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94.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五十九章 仇人相见

第九百五十九章 仇人相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慢点,不要暴露自己。”庄重对几个人说着,缓缓将头探出一点,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却见土堆的后面,隐约可以见到一群穿着军装的士兵,正小心谨慎的往前挪动着,而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帐篷处,则躺着七八具尸体。

    却是死去的总统卫兵。

    而庄重跟勘探队员一看那几个卫兵死去的位置跟姿态,顿时就面色一寒。

    脾气最不好的那个勘探队员则是一把抓住了身边卫兵的衣领,怒声道:“混蛋,你们竟然想进帐篷偷我们的资料!你们还是不是人?就不该放你们进来!”

    显然,苏丽南总统走出矿洞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令卫兵将帐篷里的资料都带走。没想到还没进入帐篷就遭到了伏击。

    现在看来也算是报应了。

    “别急,等会再跟他们算总账。”庄重拍拍那勘探队员的肩膀,道。

    见庄重劝阻,那勘探队员才冷哼一声,放开了身边卫兵的衣领。

    卫兵也知道他们这件事做的不地道,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枪给我!”忽然,庄重伸出手,跟那卫兵要枪道。

    卫兵愣了下,以为庄重还想继续纠缠这件事呢,于是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退。

    庄重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烦的道:“老子没空跟你啰嗦那些小事。赶紧拿过来!”

    说完,庄重的手就在卫兵的胳膊上一拂,卫兵就像是中邪了一般,胳膊主动伸出,将枪递到了庄重的怀里。

    庄重接过枪,不管那卫兵难看的脸色,直接举起枪就扣下了扳机。

    在几个卫兵惊讶的合不拢嘴的表情里,只见一个走在最前面的反叛军倒在地上,却是一枪毙命。

    而让卫兵难以置信的是,他们所站的位置距离那卫兵足足有八百多米,他们手上的这种半自动步枪确实可以射击到那个距离,但想要精确点杀就很难了。那只是存在于理论中的一种可能,却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见识到了。

    击毙了一人后,就见反叛军的队形有些慌乱,砰砰砰的枪声随即响起,所有反叛军都趴倒在地,借着凹坑掩护自己,往土堆方向射击。

    但是有这个巨大土堆的掩护,子弹根本就难以伤及庄重等人分毫。

    反倒被庄重又趁机击毙了一个人。

    “狙击手!他们有狙击手!”

    反叛军中顿时响起一个惊慌的声音,说道。

    一听到狙击手三个字,反叛军就有些人心惶惶。虽然知道狙击手无法将所有人都杀掉,但是他每一枪都会收割一条人命啊。说不准下一颗子弹就落在了自己脑袋上。

    基于这种怕死的想法,一时间反叛军有些退缩,趴在地上不肯前进了。

    他们这怕死的行为,倒是让庄重为难了。因为人人都像是缩头乌龟,趴在地上不敢抬头。庄重却是无法找到射击目标了。

    这就像是老电影里演的怕死士兵,一上战场就像是懒驴上磨,不拉就尿。胡乱放几枪,等着大部队溃败然后跟着跑。

    一时间,双方僵持住,却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庄重这边倒是不急,反叛军那边却是有些着急了。对面只有几个人,竟然就将这么一群人给压制住了,丢人,简直太丢人了!

    反叛军指挥大声吼着,催促士兵往前走。士兵无奈,只能在地上匍匐前进,时不时的放几枪。

    而即便如此,也无法阻挡对面那个狙击手的死神收割,仍然有不慎露头的两个人死于枪口下。

    苏丽南总统的卫兵见识了庄重神乎其技的枪法之后,已经对庄重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没有一个人再对庄重有什么意见,一副唯庄重马首是瞻的样子。

    “摩梭将军,你的士兵似乎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勇猛啊。”远处的高坡上,几个人站立其上,正观察着眼下的局势。

    摩梭将军被说的老脸一红,怒哼一声,当即从身旁副官的手里接过枪,就要杀几个胆小鬼以儆效尤。

    谁知,这时候却见一只手伸过来,将摩梭将军的枪按了下去。

    “炮灰也有用,不要浪费。对面的狙击手交给我。”

    却是之前千里走单骑,突袭基地军营的胡须男。

    摩梭将军见是胡须男,不禁放心的点点头:“好,那就交给你了!”

    胡须男没说什么,而是拔出匕首,倒持在手中,就像是一只蹑手蹑脚的山猫,从高坡的一侧往下方摸了过去。

    只见他几个起落,已经从几米高的山坡上跳了下去,除了在山坡上留下几个深深的脚印以外,一块泥土都没有滚落,没发出哪怕丁点的声音。

    “真是一员猛将,先生能否将其转让给我?”摩梭将军看着胡须男,赞叹的说道。

    “抱歉,他是非卖品。他除了为我战死,不会再有第二种选择。”一个声音悠悠道。

    摩梭将军遗憾的叹口气,举起望远镜追踪着胡须男的身影看过去。

    一眨眼间,胡须男已经从侧面迂回过去,到了土堆的侧后方。

    当胡须男进入土堆百米范围以内后,整个人都变得异常谨慎,他脚尖绷起,在地面留下小小的印记,走的极为缓慢,望远镜里甚至能够清晰看到,就在他身边趴着一只蟾蜍,都没有被胡须男惊动。

    步伐如此隐蔽,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加让摩梭将军惊叹了。

    只见胡须男缓行到了七八十米的范围,忽然就脊背拱起,如同奔腾的大马窜了出去。

    速度之快,摩梭将军从未见过。七八十米的距离转瞬即至,胡须男手里的匕首早已经被他端起,锋利的刀刃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而此时,庄重还一无所知,依旧聚精会神的盯着远处匍匐的士兵,似乎在寻找下一个目标。

    胡须男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如此麻痹的狙击手,狙击技能再高有什么用?一个近身割喉就完蛋了!

