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03.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六十三章 天人感应
    隆隆的风雷之声激荡开来,庄重的双掌推在了雷豹拳头之上。

    雷豹目光中爆发出一抹杀意,他转化精血之后,庄重绝对不可能抵得住他全力一击。庄重这下不啻于自寻死路!

    雷豹似乎已经看到了庄重双掌被击穿的场景,只要自己再随便补一拳,就能干掉庄重。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充满了信心的一拳,在对上庄重的八卦推掌之后,竟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局面!

    雷豹只觉自己拳头好像被夹在了天与地之中,庄重一只手在上,一只手在下,构成了不可动摇的天地,掌控阴阳。雷豹的拳头便在天地阴阳之间,即便再凶猛、再暴烈、再无可匹敌,却也无法冲破天地的桎梏。

    因为这世界上的所有力量,都是来源于天地,来源于自然!

    一掌将雷豹拳头控住,庄重心中蓦然升腾起一种异样的感觉。那种感觉非常的玄妙,就像是庄重感悟到了天地的脉搏一般,心脏在随着天地的呼吸而律动。

    一下,一下,又一下……

    庄重双脚扎根大地,头顶蓝天,跟天地融为一体,他感受到了云的涌动,听见了草木的生长,触摸到了风的肆意。

    阴阳手,上下翻,沉肩坠肘气归丹。庄重手腕一翻,阴阳顷刻倒转,被钳制其中的雷豹手腕顿时跟着翻转过来,咔嚓一声,雷豹手腕竟然被折断了。

    抱**,勿散乱,气遍身躯得自然。庄重悠然进步,看似漫步一般的动作,却是结结实实撞击在了雷豹的胸口。雷豹登时吐出一口鲜血。

    脚打七,手打三,手脚齐进莫迟缓。庄重紧跟着手脚齐动,三七分力,全都发劲于雷豹干瘦身躯之上。暗劲瞬间勃发,侵入了雷豹脏腑。

    噗,只见雷豹吐出一口黑血,却是登时面如金纸,再也没了之前的精气神。

    面无血色,只能说是重伤。而更加严重的,便是面如金纸。

    在水浒传中,作者写到柴进叔叔死亡的情形,曾经这么说:面如金纸,躯似枯柴。悠悠无七魄三魂,细细只一丝两气。牙关紧急,连朝水米不沾辱。心膈膨脝,尽日药丸难下腹。隐隐耳虚闻磬响,昏昏眼暗觉萤飞。六脉微沉,东岳判官催使去。一灵缥缈,西方佛子唤同行。丧门吊客已临身,扁鹊卢医难下手。

    却是将柴进叔叔死亡之前的情形描写了个一清二楚。

    雷豹此刻的面色便如柴进叔叔一般,也是“悠悠无七魄三魂,细细只一丝两气”了。

    庄重从感悟天地到发动招式攻击,其实只是在一瞬间。一番进步连打,应和的乃是风雷连绵之势,风雷一旦发动起来,哪有轻易停歇的道理?非得弄出点什么动静来才会罢休。要么是有什么精怪被劈死,要么是大雨倾盆而下。

    庄重也是连续三打,直到感受到了雷豹生命垂危,再无反抗之力才收手。

    扑通,雷豹栽倒在地。

    他本来就干瘦的身躯变得愈加瘦弱。而现在的这种瘦弱不再是之前的那种,更像是久病将死的老人,全身精气都散光了。

    “没想到,没想到……竟然,将你逼迫到了……天人感应的境界。我不服,我不……服!”

    蓦然,雷豹眼中爆出一抹不甘,好似回光返照。紧接着头一歪,气息全无,却是死掉了。

    这个纵横一生的洪门堂主,从未向人低头过,即便是死前,也充满着不甘的斗志,让人唏嘘不已。

    如果他不是一步走错,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代大宗师。孙膑拳这个拳种也能保留下来,为华夏武术的发扬光大做出贡献。只可惜,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庄重看着雷豹死不瞑目的眼睛,轻轻叹口气,然后伸手在雷豹脸上一抚,帮他将眼睛闭上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在关键时刻进入天人感应的境地,庄重是不可能挡住雷豹这凶悍打法的。这是一个值得庄重尊重的对手,即便死亡,他也不该暴尸荒野。

    一把提起雷豹的尸体,庄重兔起鹘落,往楚瑜逃跑的方向追赶去。

    而站在高坡上观看的摩梭将军,看到雷豹忽然之间就被庄重打死,惊愕的望远镜都掉落在地,嘴里不断吼着:“不可能……不可能……”

    在他心里,已经将雷豹当成了天底下第一高手,却是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竟然还有人比雷豹还要厉害!更加要命的是,那人还是他的敌人!

