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89.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五十八章 突变
    听了苏丽南总统的话,勘探队长不由一笑,道:“那就谢谢总统先生了。不过我们更希望的是这个被我们发现的矿山,最终能够由我们亲手开采。因为它就像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会认真研究,设计出一个最佳的开采计划,而不会竭泽而渔。希望总统先生可以考虑。”

    苏丽南总统听翻译转述之后,不由一笑,只是敷衍道:“队长先生这番话让我十分的感动,你放心,我们苏丽南也绝对不会为了钱就做什么过度开采、暴力开采的事情,如果谁敢这么做,我们会当即停止跟他的合作。”

    这话,却是一个太极,将问题给回避掉了。

    楚瑜暗地摇摇头,苏丽南总统简直老奸巨猾的让人痛恨。于是示意勘探队长别再说什么了,而是跟着总统继续往矿洞里面走去。

    一边走,楚瑜一边道:“总统先生,回去后我跟公司的管理层重新讨论了一下您说的事情,我们决定在原有的基础上再度让利,就算是我们给苏丽南人民的一点心意了。”

    苏丽南总统听了楚瑜的话,不禁眼睛一亮,暗自得意自己这渔翁得利的主意成功了,至少楚瑜已经肯提高价格了。要知道以前楚瑜可是将价格咬的死死的,丝毫没有松口的迹象。

    “那我就替苏丽南人民谢谢楚总了。只是不知道楚总所说的让利,到底是怎么个让利法呢?”苏丽南总统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们决定将矿山的开采权跟贵国对半平分,而前期的投入以及后期的销售由我们吉科集团全权负责。贵国只需要坐等每年分红就可以,这个条件够有诚意了吧?”楚瑜道。

    说实话,在说出这句话后,楚瑜的心头还在滴血。要不是为了如意能够尽快面世,楚瑜绝对不会提出这种割肉一般的条件。真是便宜这个老狐狸了。

    面对这种条件,楚瑜原本以为苏丽南总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因为绝对不会再有其他公司开出这种条件了。

    但是,让楚瑜没想到的是,苏丽南总统竟然只是饱含深意的一笑,摇了摇头:“楚总,您的条件确实不错。放在以前的话,我会当场答应。但是现如今,你懂得。”

    这话,却是在变相告诉楚瑜,还有人出价更高!而那个人不用想,除了巴门王子不会有别人。

    但是巴门王子到底开出了什么价格呢?他为什么要将价格抬到如此之高呢?楚瑜十分的不解。

    而眼下这个价格已经是楚瑜跟公司高层商定的最终价格了。吉思科汉集团不会再继续出更高的价格了。

    楚瑜有些失望的摇摇头,对苏丽南总统道:“那只能说声抱歉了,总统先生。我本人是很希望能够促成我公司跟贵国的合作的。但是,公司利益不允许我那样做。吉思科汉集团决定放弃此次的竞价。”

    “哦?”苏丽南总统没想到,楚瑜竟然直接就表示放弃了,甚至都没有再加一次价格。这么干脆的表态让他有点预料不到,也有些失望。

    不过随即想到巴门王子那边还有更高的价格在等着自己,他就重新开心起来。

    “好吧。说实话我也很遗憾,吉科集团是世界知名企业,本来我对吉科集团能够投资苏丽南是很期待的,但是看现在情况,只能说希望下次能够有机会再合作。你们华夏有句话叫,买卖不成仁义在,我希望此次的事情不要影响我跟楚总之间的友谊。”苏丽南总统倒是将话说得滴水不漏。

    楚瑜点点头,却是没再说什么。

    事已至此,再客套的话也是多余。看来只能先从其他国家购买钕,然后再慢慢寻找新的矿产地了。

    “诸位,即日起勘探小队撤离苏丽南,先回总公司待命,等到公司的新一轮委派。”楚瑜拍拍手,对勘探小队的队员道。

    听了楚瑜的话,勘探队全都明白了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代表着他们费尽心力发现的一个钕矿,就这样拱手让人了!

    有几个血性的勘探队员当即便面色一怒,忍不住想要冲上前跟苏丽南总统理论一番,但是还没走近,便被总统卫兵给拦住了。

    卫兵蛮横的将勘探队员推搡回去,眼神不善的用枪指着勘探队员,警告他不要试图做出什么危险行为。

    总统先生则笑着,说出一番让楚瑜都心气不平的话来。

    “楚总,你的手下欠缺点约束跟教养啊。”

    说完,苏丽南总统就带着卫兵往矿洞外走去。

    “……”楚瑜气的身体一颤,却是终究忍住没说出什么来。

    她知道,在帕拉马里博,跟该国的总统争论是没有任何用处的,甚至还会让所有人都处于危险之中。

    “收拾下东西,我们也走吧。”楚瑜叹口气,道,犹豫一下,接着又道。“电子资料全都整理好即刻传输回公司,传输完毕全部销毁!”

    勘探队员们听了楚瑜的命令,先是一愣,接着全都笑了起来。

    “楚总说的对,绝对不能给这群王八蛋留下一点资料!”

