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07.html"}})();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六十六章 最亲近的敌人

第九百六十六章 最亲近的敌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你说什么?我儿子?你知道他的下落?”

    楚瑜忽然一把抓住了喻柏年,疯狂晃动着喻柏年的身体,问道。

    喻柏年一动不动,任由楚瑜抓着自己,直到楚瑜安静下来,才冷冷道:“当然,而且我早就查到了他的下落。怎么样,现在肯不肯跟我谈条件了?”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我这些年无时无刻不在寻找他的下落,你忽然说已经找到了他,未免有点让人无法相信。”楚瑜还保持着一丝冷静,质疑道。

    喻柏年无声的笑了起来,笑够了才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是你心中明明知道他已经出现了,对不对?你存放在瑞士银行的东西已经被人拿走了,其实你比谁都清楚,能够拿走那东西的必然跟你儿子有关系。你二十年前就将如意的核心资料加密,能够打开密码锁的除了你跟老瑟尔之外,就只有你放在他身上的钥匙了。只可惜啊,他竟然还不知道自己手握着这么一个巨大的财富,依然要每天为了生存跟赚钱而替人卖命,行走在杀戮的战场上。只怕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悄然消失,身边却连一个关心他的人都没有。唉,想想还真是让人心酸……”

    “卖命?战场?”楚瑜听到这两个词语,心中骤然掀起滔天巨浪,这两个词所代表的东西已经够清楚了。楚瑜甚至都能跟想象到儿子是怎么一个人孑然独行在世上,出生入死只是为了生存下去。或许他此刻就处于生死边缘,或许他此刻正憎恨又想念着她这个素未谋面的母亲。

    “儿子……”楚瑜双手掩面,痛哭起来。她欠了他太多太多,多到连这一声儿子都没有资格叫出。

    “我没心情看你悔过,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的丈夫因你而死,你的儿子因你而流落他乡,而这一切的源头,不过就是从你拥有了如意开始!现在你还想因为它而继续失去一切吗?”喻柏年厉声道。

    而这几句话,字字诛心,狠狠敲击在楚瑜的心上。就像是一根根的刻刀,将楚瑜的心凿刻的千疮百孔,只留下“自私自利、罪魁祸首”这八个字。

    是的,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拥有了如意的某些技术,她就不会被人觊觎,被人追杀。跟着丈夫辗转流离、亡命四方。而那时候的她刚刚怀孕,就在逃命的路上生产了,诞下了一名男婴。她甚至都没来得及给男婴起名字,身后追杀的仇家就追了上来。

    丈夫为了保护她跟孩子,选择了独自去面对追来的高手。而他,只不过是一个不懂武功的普通人。

    经过艰难抉择之后,她还是听从了丈夫的建议,抱着孩子逃跑了。只是她一个女人,又抱着嗷嗷待哺的孩子,能跑多远。在跑到一处荒山野岭时,她已经没了力气,也没了方向。她知道,再继续逃亡下去,只会母子俩全都死掉。与其那样,还不如保全孩子,给这个刚刚出生的小生命一条活路。

    于是她将婴儿藏在一处草垛里,同时留下了能够打开如意核心技术的钥匙。这是如意最原始的资料,但是后来的技术全都是建筑在这个上面的。没有这份资料,如意根本就没法运行。

    作完这一切之后,楚瑜才不舍的看孩子一眼,毅然决然的迎上了那些不知来路的敌人,在他们的步步逼迫之下,楚瑜选择了追随丈夫,跳下悬崖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只是楚瑜万万没想到,悬崖之下竟然是一条暗河,她顺着河水漂流,直到被人救起。

    之后她就知道自己命不该绝,一边托人去遗弃孩子的地方查看,一边托人联系了前往美国的蛇头。她不敢走正道,因为她深知对方的强大,只要她的名字出现在机场旅客名单上,她就走不掉了。

    只是前去查看孩子的人回来,却告诉了她一个不幸的消息。孩子不见了。

    她悲痛欲绝,不过唯一让她感到安慰的是,那人说草垛下没有血迹,不像是被野兽撕咬叼走的样子。而且孩子栖身的草窝下面,还留下了一个太极鱼一样的图案,似乎是抱走孩子之人故意留下的印记。

    这就是楚瑜知道的全部信息了。直到她来到美国,白手起家创下了吉思科汉集团,她都没停止过对孩子的寻找。而寻找的首要目标便是当时那片区域的寺庙道观。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附近竟然根本没有寺庙跟道观。那人似乎只是一个云游道士,或者干脆已经还俗了。

    华夏那么大,想要找到这么一个人谈何容易?不啻于大海捞针。所以楚瑜绝望了。这些年让她聊以慰藉的就是孩子至少还活着。虽然她不知道有生之年到底能不能与他相见。

    但是没想到,现在,竟然听到了孩子的下落!

