子快丧失耐心的时候,忽然房间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人。

    那人个子不高,却带着难以言说的深沉与威严。甚至,那种威严巴门王子只在自己父亲身上见过。

    自己父亲可是执掌一国的国王,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有这种气势?

    “你就是电话里的人?”巴门王子站起来,上下打量那人一眼,道。

    “没错。”那人似乎不喜欢多说什么废话,简单答道。

    而更让巴门王子不爽的是,这人进来之后,别说是打招呼了,甚至连正眼瞧都没瞧他一眼。

    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这种被人无视的路人了?

    尽管气闷,巴门王子还是没敢当众发泄出来。因为眼前这人是华夏人,而陪着这人进来的,则是茶馆的老板,也就是那位广义堂的老大,苏丽南的地头蛇。

    连地头蛇都对这人毕恭毕敬,自己又能怎么样?

    “怎么,王子似乎不喜欢这种茶?”那人坐下来,看了一眼巴门王子面前的茶碗,道。

    碗里的茶水早已经凉了,而且连一半都没有下去。显然连第一道茶水都没喝完。

    “是有些不太习惯。不过我来这里不是品茶的,我要什么你很清楚,我不希望被人耍,因为一向只有我耍别人!”巴门王子点点头,语气渐渐强硬起来,威胁道。

    谁知,那人却像是没有听到巴门王子的话一样,微微一笑,自顾自的倒上了一杯茶,轻轻饮了一小口之后,才道:“好茶!王子殿下,这里不是巴门,希望你能收起你的威风来。不然发生什么事情就不太好了。”

    “你……”巴门王子一怒。他很讨厌听见这句话,因为庄重就曾经对他这么说过。

    但是,不喜欢听不代表就可以不听。至少在这个人面前,巴门王子不敢有所表示。

    “好了。我知道巴门王子作为年轻人,总是缺乏一些耐心。我也不啰嗦了。关于电话里说的,我会向王子殿下保证,肯定能够帮你报仇。”那人放下茶杯,道。

    “具体操作呢?别耍我!”巴门王子不傻,不想被人当枪使。谁敢拿他当枪,他就会用真正的枪干掉那人。

    那人拍拍手,接着就听房门吱呀一声,再次被推开。

    茶馆老板穿着一身白色练功服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一个pad。

    “具体方案都在这里面,我们的砝码也在这里面。王子殿下如果肯跟我们玩个大的,我保证殿下一定能够收获足够的利益。就怕王子殿下胆子太小。”那人轻轻瞟了巴门王子一眼,说。

    那种轻蔑的眼神让巴门王子很不舒服,他一拍桌子,怒声道:“你不要激我!我的胆量大不大从来不是靠嘴说的!只要你的砝码足够重,我就敢陪你玩到底!”

    “好!老石,连接信号。”那人挥挥手。

    站在身后的茶馆老板则在pad上摆弄一下,接着pad里传出沙沙的声音,然后出现一个抖动的画面。

    却是不知道什么信号连接上了。

    信号连接之后,茶馆老板则将pad递给了巴门王子。

    巴门王子疑惑的接过,盯着pad里的画面看了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