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06.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六十五章 喻柏年

第九百六十五章 喻柏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没想到他们还有大家伙!”钱进身边一个队员说道。

    钱进则给了他一个爆栗,道:“人家好歹也是一国反叛军,要是连个大——家伙都没有,怎么好意思跟人说自己是反叛军?”

    钱进故意将“大家伙”拉的很长,却是引来众空降兵一阵哄笑。

    他们这些人全都是从前线下来的,如今华夏军力发展飞速,他们什么样的坦克没见过。眼前反叛军的这个铁家伙看着很唬人,但是实际上却没被他们放在眼里。

    因为早在二战时期,人们就发明了无数的反坦克伎俩,不乏行之有效的土方法。

    比如自杀式:扒开舱盖,向里面扫射、掷手雷、扔燃烧瓶、跳进去砍人都行;还有一些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方法,向发动机部的镂空装甲扔手雷,砸坏潜望镜、堵住排烟管,把里面的家伙闷死。把炸药放在炮塔转动圈,炸飞炮塔或有手头上可用的材料堵住炮塔,使炮塔不能转动等;

    此外还有引爆式:堵住炮孔,坦克发射炮弹时就完蛋,不过需要堵得严密一些、用大口径步枪向炮口射击,引爆里面的炮弹;以及传统式:有反器材步枪的话可以直接向坦克射击,或自己做一把燧发枪向坦克射击,如果有rpg话效果更好。

    这些个方法都能在对付坦克车中起到作用。所以单独的坦克车是很难执行什么具体任务的,一般都需要策应。

    就像是现在反叛军就有步兵跟在坦克车的后面,不停射击,保护着坦克车不被人为接近。

    但是钱进等人却是嗤笑不已,一群破铜烂铁也敢拿出来晒,干掉你还需要接近?

    钱进等人边打边退,拖着摩梭将军的追袭部队,却是将摩梭将军气的哇哇大叫。

    “来了来了,看好戏喽!”钱进等人嘿嘿笑着,全都看向急速追来的坦克车。

    此时坦克车正好行驶到钱进等人方才活动的范围里,这个地带比较平坦,不像是之前有很多的凹坑阻碍了坦克的速度。于是驾驶员加速行驶,要将钱进等人碾压成肉饼,同时不断调整炮口,轰的前方泥土不断,虽然没能命中,也让钱进等人灰头土脸,吃了一嘴的泥巴。

    “死鬼佬,也就再狂这一会,等下要你好看!呸呸呸……”钱进吐着嘴里的泥,骂道。

    而他话音刚落下,就见追来的坦克忽然整个车身一歪,沉重的车身竟然陷入了一个壕沟之中。

    壕沟并不规则,似乎不是故意挖出来的,反倒像是用炸弹给强行炸出来的。

    “哈哈哈哈……蠢货!再来追大爷啊!”空降兵们全都哈哈大笑,对坦克车嘲讽道。

    而钱进等人更是趁机停下来,清扫着坦克周围的步兵。

    然而,就像是钱进等人嘲讽过头,让坦克一下子狂化了一般。只见坦克的履带位置忽然弹出一个气囊,竟然将壕沟给填充平整,而坦克则借着这个气囊,轰隆隆驶过了壕沟,继续追击向钱进等人。

    “卧槽,这也行?!”钱进等人瞬间傻眼了。这一招,他们却是完全没有想到。

    因为这种气囊式填充方法,虽然真的有人提出过,却因为不实用被摒弃了。战场上随时都有四散的弹片跟飞窜的流弹,气囊只要挨上一下就会报废,根本就不实用。所以一般都是在一些灾难救援坦克上安装这种东西,很少应用在军事上。

    但是钱进等人却想不到,就是在反叛军的坦克上出现了这种玩意!让他们傻眼了!

    等钱进等人反应过来想要击穿气囊,坦克却已经借助气囊上浮上来,履带攀上了陆地。这时候再击穿却也没用了。

    “妈的,看来我们还是高看这些反叛军了。他们的坦克绝对是救援坦克改装的!”钱进愤愤的道。

    看队员一眼,没办法了,跑吧继续。希望能够在丛林里将这铁家伙甩脱。但是就怕它在丛林里胡乱开火,届时被轰倒的树木跟四散的毒蛇猛兽都将是致命危险。

    正当钱进等人且战且退,即将退入丛林的时候,却见一个人影飞也似的跑来,半途中就冲着钱进大喊:“手雷!”