    胡须男速度飞快,从他启动到接近庄重,整个过程不超过五秒钟,比百米世界纪录都要快了许多。

    他眼中闪烁着凛冽的光芒,似乎已经看到了匕首切入狙击手喉管,热血喷涌的画面。

    但是,就在他即将得手的刹那,却见那狙击手竟然猛的一甩枪,砰一声,一颗子弹顷刻出膛,冲着他呼啸而来。

    “怎么会!”胡须男大惊,来不及多想,马上就是将匕首横在眉心处。

    当一下,却将匕首一阵颤抖,发出金铁交鸣之声。一颗子弹弹射出去,落入土堆之中。

    子弹,竟然被他挡住了。

    而胡须男的身形也被庄重这一击阻碍,定在了原地。

    “是你!”

    “是你!”

    几乎同时,庄重跟胡须男发出一声惊呼。

    接着两个人却是都笑了起来。

    “看来上天是公平的,让我在这里遇见你。庄重,你这条命注定是我的。”胡须男冷声道。

    “没错,上天是公平的。我正发愁不知道怎么找借口对付你呢,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给了我这个机会。这次干掉你,陈中洛先生应该不会责怪我了吧?雷豹!”庄重看着胡须男,缓缓吐出那个曾经名扬江湖的名字。

    没错,胡须男不是别人,正就是前洪门刑堂堂主雷豹!

    “没想到你还是那么牙尖嘴利。死人是不会说话的,我更加喜欢死了的你。”雷豹眯着眼睛说道,忽然脚步一动,匕首在空中划出一道寒芒,往庄重身上划去。

    庄重将手中的枪刺出,逼迫雷豹换招。果然,雷豹不得不换招,将匕首刺向其他方向。

    噗一声,却见旁边的一个苏丽南总统卫兵喉咙上迸出一道血线,倒在地上。

    雷豹却是顺手干掉了他。

    “你们躲开!”庄重见状,赶紧提醒其他人注意躲避。

    同时将手中枪耍成长棍,带着凌厉的威势砸向雷豹,逐渐的将雷豹逼到了外围,使得他无法再趁机滥杀无辜。

    “没想到你还挺仁慈。只是当初面对我那被杀的几十个兄弟时,你怎么没有这种仁慈!”雷豹须发皆张,大吼道。

    “此一时彼一时,当时不杀他们,我的兄弟就会被杀。仁慈不是迂腐,我的仁慈是分对象的!”庄重没有任何的愧疚,道。

    铿一声,匕首跟枪管相交,匕首刃在枪管上划出一道深深的伤痕,而匕首也被崩坏,刀刃卷了起来。

    这一击却是平分秋色,两人手中的武器都有了损伤。

    “敢不敢空手来一场,天地为擂,生死自负!”雷豹看着庄重,道。

    庄重冷笑一声:“有何不敢!阮哲都被我干掉了,你以为你比阮哲还厉害?”

    雷豹却是不为所动,道:“你想坏我心境,却是休想。至于你击杀阮哲的事情,我早已经知道,还去现场看过。不过是凭借着奇淫技巧获利而已!”

    这话倒是出乎庄重预料,没想到雷豹还去击杀阮哲的现场看过。像是他这种江湖老手,庄重的设计是别想瞒过他。显然他看出了庄重并不是凭借真正本领杀掉阮哲的。

    “哼,什么叫奇淫技巧?我是一个风水师,用点自身本领难道不对吗?难道生死拼命还要讲究规则?”庄重反驳道。

    这话却是让雷豹无言以对。

    啪,庄重将手中的枪插入泥土中,道:“来吧,今天我就什么也不借助,让你死的心服口服!”

    而雷豹则点点头,似乎对庄重现在这种行为表示认可,然后就要将匕首扔出。

    这时,却听矿洞方向传来一声惊呼:“雷叔!住手,不要打了!”

    雷豹转头看过去,却见是楚瑜。

    雷豹看了楚瑜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愧意,却是转瞬即逝,接着就恢复冰冷的神色:“楚总,今天是我雷豹对不起你。你赶紧跑吧,不要为这个狗屁总统陪葬。至于我跟庄重的战斗,你最好不要插手!”

    说完,他陡然将手中匕首甩出,匕首刺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啸声,哚一声钉入了楚瑜身旁的矿洞岩石上。

    雷豹却是在用此警告楚瑜。

    “哼,欺负女人倒是挺有本事!”庄重轻蔑的道,然后脚步滑动,双手如砍刀,从左右两侧突进砍杀过去。

    一个简单的步伐里,包含了趟泥步跟钳羊马数种变化,让雷豹无法揣摩清庄重的意图。

    雷豹见状,倒是也不着急。而是手臂一缩,缩进了略显宽大的袖子中,身体左右摇摆着,也是以变化应对庄重的变化。

    庄重眼神一凛,随即有些惊讶的道:“孙膑留下长袖拳,三百六十手相连。没想到,你竟然会华夏古拳法,隐藏的如此之深,倒真是小瞧了你!”

    “孙膑留下长袖拳,三百六十手相连”,是讲华夏古拳法的一句歌谣。全文是“孙膑留下长袖拳,三百六十手相连,鸡腿龙腰泼猴性,鹰眼猿臂象鼻拳。孙膑拳法世间稀,步踏斗罡七星奇,气沈丹田尖点地,蹒跚跛行左右移,前进后退莫换脚,左摇右摆寻真机”。

    这个歌谣将华夏古拳法的特征讲述的一清二楚,不过这种拳法早已经失传,却是见不到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