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08/4101709.html"}})();
尊宝娱乐 >绝品风水师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六十八章 母亲
    “她去了哪个方向?”庄重问答话的勘探队员。

    “那边。”勘探队员一指,对庄重道。

    庄重看看那个方向,有几个餐馆,好像还通往地下停车场,不太确定楚瑜到底去了哪里。

    不知为什么,庄重变得有些烦躁。摸出手机,想要给楚瑜打个电话问问,也不知道她的手机有没有在逃跑中遗失。

    可是,庄重还没来得及拨打,电话却抢先一步响了起来。

    却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号码。

    “喂,找谁?”庄重疑惑的接通,问道。

    “找你。”电话里的声音似曾相识,让庄重暗暗起疑。

    “你是谁?”庄重沉声问道。

    “不要管我是谁,一个人来地下停车场。不要带任何人过来,不然我保证你没机会见到你的母亲。”

    啪,电话挂断,没了声音。

    而这没头没尾的一段话,却是让庄重心底一惊,本能的感觉到了事情不妙,当即想也不想,就发足往地下停车场狂奔而去。

    “老大,你做什么去?”钱进见状,想要跟上。

    “回去,我去找找楚总。”庄重摆着手,示意钱进回去。

    钱进摸摸脑袋,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找楚总难道不能一起找吗?非得你一个人去?

    不过钱进还是老老实实的留了下来,一行人等在候机厅内,无所事事起来。

    “我来了,你在哪?”庄重到达地下停车场之后,便对着空旷的停车场喊道。

    视野所及里,并没有一个人,似乎对方隐藏在暗处。

    “很好,果然是一个人来的。”这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在停车场角落,是电话里那人。但是却看不到那人的面目。

    “不要动,让我的伙伴检查下。”

    声音又起,接着庄重就感觉到身后有个人走近,将手摸向他。那人将庄重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确认庄重没有携带武器之后,才缓缓退下。

    “你到底要干什么?你电话里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母亲,她在哪?”庄重急切的问道。

    “果然是一个孝子,不要着急。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既然你来了,我就会保证她的安全。不过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先做一个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庄重眉头微皱,问。

    “把那把钥匙给我。”

    “什么钥匙?”庄重心一沉,却是脑中灵光一闪,一下子抓住了点什么。

    “不要装蒜!交出钥匙,或者看着你母亲死!二选一,我时间有限,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角落里的声音变得愤怒起来。

    “你是那个人!”庄重目光一凛,却是终于想起来为什么听着这个声音耳熟了。

    在瑞士的时候,庄重就曾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威胁,当时庄重还很纳闷对方到底是谁。现在看来,一切都清晰了。就是眼前这个人,从始至终,一直在对庄重进行暗杀!而他最终想要得到的,就是庄重手上的钥匙!

    只是,这个钥匙究竟有什么用,庄重却是不得而知。

    “哈哈哈哈,你倒是不蠢……不过你这个称呼有大问题,按照辈分,你应该叫我一声舅舅的。”那声音说着,然后就见角落里缓缓走出一个人,庄重看清他的面容后,却是一呆。

    他怎么也想不到,一直隐藏在背后的那个人,竟然是他!喻柏年!

    “看来姜皓文也是你在操控了?”庄重豁然开朗,道。

    庄重最初就怀疑吉科集团有内鬼,而且那个内鬼的身份应该不低,不然不可能在研究室里安置一个杀手,但是庄重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内鬼竟然高到如此地步。竟然是吉科集团的二把手!

    “为什么?”庄重有些不解。

    “我已经跟你母亲解释过一遍了,不想再解释第二遍。快点告诉我你的选择,是要钥匙还是要母亲。”喻柏年却是不耐烦的道。

    “我要先看看她。”庄重此时已经隐约猜出了什么,心中只觉惶恐不安,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哼,就知道你得这么说。推出来。”喻柏年朝角落里挥挥手。

    接着便见巴门王子跟两个保镖控制着楚瑜,走了出来。

    而楚瑜一看见庄重之后,先是一震,接着就两行泪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

    她用力挣扎着,想要挣脱身后两个保镖的控制,但是无奈力气太小,根本就挣不脱。反倒被那个两个保镖一下子拉倒,重重的跌在了地上。

    “你们,找死!”庄重只觉胸中登时腾起一股怒火,脚步一动,就要上前教训下那两个保镖。

    “你最好老实点。”这时,却见巴门王子摸出一把枪,顶在了楚瑜的脑门上。

    庄重顿时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僵在了原地。

    半晌,庄重才嘴角一动,恢复了生气。

    楚瑜,竟然是自己的母亲?竟然真的是自己母亲?

    庄重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楚瑜,嘴里明明有千万句话想要说,却就是开不了口。

    之前庄重惊鸿一瞥,似乎看见楚瑜戴着的正是一个半月佩。只是还没来得及验证,就来到了苏丽南。现在看来,似乎已经不用验证了,自己的猜测没错。楚瑜就是自己的亲身母亲!