    “大哥,告诉我,告诉我他在哪里好不好?”楚瑜有些崩溃的抓着喻柏年的手腕,哭求道。

    堂堂女强人此刻脆弱的像是初涉职场的小女孩。

    “告诉你?可以啊,我早就说过了,拿如意来换。”喻柏年却是不带一丝情感的说道,在他眼里,所谓的亲情不值一提,不过是利益交换的纽带而已。充其量只能够让交换价值打个小小的折扣。比如现在,他可以保全楚瑜的性命,换成别人,他已经直接杀掉了。

    “不行,大哥。如意给了你,会造成世界灾难的。那我就是全世界的罪人了……”楚瑜放开喻柏年的手腕,惊恐的道。

    喻柏年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恐怖了,他要利用如意研发新型武器,深知如意能量的楚瑜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而且更要命的是,喻柏年选择的合作对象还是巴门!一个国王当权的国家!一旦新型武器被这种国家掌握,那就是整个世界的灾难。甚至会引发世界大战,而且几乎可以想象,传统强国很有可能会毫无抵抗力。

    设想下装备了如意的战机,以等同于飞碟的速度闪电战空袭,有几个国家能够防御?而关键有了如意作动力的战机,作战半径将大大提升,甚至可以辐射半个星球!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楚瑜似乎看见了硝烟四起、家破人亡的大战场景,她固然希望自己的小家能够保全,但是也不想用整个世界为条件。

    就像是那道著名的选择题,车轨上的孩子,连上帝都只能闭眼而已。

    “大哥,如意我不是不可以给你。但是我需要削减几个核心数据,保证你不能应用到军事上。”楚瑜忽然想到一个折中方案,抬起头,希冀的看向喻柏年。

    虽然无法应用于军事,但是单单民用领域的前景就足以让喻柏年成为继盖茨之后的第二个世界垄断者了。要知道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盖茨将是这世界上的最后一个垄断者,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种人物了。

    如果喻柏年能够达成如此成就,那不也照样光鲜靓丽、衣锦还乡吗?

    谁料,喻柏年却是摇了摇头:“不,这个没得商量!我必须要拿到完整的资料,少一个数据都不行!金钱?呵呵,在权势面前屁都不是!别人只要一句话,你所有的一切都会变成镜花水月!从小生长在那样家庭中,你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吗?自古以来就是拳头大才是硬道理,从没其他可能!给你十秒钟时间,要儿子还是要如意,自己想好。”

    喻柏年却是给楚瑜下了最后通牒。

    楚瑜听着喻柏年暴戾的语气,知道没戏了。那年的事情已经给喻柏年造成了很深的伤害,让他几乎成为了性格偏执的狂人。

    而越是这样,楚瑜越不能将如意交给喻柏年。一个偏执的人会造成什么样的破坏,历史早已经给出了答案。

    “不用想了,我的答案不会变!”才过了一秒钟,楚瑜就坚定的说道。

    喻柏年先是一愣,接着笑了起来:“呵呵,还真是狠心的女人啊。你的儿子如果知道你第二次抛弃了他,你猜他会怎么想?他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吧。”

    被喻柏年如此一说,楚瑜登时痛苦的低下了头。是啊,她这是第二次抛弃自己的儿子了。她是一个坏女人,是一个狠心母亲。她本就不该活在这世界上了,也许这就是老天迟到的惩罚吧。希望下辈子,他不会再成为自己的儿子!

    想到这,楚瑜已经泪流满面,身体颤抖着觳觫而泣。

    死亡,她不怕,可是她害怕死了后不知道怎么面对丈夫跟儿子。

    “不过,你放心。”这时候,却听喻柏年话锋一转,道。“我是不会将你这么残忍的抉择告诉他的。因为我还需要他做一个孝子,一个肯为自己母亲出生入死,放弃所有的孝子!”

    “你……你不能……”楚瑜一瞬间明白了喻柏年的想法,失声道。

    而喻柏年居高临下的欣赏着楚瑜的神态,笑的愈加得意。

    “有时候我真是喜欢你们这种人啊,心里有牵挂,才更加好利用。你猜你的儿子是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呢?你猜他得知了你的消息后,会不会心甘情愿的将钥匙送来呢?哈哈哈哈,真是一个有趣的测试啊。我打赌他一定会,你觉得呢?”

    “不要……不要……”楚瑜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呜咽道。

    喻柏年则得胜似的摸出了手机,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拨出了一个号码。

    机场内。

    距离楚瑜离开已经差不多二十多分钟了,空降兵跟几个勘探队员都焦急的看着楚瑜离去的方向,担心出了什么事情。

    而此时忽然听见一阵急匆匆的奔跑声,却是庄重跟钱进等人急行军进入了机场。

    庄重一眼就看见了在焦急等到的勘探队员,跑到他们面前,庄重扫一眼队伍,紧接着就皱起了眉头:“楚总呢?怎么不见了?”

    “楚总说去取票了,但是已经走了二十几分钟了,还没回来。”

    “取票?难道不是在机场大厅?”庄重狐疑的问。

    “先前楚总的确是去大厅取票了,但是后来她说票已经被人提前取走了,她就是去找那人要票的。好像是熟人。”一个勘探队员不确定的回答道。

    “熟人?”

    庄重听到这个答案,忽然心底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