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04.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六十四章 原委
    不是老石胆怯了,而是因为钱进这批人前段时间在南美做出的那件事情实在太轰动了。

    南美洪门的另外三个大佬联手,要打墨西哥的冯仙蒂。本来整个道上都不看好冯仙蒂,因为那三个洪门的大佬分别位于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全都跟墨西哥毗邻。

    虽然三人的个体实力比不上冯仙蒂,但是联合起来就大大超越了。关键还占据了备战的先机,他们还没从洪门恳亲大会回来就已经开始了动员,而等冯仙蒂回到墨西哥根本就没有多少准备时间了。

    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人都以为美洲的势力分布要出现变局。墨西哥这块大蛋糕可能会被人瓜分,而有想法的一些小势力,也不禁跃跃欲试,想要横插一手。

    本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差做掉冯仙蒂之后瓜分地盘了。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就在南美三大佬下手的当晚,人员都已经集结好了,却被人从背后把老窝给端了。

    据三大佬留守老窝的人传回的消息,他们甚至连袭击之人的身份都没搞清楚,就知道对方是一个二十人左右的团队,武器先进、单兵素质极高,战斗从开始到结束连二十分钟都没用到。而他们这一方,全军覆没。对方,连个人受伤都没有。

    这可把南美三大佬气的不轻,还有这种事情?二十个人就将留守老家的人全都端了?

    不过大佬们也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现在的主要任务还是要拿下冯仙蒂。拿下了冯仙蒂再回头收拾背后的人也不晚。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这边刚刚打定主意不理后方,却没想到后方的人竟然追上来了。

    恐怕他们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一架贝尔412直升机轰隆隆响起在夜空中,正当他们诧异这里怎么会出现这种直升机的时候,忽然一群伞兵从天而降,用天神下凡一般的姿态开始了疯狂的屠戮。

    直到子弹降临到头上,某个大佬才蓦然想起来,这种贝尔412直升机是美方几年前赠送给墨西哥的救灾直升机。没想到却被用到了这里。

    而几乎在同时,他们就绝望的猜出了事实真相。冯仙蒂并非毫无准备,而是根本有恃无恐不屑准备!她只是将洪门恳亲大会之上出现的那二十个空降兵请来,再找墨西哥政府提供一架直升机,就轻易粉碎了他们的计划!

    由此,他们也终于知道了民间社团跟正规军的巨大差距。一架老式直升机就解决了距离问题,一个小特战队就解决了人数问题。

    这一役,南美洪门三大佬战死。南美黑涩会格局也被改写,厄瓜多尔、哥伦比亚以及委内瑞拉的洪门组织全都更换了代理人。而这几个代理人只听命于一个人,那就是冯仙蒂。

    一时间冯仙蒂几乎成为成为半个美洲的老大,除了位于美国的洪门总部以及加拿大的大圈帮,就只有她的势力最大了。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老石脑中回想着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心中却无比苦涩的问道。

    这种变故是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煞神一般的空降兵团队会跨越国境来到帕拉马里博。

    “当然是有人召唤了。”钱进冷笑一声。

    对老石这种人他极度看不上,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养成了嫉恶如仇的性格,最恨的就是背叛。所以他在收到冯仙蒂邀请的时候,义无反顾的去了。而此刻,他看到老石又为了利益屠戮同胞,自然怒火中烧了。

    “谁召唤你们?楚总?不可能……”老石揣测着,看向楚瑜。却见楚瑜也是一脸的迷茫,显然对于这个神兵天降的团队一无所知。

    不是楚瑜,那会是谁?老石想不通。

    “那就不是你关心的了。说吧,背后收买你的人到底是谁?”钱进端着枪,一脚踩在老石的后背上,问道。

    老石咳嗽一声,抬起头看了看钱进,忽然笑了起来:“你不觉得你这个问题很愚蠢吗?”

    “嗯?”钱进面色不善的皱起眉头。“你是说反叛军收买的你?”

    “呵呵,只要摩梭将军能够上台,我就能够在苏丽南获得极大利益,比现在获得的要多得多,甚至我们广义堂都能成为正式的党派参加国会的决议。你觉得在这种诱惑面前,有几个人能够抵挡得住?”老石有些讥讽的看着钱进,似乎真的在嘲笑钱进愚蠢。

    “权利,又是权利!老石,为了这两个字你就可以不顾同胞之情,肆意屠杀同胞吗?你不要忘了,广义堂可是华人社团!它代表的是历代华夏先祖的一片赤子之心!你就不怕死后会被他们唾弃吗?!”楚瑜听了老石的话,不禁有些激动的斥责道。

    老石有些无奈的看向楚瑜,道:“呵呵,楚总,你有钱可以不顾忌权利。但是你知道我们没钱的痛苦吗?我不会后悔这个选择,一旦有机会,我还会再来一次!男人,只有不断往上爬,才能不被别人按在地上,才能扬起头俯视所有人!”

    “……”

    听见老石这番激烈的言论,楚瑜不禁暗暗叹口气。本质上说,老石的话没有错,但是想法实在过于激进,明明还有其他的温和途径可以实现的。

    “不要跟他废话了,干掉算了!”钱进看向楚瑜,征询楚瑜意见道。

    楚瑜冲钱进等人郑重道:“虽然我跟诸位素不相识,也不知道是谁请你们来的。但是诸位今天救了我以及吉科集团员工的命,我对诸位表示感谢。待我回到美国,必然奉上薄利以示谢意。谢谢!”