    钱进一看来人,赫然是庄重!登时大喜,想也不想就将身上的一串手雷扔向空中。

    庄重高高跃起,将手雷抄在手中,接着急速一个弹射,就跃向了刚好驶过来的坦克。

    吐气开声,庄重对着坦克盖子一掌平推出去,只听当啷一声,坦克盖子竟然直接被庄重一掌推飞,盖子的焊接点直接崩掉了。

    没错,坦克盖子确实很厚,厚到庄重不可能凭借人力击穿。但是盖子的焊接点就没有那么结实了,庄重全力之下,直接将盖子给推飞了。

    没了盖子,坦克里面的驾驶员登时成为瓮中之鳖,庄重随手将一串手雷扔了进去,然后缩到坦克炮管下方,躲过了射来的几颗子弹。

    随后在坦克上一踏,好似一只摆尾的金鱼,双臂成为背鳍,在空中游动出去七八米。

    庄重这边刚刚脚尖着地,后边就响起了震天响的爆炸声。

    坦克厚重的装甲使得爆炸没能外溢,直接将内部的驾驶人员炸成了飞灰。自然,里面的火控系统也废掉了。

    “走!”庄重对钱进等人喊着,脚步不停,往丛林里逃窜而去。

    摩梭将军气的脸色发白,差点晕厥过去。半晌才气急败坏的指着前方道:“追!给我追!”

    一群反叛军只能在胆战心惊中追入丛林。

    “老大,你可来了。我还以为你来不了了呢。”钱进开玩笑道。

    庄重瞪钱进一眼,道:“臭小子咒我死呢?楚总他们呢?”

    “提前走了,我们是留下来殿后的。”

    “哦,是去机场了吗?”庄重担忧的道。

    经过这么一闹,恐怕摩梭将军已经骑虎难下,必须跟政府军玩个大的了,帕拉马里博很有可能沦为战场重灾区。庄重可不想呆在这里被炮火洗礼一番。

    “是。我办事,你放心!”钱进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就谢谢兄弟们了,说实话这次要不是你们赶来,恐怕我就真的为国捐躯了!”庄重真挚道。

    “自家兄弟,说这个多见外。”钱进等人一摆手,却是不习惯庄重忽然这么正经。

    丛林外的主干道上,护送楚瑜等人的空降兵直接强行拦截了一辆卡车,将那车主赶下车子之后,往机场方向而去。

    至于由此给车主带来的损失,空降兵一指苏丽南总统,那车主顿时就懂了。

    总统先生欲哭无泪,却又不能得罪这群煞神一般的空降兵,只能安抚着那车主,表示政府一定会赔偿的。

    然后也有样学样,拦下来一辆私家车,往总统府方向而去。

    这个时候,却是需要他紧急征调部队,赶紧结束这出荒诞不真实的戏剧。好好的,怎么就忽然乱了起来呢?如果被外国媒体知道,苏丽南岂不也成了小国,无法吸引到任何投资了?甚至本国现有的投资也会纷纷撤离。

    这可不是苏丽南总统想要的,所以他必须想方设法的稳住局面。

    “能联系到庄重吗?他怎么样了?”楚瑜忽然想起来,只顾着逃命了,却是忘记庄重还在跟雷豹打斗!庄重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开车的空降兵队员笑了笑:“您就别担心他了,他在我们心中就是神话一般的存在。没有什么他搞不定的事情,更何况钱队也在接应他,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听到这话,楚瑜才略微放宽了心。之后却听见手机滴滴响起,却是显示总部那边已经给楚瑜定好了机票。

    车子飞驰,很快就到了帕拉马里博的机场。

    这里兀自一片祥和,不知道正在发生的战事,而篱笆墙上的花兀自开的火热,散发着浓郁的芳香。

    只是物是人非,此时楚瑜却无心情欣赏,焦急的奔到机场大厅,要将几人的机票取出来。

    然而让楚瑜意想不到的是,机场售票员竟然告诉楚瑜,系统显示的确有吉科集团定的票,但是却已经被人取走了。而那人也提供了身份证明,却是吉科集团的副总,喻柏年!

    “喻柏年?”楚瑜一愣,却是没有多想。

    因为喻柏年不止是吉科集团的副总裁,同时也是楚瑜的堂兄。他跟楚瑜同出自华夏某个大家族,而且同样不满于家族老爷子的安排,毅然脱离了家族。

    只是他的行为远比楚瑜更加激烈,楚瑜还保持着那个家族的姓氏。喻柏年直接将姓名改掉,换成了他母亲的姓氏。这也气的楚家老爷子不轻,一个“滚”字,将他彻底逐出了家门。

    在楚瑜当年同样跟家里闹翻,来到美国后,喻柏年主动找到了楚瑜,表示可以协助楚瑜创业。楚瑜正好无所依靠,见到同出本家的堂兄自然十分高兴。于是跟喻柏年一起白手起家,创下了这偌大基业。喻柏年也成为吉科集团的副总,位高权重,在集团中的地位仅次于楚瑜。

    楚瑜却是没想到喻柏年竟然也来到了帕拉马里博,难道他不放心钕矿的谈判,亲自赶过来,正好将楚瑜等人的机票取了出来?

    似乎这是唯一的可能了。

    “你们稍等,我打个电话,机票已经拿到了。”楚瑜对众人道,然后摸出手机,拨通了喻柏年的号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