    “对,让他们重新勘探去吧!什么玩意,呸!”

    楚瑜示意大家小声点,却仍是觉得心头有些不快。这一次的苏丽南之行,可以说是全盘皆输。不仅一点收获没有,就连勘探矿山的前期成本也白搭进去了,而这个成本显然不可能讨要回来。苏丽南总统未必不承认,但是承认了又能怎么样?八成会拖着,一直拖到吉科集团不再对这笔钱有什么想法。

    片刻后,勘探队长指挥着队员将东西收拾好,准备回帐篷取出其他资料,就撤离这里。

    然而众人才刚走出矿洞,忽然就听见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

    起先只是鞭炮般的脆响,后来干脆成了炒豆子般密密麻麻的声音,足见火力之密集。

    “什么情况?”楚瑜面色一变,问道。

    庄重慎重的拦在楚瑜身前,道:“所有人先回矿洞内隐蔽,暂时不要出去。”

    听了庄重的话,楚瑜一挥手,所有吉科集团的员工都返回矿洞深处,只留下庄重跟几个保镖站在洞口,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枪声响过之后,接着便陷入一阵短暂的寂静,然后就见远处几个人影蹒跚而来,一边往这边跑,一边朝后面射击着。

    看服饰,似乎是苏丽南总统一行人。

    还没跑进矿洞里,就见一颗子弹呼啸而来,将殿后的一名卫兵击毙了。

    此时护卫在苏丽南总统身边的卫兵不足五人,而且还有一个带伤的。要知道之前总统先生的卫兵可是足足有十多个。这一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了个位数的这几人。

    “救我!救我!”苏丽南总统看见了站在矿洞门口的庄重,立即大声喊道。

    他知道庄重的身手非常高,那晚教训巴门王子的时候,自己的卫兵连反应都没有。所以他向庄重求救道。

    翻译生怕庄重听不懂,也大声跟庄重呼救着。

    庄重却是抱着胳膊,冷笑道:“总统先生刚才不是说我们缺乏约束吗?不好意思,刚才楚总已经教训了我们。让我们没有得到她的指示不准有任何私下举动。为了避免再次被总统先生嘲笑,我们只能遵从楚总的命令。”

    当翻译把话说给总统之后,总统先生的面色立即变得难看起来。

    他万万想不到,刚才一番无心的话竟然被庄重记在心里,并且在这关键时刻还击了回来。

    这大概就叫做自作自受吧?

    “庄重,让他们进来吧。”这时候,楚瑜出现在矿洞口,对庄重道。

    庄重耸耸肩:“随便。”

    他倒是没有真的想将苏丽南总统拒之门外,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而已。

    “总统先生,进来吧,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楚瑜道。

    听到楚瑜允许他们进去,苏丽南总统不禁喜出望外,赶紧跑进洞里,慌张的道:“我们刚刚出门,就遭遇了伏击,是摩梭的人!”

    “摩梭?”

    “摩梭就是反对派,他组织了一支军队一直骚扰政府军。但是他的活动范围明明不在这片啊,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苏丽南总统不解的说道。

    连他都不明白,那其他人更加不明白了。

    “他们有多少人?”楚瑜问道,这个才是关键问题。

    人少的话,还可以利用矿洞的地理优势阻挡一阵,等待政府军队的到来。但是人多的话,恐怕就难以抵挡了。

    “不知道。”苏丽南总统却是摇了摇头。“我们只听到了枪响,以及远处隐约的人影。说实话到底埋伏着多少人我根本没看清。”

    苏丽南总统也知道自己这个回答有些不负责任,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死了一半多的卫兵,竟然连敌人有多少人都不知道,实在是有些可笑。

    “那你通知当地军队了吗?”楚瑜又问道。

    “通知了,但是……”苏丽南总统面色发白的道。“最近的一支驻扎军队距离这里也有二十分钟的路程,加上路上泥泞耽搁一些时间,恐怕至少得半个小时以后才能到来。”

    “……”

    听了苏丽南总统的回答,楚瑜简直要被气死了。一问三不知,这家伙简直就是该死!

    无奈,楚瑜只能看向庄重:“庄重,接下来怎么办?”

    庄重有些担忧的道:“不好说。因为不知道对方到底多少人,而且也不确定来的路已经被人堵死了。我即便逃出去也有可能是自投罗网。我的意见是,暂时呆在矿洞里不要出去。矿洞的纵深可以掩护我们,另外咱们的枪支有些不够,得把死去卫兵的枪都捡回来,人手一只武装起来。”

    “好,就按你说的办。”楚瑜点点头。

    而勘探队的几个人听了庄重的话,主动站出来:“我们跟你去捡枪!”

    苏丽南总统剩余的几个卫兵,也主动站出来,道:“我们也去!”

    庄重扫视一周,道:“好,我们快去快回。顺便侦查下对方到底来了多少人!”

    说完,庄重则带着这些人往外冲去。

    幸好矿洞周围有挖出的山石土渣堆积,形成一个绝好的掩体。不然一马平川,真的无法隐藏身形,只能成为活靶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