    摩梭将军想着,冷汗就不禁流了下来。

    而站在摩梭将军身边的那人,也是面色一怔,眼中闪过一抹哀伤,却紧接着消失。

    “摩梭将军,你赶紧联络你的部队,一定要将总统抓到!我去启动第二套方案!”那人说完,就急匆匆离去。

    剩下摩梭将军愣在原地,恼怒的一脚将望远镜踢飞,却也知道此时骑虎难下,已经无路可退。好在自己的部队已经追到了苏丽南总统。将其擒下,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矿山后面的小路上。

    楚瑜带着勘探队员几人,后面则紧紧跟着苏丽南总统以及仅剩的几个卫兵。

    而反叛军则紧追其后,不断的射击着,将总统先生仅剩的几名卫兵也击毙。

    如果不是摩梭将军有命令,不准杀了总统,恐怕他们连总统也干掉了。

    不过一想到将军的悬赏,谁能活捉到总统就能够升职加薪,获得百万美元的奖赏。这群叛军就充满了动力。

    一个个哇哇叫着,冲着楚瑜一行人追赶而来,眼看越来越近。

    楚瑜等人惊慌逃跑,谁能想到只是来看个矿山竟然都能遇见这种事情,能不能逃出去还是一个未知数。

    终于,全力奔逃之后,看见了来时的道路。只要能够穿过这条路,就能找到停放的汽车。

    “大家加油,马上就能逃出生天了!”楚瑜气喘吁吁的鼓励众人道。

    众人本来已经疲惫不堪了,听到楚瑜这话,顿时重新燃起希望,奋起最后一丝力气奔跑。

    只是紧接着,他们却绝望了。

    因为只见道路的岔口,出现一行人,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人站在最前,后面则是成群的反叛军。

    守株待兔。

    反叛军却是早已经在此设下了天罗地网,早就在等待楚瑜他们了!

    楚瑜眼中闪过一阵绝望,尤其是看到为首的那个人之后。

    楚瑜认了出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苏丽南广义堂的老大,老石。

    “老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楚瑜停下来,悲愤的道。

    老石却是冷冰冰的回答道:“不为什么,我欠他的。”

    “他?他是谁?”楚瑜听到这个字,眉头一皱,问道。

    “这个你就不必知道了。楚总,念在你以前对我不薄的份上,束手就擒吧。我保证没人敢为难你。”老石看着楚瑜,道。

    “呵呵,束手就擒?老石,你觉得我是一个妥协的人吗?杀了我吧,我是不会投降的。”楚瑜却是铁骨铮铮的说道。

    勘探队长登时大惊,忽然迈步出去,挡在了楚瑜身前。

    “有我在,你们休想动楚总!”

    老石冷笑一声,似乎在嘲笑勘探队长的不自量力。

    “有你在?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找死!”

    老石说完,忽然一抬手,手中枪响,一颗子弹击中勘探队长。

    扑通一声,队长倒地,抽搐一下,却是死了。

    “小吴!小吴!”楚瑜悲恸的抱住勘探队长的尸体,道。

    “谁敢阻挡,他就是下场!还有想死的,站出来!”老石凛声道。

    余下的勘探队员你看我,我看你,全都恐惧的定住了,没人敢再出头。

    老石十分满意这种效果,他一挥手,示意身后的士兵将楚瑜跟苏丽南总统带走。

    这时,却听一个不屑的声音响了起来:“哟,很威风嘛。不过在同胞身上耍威风,只能让人看不起你!”

    “谁?”老石一惊,端起枪看向四周。却见四周空空荡荡,除了草丛之外,哪里有人。

    难道那人藏在草丛里?

    正当老石想要扫射一番草丛的时候,却听哒哒哒的枪声率先响起。

    枪声果然来源于草丛。

    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戮,那些藏身草丛的枪手单兵素质极高,几乎例不虚发,子弹全都有效射杀了目标,即便没死,也被子弹打中手臂或者双腿,再也没有了战斗力。

    “卧倒!卧倒!”老石匆忙大喊,一下子趴倒在地。

    只是他反应实在有些慢,只是这一瞬间的功夫,他带来的人已经被击毙过半。而更为杯具的是从矿洞方向追来的那批叛军,一个都没剩,全都躺在了地上。

    “卧倒?你以为这样就没事了?竹子,给他们个甜瓜吃!”草丛里响起一个声音,接着就见一颗颗手雷飞出,扔在了卧倒的叛军中央。

    轰!手雷炸响,那群刚刚卧倒的叛军登时被炸死炸伤无数,响起一片的惨嚎之声。

    老石也被一个弹片擦伤,痛的面色一变,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

    “你们是谁,你们到底是谁!”老石崩溃了,冲着草丛绝望的大喊道。

    他话音刚落,便听草丛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便见一群伪装的异常完美的士兵从草丛中站起。

    而走在最前面的那人,则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老石,道:“我们是谁?这个问题说起来就话长了,恐怕一时半会跟你解释不清。你可以叫我们空降兵。”

    “空降兵?”老石疑惑的看向那些士兵,再联想到他们的华夏面孔。

    忽然惊呼出声:“难道你们就是冯仙蒂请来横扫了南美的那群空降兵!”

    钱进吹声口哨,道:“唔,没想到我们还挺出名的嘛。没错,就是我们。”

    听到这个答案,老石顿时面如土色,心中再也没了反抗的心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