    楚瑜说的认真无比,完全不是虚与委蛇似的作秀。这也让钱进一干人感觉十分的舒服,暗道还是这大集团的总裁会做人。

    “楚总别这么客气。其实请我们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庄重。”钱进笑道。

    “庄重?”楚瑜一下子愣住了。她考虑了无数人选,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庄重!

    庄重一直跟在她身边,怎么可能找到这么一群人的?

    见楚瑜疑惑,钱进简单跟楚瑜解释了一下。

    原来在昨天,庄重就悄悄联系了他们,让他们立即赶到帕拉马里博来,声称可能要出大事。钱进等人正好没事做,跟冯仙蒂说了一声,也就当天赶来了。冯仙蒂要不是实在太忙,恐怕也亲自过来了。

    而庄重之所以察觉事情不对,却是源于对楚瑜司机的怀疑。因为根据庄重对楚瑜司机的了解,这人资料上根本没有任何的服役或者社团经历,一直在吉科集团工作,兢兢业业二十几年。这种人性格虽然沉稳,但是也绝对不可能稳健到面对巴门王子的追杀面不改色。而庄重却清楚记得,那晚这个司机的表现堪称惊艳,除了在路线上有过疑问之外,全程没有任何的退缩跟胆怯。却是跟他的履历不符。

    所以庄重对他产生了怀疑,故意在吃早餐的时候跟他说了一番话试探,在庄重风水眼的窥探之下,司机的心理却是暴露无遗。庄重终于确认这家伙有问题了。

    而后庄重便找上门,在庄重的逼问跟劝说之下,司机终于全招了。说是有人出钱收买他,并且绑架了他妻儿为要挟,让他随时报告楚瑜的行踪,保证楚瑜行踪真实有效。

    庄重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来到帕拉马里博之后总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却是一直有人在监视。

    只是让庄重遗憾的是,司机只是一个小棋子,并不知道太多的内容,甚至连背后的人是谁都不知道。这种情况之下,庄重只能预防万一,将身在墨西哥的钱进等人召唤了过来。好在墨西哥距离苏丽南还算近,钱进一行人在当天的凌晨终于赶到了。

    而司机也按照庄重的指示,依旧报告着楚瑜的行踪,假装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直到后来来到矿山,他差点被幕后之人杀死,被钱进等人给救了出来。

    听了事情的经过,楚瑜不禁暗暗心惊。原来背后还有这么复杂的内幕,如果不是庄重警觉性高,说不定楚瑜一行人已经死在矿洞里了!

    不知不觉,楚瑜又欠了庄重一条命,这沉重的情谊,已经让楚瑜不知道该怎么偿还了。

    “好了,楚总,我建议你立即离开这里。刚才我们侦察过,反叛军这次的决心很大,恐怕已经倾巢而出。而一部分反叛军选择了去拦截政府军队,相信政府军的救援一时半会根本赶不到了。这里即将被反叛军包围,我们必须穿过丛林,从丛林撤离。”钱进道。

    而似乎专门为了证实钱进的话一般,此时一阵惊天动地的声音炸响,却是远处缓缓驶来一辆主战坦克,火炮喷出火舌射出一颗炮弹,降落在了楚瑜停放车辆的位置。

    顿时所有的车辆被击毁,成为一片火海。

    而四散的钢铁碎片跟炸起的泥土,也将来时的道路堵塞,却是没法从正路撤离了。

    见状,楚瑜赶紧点头:“好!那就拜托诸位了!”

    钱进赶紧一挥手,当即便有八个人脱队而出,护送着楚瑜一行人往丛林方向撤退。

    而苏丽南总统则像是一只丧家之犬,紧紧跟随在楚瑜的身后,哪里还有之前趾高气扬的模样?甚至他还主动示好楚瑜,说只要楚瑜能够帮助他渡过这次危机,他就可以放宽条件,让吉科集团免费开采十年。

    这话说的楚瑜心中冷哼,却也没发表什么过激言论,只是寒着脸往前疾走,同时试图联络吉科总部,赶紧帮他们定机票,准备即刻撤离帕拉马里博。因为楚瑜预感,帕拉马里博很有可能要发生,却是不适宜久待了。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钱进见楚瑜等人走远了,才举起枪,对准了老石的眉心。

    砰一声枪响,老石脑袋一歪,死了。

    而剩下的反叛军,钱进更是不会放过,直接几颗手雷扔过去,就让余下的反叛军变成了血肉模糊的尸体。

    “报告将军,总统往丛林方向撤退了!”坦克车的后面,摩梭将军正一脸寒霜的看着前方。

    “废物,一群废物!竟然连几个手无寸铁的人都拦不住,我养你们有什么用!”摩梭将军愤怒的吼道。

    吼完,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发泄怒气的时候,立即命令道:“全速前进,不管挡在路上的是谁,一律消灭!”

    手下得到命令,当即将坦克车的速度调整到最高时速60千米2f小时,钢铁怪物轰隆隆吼着,碾压过泥土跟断肢,往丛林方向开赴过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