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85.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五十六章 千里走单骑
    最初的画面有些抖动,视频里展现的是一个有些凌乱的环境,地上乱七八糟扔着一堆垃圾,桌子上还有没吃完的奶酪。

    接着,镜头一转,巴门王子就看见了桌上的各式各样的枪械。

    “这是什么?”巴门王子不解的问道。他们到底要给自己看什么东西?这玩意跟报仇有什么关系吗?

    还是说他们给自己找了一个厉害的杀手?

    那人却是没有回答他,而是道:“王子殿下不要着急,看下去。”

    无奈,巴门王子只好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

    很快,画面一转,出现在镜头里的是一张看上去充满了沧桑的脸,是一个华夏人。那人脸上蓄着浓密的胡须,不过有些乱糟糟的,异常的难看。不过他的眼睛很亮,是那种震慑人心的亮。巴门王子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一个高手,如果让他来,或许真的能够干掉庄重也未可知。

    谁知道,接下来却出乎巴门王子的预料了。那个胡须男竟然不是找来对付庄重的。

    只见胡须男将微型摄像机别在了衣领上,然后随着他的身体转动,镜头也就会跟着转动,给巴门王子的感觉就像是他此刻在玩一款第一视角游戏。而胡须男则是他操控的角色。

    胡须男从桌子上摸起两把枪,然后又将一把匕首挂在腰间,推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鸟语花香,天气不错。苏丽南特有的法娅鲁比盛开的热烈,隔着屏幕巴门王子似乎都能嗅到那浓郁的香气。

    “他在苏丽南?”巴门王子狐疑的转头,看向身边那人。

    那人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慢悠悠饮着茶。

    巴门王子心中充满了疑问,但是见身边之人连一丝解释的意思都没有,也就不再多问,继续看下去。

    这一耽搁,视频里的场景已然转换,胡须男却是来到了一个疑似军事基地的地方。

    他站在基地的外围,前方隐约可见正在巡逻的士兵。

    “这是什么地方?他到这里来做什么?”巴门王子真是恨死旁边那家伙了,竟然什么都不说,让他百爪挠心,偏偏又没办法止痒。

    沙沙,视频里传出跟灌木丛摩擦的声音,胡须男正蹲行在灌木丛里,缓缓往军事基地方向摸过去。

    “这人要偷袭军事基地?他疯了?单枪匹马的去,他不是找死吗?”

    接着事实证明巴门王子猜测的没错,胡须男快速通过了灌木丛,到达了军事基地的边缘位置。

    而那里,两个持枪的哨兵警惕的观察着周围,轰隆的卡车载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在基地里进进出出,甚至还能看到一辆辆的坦克来回碾压,坦克上面的火炮不时朝向视频方向,看的巴门王子心惊胆颤。恍惚间真的有了一种操控角色进行游戏的感觉。

    幸好,没有人发现胡须男。

    当一辆坦克驶过来,将哨兵的视线阻挡住的时候,就见胡须男动了。

    只见视频里画面不断变化,地面以一种模糊的画面出现,说明胡须男此时的速度非常惊人,摄像机已经无法连贯拍摄到具体场景了。

    啪嗒,一声响,却见胡须男竟然攀爬到了那辆坦克之上。

    而坦克正拐弯往基地里而去,只要两秒钟,坦克就会将他攀爬的这一面暴露在哨兵视线里。

    巴门王子情不自禁为胡须男捏了一把汗,心情也随之变得紧张起来。

    然而,他似乎多虑了。

    只见胡须男一爬上坦克,就伸手在坦克盖子上轻轻撬了一下。

    坦克里面的士兵听到声音,好奇的打开了盖子,他们以为是同伴在招呼他们呢,却是没想到坦克正在行驶中,怎么会有人上来敲门呢?

    而盖子才一打开,就见一道寒光闪过,刚露出头的士兵脖子上就喷出一股鲜血,摔回了坦克之内。

    而胡须男则轻轻一跃,也跟着跳了进去。

    砰一声,盖子合上,坦克刚好完成转弯,哨兵的视线也落到了坦克上。

    只是坦克上的那一点血迹,却没有被他们发现,他们挥挥手,示意坦克赶紧进去。

    就这样,胡须男竟成功的混进了基地里面,简单的让人无语,却也惊险的不可思议。

    巴门王子情不自禁舒了一口气,显然他在为胡须男担心。

    而此时胡须男则挟持了驾驶坦克的士兵,那士兵面对着死亡的威胁,身体簌簌发抖,却又不知道胡须男到底要做什么,只能按照原有计划往基地里面开去。

    当坦克停下来的时候,胡须男随手在坦克上按下了一个按钮,然后在驾驶士兵的脖子上割了一刀。

    飙出的鲜血染红了控制面板,而驾驶士兵临死都还在难以置信的看着胡须男按下的那个按钮。

    那是坦克火控系统的火炮射击按钮。

    按钮按下,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声轰隆巨响,炮弹呼啸而出,在强烈的日光照射下,准确命中了远处的一片帐篷。

    火光顿起,所有人都惊呆了。随后便是刺耳的警报声音,士兵们全都行动起来,往炮弹发射方向赶来。

    而胡须男早在炮弹刚刚出膛的时候,就已经溜出了坦克,悄悄潜入了基地深处。

    这一幕,让观看视频的巴门王子看的热血沸腾,端起身边的凉茶一饮而尽。这时候他忽然觉得茶叶竟然蛮好喝的。

    胡须男一路疾奔,不断借助障碍物掩护自己,乱成一团的军营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这么一个敌对分子的潜入。

    其实也不可能发现,因为所有人都在狼狈逃窜,还以为敌对打来了,生怕下一发炮弹落在自己的头上。

    此时军营指挥中心里,一个穿着将军服的男人正愤怒的打着电话,质问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电话里属下的回答让他更加愤怒了,因为下属竟然说炮弹来源于自己基地内!而且还是自家的坦克发出的!

