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696.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六十一章 雷豹的良心
    其实庄重之前调查沉魂天枢之时,曾经跟孤易发生误会,在孤易一刀斩杀向庄重的时候,庄重就机缘巧合领悟了一丝暗劲三重的意境。不过那是在请神的基础上领悟的,有点借助道术观想、心有灵犀的意思。并不是真真正正可以凝固在脑海中的领悟,再要庄重施展一次却是难了。

    而这件事也更加说明,对于境界的突破更加的需要缘分,强求不得。

    就如雷豹活了快有六十年,仍然在二重的境界上徘徊,虽然他一直藏拙,很少有人知道他竟然会孙膑拳这门古拳法。

    两人稍微歇息,对话一句,接着又是连绵不绝的对攻。

    庄重手底下举重若轻,好似捏着一根绣花针,看起来没有杀伤力,但是一旦被戳到要害,不死也伤。这便是八卦三穿掌的厉害之处,神仙怕三穿却不是浪得虚名。

    而雷豹则将孙膑拳的把形发挥到了极致。鸡腿、龙腰、猴象、猿臂、象鼻拳、瓦楞掌、藏勾、球足,一招一式全都蕴含其中,让庄重叹为观止。

    鸡腿是对腿法的要求,取鸡之“轻翔宁静”而保持身态稳定,龙腰讲究的是灵活矫健,猴象注重的是机警敏捷;至于猿臂,在于放长击远,伸缩自如。象鼻拳是孙膑拳中惯用的手法,中指突出,目的在于强打穴位。瓦楞掌与藏勾也是手法,分用于不同的打击目标。球足则指脚下功夫,讲究足轻如球,移动迅捷。

    这门古拳法之所以世上几乎没有人会,也跟这拗口难学的八形有关。雷豹进步之间,啪啪啪声音不绝,袖子挥舞好似京剧里面的水袖,每一个动作都发出撕锦裂帛的响声,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而他的拳头藏在衣袖之下,一节一节的打过来,形成一个层层堆叠的次第感。却是孙膑拳里的瓦楞掌。“瓦楞”指屋顶上用瓦铺成一行一列,其相交接而隆起的部位。因孙膑拳多用抄挑掌法,拳势打出来好似屋檐上的瓦楞,所以称之“瓦楞掌”。

    “四指并拢瓦楞势,大指弯曲劳宫居,抄挑中食全掌主,劈砍豆骨手后去。”雷豹拳头当真如坚硬的瓦楞,庄重每次跟他碰触,都会被震得手臂微微发麻。

    一瞬间雷豹就用这连绵不绝的水袖加瓦楞掌法,封住了庄重的进攻路线,使得庄重的穿掌无法施展。

    庄重只觉面对着一堵铜墙铁壁,就是无法打穿封堵,一时间两人倒是有些僵持不下的意思。

    而此刻旁边围观的苏丽南总统卫兵跟勘探队员,全都看傻了。

    他们目光呆滞的看着正在打斗的庄重跟雷豹,只觉得肾上腺分泌加速,口干舌燥,简直比看好莱坞大片还要过瘾,而且这还不是借助特技拍摄出来的,是实实在在的真人打斗。如此千载难逢的场景,自然吸引了他们。

    只是他们被吸引,反叛军可没有被吸引。反叛军见对方狙击手一时间没了声音,立马鼓起勇气开始往前加速前进。

    有个胆量大点的家伙,甚至已经到了帐篷位置,砰一声放了一枪,而某个苏丽南总统的卫兵此时半截身体露在土堆的外面,一下子就被击中,痛呼一声栽倒在地。

    这一枪登时将看得入迷的几个人吓了一跳。这时候才醒悟过来现在可不是看戏的时候,敌人也不是只有眼前这一个,而是还有更多。

    于是端起枪冲外面一阵速射,只可惜没了庄重的狙击压制,无法对反叛军形成什么威慑力。

    片刻后,反叛军竟然齐刷刷的压了上来,眼看就要将这土堆包围。

    庄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知道情势不妙,立马对几个人道:“你们赶紧撤!保护着楚总离开!”

    “可是……你呢?”勘探队长有些担忧的道。

    “不用管我!快走,不然谁都走不了!”

    “那你保重!”勘探队长知道事态紧急,也不敢多说废话,拉上兄弟们就往矿洞里撤去。

    楚瑜站在矿洞门口,也是紧张无比的看着这边,见状不禁冲庄重跟雷豹喊道:“不要打了,雷叔,你收手吧……好不好?”

    雷豹目光闪动,却是不为所动:“我已经说过了,赶紧走。我雷豹剩下的良心不多,这是最后一点,希望你别辜负了!”

    之前雷豹在洪门的时候,跟楚瑜便多有接触,也没少受了楚瑜的恩惠。这时候却是还能想着给楚瑜一条活路,也算是重情义了。

    庄重也跟着大声喊道:“别耽误时间,没有你们的拖累我才能安全离开!走!从后面走!”

    听到庄重这话,楚瑜终于一咬牙,冲着勘探队员挥了挥手,一行人聚合在一起,从矿山的背后缓缓撤离。

    而雷豹听了庄重的话,却是脸上露出一抹讥讽之意,道:“安全离开?你以为事到如今你还能离开?”

    庄重却是冷哼一声,回答:“能不能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只不过到时候恐怕你就要长眠于此了!”