    母亲……多么魂牵梦绕的称呼,却多么陌生的称呼。庄重一直设想着自己万一真的找到母亲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场景。

    尽管他想了很多,却全都没有猜中。

    “你……真的是?”庄重颤颤巍巍的看向楚瑜,问道。

    楚瑜看着庄重,眼中全都是疼爱跟后悔,半晌,才默默点了点头:“应该……是的。当初我将你藏好之后,曾在襁褓中放入了一封信,上面有你的出生日期跟你父亲起的名字。庄重,重复的重。”

    庄重,真实名字却是应该叫做庄chong,而不是重量的重。

    只不过方寸大师在捡到庄重的时候,先入为主,以为这个字念做zhong,于是自幼便如此称呼下来。

    导致楚瑜跟庄重见面后,却是丝毫没有意识到庄重便是自己的儿子,因为名字的读音实在不同。而且楚瑜也并不清楚庄重的zhong是多音字的重,还以为是庄众。这下一对照,却是发现原来老天曾经给他们提供了那么多的线索,他们却没能相认。导致了现在这种局面。

    见楚瑜准确说出了自己的出生年月,庄重不由眼中泪光一闪,却是知道,没错了,楚瑜便是自己的母亲!

    而楚瑜的故事,庄重多少知道一些。原本庄重以为见了母亲之后,即便不说什么,也会心中有恨意的。可是现在庄重发现自己完全恨不起来,因为他知道,楚瑜这些年受的苦不比自己少,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而他在方寸大师以及禅心大师的照拂下,一直都生活的很快乐。他的童年,却是建筑在清平寺众僧人噩梦般的痛苦之上的。

    “好了,交出钥匙你们母子有的是时间互诉衷肠。赶紧的,乖外甥,把钥匙给舅舅吧。等舅舅掌控了世界军火生产渠道之后,少不了需要培养接班人。你这么优秀,舅舅肯定会首先考虑你的。”喻柏年道。

    庄重眉头一皱,虽然他不清楚喻柏年跟楚瑜到底怎么样一个关系,却也知道喻柏年确实是楚瑜的堂兄。这个舅舅倒是叫的没错。

    只是,亲情如果真的那么值得信任,他还会绑架自己母亲吗?

    庄重平复一下心绪,悠悠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共同开发呢?舅舅你有雄心壮志,外甥我也不缺啊。咱们完全可以共同开发,舅舅你是吉科集团的老臣子,有你掌舵,我也放心。怎么样?”

    喻柏年听罢,随即冷笑数声:“如果我没对你深入调查过,我一定会相信你这番话的。只可惜,看过你的资料后,我认为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敢相信你的话!别耍什么花样了,我说过这是一个二选一的选择题,没有其他选项。”

    “……”听到喻柏年对自己的评价,庄重瞬间感觉很委屈。

    这是一个做舅舅的应该说的话吗?有舅舅这样说自己外甥的吗?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鉴于喻柏年对自己的不信任,所以庄重决定不接受喻柏年的条件。

    “钥匙在这。”庄重手伸进怀中,却是将钥匙摸了出来。自从拿到后,庄重却是一直都贴身带着,防止遗失。

    摊开掌心,便看见一枚亮晶晶的钥匙出现在庄重手掌心。

    喻柏年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了。有了它,就能拿到如意的核心资料了,就能制造出最尖端的武器了,就能让曾经蔑视自己的人全都仰视了!

    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以前喻柏年很看不上这种网络语句,但是现在却忽然觉得这句话无比契合自己现在的心境。没错,自己要一脚将那些人踩在泥里,让他们高攀不起!

    “哈哈哈哈……”喻柏年忍不住大笑起来,冲庄重一勾手指。“扔过来。”

    谁知,庄重却手一缩,摇头道:“不行,你刚才说我不可信,我这个做外甥的也觉得你这个舅舅不可信。要是我把钥匙给了你,你突然反悔怎么办?那我岂不是人财两失,还白搭上一条命吗?”

    “你……”喻柏年被庄重说的哑口无言。确实,换成自己也会有这种顾虑。“你想怎么办?”

    喻柏年选择了妥协。

    “很简单啊,一手交人一手交货。电影里都这么演的。”庄重将钥匙高高抛起,似乎满不在乎的道。

    “这样?也可以。”喻柏年目光闪烁,看了庄重一眼,随即点点头。

    而楚瑜听罢,却是大喊道:“不,庄重你不能给他!他是个疯子,他会毁了整个世界的!庄重,你听我的,千万不要给他……”

    喻柏年厌恶的看看楚瑜,道:“如果你不是我小妹,如果我不是要用你来交换钥匙,我早就干掉你了!让她安静一点!”

    看守楚瑜的两个保镖会意,其中一人举起手,重重的敲在楚瑜的后脑上。

    楚瑜却是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庄重心中一疼,却是不得不压抑住奔腾的怒火,微笑着走向喻柏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