    “搞什么?到底是什么情况,赶紧查,速度给我回报!”将军气的将电话一摔,戴上军帽准备出去看看到底怎么个情况。

    守卫在指挥中心里的两个士兵赶紧推开门,准备保护将军。

    然而门才推开,就听见两声枪响,两发子弹准确的洞穿大门的缝隙,射入了两个士兵胸口。

    扑通,士兵倒地,接着一个身影走进了指挥所,然后轻轻将门掩上了。

    “你是谁?”将军脸上闪过一丝慌乱,问道。

    胡须男没有回答什么,而是手腕一动,枪口便抬起,顶在了将军的眉心上。

    将军额头上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难道自己的雄心壮志还没来得及施展,就要死了吗?

    不甘心啊,不甘心啊。

    谁知,胡须男却没有开枪,而是摘下了衣领上的摄像机,放到了将军的面前。

    将军正不明白胡须男此举何意的时候,却听摄像机里传出一个声音。

    “摩梭将军,上午好。”

    “谁?你想干什么?”摩梭将军久经战阵,当即明白对方应该不是来斩首他的,很有可能是有什么要求。

    “我是谁,摩梭将军就不必知道了。不过我有一个摩梭将军很感兴趣的条件。”茶馆里,一直喝茶的那人终于开口了,对着一个通讯器讲道。

    而巴门王子听见他称呼对方为摩梭将军之后,整个人忽然就僵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之人,嘴里喃喃道:“你疯了吗?你一定是疯了……你竟然闯入了苏丽南叛军的基地!”

    摩梭将军,却是苏丽南叛军的首领,他这些年一直组织军队坚持对抗苏丽南现任政府。是苏丽南总统府最为头疼的一个人物。

    不怪巴门王子面色大变,要是这件事让苏丽南总统知道,恐怕别说是生意了,就连他们这些人都别想离开帕拉马里博。这可是通敌罪,是要被枪毙的!

    看见巴门王子这番姿态,那人只是轻轻扫了一眼巴门王子,没有说什么。

    视频里,摩梭将军眼神一闪,道:“条件?什么条件,说出来!”

    话说到这一步,摩梭将军却是知道对方的意图了。他的安全却也不用担心了,只要对方有所图,就肯定会想方设法保证他的安全。

    “我们觉得帕拉马里博的总统府需要换一位主人,只是不知道谁合适,摩梭将军可有人选推荐?”

    “什么?”摩梭将军一听到这话,顿时震惊了。接着只见他眼睛一眨,思考片刻,立即回答道。“人选自然有,只是不知道你凭什么说这么一番话呢?不会就凭眼前这个人吧?那我得提醒你一句,一个人可是无法改变大局的。”

    “一个人无法改变大局,但是改变小局却是足够了。假如现任总统不幸失事,而摩梭将军您又偏偏在这时带着两位可以帮助苏丽南实现经济腾飞的人物到来,放弃对抗参与竞选呢?”

    摩梭将军听到这句话,当即脸上现出一抹渴望:“此话当真?如果我真的能够给苏丽南人民带来足够震撼的投资,那人们绝对会支持我的!我有百分百的把握!”

    “自然当真。你看看这是谁?”

    话音落下,就见胡须男手里的摄像机上信号灯启动,微小的画面里出现一个人脸。

    却是正拿着pad观看的巴门王子。

    “巴门王子?”摩梭将军看到那人面容后,当即惊喜的叫了起来。

    巴门虽然国家不大,但是却比苏丽南大多了,也富有多了。而巴门皇室更加的有钱,甚至比欧美一些财团都有钱。

    如果巴门王子能够支持他的话,那他竞选的几率将会大增!只是,不是有两个人吗?另一个肯支持他的人是谁呢?

    摩梭将军的疑问很快得到解答,因为胡须男给他展示了一个标志。

    那标志他也熟悉,更加知道标志背后的财力。

    “好,我答应!不过我该怎么相信你?”摩梭将军还有最后一丝疑虑。

    “很简单,半个小时后我们会见面。”茶馆里,那人说完就关掉了通讯仪器。

    “你胆子太大了,胆子太大了……”巴门王子全程都默然不语。眼前这人的大手笔实在将他震慑住了,怪不得他会问自己有没有胆量。颠覆一国政全这种事情,确实需要足够的胆量!

    “怎么,王子殿下害怕了?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怕?我巴门王子什么时候怕过!相反,我对这件事很感兴趣。但是我如果参与了,会得到什么好处呢?”巴门王子不傻,没有好处的事情他不会干,何况还是这么危险的事情。

    “你想要的东西自然会如愿得到,免费。”那人回答道。

    巴门王子听罢,不由笑了起来:“听着还不错,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走吧,我们去见见摩梭将军。”那人站起身,走出房间。

    而此时叛军基地里,摩梭将军忽然通知属下自己要出去一趟,并且表示刚才发生的炮击事件低调处理,不要再追查了。

    属下虽然对此表示疑惑,却也答应着,按照吩咐去处理了。

    而摩梭将军则跟一个从未见过的胡须男走出指挥中心,上了一辆车。

    车上,摩梭将军不无赞赏的看着胡须男,问道:“你是真的勇士,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胡须男头也不抬,用低沉的声音回答道:“我没有名字,只有外号。豹子,嗜血的豹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