    刷,两人话音落下,又是身形对上,发出一记震天响的撞击,各自退后一步,随即架子摆出又是缠斗在一起。

    此时反叛军终于涌了上来,一百多人哗啦啦的往矿洞方向冲去。而经过庄重跟雷豹身边的时候,有几个人收住脚步,看着正在打斗的两人脸上露出不怀好意之色。

    在他们眼里,雷豹跟庄重却是一样,都是敌人,都不可信赖。

    只见那几个人对视一眼,枪口微微上扬,想要趁着庄重跟雷豹不注意,将两人一起杀了。

    只是他们枪口还没调整到位置,忽然就见缠斗的两人身影一晃,倏忽分开,然后就扑入了反叛军之中。

    这真是虎入羊群,庄重穿掌没能穿死雷豹,但此时却正好派上用场。只见庄重手一划,手掌就狠狠的击在了最先举起枪的一个反叛军脑袋上。那反叛军犹如被大锤击中一般,脑袋嗡的一下震颤,然后栽倒在地。直至气息断绝,才有黑色的血液从口鼻耳朵中流出。

    干掉一个之后,庄重脚步回转,反手又是一穿。直接将另一个家伙的命根子给戳爆,痛的那人表情凝滞住,连一声痛吼都没能发出,就挂掉了。

    另一边,雷豹则走着一种十分诡异的步伐,两大腿藏裆相夹,一膝顶住另膝之内侧,双足成为“t”形状,类似瘸腿者支撑而起立。却是有些类似螳螂拳中的“入环步”。

    这种步伐不仅缩小迎敌之面积,且形成一个稳固重心的三角形,十分的犀利,却是“孙膑步”,如此特异的步型为各门武术所无。一眼之下就能认出这是孙膑拳的架子。

    靠着这种奇怪的步伐,雷豹在反叛军中来回穿梭,下手比庄重更加狠辣,每一下胳膊的挥舞必然带走一条人命,一会功夫就有七八个反叛军死在了雷豹的手下,而雷豹连眼睛都没眨一眨。

    嘣!雷豹胳膊一甩,好似象鼻甩在了一个反叛军的脑门上,那反叛军的脑袋登时像是西瓜一般爆开,溅了雷豹一身红白之物。雷豹却像是没看见一般,任由红白之物粘在身上。

    这等杀神模样,可把余下的反叛军给吓得魂飞天外,一个个哇哇大叫着,不敢再对雷豹跟庄重有什么想法,追击楚瑜跟苏丽南总统去了。

    庄重本有心多杀几个反叛军,好给楚瑜减轻压力,但是无奈雷豹却不允许,他见反叛军再没敢逗留下来的,当即就是脚步一靠,又打向了庄重。

    站在山坡上观望,正好看到这一幕的摩梭将军,登时就气急败坏的怒吼道:“他在做什么?他怎么能帮着外人杀戮我的士兵!”

    摩梭将军身边那人却是微微一笑,道:“将军,如果不是你那群蠢货士兵找死,老虎是没有兴趣碾死一只蚂蚁的。而且跟你即将成就的伟业相比,死几个人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这话说的摩梭将军一滞,只能愤怒的哼一声,不说话了。举起望远镜继续观看雷豹跟庄重的打斗,说实话,摩梭将军也被这精彩的打斗吸引住了,心里对于刚才自己那几个士兵中断打斗的行为,也是有些不爽。

    这时的雷豹却是又换了一种打法,不再用孙膑拳大架子,而是改成了小架子。

    孙膑拳大架是孙膑拳基础套路中的长套路,在演练上,要求手脚并用,腾跃高蹬,踢踹蹦砸,猛打猛攻,虚实多变,攻上为主,灵活机警。但是大架子猛打猛攻必然要耗费过多的体力,不适宜久战。

    雷豹已经感觉到了体力的流逝,自然改成了小架,以便节省体力。

    孙膑拳小架灵活轻巧,一攻制攻,动作快速,高跳腾跃,旋转劈挂,起落进退,伸缩多变,急速敏捷。类似咏春拳,能够以巧制胜。而且小架子的招式都比较狠辣,龙腾雁跃用招最狠,在拳谱中就明确规定了非有正气之修养不得相传。

    雷豹左晃右移,走弧走圆不停,时刻保持侧身对敌,一旦抓到时机,就会给予庄重一记凌厉突击。

    庄重大开大合打了这一会,却也知道不能再浪费体力。自己跟雷豹相比,最大的优点就在于年轻有体力,如果被雷豹以小架缠斗,平白浪费了体力,那就危险了。

    所以庄重也是拳势一变,从八卦转成了形意。腰身直挺,抱圆立根,好似一头大狗熊站在那里。

    庄重这个架势一摆出来,雷豹就蓦然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压力,好像真的面对着一头熊瞎子一样,让他大气都不敢出。

    而最关键的是,庄重的摆出的这个熊形看似笨拙,却暗藏巧劲,让雷豹不敢轻易攻击。

    啪!

    雷豹试探性的击向庄重的后背,想要看看庄重在熊形之下是否还有足够的灵活度。但是他拳头才到了庄重后背处,就见庄重后背一抖,就似背部痒痒的大狗熊在树上蹭痒一般,一股力道传递到了雷豹手腕,将雷豹手腕蹭的一震,要不是雷豹收招快,他手腕甚至都可能被庄重一下子蹭断。

    这下,雷豹却是有些无奈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庄重曾经在香江动物园里苦修数月,练得最勤最深入的便是熊形。只要他一个熊形摆出来,除非境界高于他,否则很难攻破庄重的防御。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